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角遇见训犬师梅艺六,梅艺涵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梅怀鹤走进老酒馆,看着跟几十年前无极差别,眼角有些湿润。

曾几何时,一帮热血青年在这里喝着烧酒,吃着小菜,挥笔泼墨又激扬文字。一晃眼几十年过去了,景如斯,人何在呀!

老酒馆的老徐还在,只是坐在轮椅上已不能言语,不能识人。

掌柜的已变成小徐了。

梅怀鹤一进来,老徐便啊啊地叫着,示意让小徐推他过来。

老徐看着梅怀鹤,眼泪啪啪地掉。

“老了,咱们都老了。”梅怀鹤感慨地握着老徐的手。

是啊,都老了。那年他们第一次摸到老徐这里喝酒,不过也就18岁。

时间呐——梅怀鹤第一次觉得如此的悲伤无助。

他找了靠里的桌子坐下,要了碟花生米和一瓶小酒。

“哎呀,我说一股臭酸书生气,原来梅老头来了!”一个长相极丑又嗓门极大的臭老头径直走过来。

不等梅怀鹤开口,他便一屁股坐下,用手捏了一个花生米扔进嘴里。

梅怀鹤看清来人,便哗啦一下站起来,怒道:“谁让你坐这儿的!”

臭老头不急不慢继续往嘴里塞花生米,含糊着说:“老梅头,别这么激动。都几十年了,你说你还吵吵个啥?都是土埋脖子的人了,还以为自己十当年的杠精呀!再说,你把我撵走,你还能找来个老骨头陪你喝两口?”

梅怀鹤果然不再说话了,无力地坐了下去。

鬼老头翻着白眼看看那老头一眼,摸过小酒给自己倒上。

“印堂发黑,这是要行将就木了?”鬼老头向来说话狠毒。

梅怀鹤居然难得地没还嘴。

可不是么,照那小孽畜的样子下去,他可不就离死不远了!

呦呵,这都能忍住?看来酸臭书生遇见大麻烦了!

鬼老头姓鬼,是京城这一带非常有名的兽医专家了。他原来也是相貌堂堂,后来出了点事故,脸就毁了。因为他总一副浪荡江湖、没个正形的浪子模样,再加上脸上恐怖的伤疤,让很多人都避而远之。梅怀鹤那时也刚毕业,尽管他不喜欢此人行为风格,却还是在他病重的时候伸手帮了一把。

谁知道这一帮,就让这个家伙赖上他。更过分的是,这个家伙还生生搅黄了梅怀鹤的婚姻,气跑了梅家的准儿媳妇。尽管后来,梅怀鹤知道原来是那未婚妻背着他偷人。

但,什么时候你不说,偏要选个订婚宴,丢人呀!

以至于,他久久不能释怀。

反正就是新仇旧怨,使得梅怀鹤一见此人就恨不得将他五马分尸。

而鬼老头呢,也厌恶梅怀鹤榆木疙瘩样的书生脑袋,固执、迂腐,

也就这么着,两个人就从青年一直掐到了古稀。

但,若说到了解,却也是没谁了。

“来吧,梅老头,把你的闹心事说出来,让我这个老不死的乐呵乐呵。”鬼老头挥手让小徐又上了几瓶白酒。

梅怀鹤瞪那鬼老头一眼,但终究不再端着,接过递过来的表舅,满满倒了一杯,干了。

他用手抹了抹嘴,一口气把家里那个小孽畜的事说了个遍。

“就这事儿?”鬼老头咧嘴一笑,比哭还难看。

“这还不算事?我梅家的列祖列宗的脸都被这下孽障给丢尽了!”梅怀鹤又闷了一口酒,叹道,“江湖?就他那样还闯江湖?江湖是个什么,他都不知道!他以为江湖就喊喊口号?就靠迷糊的神游·····唉,家门不幸呀!我梅家近百年的名望就要断送在这小子手里了——”

“呸,什么狗屁名望?就你梅家拿名望当令牌?叫我说呀,你们家这位爷,才叫活得明白,活得真实。”鬼老头哈哈一笑,端起酒杯便喝。

真实?明白?梅老爷子苦笑,就知道跟这家伙白说。算了,就当前边是个垃圾桶,喝多了吐吐也爽快。

“其实,这就不是事。”鬼老头叫着花生米说,“你们梅家没辙,那是没找对人!”

“再找谁?”梅怀鹤苦笑。

从这小子幼儿园开始,北贡市有名气的培训机构、心理医生和家庭老师,都找过了,结果呢,呵呵。

“找我呀!”鬼老头一拍胸脯说。

“咳咳······”梅老头真被呛到。

找你?你一个兽医,我找你?!

“我有王牌!我这儿有一个超牛的训练师,不是跟你吹,凡是有问题的小·····额,小朋友大朋友,到她手里都是训得服服的,而且打包票地转性!就是嘛,收费有点贵呀!”

鬼老头说这个的时候,曾有那么点点心虚。毕竟那丫头是,额驯犬师。不过他的笑笑可是一等一的训犬师。再说,人不也是动物,训练的手法大同小异嘛。

都可以都可以!鬼老头觉得他的笑笑绝对可以!

“要是真有此人,那花多少钱,我都认!就是······”梅怀鹤摇摇头,真不再抱任何希望了。那就是块朽木!

“你放心!我鬼老头你还不了解?没有把握的事会随便说?”鬼老头伸出手指头比划了一下,“只要这个够,我包你大孙子一个月后定会脱胎换骨!”

信你?梅怀鹤真的不敢信!但,万一呢?他有些心动了,便提出要见见这个老师。

鬼老头只把常笑笑这些年得得奖状奖杯和锦旗哗啦给梅老头看,并说这个老师现在正在国外训练一个孩子。那孩子更夸张,反社会型人格!不过现在基本治愈,还有一周,她就会回来了。

说这话时他有些心虚。除了笑笑的奖杯证书什么的,其余的都是“善意的谎言。”

当然,他的笑笑哪里都好,就是不太爱说话。当时把这丫头从孤儿院带回来,没改姓,只是把常墨妍改成了常笑笑。墨妍就是默言不说话么,看小丫头眉头都就揪成坨坨了,再默言还得了?!

他便给改了名字叫常笑笑,可这丫头就还是不笑不爱言语。当初就该找个大师算算,改个好名字!

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懊恼。不过懊恼归懊恼,这可一点不耽误他快速地划拉手机屏幕。

梅怀鹤只看见手机屏幕上红彤彤金灿灿的一片。

看来,这个老师确实是很厉害了。

梅怀鹤也看了老师的照片。那是个张非常干净清新的面孔,眼睛特别有神有力,英气十足的一个女孩。

“只是-这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呀。只怕——”

“年轻,才跟世界最先进的技术接轨!再说,年轻,才能更好理解病和受训者共情,理解,才能找到方法精准训练!”鬼老头趁热打铁,叫来小徐拿来纸和笔,唰唰写了一纸契约,递给梅老头,说,“只收你五万定金,一个月有成效后,你再付其余的三分之二怎么样?”

梅怀鹤想了想,最终还是在契约上签了字。

原创文章,作者:青&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2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