《神帝咋滴!过来给打杂》小说最新章节,王然,王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洞府内。

更为惊讶的是柳文。

柳文此时的下巴几乎已经掉穿了地府十八层!

惊讶的同时,柳文已经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与这尊佩奇之间的信念已经融为一体。

同时柳文感觉到,佩奇非常强大,自己已经可以对其操控自如,佩奇好像已经成为自己炼化多年的本命法器一般。

突然。

佩奇化为一缕流光没入柳文额头。

完全没入的一霎时,柳文双眸一瞪,一副不可置信之色!

“我日!我的大力精钢钵”被它吃了!”

柳文弹起身来,气得那是手舞足蹈。

“大力精钢钵”

柳文感慨:

这可是陪伴柳文整个修炼生涯的本命法宝,不说别的,就是数不清的生死战斗培养出来的那一份感情,那一份依靠,可不是说能割舍,说能替代就替代的!

这种依赖,是千金不换,没有漫长的时间培养,几乎是不可能再次达到这种地步的。

还不待柳文继续痛心疾首,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而来!

“元婴期强者!”

柳文一惊!

怎么可能!

几千年了,元婴期强者不是都不会出现吗?自己怎么可能实实在在碰到元婴期这种怪物的存在!

除非有不开眼的惹到他了!

“是谁!天杀的,老夫刚刚获得机缘,就让我碰到如此一尊大佛,待老夫日后查明真相,必定刨完此人家族祖坟!”

元婴期强者是修真大陆顶级的存在,乌家老祖依旧悬于半空,虽然远离洞府,

但是,洞府内一切存在均在他的神识之中。

当然,就在乌家老祖神识到达的一瞬间。

佩奇已经进入了柳文的体内。

所以,对于极品仙器气息突然消失,乌家老祖也是略感迟疑。

不过,

对此他是一点也不担心。

气息消失,只有三种可能。

一:仙器被人所取。

二:仙器已毁。

三:仙器收敛了气息,继续沉睡。

本来还可能有第四种可能,就是有人带着仙器已经跑了。

但是这种可能乌家老祖却直接排除了的。

在整个修真大陆,想要无声无息,眨眼从他眼前离去不被发现,他思虑再三,估计就是再过十万年也不可能发生!

并且,乌家老祖神识早已锁定附近范围,一花一草一木,一虫一狗一人。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

乌家老祖嘴唇微动,一道充斥不容抗拒的声音传进柳文所在的洞府。

“何方毛贼,竟敢到我乌家堡的藏宝洞府行窃,还不速速出来认罪!”

话音刚被柳文听见,瞬时柳文一口精血喷出!

恐怖,着实是恐怖。

柳文双腿微微颤抖,元婴期的威压饶他金丹期巅峰的实力也不免久扛不住。

毛贼?莫非说的是自己。

柳文狐疑,但是很快,柳文还是第一时间飞掠而出,来到乌家老祖下空。

柳文不敢拖拉,他非常相信,如果惹怒对方,对方弹指可以让自己陨落。

“晚辈落日宗柳文,拜见乌前辈。”

在大能面前,柳文还是很上道的,自然收起了他大宫主的做派。

“落日宗?哦,就是小银那个破门派吧!”

乌家老祖看都没有看一眼柳文,不屑的回道。

“小银?”

柳文脸色说不出的表情。

还不待他反驳。

“嘭!”

柳文双膝跪倒在地,一双手臂死死撑着地面,嘴角不断的涌出精血。

才一息时间,柳文更是青筋突兀,他虽已经运转全身修为抵御,但是依旧被这股威压压得他浑身颤抖不已。

约摸四五息时间,乌家老祖再次厉声:

“小银那个杂毛小子是怎么管理手底下人的,竟然敢来偷老夫的东西,我看他是想让落日宗在这片大陆上消失吧!”

柳文闻言,心中早已吓得半死。

自己八百年的岁月,今日才算是真正见识了元婴期的强大,他赶紧开口辩解:

“乌前辈,晚辈并未做行窃之事啊,晚辈只是回宗门的途中在此歇息片刻,实在不知道此地乃是前辈的洞府,就是给晚辈一万个胆子,晚辈也不敢有此等非分之想,还望前辈明察!”

柳文虽说对着乌家老祖辩解,但是他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者的辩解有什么用?

这个世界将所谓的只手遮天,我的王法就是我就是王法发挥到了极致。

柳文想着,或许乌家老祖是需要自己替他办什么事情,亦或者需要自己什么东西,才会强行说自己行窃,先给自己安下罪名,出师有名了,不怕自己不答应。

但是,柳文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这尊大佛是看上自己什么了啊?

乌家老祖此时也是各种斟酌:

“虽说前面涌动的气柱定然是仙器出世的征兆,但是自己实在是不知道是何等的仙器,所以是没办法明说啊,但是这又该如何让眼前之人心甘情愿的交给自己呢?

虽然自己是元婴期修为,抬手便可让对方魂归西天,但是此人好歹是落日宗的门人,倘若自己当真出手,此事最后被追查出来,想来会给自己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仙器的诱惑着实是太大,饶是乌家老祖再忌惮修真大陆那个不成文的规定,他也实在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他也想过通知乌家堡金丹期的修士前来处理此事,如此可以完美避开规则。

但是,对于仙器这种事,那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乌家老祖瞅了瞅趴在地上的柳文,见此人如此不上道,看来必须给他点教训了!

“既然你如此不上道,那就休怪老夫不顾规定,今日将你直接斩杀于此,想来也没能能知道是老夫出手,对于你,能够死在老夫的手里,那也是给你家祖上争光了。”

底下的柳文闻言,此时是愤恨无比,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元婴期就这么霸道吗!

你要什么你倒是说呀,我给你不就成了嘛!

柳文吃力地抬起头,想着喊出前面那句话!

话语未落,只见半空的乌家老祖已经轻描淡写的对着柳文一指点出。

柳文双眸一紧,感觉一股死亡的气息遍布全身。

没办法了,敌人都要杀我自己,自己又岂能束手就擒!

柳文催动真气,迅速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大力精钢钵”。

“哼哼!”

伴随着两声猪哼声,一道猪影从柳文眉心处飞出!

飞出的猪影化为实形挡在柳文前面,猪手一抬,乌家老祖射来的真气顿时消失。

紧接着,猪指头也是那么轻描淡写的对着乌家老祖一指。

乌家老祖一身冷汗惊出,对面这一指,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只见迎面击来一个巨大的猪指甲盖!

乌家老祖不敢硬接,迅速化作一道流光往乌家堡方向遁去。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越高阶的修真者就越明白的道理。

太恐怖了,乌家老祖一边最大程度催动真气加速遁迹,一边在内心赞许自己在错误的地点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眨眼,乌家老祖便到达乌家堡,回到根据地的他总算是定下心来。

他疑惑的望着自己逃回的方向: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会让我都不敢匹敌!那实力似乎已经超出我几个大境界!此事定不能如此罢休,此等神物只有我乌家老祖才配拥有!”

想罢,乌家老祖准备再次回到柳文所在的地点,他深信,此等神物,对于真气的消耗必然无比巨大,一个金丹期修士最多只能催动些许时间而已!

自己再次杀个回马枪,必定是手到擒来!

乌家老祖身影刚化为流光,正将离开乌家的护山大阵,一只巨大的指甲盖从天而降!

突感威胁的乌家老祖赶紧运转全身修为防御。

“轰!”

一道惊天动地的撞击声。

巨大的指甲盖击在了乌家堡的护山大阵之上,而乌家老祖则在护山大阵之内,挥动一道巨大的掌印也同时对上了这个指甲盖!

“滋~滋~滋~”

几息过后。

“轰隆!”

护山大阵支离破碎,指甲盖与乌家老祖的掌印同时泯灭。

乌家老祖被击退数千米,双腿已经深深地埋在青石板铺砌的地面上。

“噗呲!”

乌家老祖一口精血喷出,眨眼全身气息低糜,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千岁。

“老祖!”

乌家堡一众强者上前喊道.

被巨大能量波动的乌家堡众强者刚刚聚集而来。

前面他们感受到的气势太恐怖了!

现在他们见自家老祖似乎为此还身受重伤,不免更是惊得不知所措。

“修复护山大阵,乌家堡全员进入战备状态,老祖我要暂时闭关。”

留下话音的乌家老祖消失在众人面前。

乌家堡后山洞府,

乌家老祖:“落日宗!老夫出关之日,就是你们破宗之时~”

原创文章,作者:通解说Mr.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6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