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苏心怡,小暖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橙子你爱不完

角色:苏心怡,小暖

简介:“你轻一点,好疼。”“宝宝,乖,忍着点就不疼了。”看着时暖脚上的淤青,薄景琛心疼地按摩着……前世时暖是被薄景琛囚禁的金丝雀,当她费尽心思逃离却害死了家人跟薄景琛,悔然醒悟谁才是最重要的。重生后时暖是马甲大佬,进娱乐圈成顶流,爸妈亿万家产,还有三个宝藏哥哥保驾护航!时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薄景琛抱着自己开会,宠她,爱她,亲她……某夜,薄景琛于她耳边轻声低语:“宝宝,我想要生个三胞胎……”

书评专区

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苏心怡,小暖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黑幕高挂。

一艘轮船行驶在星星跟月亮遍布的海里。

时暖站在甲板上,夜风将她漆黑如墨的发吹得凌乱,一张精致美丽的小脸上有着藏不住的恐惧,惊弓之鸟般时不时看向四周。

“时暖,没事的,我们已经逃出来了,薄景琛再厉害都想不到你在这里。”

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股声音,时暖骤然松了口气儿:“心怡,谢谢你,愿意帮我从那个囚笼中逃出来。”

苏心怡靠了过去,贴心地脱下外衣盖在了时暖身上:“傻丫头,你不是记起来我们两个是最好的闺蜜了吗?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已经联系好了叔叔他们,就快到岛上了,你们就能一家团聚了。”

“谢谢你……心怡,可是我的记忆还是很模糊……”

几年前,时暖出了车祸,坠入悬崖。

刚好被开车路过的薄景琛所救。

时暖苏醒之后,失去了所有记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薄景琛养着时暖,对她一见钟情……

时暖也不知道薄景琛到底喜欢自己身上什么地方。

薄景琛是king的总裁,主宰着江城的命脉,冷厉风行,生杀予夺。

连熟悉薄景琛的人都一脸不可思议。

可是……

薄景琛很可怕。

他偏执到一种病态的程度。

对时暖的依恋深入骨髓。

一旦时暖有想逃的念头,都会被薄景琛丢进笼子里,锁上,关起来。

薄景琛的爱,是毒药,常人根本无法承受。

偶然一次机会,时暖见到了苏心怡,恢复了一些记忆,想起了苏心怡是跟自己从小到大的好闺蜜,说明了情况。

苏心怡不想明面得罪薄景琛,为了帮助时暖逃跑,想了很多办法,如今时暖终于从薄景琛手里逃出来了!

“喝点热咖啡,去睡一觉,等上了岛,我会叫你的。”

苏心怡将暖好的罐装咖啡塞到了时暖的手里。

时暖感激一笑:“谢谢你,心怡。”

“傻丫头,我们可是好闺蜜啊。”

背过身去,苏心怡嘴角一抹冰冷的弧度一闪而过。

时暖喝了咖啡,不知为何变得很困,便睡着了。

……

不知过了多久。

时暖幽幽转醒。

头疼的厉害。

时暖想要用手揉一揉太阳穴,顺便问问苏心怡目的地到了没。

随即发现……

时暖的手不知道被什么绑住了!

周围一片漆黑。

自己被关在了什么地方!

“我……这里是哪里?心怡?心怡?!”

时暖的心都凉了半拍,小脸惨白。

难不成是薄景琛追上来?将自己抓回去了?

咔嚓——

这时,灯光打开。

刺眼的白照灯明晃晃照在了时暖的身上,刺激地时暖快要睁不开眼睛。

“你找我?”

苏心怡踩着高跟鞋,脸上挂着一抹轻蔑的笑,双手环胸,走到了时暖的面前。

“心怡?!你怎么在这里?!不……你快逃!薄景琛他要来了!”

时暖紧张地叫道。

回应时暖的是——

“哈哈哈哈!”

苏心怡忍不住笑出了声,昔日那张温柔贤淑的脸上尽是狰狞玩弄之色。

时暖一脸怔怔然:“心怡,你到底怎么了!”

“时暖,我们目的地已经到了,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座岛,而你的家人……也在这里,念在我们闺蜜情深的份上,我让你见见他们吧。”

苏心怡拿出手机,点开某个视频。

看到视频的时候,时暖呼吸都要停顿了。

是鞭刑,放蜈蚣虫,拔手指甲脚指甲,将冰块放进嘴里然后用锤头硬生生砸碎牙齿……

凄厉的惨叫声,不绝如缕。

视频里受害的人,是时暖有着强烈熟悉感的人……她的家人?!

无数模糊的记忆快要撕裂时暖了!

“真是个没良心的女儿,这都想不起来……你不乖,我要代替你的家人惩罚你。”

苏心怡拿出了一个小钳子,拉着时暖的手,笑的阴冷,直接拔掉了时暖的指甲。

“啊啊啊!”

时暖惨叫,十指连心,这痛苦让人恨不得下地狱,听到时暖的惨叫声苏心怡更兴奋了,不顾时暖的求饶,一个接着一个,拔掉了时暖的十个手指甲。

时暖已经痛到快要窒息,喉咙嘶哑,感官却一直亢奋着让她无法昏迷,被迫接受这如地狱般的事实,鲜血流了一地。

苏心怡摸了一把汗,看着时暖因为剧痛浑身抽搐的样子,笑得嗜血:“惩罚完毕,我的小暖儿,就破例让你见见你的家人吧……”

说完苏心怡打了个响指。

一个黑衣人推着一辆小拖车进来。

而小拖车上……

是五具重叠着的“尸体”!

在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时,无数记忆犹如潮水般疯狂涌入时暖的大脑,刺激着她的脑神经。

时暖的大脑疼得快要裂开,眼泪从瞳孔之中溢出,滑落,看着面前的惨状,嘴巴张了张,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有一声声的悲呛!

“爸,妈,大哥,二哥,三哥……”

时暖记起来了,她全都记起来了!

“小……暖……”

这时,大哥时修睁开血肉模糊的双眼,依稀看到了时暖的影子,用着那遍布血块的嘴一张一合:“快……快逃……”

时暖声嘶力竭地喊道:“大哥!”

“哎呀,都被折磨地不成人形了,竟然还有一口气儿呢,真是厉害~”

苏暖随手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时修的大脑,扣动扳机。

“不!”

“砰”的一声,时修瞬间大脑贯穿,鲜血喷涌而出。

时暖被眼前这一幕刺激的浑身发抖,赤红着双眼看着苏心怡:“为什么!心怡!你可是我最好的闺蜜啊!为什么!!!”

“时暖,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说这些,你真是蠢得令人发指!我只是在陪你玩闺蜜游戏罢了,如今时家的人死了,你说他们名下的产业会怎么样呢?”

苏心怡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说来真是好笑,我只是跟时家人透露了你的信息,没想到他们竟真的一点防备都没有,乖乖来到了这座岛上,省了我不少功夫了!”

“啊啊啊!苏心怡!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时暖咆哮着,眼眶流出了血泪,她知道的……时家人最宠爱她,对她有求必应,她从出生以来就是捧在掌心中的公主,消失了那么多年,他们一定是找疯了时暖,才会上了苏心怡的当!

“别紧张,时暖,很快你就会下去见你的家人了,在此之前,你还有一个任务……带着薄景琛一起下地狱去!”

薄景琛?!

与此同时。

外面传来一片片枪击声。

“看来薄景琛已经来了,我就先走了,再见~”

苏心怡随手打开了时暖身上的炸弹装置,倒计时一分钟开启,两枪直接射在了时暖的双腿上。

“啊!”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时暖惨叫出声。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太蠢了吧!”

苏心怡抛下这句话便走了。

而时暖的惨叫声吸引了一道身影,毫无防备地冲了进来。

“小暖!”

是薄景琛!他全身是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一向沉稳深邃的黑瞳之中,在看到时暖被虐待地血淋淋得样子,目眦尽裂!那是要毁掉一切的疯狂!

时暖撕心裂肺地喊道:“不要过来!薄景琛!我身上有炸弹,就要爆炸了!你快走!快走!”

“不……我不会走的,小暖。”

砰——

枪声响起。

薄景琛反应迅猛,借着掩体躲避枪击,火速朝着时暖冲去。

开枪的人眼神玩味:“身手不错……那这样呢?”

黑黝黝的枪口……

目标竟然是对准了时暖。

薄景琛看得真真切切。

那一刻,心脏都要骤停。

直至扳机扣动。

薄景琛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一个箭步冲到时暖的身边,帮她挡下了这枚子弹。

子弹无情地贯穿了薄景琛的胸膛,在薄景琛身体内流动着火热的血,喷涌在时暖的身上。

时暖被淋成了个血人,看着薄景琛逐渐倒下的身躯,呆滞地说道:“薄景琛……不!不要!”

“没事……小暖,别怕……我在这儿……”

薄景琛冲着时暖温柔一笑,蹲下身,犹如童话故事的王子般,伸出双手,紧紧抱着她,不让时暖看到自己的伤口。

时暖泪流满面:“薄景琛!不!你走……你快走!为了我这样的女人不值得……我拼命想要从你身边逃跑,还害死了我的家人……我没脸活下去了……你得活下去!答应我!你要好好活下去!”

薄景琛用满是鲜血的手抚着时暖的脸,磁性的嗓音尽是温柔之色:“若你死了,我绝不独活,小暖,是我……我有病,是我将你逼得太紧了,你想要逃跑是应该的,你放心,就算是下地狱,我也会陪着你。”

“景琛……”

时暖闭上双眸,任由血泪长流:“我死……倒好,你应该活着,好好活着的才对啊!”

“小暖……别哭……你一哭……我的心就好疼……我给你唱你最爱的那首童谣……你……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断断续续的话音,从薄景琛的薄唇中吐出。

昔日跟薄景琛相处的一幕幕,涌上了时暖的心头。

这一刻,时暖终于发现!这个世界上,谁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谁才是值得自己所爱的人!

唱着唱着,断了。

薄景琛已经没了气息。

那一发子弹打穿了薄景琛的命脉,得亏是薄景琛,才能够坚持了一会儿才死去。

哪怕已经死去,薄景琛的双臂都紧紧抱着时暖。

一如薄景琛誓言的那样,哪怕下地狱,都不会让时暖孤单一人。

这辈子,薄景琛都不会让时暖孤单了。

“阿琛……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死……”

时暖抽泣的声音,伴随着身上炸弹十秒钟的倒计时,格外的刺耳。

哀莫大于心死。

此刻,身体上的痛,远不及心中的痛千万分之一!

在爆炸的火光即将吞噬二人的时候。

时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垂着身,吻上了薄景琛已经冰冷的唇。

瞳孔之中,闪烁着强烈的不甘之色。

苏心怡,你害死了我最重要的人,我就算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我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你爱不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1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