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总,你媳妇带球跑了张柔美,夏阳,萧总,你媳妇带球跑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萧总,你媳妇带球跑了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曼妙灵

角色:张柔美,夏阳

简介:夏暖结婚前,跟萧墨寒签署一份协议:一年内,到期没达成为萧家传宗接代要求,让她离开萧家。不怪她,但是没完成,被要求签字离开。她偷偷带球离开,再回来,带着萧家唯一女儿。萧墨寒:“奶瓶怎么回事?”夏暖蹙眉,“我哥哥家孩子的。”好吧,他信了。几个月后,保镖回去报告,那个女人带个小女孩儿离开。萧家老夫人急了,去找我孙女!夏暖想开始新的生活,可萧墨寒不愿意放手了。

书评专区

萧总,你媳妇带球跑了张柔美,夏阳,萧总,你媳妇带球跑了小说免费阅读

《萧总,你媳妇带球跑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夏暖趴在洗手盥上,干呕完,抽出手纸,擦了擦嘴。

黑白交替,光洁的洗手台,足有单人床宽大。

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下,她划开。

上面是一张照片,一双手十指交缠,上面的戒指格外耀眼。

发照片的人是张柔美,她的发小。

接着收到一句,“寒哥哥给我买的,他给你买过吗?”

很挑衅。

不会的,萧墨寒怎么会给张柔美买戒指?

夏暖发出一串字,“不可能,他现在是我老公。”

张柔美很快回过来,“可他爱的是我,别说你不信,也别说我欺负你,萧家对你这个,不能生养的儿媳早就腻了。”

看着屏幕上文字,夏暖整个人像置身于冷库里,浑身透着凉意。

结婚两年了,不是她不能生养,是萧墨寒几乎不碰她。

许是真的讨厌她,萧墨寒从未给过她好脸色,两年里他很少回家。

收拾好仪容,她走出卫生间。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半张脸印在光线里,侧脸看上去更立体,精雕细琢般。

仿佛上帝的宠儿,诸般好处都给了他。

他周身透着冷,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身旁站着老管家,和一个律师。

夏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红了眼眶,慢慢走过去,“你回来了,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

她柔声细语,一向不发脾气。

萧墨寒没说话,手里夹着根烟,已经燃了一半。

老管家张嘴,“老夫人的意思是,你不能生养,但也不能让外人觉得萧家欺负你,给你一笔抚恤金,离开萧家。”

抚恤金?

夏暖接过婚前协议,那上面第一条就是,一年内,不能生养就离开萧家。

这都两年了。

也是,萧墨寒怎么会让第一条生效。

他的白月光是张柔美。

怎么会甘心,娶一个救过他姥爷命的司机孙女。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黄历了。

萧墨寒姥爷临死前,逼着萧墨寒和她在病床前,完成婚礼。

当然老人并不知情,婚前协议这事。

合着连死人都骗。

她的手抖的厉害,眼里闪着泪花,“你不要我了?”

回答她的只有沉默,也代表了一切。

夏暖签了字,拿着“抚恤金”离开生活了两年的别墅。

她回头看了看,拉上行李箱,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

烈日直射,她感觉不到一点温暖,总觉得司机给的空调太凉。蜷缩着身子,靠在车上泣不成声。

两年,她从未做出让萧墨寒生气的事,可他也从未给过她任何温暖。

可她何止是爱了他两年!

司机往后看了眼,“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去,妇幼医院。”夏暖哽咽道。

到了医院,结完账,走进去挂号。

做检查的大夫笑呵呵的说:“孩子挺好的,回去要保持好心情。”

夏暖从床上下来,一手扶在小腹上,孩子已经五个月,可能是她瘦,不怎么显怀。

但凡萧墨寒留点心,怎么会发现不了?

出了医院就离开东江。

再次回来是一年半年后,奶奶去世了,她不得不回来奔丧。

孩子已经一岁多,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她坐上一辆灰色轿车。

车上的人瞪着眼,“小妹……你说出国,怎么会多出个孩子?”

夏暖把手放在嘴边,“小点声,孩子睡着了。”

夏阳无话可说,半晌嘀咕了一句,“你受罪了,不过这样也挺好,以后家人帮你带孩子。”

“别让外人知道。”夏暖担心萧家知道,她偷偷生下孩子,会找她要孩子。

车子驶过地下隧道,再上跨河大桥,下去就到家小区。

夏阳停好车,抱孩子下车,为了避人耳目,他们从侧门进去。

夏暖先去勘察,果然看到萧墨寒在楼下灵堂外,他恭恭敬敬鞠躬,然后转身戴上墨镜。

夏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婴儿用品,呆呆看了几秒,低头走进楼道,没有直接去灵堂。

走进楼道放下东西,给夏阳打电话,那边接通后,她说:“先别过来,他在这边,你最好去车里待会儿。”

她不确定萧墨寒什么时候离开。

夏阳应了一声,挂上电话。

时隔一年半年,夏暖发现自己,见到萧墨寒依然会心跳加速。

她站在楼上,透过楼梯窗户,向下看去,萧墨寒仰头也往上看。

不能和孩子待在东江,否则迟早会被发现。

她想等办完丧事,就离开这里。

脑子空档了几分钟时间,再次回头,看见萧墨寒站在身后。

她下意识往后挪了几步。

萧墨寒慢慢走近,薄唇微启,“节哀顺变!”

“谢,谢谢……”夏暖像见了鬼一样,抱上东西往楼上爬。

既然断了,就断的彻底一些。

什么情人做不成,还能做朋友,她做不到。

只有深爱过,才不会做朋友。

咚!一声。

不知道什么声音,她没敢回头,脚下打软,拼命往上爬。

萧墨寒捡起地上,摔坏往出溢奶的奶瓶,眸色深幽。

他们有过几次,难道她有了孩子?

还是他的?

原创文章,作者:曼妙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5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