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赵玉成,赵兴邦《神话复苏 从东海归墟开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话复苏 从东海归墟开始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浅鸟

角色:赵玉成,赵兴邦

简介:我们是从哪里来?大江之水奔流大海不复回。传说,东海之滨有一座归墟,那年乘着归墟,古老神话的一幕打开。

书评专区

小说赵玉成,赵兴邦《神话复苏 从东海归墟开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神话复苏 从东海归墟开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黄帝历4720年,即公元2022年秋末。

秋风萧瑟,却不是攀登珠峰的最好季节。

茫茫大雪山上,狂风呼啸,雪白色覆盖了整片高山大地。

这是喜马拉雅东麓山脉,常年积雪覆盖,大雪下是被埋不知多少万年的冻土层,冻住了多少传说秘闻。

此刻大雪山峰脊上,出现三个渺小移动的黑点,正是攀登珠峰的冒险者!

他们一行三人,二老一少。

年少的是个帅气少年,年纪估计也就十六七岁,他剑眉星目,身材挺拔,穿着专业防风服,背着大大背囊,一身的专业蹬山工具 ,行在雪山上步伐矫健,一看就知道是个经常锻炼的人,而且挺拔的背脊像个军人!

但奇怪的是,矫健的少年却走在队伍最后面,队伍中间的是个头发灰白的老人,不是亲眼所见,真无法相信这样年纪的老人还能这么健硕硬朗,老人一样穿着专业防护服,背着登山背囊,却腰杆挺直,行走起来龙行虎步。

最不可思议的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一名老者,一头长发雪白披肩,身穿白袍。年纪看上去非常的不年轻了,但在这冰天雪地寒风冷冽的地方,他竟然没穿防护服,却依然神态自然,没有被冷到,真是神奇!

要知道,秋冬季攀登珠峰会遇到寒潮,寒潮下气温爆冷到—60℃,这个季节攀登珠峰,简直是:不!要!命!

“太师祖爷,您还是穿上防风衣吧!”少年看着前面白袍老人喊着说道。

“无妨,这点寒风还冷不到我,况且里面穿着保暖内衣了,现在的保暖衣比百年前衣服保暖多了,不怕这点冷。”白袍老人说道。

另一位老人看一眼自己的孙子,说道:“师父他老人家神功高深,哪还怕这点寒冷。”

虽然一通马屁,但不得不承认,白袍老人实在强悍,其表现出来的体质能力已达到人类的极限。

少年看一眼白袍老人,眼中闪烁着惊叹和崇敬。

这三人,年老者名叫赵兴邦,年轻少年是他孙儿,名叫赵英杰。那白袍白发的老者是他的师父,姓闻名松,人称闻老。

昔年时,赵兴邦还是个幼童,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他父亲带领部队抗战,把他交给闻松收养。

当年的闻松乃是一位锄奸会高手,一边带他,一边做锄奸会的工作,直到抗战结束隐居山林。

赵兴邦跟随闻松习文练武,后来加入他父亲牺牲前所在的部队, 经历了建国后多场战役,战功彪炳!一手创立声名赫赫的“猎影”特种部队,成为军中重量级首长。

赵兴邦在部队退休后,就继续跟闻老修行,进而得知了一个秘密。

闻老早些年的时候获的一个机缘,这场机缘让他修为大进,发生惊人的变化。

那还是几十年前的时候,闻松从一片古遗迹废墟中挖掘出一个古老玉瓶,玉瓶古朴却有光泽,上纹“昆仑”二字。

古朴的玉瓶,打开间泄露出一种神秘物质,如水如露晶莹肆意的升华飘逸,一触碰这些物质闻松整个人都清爽神异,仿佛欲要成仙!竟然一瞬间突破修为桎梏!

闻松震撼莫名!他身上更是莫名生出一丝法力!

一掌轰出,那套以为只是强身壮体的功法让他掌指间浮现淡淡光影,一掌把水桶大的石头轰的四分五裂,碎石飞溅!

他更是发现几近中年的他,一下子似乎年轻了好多岁,仿佛回到了青年岁月。

那段时间,他一直处于震撼之中。他想了很多很多。

每当安静的一个人时,他就会沉思:瓶子里的物质是什么?为什么能使他的修为精进?他的功法竟能修炼出法力!古代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久思之下,他似乎有一种明悟:

太古时期祝融共工的众神时代,仿佛人生而具有法力,天生具有各种神异能力,有的控火,有的控风,有的控水。就如那夸父一族不用修炼成长至成年就能能扛山截河,追星拿月。

祝融共工的太古时期落幕,又到了先秦时期,那时候仿佛天地缺失了什么,人们再也不能天生具有神力。然而聪明的人们发明了练气术,通过练气吸收天地灵气而具有翻山倒海的能力,一时间练气士大盛!

又到了唐宋时期,翻山倒海练气士已经不再显现,蓬莱岛都已成为传闻。梦中斩龙的魏征已经算是修为高人,杨业带领的杨门虎将们学会奇门遁甲就已经近乎沙场无敌!(有一繁体字竖排的老版杨家将,会奇门遁甲)

再到明期,有点道行的修者都称为真人,蛟龙已经不再显,更不用说斩龙了,能收个狐狸精斩杀个蜈蚣精就已经是个修炼高人。

再到现在清朝民国,神话般的术法修行都已经不再有真实传闻。

这世界仿佛是因为时间推移,让修行日渐没落,终至断绝。

这一刻站在雪峰上的闻老有点落寞,从白袍中掏出当年得到的玉瓶,玉瓶上晶莹的刻着“昆仑”二字。

“末法时代!”闻老一声低叹,心情复杂,语气苍老无奈,浓浓不甘,对末法世界的不甘,曾经不屈的战意,经过长长的岁月侵蚀,已经只剩下淡淡的无奈,对命运的无奈!

他仰起头,看那高耸的大山脉,终年白雪皑皑。

“昆仑!”闻老望着头顶的大山脉低吼,手里紧紧抓着晶莹玉瓶。

赵兴邦听到师父的低吼,“末法时代”就是他跟随闻老知道的秘密。从未拥有何谈失去?从未得过灵力的他大概还不能完全体会闻老的心情。

但他也是心中不甘,人的一生如夏花般短暂,如白驹过隙,虽然他的生命里如此精彩,就是此刻死他也觉得无憾。但自从从那军中高位退下,生活一下子清闲没有目标,仿佛活着就是慢慢等着生命终结,等着腐朽。

这怎么忍得了!

当了一辈子军人的赵兴邦怎么能忍受让自己在慢慢的腐朽度过余生呢!

“军人可以死在战场,绝不能死在床上!”就是这种固执不甘,他跟着师父徒步登上了喜马拉雅山,寻找传说中的昆仑!

苍茫大山,三个小点慢慢移动,远处天边天空上出现一个黑点飞来。

没多久就听到了嗡嗡螺旋桨声,只见一架军绿色军用武装直升机飞来,飞机两侧挂满各式武器,威武霸气!

“嗡嗡嗡”直升机在三人天空附近转了个圈在空中停住,紧接着一根绳子从机舱上抛下,一个身影从机舱越出顺着绳子飞快滑下,动作灵敏矫健,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身影落下,是一个年轻英气身着迷彩服的军官,模样长得跟赵兴邦几分相像。

“小叔,你怎么来了!”一身负重的赵英杰一脸的高兴飞快的跑过去。

来人正是赵兴邦的小儿子,是赵兴邦老年得来之子,老家伙当时老年又得一子,在整个军区大院逢人就炫耀宝刀未老,对这小儿子也不起名叫赵爱国赵建设,而是起名叫赵玉成,足已体现他对小儿子的疼爱。

“小杰!”赵玉成也开心笑着跟他的侄子打招呼,心里终于舒了口气。家里一老一少两个不见了,只留下一张字条,搞得家里鸡飞狗跳。

在西北军区的赵玉成更是被家里催的急火火的坐上战机前往喜马拉雅山找人,好在他侄儿在家里留下登山的计划路线,才让赵玉成锁定登山区域,好不容易的找到他们三人。

“师公好!” 赵玉成先给最长辈的闻老打招呼。再转过头给他的便宜老爹打招呼,才叫了一声:“爸!”。

然而迎接他的是一声响亮严肃的厉喝响起!

“赵玉成!”赵兴邦严肃的怒瞪着他的小儿子。

“到!”赵玉成神情一凛,条件反射式的身体立直敬礼。虽说小时候他老爸很疼他,但父亲常年的积威让他更是敬畏。

“赵玉成,你不好好待在军区跑来这里干什么,军队不用管了啊!”老头子瞪了他儿子一眼:“还有还有这战机,当是你的私家车一样,是你随便到处开的么!谁给你的权利!?”

赵玉成心里好委屈,只的说:“爸,你们这么不打招呼就跑来蹬最高的山,家里人都好担心你!”

看着老头子又吹胡子瞪眼,赶在老头子说话之前,赵玉成赶紧把身上的三个军用通讯定位仪递给他们:“这军用的通讯定位仪比你们身上民用的好很多,都换这个通讯仪吧。”

说完就赶紧跑来,到直升机下面打了声招呼,直升机上就抛下两个大包裹,赵玉成把大大的包裹背过去。

“爸,这是登山用的各种物品,防寒服、氧气瓶、食物、帐篷、燃料、备用通讯器……都有。”看着老头子又瞪着他似乎觉得他多此一举很不满,赵玉成又赶紧说:“这都是家里人让准备的,您就多带些,带不了就放在路上,回途的时候用,就是用不着还可以留着给别的登山队用。”

说完,赵玉成认真的给老头子敬个标准军礼:“老同志,保重!”

说罢再给闻老和赵英杰说上几句关心的话就匆匆道别,跑回直升机下,顺着绳子矫健的爬上直升机。他知道的,老头子决定的事情谁也劝不了,只有支持,他们家一向都如此。

上了直升机,赵玉成一声令下,武装直升机转个半圈呼啸而去,远远的变成小黑点,消失不见。

赵兴邦心里暖暖的,嘴里却装作不高兴的的样子,看了一眼闻老尴尬的说:“这小子,竟然还不相信老子,送来这么多物品。”

“行了!老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闻老说道:“毕竟是小家伙的一片孝心,能带上的就带上吧,带不上的就放好,返程回来的时候或许用到,用不到了还可以留着别的登山队或许能用到。”

茫茫雪山,一行三人继续赶路,日月升落,斗星转移,时间在风雪中流过。终于,他们登上了峰顶,喜马拉雅山的峰顶!

那是世界最高的地方,山峰巍峨蜿蜒,往下看,仿佛世界尽在眼中。

此刻!华夏东海!那片神秘的地方。

有着传说是东海龙宫之地,又有流传那里曾经有仙山浮现的地方。

前一刻还风平浪静,突然爆起了风暴,一瞬间天地变色,天空仿佛裂开,海面倒卷海水滔天!有能量在这片海域炸开,天地一片混沌!

一时间,东海之上风起云涌,雷鸣闪电,仿佛天空开裂。

东海之下乱流激荡,海水更是沸腾!海面激荡汹涌,仿佛海下面有着什么大恐怖。汹然间海水旋转,海面已然形成方圆千里的巨大漩涡流转,仿佛天地都在震颤。

漩涡中心猛然下沉,下方出现一个似乎无底大洞,黑黝黝的,吞天噬地,仿佛把天都席卷下。从天往下看,仿佛出现一个归墟之眼,海水汹涌而下。无穷无尽的海水汹涌灌进归墟海眼,气势滔天!

几艘附近的霓虹国巨大扑鲸船,转瞬间被拉到归墟边缘,如蚂蚁一样渺小挣扎,折腾没多久就被吞进归墟之中,巨大的水旋涡就像吞进了一粒沙。

这一刻,整片东太平洋都出现一丝动荡,东大洋的观察气象卫星都聚焦到东海海面上,只见东海风卷云涌,海上出现一个巨大气旋,气旋上雷鸣闪电沸腾,巨大的能量在酝酿,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嘟呜~嘟呜~”某东海气象观察所警报响起。

“东海之上出现一个巨大气旋,气旋巨大,前所未有!”清脆女声播报响起,向领导紧急汇报。

“各小组密切观察气旋动向,数据小组赶快预测气旋数据发展,通知有关政府部门,做好各项预防措施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巨大风暴,赶快紧急通知所有渔船海船紧急靠岸回港!”气象局响起领导紧急命令。

“轰轰!~”声音震耳欲聋,东海之中无人看到之处的景象,海眼归墟似乎猛然填满,海眼口海水倒流喷发,整片海水倒灌激起海面猛烈爆碎,连空间都出现震荡碎裂,大面积海水猛的爆破飞溅,卷起千万层浪,溅起上千米高,席卷苍穹!

一股能量迸发!席卷而出。从天空往下看的东海,在苍穹之下,一个圆形能量波出现,突破海眼上气象风暴气团,震的气团中雷鸣乱响闪电乱窜,闪耀光芒浮动,各种不可思议景象出现!能量波冲破风暴气压团,继续成圆形四向汹涌扩散,席卷全球。

“呼!”狂风呼啸,东海岸上激起猛烈如台风的大风。大风有点特别,风速特别的快,呼啸而过,但却并不暴虐,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大风灾。这些猛烈吹过的狂风,更像是侵蚀空气猛烈扩散的气体。

大风“吹”过之处,空气清新的意外让人舒畅,大风中卷来的水气让大地下过一场小雨。雨水过后,空气极度清新,天空更是明亮,各种污染一扫而空,空气好的仿佛闻着都让身体感到舒坦。

不仅如此,大地上已秋天的季节,而树木却停止掉落树叶,那太着急掉叶已经光秃秃树枝更是发起了嫩芽。天地大变,气温已是秋风萧瑟的深秋,大地却一片深绿,如春夏一般的繁盛!

雪峰之上,喜马拉雅山之巅,出现三人登上了峰顶,俯瞰大地。

闻松登上他心目中的昆仑之颠,心情激动,却又满怀失望伤感。

以为几十年来的已经看破了红尘,看破了“末法时代”的淡然,此刻依然不能自己,看昆仑不在,寻仙不见,他握住玉瓶的老手仍在不断颤抖。

“昆仑~!”闻老发出一声低沉的吼,以发泄胸中的积闷。雪山上不能大吼,会引来雪崩,只以低沉的方式发泄心中不甘。

赵兴邦也有大声呼喊的冲动,他仿佛年轻了好几十岁,意气风发,这一刻似乎回到了年轻岁月,那回到驰骋沙场的辉煌时刻!

此时太阳从东方群山升起,一丝丝刚从山峰顶上冒出的霞光蒸腾,映着朝阳。

赵英杰一脸开心的背向朝阳,背向两位老人的背影,拿出手机自拍下一张三人的珠穆朗玛登顶照。

闻老目向东方,刚吼完发泄出他的愤懑,却猛然看见遥远东方的天边,在雪峰山顶上那露出的隐约半轮朝阳轮廓,升起氤氲万丈光芒的云霞滚动,其中汹涌翻滚起一层氤氲的气浪风暴飞快卷来,风暴横贯整个天域,如一条长线横着汹涌的横扫过来。

“快!躲到山峰背风的另一面去!风暴要刮过来了!”闻老说着就拉起两人飞奔去山脊的另一边去。

“轰轰!”闻老快速的在白雪掩埋的山缝中拍下去,几掌拍下,拍的雪花纷飞,带着冰碎四溅!露出一大个山缝凹洞。

三人快速的躲入山缝凹洞中去,没多久狂风既到,如冲击波呼啸冲击过来。

“呼轰!”狂风呼过,声音轰轰作响,仿佛空气撞在山上引发空气爆裂,狂风如冲击波轰过,刮起无数的冰碎雪花。

三人心惊动魄的看着风暴,从未听说过珠穆朗玛峰有这样奇特的暴风啊!

狂风来的快,走的也快。风头很快就过去,山峰上恢复了平静,整个世界似乎被清洗滋润了一遍,干净的透露出晶莹剔透的样子。

三人刚走出山凹,看着这干净的一尘不染的世界,呼吸一口空气,一种透彻心扉的舒爽,让人心旷神怡!

此时的天地异变,各山修道门派中,道钟轻鸣。

武当山,钟楼的古董大钟发出轻微的轻鸣,几乎不可查的轻吟,就像蚂蚁发声一样微弱。

钟旁的老道蓦的睁开眼睛:“道钟轻鸣!道钟轻鸣!天地有变。”

嵩山少林寺后院,古老厚重的大钟轻吟,大钟下的老和尚,惊掉了木鱼。

五台山·······

龙虎山·······

普陀山······

各地名山大教圣地,道钟轻吟。

还有隐藏在不知名的山林,或是在平凡居民附近的古老小庙,那些古老的传承下来的道钟,发出一丝畅快的轻吟,就像干旱土地吸收滋润的雨水。

不知名的深山里,山神庙的庙祝,察觉庙内挂着的古董小钟,发出那一声轻吟声,发出惊叫:“天象将变?”急乱转身嚷嚷:“徒弟过来!快帮我找找箱子里的古老典籍。”

珠穆朗玛峰顶上,大风已过,空气异常清新。

“不对!这空气不一样。”闻老感觉到了异常。他精心调整心境,运动心法,进入天人合一境界。

一阵旋风围他旋转,散发一丝五彩斑斓。

闻老猛的睁开眼睛:“这~这,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是灵气啊!”

老人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嘴唇带动花白胡子一抖一抖颤抖抖动着大声喊道:“天不亏待我!上天刮下来了灵气!终于等到了灵气!”

“轰!”更大的气旋出现,围绕着闻老旋转,看的赵兴邦、赵英杰祖孙俩惊骇莫名,他们俩功力境界还不够深,没能第一时间感受到灵气的存在。而闻老虽然实力不高,但是他的境界已经非常高!闻老这状态来自他坚持的苦修得来的正果,正所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这场灵气潮,就是他所等待已久的风云。

“徒儿!小杰!为为师护法!为师要突破啦!”风掀起雪花,传来闻老嘹亮的声音。

闻老几个纵身,跃到一个凹谷,一拳轰出,拳力拥着灵气汹涌澎湃!

“轰!”雪地上出现一个大凹洞,闻老脸色一片潮红,是被浓郁的灵气灌体撑的!

他现在要找一个地方,隔离一部分灵气,不然太多的灵气灌体可能导致暴体!这可能就是境界太高的烦恼吧。

闻老一闪身钻到雪坑里面去,把自己深深埋起。

赵兴邦、赵英杰目瞪口呆!互相对视一眼,跑到在雪坑各守一边,为闻老护法。

外面俗世的世界,有些地方依然平静,平凡的人们过着依然平时的生活,而有些地方慢慢的然后彻底热闹爆了!

而世界已经悄悄在改变,珠穆朗玛峰峰顶,风在飘荡,一切静悄悄。

赵兴邦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灵气!他一边为师父护法一边修炼,赵英杰也在努力感受着天地灵气的存在。

十天后,雪峰顶,祖孙俩个人守护的雪地上,雪花猛的飞起炸开!一个白袍身影从雪坑中跃出,那种气势,感觉白袍身影不是跳出来的,而是飞出来!

当雪花飘落,露出那身影不是闻老又是谁!

只见闻老师父红润,面色如婴,白苍苍的头发变成了黑灰色。

赵兴邦走过去,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闻老看着他这弟子,点了点头。赵兴邦就眼泪都流了下来!

闻老也流下了眼泪,抱住他的弟子大哭。

两个老人相拥大哭,赵英杰楞楞的呆在一旁看着。

俩师徒哭罢又哈哈大笑!笑声无比的豪迈,仿佛回到最年轻的年纪巅峰!

闭关了上十天,雪地上的食物已经快没有了!闻老豪气一挥手喊道:“走!徒儿小杰,咋们回家!”

黄帝历4720年,天地大开,东海掀起灵气风暴席卷天地。一夕间,天地灵气充盈。

末法时代过去,新时代降临。

原创文章,作者:浅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4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