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最新章节,陆凡,秦雪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烧烤麻辣串

角色:陆凡,秦雪儿

简介:陆凡,一个只求平凡长安、逍遥自在、断因果止红尘,一个只求能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红尘人。只不过,他有一双紫眸能够看穿一切虚妄;只不过,他的左手镇天地乾坤,他的右手掌生死轮回;只不过,他的左脚镇压着滔天魔狱,他的右脚则为天道、镇压着万物生灵;其经络流淌着的是银河大海,每一个细胞都是星辰斑点…..饶是陆凡,被诸天万界尊称的帝尊大人!对这红尘渡劫,也是头疼不已。那些年欠过的“债”…

书评专区

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最新章节,陆凡,秦雪儿全文免费阅读

《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嘎!嘎!”

乌鸦成群飞过,扑腾扑腾的摆翅声,在这幽谷之间回荡着。

深渊葬骨地,饶是诸神也不敢言论的禁忌之地。

等等!

那峡谷之间,有两个泛着紫色光亮的小圆点。不,那是…眼睛?

不断有紫色的气息从峡谷间隙中窜出,一阵阵的紫色光亮闪烁着。照亮出了那个正在缓缓向峡谷外走出的一个男孩。

衣衫褴褛,赤着脚踩在土地上,皮肤十分稚嫩,但那泛着紫光的双眸实在是格格不入!

男孩走出了峡谷,看着遍地的尸骨,喃喃自语。

“蝼蚁们,你们的尸骨还未消散吗?”

“不甘?死不瞑目吗!”

“徒增烦恼罢了,散去吧。”

男孩轻轻拂手,空间掀起涟漪,尘土飞扬,那些尸骨纷纷化作碎屑逝去。

那些尸骨的曾经,最弱都是些主神级别的人物。饶是那种人物,就连这深渊都没进去,便被这深渊禁忌的主人,随意散发的余威所湮灭!

而这深渊之主,那个禁忌正是这个看似19岁的男孩,陆凡!

“平凡长安,逍遥自在~”

“新一轮的红尘又要开始了,继续去搅一搅这团浑水吧。顺便继续清一清因果,了一了事世!”

陆凡,身无气息,一个凡人?会从这深渊葬骨地走出?

走了不知有多久,终于来到了一个乡道上。静静等候着,这种时候总会有一辆马车会经过的。而且那马车上,不是老爷爷就是小姐姐。

嗝嘚嗝嘚~

果不其然,一辆马车从西处行来。

陆凡一步踏在了马路中间,那马夫见状连忙“吁!”道。

一个急刹车,马夫大怒!指着面前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吼道:“不长眼啊!瞎啊!看不见有车?还敢横穿马路!”

“怎么了?”一清凉的女声从帘布后传出,光是听声音,就让人不由得生出保护欲。

陆凡瞥去,透着那层帘布,直接望到里面正坐着的一位女子。

面色苍白,身上泛着寒气,显然身有恶疾。一身白衣,料子倒是上等,富贵人家。

“小姐放心,一个小乞丐,我这就将他赶走。”

“等等。”

帘布后伸出一手,手中提着一袋银币,递给了马夫。

“小姐!这?”

“给他吧,积积善缘。”

马夫提留着钱袋子,走到陆凡身前,挥手道:“我家小姐给你的,快滚远点!这是我家小姐脾气好,要不然!…”

陆凡接过钱袋子,掂量了下。

这一幕落在马夫眼中,怒意涌上了头,指着陆凡喊道:“你什么意思!”

“啊!”

一抹紫光闪过,马夫的手直接被扭折了,跪在地上哀嚎着。

“从来没有人敢指吾!汝,也配?”

陆凡眼中充溢着轻蔑之意,这是一种帝者之资,不可隐去的帝威!

“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马夫的痛叫,帘布后传来询问声。

“小姐!不要出来!”

马夫十分衷心,即便身处逆境,也对小姐坚贞不渝。

(这个词好像不合适╮(‵▽′)╭)

“林叔,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别出来!”

陆凡掂了掂钱袋子,抛出条件。

“我可以治好你的恶疾,但是我需要进入你们的祀堂取一个东西。”

马夫一脸惊疑的望着陆凡,随后神情十分惊讶,手上的疼痛也被情绪所压下。

“你是谁?”

帘布被撩开,一位白衣女子露出身形。

“我?一个讨债人罢了,只是想取回自己的东西。”

陆凡刚才便就将那女子的里里外外看了个透。她的血脉当中,正是曾经出山时,一位小辈的后代。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留给了那个小辈,一块令牌。使用那块令牌,可以让陆凡帮他做一件事。

可至今从未使用过,要除因果,就得收令牌。这不巧了,帮你治好恶疾,等于间接的帮他一个忙,就可以拿回自己的令牌了。

不要说陆凡强词夺理,没直接将令牌抢回来就不错了。

也正是因为陆凡这种帝者性格,才使他一直未能不沾染因果道伦,而去片叶不沾身的渡过红尘。

马夫忍着疼痛站起了身子,他的手还是弯曲着的,却关心马车内的小姐,支支吾吾道:“小姐?我们…他..”

那女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马夫连忙将右手硬生生的掰了回去,赶忙扶住小姐。

“小姐!外面风寒,怎么..”

“没事。”

陆凡望着那女子,笑道:“考虑的怎么样?用一个东西,换你平安的活下去。”

“你是谁?”

“讨债的,仅此而已!”

陆凡也不想透露过多,不然又得沾染上什么恶心东西。

女子看着那小男孩的紫色双眸,说道:“我不愿意相信你。”

陆凡在前踱了踱步,说道:“现在的你,每天早上起床至睡觉前,皆是十分惧冷!只要有一丝寒意或者微风,都会感到寒冷无比!”

“但是!只要到了晚上,你体内的经脉血液就像沸腾一般,释放出炽热的温度。那滚烫的血液让你生不如死,感觉无数只蚂蚁在体内爬窜、撕咬着!”

“以你如今的情况,在半月之后,将会陷入冰火两重天的状态内。一会冰冷一会炽热,欲生欲死,痛不欲生!”

马夫是除了那些侍女外,可以说是与小姐最亲近的人了。这些状况,小姐都与他交谈过,甚至都已经将遗嘱立给了他。

连忙跪下,拜道:“大人,您只不过一眼便知道小姐的状况!大人您一定能医治好小姐的,是吗?!”

“林叔!?”

小姐连忙弯下身,想要扶起马夫。

陆凡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幕,这种事情若是数个纪元前,他还会有所动目,如今..呵呵~

掂量了下钱袋子,说道:“考虑的怎么样,让我进入祀堂,换取你的生命。”

马夫眼神变得坚毅,喊道:“好!如果家中有人不愿意,我会亲自带大人前去祀堂!”

“呵,你倒是对主子忠诚。”

一阵紫风吹过,陆凡已经坐在了马车内。翘着二郎腿,摆手道:“上车吧,一同前去秦家。”

小姐也坐在了马车内,马夫在前驾车。这时,女子才蹙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去秦家?”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讨债的,讨债人会不知道地点?”

陆凡翘着二郎腿,靠在靠背上。忽然皱眉瞥去,那女子伸出苍白的手,小心翼翼道:“小女秦雪儿,芳龄19,秦家的..三殿下。”

陆凡皱着眉,眼色有些不悦,沉声道:“我对你的名字,不敢兴趣。没有必要告诉我!我只是想拿回债物,并无其它。”

秦雪儿抬头直视了眼那紫眸,身子突然一抖,缩回了眼神,不知为何。只要眼神往他那瞥去,心脏的跳动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好似临近缺氧一般。

陆凡忽然微微皱眉,眼神向右上方瞥去。透过那马车,望向了无尽苍穹之处。

原创文章,作者:烧烤麻辣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1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