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宝,大宝《王妃靠崽子们躺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靠崽子们躺赢

小说:古言萌宝

作者:米多多

角色:二宝,大宝

简介:拥有玄术的时歌是个小迷糊,总是画错符,穿成了为皇帝殉葬的妃嫔不说。还与摄政王有了肌肤之亲,因此被扔到了破烂不堪的尼姑庵。
没想到生了三个逆天小萌宝,大宝天生神力,二宝是个乌鸦嘴,三宝是个小锦鲤。
宝子他爹手掌乾坤,却对她百依百顺,她只能过着躺赢当咸鱼的日子了。

书评专区

二宝,大宝《王妃靠崽子们躺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王妃靠崽子们躺赢》5、不好伺候啊免费阅读

处理完伤口,二宝把热水端来了,时歌又给他擦洗了一下血污,用纱布把伤口包裹上。

家里没有男人的衣服,让二宝去邻居家借了一身给他穿上。

大宝喊来了镇上的几个劳力们,大家平时都得过时歌或多或少的帮助,都很乐意过来帮忙。

时歌给他们验过血型,选了几个配型合格的,开始输血。

搞完这些,太阳都落山了,时歌开始给他输液。

说不定晚上就要高烧了,需要及时消炎。

忙完这些,时歌都要累瘫了。

躺在躺椅上,摸着平平的肚子道:“活动量这么大,都快要饿死了,可是一点都不想动啊,婆婆怎么还不回来啊。”

二宝立马殷勤的过来给她捶着腿,笑着道:“娘亲,我帮你按摩,你瞧瞧我的手法进步了没有?”

“我瞧着你的手又胖了不少。”

“娘亲……”二宝扭着小粗腰撒娇,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小鲤倒了杯水:“娘亲快喝口水吧。”

大宝挽起袖子,熟练的迈着小短腿去厨房做饭。

哎,娘亲弟弟妹妹们几张嘴都等着他呢,他动作可要麻利些。

时歌看着大宝的身影,心里有点愧疚:“要不然还是我去做饭吧。”

时歌颠颠的跑到厨房,大宝昂着头道:“娘亲,我们做个打卤面怎么样?比较简单。”

“我来,我来。”

二宝和小鲤也不甘示弱,跑过来帮忙。

厨房顿时变得拥挤了,关键是人越多越乱。

在一番鸡飞狗跳中,饭终于做好了。

婆婆也从镇上回来了,手中拎满了东西。大宝二宝赶紧去帮忙,鲤儿也颠颠的给婆婆打水洗手吃饭。

婆婆正是一直跟着时歌的嬷嬷,一开始她还不习惯小主子们帮忙,现在被时歌和孩子们给同化了,心里的尊卑观念淡了不少。

一家人吃着饭,喜乐融融。

二宝最先吃完了,他摸着不太鼓的肚子,看别人吃的津津有味,香味一个劲的往他的鼻子里钻,滴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蹙眉噘嘴道:“我还想吃。”

时歌:“自己去盛。”

“好嘞。”二宝立刻笑颠颠的捧着碗去了厨房,他还以为娘亲嫌弃他吃的胖,不给他第二碗了呢。

“咣当。”一声巨响,把屋子里的人都给惊了一下。

时歌坐在门口,先跑了出去:“你就不能稳重点,非要把我的碗都给摔……光。”

她呆愣楞的看着粗布短打的男人,衣服有点太小了,即便受伤,手里拿着棍子当拐杖,依然掩盖不住他的尊贵气势,脊背依然如竹子般笔直。

脸色很是苍白,只有那双眼眸深邃似海,看着比四年前瘦了些,五官更显立体。

胡子几天没刮,有点粗狂,好像更有男人味了?

二宝赶紧撇清自己,委屈的扯着她的衣袖控诉:“娘亲,不怪我哦,我也不知道他起来了,站在这里,我跑的快,都来不及刹车。”

“你,你怎么起来了?你的手背冒血了。”估计是把针管给粗暴的扯掉了,有血珠冒出来,加上他失血过多,腿上也有伤,起来活动,难道都不怕疼的吗?

他盯着她的眼睛逐渐危险起来,大概是记起她是谁了吧?

呵呵,第一个勾引他且成功把他弄到床上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忘记?

时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想逃,又迈不动脚,所以说她为什么要救他?

“啊?摄政王?拜见摄政王。”婆婆也出来了,她一眼就认出来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四年前第一次拜见他的场面,令她现在午夜梦回都做噩梦呢。

大宝和鲤儿也出来了,很奇怪婆婆为什么要给他跪下,还一副惶恐的样子。

摄政王?这是什么东西?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不过他站在那里,的确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时歌去拉婆婆起来,三个孩子也围在她身边,想要拉她起来。

婆婆腿软起不来。

不知道摄政王为什么会在这里?还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难道这些年一直在找他们?现在找到他们了?要把他们给抓起来吗?

“起来吧。”清冷的嗓音因为受伤的缘故,低沉了很多。

嬷嬷这才颤巍巍的在大家的搀扶下起来了。

懒散如时歌,这时候也脊背挺直了,真正意识到权力的压迫。

小心翼翼的指着他道:“你的伤口又裂开了,我扶你进去歇着吧?”

他看都没看一眼伤口渗出的血液把衣服浸湿了。

“你过来。”

他话音落,转身拄着棍子一瘸一拐的朝屋里走去,脊背依然挺得笔直。

时歌朝婆婆和三个宝宝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回去,她屁颠屁颠的跟在摄政王身后,讨好的道:“我扶你。”

说话间双手并没有敢搭上他的胳膊,而是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另一边又唾弃自己没有骨气,怎么说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但是怎么感觉有点心虚呢?

没经过他的同意,就生了人家的孩子,传出去的话,人家会不会说她借孩子上位啊。

还有他让她和婆婆在尼姑庵住的,她们却偏偏逃了,现在算不算被逮个正着啊。

希望他不要介意那些过往,以后也不要追究,打扰她们现在的生活。

时歌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估摸着是同意,这才扶着他胳膊。

透过薄衫,能感觉到他胳膊上肌肉的紧实有力,不过温度是不是有点高?灼烧着她的手掌。

景牧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薄薄凉意,竟觉得有点舒服,闻到逼近身边时有时无的香气,垂眸看了她一眼。

他并不喜欢陌生人碰触,但是对她似乎并没有太反感。

就如四年前那一夜一样,事过之后,他以为自己会恨不得撕了对方,回去之后把自己搓秃噜皮,可是他很平静。

当那个嬷嬷给他跪下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神奇的浮现出她小鹿般受惊的眼睛,湿漉漉的很是委屈,中间她疼的时候还嘤嘤的哭个不停,他顿下脚步,出口竟是令人送他们去尼姑庵。

直到很长很长时间以后,那哭声还萦绕在他的耳边挥之不去。

时歌问道:“你是不是发烧了?可否允许我摸一下你的额头?”

犀利的眼神射过来,很好,居然还想得寸进尺摸他的额头。

时歌缩了缩脖子,不让就不让嘛,干嘛摆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点此阅读《王妃靠崽子们躺赢》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米多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3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