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与你有关的日子》小说章节目录沈熠,沈队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那些与你有关的日子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山小鬼

简介:一个人气超高的“花瓶”女明星和一个有颜有实力的外卖小哥的故事。两人相遇、相识、相知,互相治愈的姐弟恋故事。一起来场甜甜的恋爱吧!

角色:沈熠,沈队

《那些与你有关的日子》小说章节目录沈熠,沈队全文免费试读

《那些与你有关的日子》第1章 初遇免费阅读

凌晨一点。夜色微凉斑斓。

这座不夜城依旧灯火通明,独少了白日的人流涌动。

一辆紫色宾利缓缓驶在通往静安区的单行道上,车窗上灯光流转。

“吱——”一声急刹,禾念慈身子前倾了一下,好在系了安全带,不然肯定脑袋遭殃。

穿着军绿色工装的人从车前站起身,透过车前窗玻璃看见车里晃着脑袋的女人。他活动了一下身体,确认没伤到,这才从车前绕到主驾驶座,用手敲了敲车窗,有些不耐烦:“诶,撞了人不下来看看?”

车窗下落,一股酒气扑鼻而来。身着紫装的禾念慈脸泛红晕,双眼迷离,在昏黄的灯光下更显魅惑。

“这是喝了多少?”沈熠一边嘀咕一边在背包里找酒精检测仪:“您好,女士,请配合。”递过去才想起自己已经不干了。沈熠揉揉太阳穴,在心里轻叹,真是职业病。

车里的禾念慈醉意正盛,还没搞清状况,随手接过仪器扔到了副驾驶座,说了句谢谢,笑着看着他。

沈熠懵了一下,看她醉得厉害,还是得先把人送派出所。从车窗伸手进去打开了车门。一把抓住禾念慈的手腕:“女士你涉嫌酒驾,我送你去派出所。”

“你,你干嘛,你放开!”禾念慈被硬拽着下了车。她用力挣脱沈熠的手,拿起手包砸向沈熠:“臭流氓,你知道姑奶奶谁吗!”

沈熠躲闪不及,紫色Gucci的标识划过他的脸,小麦色的皮肤上霎时出现一道血口子。

禾念慈举着手包的手顿了顿,身形晃动:“流,流血了?你打我?”

沈熠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她,无奈道:“是我在流血。”沈熠将已经站不稳的禾念慈推靠在车上。走到路旁拿来两个路障,一前一后放住。

随后走到意识不清的禾念慈面前蹲下身,一把抱住,扛在了肩上,大步朝警局走去。

“沈队。”值夜班的警员本来昏昏欲睡,看见来人立马有了精神,在看到沈熠肩上扛着的东西后更是振奋。他狂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沈熠是谁?那可是出了名的大冰山,别说是女人了,就算是平时一起工作玩闹的兄弟,除了李子澈也根本没人能近他身。

沈熠朝他点点头,一脚跨进大门:“小张,来给她备个案。”沈熠把禾念慈放在了沙发上。人已经睡熟了。等沈熠完成了这一连串动作,张析才确定自己不是在梦里。忙拿来备案表:“来,来了。”心里想着:这算是什么事?职场失意,情场得意?不过他可不敢多问。

谁都知道今天所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早上沈队在跟何局大吵一架后,递了辞呈,收拾东西走人了。至于沈队到底怎么了,同事间有两个猜测,一是沈队被炒了,二是沈队辞职了。

不过大家都更偏向后者,借用所里八卦女警员的话就是:“像沈队这样的天资之才,那可是何局打着灯笼都难找得到的,更何况沈队还是何局一手培养长大的,怎么可能舍得开除他。”不过大家仍是很不解,沈队在这里风生水起,到底是因为什么要和何局闹掰呢?

“酒驾。”沈熠看看不省人事的女人:“其它的等她醒了再问。”

“好的。沈队这是要回来了?”张析小心翼翼地问。沈熠摇摇头,:“顺手了。”

“呃…好吧——沈队的脸怎么了?”张析看着沈熠鼻梁上的血痕发问。

“不小心刮到了。”沈熠刚要伸手去摸,张析就急忙递上湿巾:“用这个,免得感染了。”沈熠说声谢,拿着湿巾对着饮水机的玻璃擦拭已经干掉的血迹。

“沈队长,这个女人……”

沈熠低头看看表:“已经这么晚了——就让她在这将就一晚,明天醒了再处理。”沈熠拿来不用吹气的酒精检测仪器,探头对着禾念慈的口鼻处 。60毫克。

“哦,是。”张析毕恭毕敬地应声。心里泛起嘀咕,果然是传闻中的不近人情,好歹是个女的,搁这儿晾一晚上不得感冒?

沈熠转身去冲了杯咖啡,倚在办公桌上,双腿修长。

张析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开口:“沈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等辞呈批下来。走一步看一步吧。”沈熠头也不抬地回道。

张析本来觉得自己这是在戳人痛处,才一直小心翼翼的,却没想到沈队如此云淡风轻。不过也是,沈队这样的人才,哪愁没去处呢?

沈熠翻翻桌上的书案,挑挑眉:“今天是李子澈值班吧?他人呢?”

“是。李副队今晚有事,让我替班了。”

“副队——现在应该是队长了吧。”沈熠扭扭脖子。这小子能有什么正事,指不定跑哪儿浪去了。怕是当上队长了,搁哪儿给自己庆功呢。

这死没良心的。

“啊,是,队长。”张析边应声边打着哈欠。从沈熠进门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了,现在他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要按平常他还能躺沙发上对付会儿瞌睡,可现在让那女人霸占了所里唯一的沙发。

沈熠看着张析这一脸的惨不忍睹:“那你这不就熬了两夜了?你要实在撑不住就先回去休息。”

张析刚抬抬眼皮,又耷拉了下去:“不是沈队,我这值着班呢。”

“没事我等会给李子澈打电话,也就你能信他真有事。”沈熠端起杯子抿了几口,见张析还是站在原地:“放心,李子澈来不了我也不会走的,我还得把她给处理了。”说着指指沙发上正含糊不清说着梦话的女人。

这话说的,怎么有种要毁尸灭迹的感觉。不过这么一来,张析可就放心了,立即飞也似的回了家。

张析走没一会儿,办公桌上的座机就响了,沈熠拿起听筒,还没职业惯性地开始自我介绍,那边就传来了李子澈欠揍的声音。“好兄弟,今天辛苦了,等明儿个哥哥我发工资了,请你去撸串儿啊……”

“说了多少次私事别老打办公室电话。”沈熠颇有些不耐烦。

那边仿佛静止了几分钟,沈熠能清楚地听见李子澈把手机拿远后咋舌的声音。

张析这臭小子跑哪儿去了,怎么就成了沈熠呢?

半响李子澈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原来是沈队啊,真是荣幸还能跟您通上电话。”

“少来。打手机。”沈熠说完就挂断了座机,用手机打了过去。

“你大爷的,离职一天了,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是想怎么地啊?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还是不是兄弟!”李子澈一接通,没等沈熠开口,就慷慨激昂地喊出这几句,意欲掩盖话题,却被一声口齿不清的“接着喝”给出卖了。

“你这是,担心我都担心到周口店去了?不上班去喝酒,挺能耐啊。”周口店是家烧烤店,是哥几个隔三差五聚餐的地儿。价格便宜,味道鲜美。

“不是,我……”

“不是什么呀不是?诶我这一辞职你是不是特高兴啊?”沈熠浅笑着打趣。

李子澈争辩道:“我,我能是那种人吗?我今天是真有正事。”

“是吗?”沈熠喝了口水,语气里满是怀疑。

李子澈捧着嘴对着电话那边压低声音:“我老家给我安排了一相亲,今天人父母过来了。这事先也没打声招呼,不然我哪会上班时间过来。”

沈熠笑笑说:“人父母大老远过来,你就带他们去周口店啊?”

“那不然这三更半夜,还能去哪儿?那啥,叫我了,所里兄弟你帮我看着点。”

“行了,不打扰你的好事,挂了。”沈熠挂断电话,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走到门口。

盛夏的夜晚格外清爽,晚风带着凉意袭过,沈熠拉上外衣拉链,倦意已去了大半,他一转身看到蜷缩在沙发里的女人。

沈熠从储物柜里找来一条毛毯,俯下身小心地盖在她身上,离得近能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和轻轻的奶鼾声,睡得很是香甜。

禾念慈睡觉时倒还算安静,尽管睡相难看,但一直保持同一个姿势,不会乱动,偶尔发出几声梦中的呢喃。与喝醉时的张牙舞爪全然不同。

夜色静谧安详。沈熠想到先前耍酒疯的禾念慈,嘴角的梨涡深了几分。

原创文章,作者:山小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2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