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天师进阶指南红姐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于玄机再次醒来时已经恢复意识,可惜身体仍然是团尖嘴毛球。

她知道这番奇遇必定与林竹逍脱不了干系,这状元郎是想告诉她什么?如若方才她未发现不对劲是否会永远变成一只画中雀!

他故意给自己安排了个鸟儿的身体,虽说行动方便,但若遇到危机也容易受制于人。

于玄机压根不愿回想自己做鸟儿时招鼠逗蝶的那副“机灵”模样。她想——与那林少爷相处下来,感觉他应该不是个坏人,最多是少年天性使然,有几分顽劣,又孤独寂寞已久,好不容易见到她这生面孔,才三番两次逗弄她。

于玄机自认为自己的年龄都可以与林夫人姐妹相称,哪里会引得弱冠少年一见钟情、春心萌动。

只是不解缘何翩翩少年被当做恶鬼镇压,千百年来困于一隅之地。

而那书童墨砚离奇化作的猫妖口中:“他们反了!”……他们又是谁?

————————————-

似曾相识燕归来。

第二次进入林竹逍织就的梦境中,于玄机死死克制住四处乱动的鸟类基因,不再为外物所动。

离开时仍是秋高气肃,现在林府中却已然雪飞云起,夜窗如昼。

小麻雀迎着夹带着雪粒子的夜风去寻找林竹逍的房间,兜兜转转在斗折蛇行的水榭楼阁中转了个迷糊,精疲力尽地返回记忆中的竹林小窝中,准备先打个盹,天亮再说。

万竹扫天天欲雪,竹林中风雪声更大。

不知哪位颇有野趣的仁兄在此开辟了一大块菜地。

碧绿菜畦被一层薄雪覆盖,枯黄的长豌豆藤上挂满已经成熟爆裂的豆荚,积雪快要压塌竹架,冬日里少有的绿意环绕着一幢吊脚竹楼,一灯如豆在雪夜中摇曳,烛火似风烛残年的老者出气多进气少。

竹屋多做酷暑纳凉之用,竹林阴凉多湿气,冬日的竹屋怎能住人?

半开的竹窗被风吹得劈啪作响。于玄机心中好奇,林府布局处处彰显文士情致,但在于玄机看来,实则也无处不透着骄矜奢华,怎会有这样一块“世外桃源”。

她轻巧地落在窗檐上,屋里很是安静,偶尔传来几声压抑的咳嗽声,小麻雀收了翅膀,抖落一身雪花,进屋御寒。

一踏进这竹屋内,于玄机忍不住抖抖羽毛——这屋里,竟比外面还要冷。

半开的窗户透进来阵阵阴风,竹墙像个筛子挡不住半点寒意,让人四肢百骸都忍不住打颤,飘进来的雪花在窗下堆积然后慢慢化开,晕开大片水渍。

于玄机继续往前走,鸟儿的步子实在太小,成人数十步就能丈量的小小一间屋子她只能一点点摸索。

屋内已经熄灭的炭炉子里三两粒红色火星散发着聊胜于无的最后一点热量。

一张宽大的木案上颇有条理地摆放着捆扎好的竹篾、厚厚一叠半透明油纸、刻刀、剪子,一个尚未完工的竹风筝已经颇具雏形,惟妙惟肖地画着只燕子,看来主人是个爱好手工的耐心人。

案侧箱笼中堆放着未使用的竹节。或许是主人粗心,未及时封存,竹节已经发黄,生出点点黑色斑痕,好似湘女垂泪。

于玄机轻轻拍了拍翅膀,落到主人的梳妆台上,眼尖地看到林夫人接旨时戴着的那枚碧玉竹节簪子,夫人在那样重要的时刻戴上那枚玉簪,想必一定是十分喜欢爱惜的,怎么会将簪子忘在这冷寂的屋子里吃灰?

鸟儿四处张望,罩着碧纱的床榻上不知睡着谁,她小心翼翼地飞上窗架,低着头往下看。

薄被中裹着一个极瘦的人,陷在褥子里像片薄薄草叶,长发枯黄没有光泽,乱糟糟地散落在枕上。

女人睡梦中仍然压抑着咳嗽,肩骨突出,像退潮后露出的暗礁,把被子顶出一个小角。

屋外风声如鬼泣愈演愈烈叫人不寒而栗。床上的女人像一朵枯萎的花,生命力被一点点抽走,咳嗽声越来越急,越来越高,五脏六腑都要被咳出来,薄被下的身体好像风雨中的花茎般颤抖着。

那女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让人心乱如麻,于玄机猝不忍闻,于是起飞去为她关窗户,好一通折腾才将窗户掩好。

她回到床畔,百般好奇不如一探究竟。

于是钻进碧色纱帐,终于看清那女人陷在被褥中的脸——瘦脱了相的脸上颧骨暴突,形容枯槁沧桑,苍白发青的唇瓣含着一线血红,于玄机心神不定,屏住呼吸凑近那女人鼻息。

没有呼吸!

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在眼前流逝,于玄机僵硬地后退,电光火石之间,这可怜女人的脸和气质脱俗的林夫人重合。

于玄机怎么也想不到,堂堂首辅夫人竟然如此惨淡地死在雪夜中!丫鬟婢女呢?与夫人鹣鲽情深的林大人呢!

林竹逍!对,林竹逍那样爱他的娘亲!怎会放任自己的母亲在这阴冷小屋中病死!

小麻雀慌不择路地往外冲,还未能熟练掌握用法的翅膀啪地一声狠狠撞在窗棂上。

于玄机冒着让人睁不开眼的风雪在偌大的林府中一遍又一遍找寻着林竹逍的卧房。

夜深,廊下灯笼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守夜的仆妇穿着厚厚棉衣做在正方的门槛上打盹儿,小麻雀掀开一片琉璃瓦,房间里的暖香扑面而来,她缩着身体往里看——黑暗中两团花白肉体交缠如蛇,是林远道和梅姨娘!

正室夫人死在连炭火都没有的陋室!这名字里带着所谓“远道”和“梅香”的附庸风雅之徒却心安理得地芙蓉帐暖度春宵!

林夫人温柔的音容笑貌犹在昨日,于玄机挪开瓦片,将屋顶上的碎石块一个接一个往下扔,不去听屋里素来不苟言笑的林大人气急败坏的怒骂声。

东厢房一壮硕少年鼾声如雷,不是林竹逍。西厢房没有,绣房没有,甚至下人的通铺里连书童墨砚的铺上也空无一人。

于玄机心急如焚,林竹逍啊林竹逍,怎么你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不见踪影!

游尘掩虚座,孤帐覆空床。

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

待你归来之日,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该以何等心境自处啊……

小小一只鸟儿又能做些什么。于玄机失魂落魄地飞回那竹屋,将两片被雪水淋洗得青翠欲滴的竹叶放在窗边离去。

她蜷缩在避风的小窝里,柔软温暖的羽毛覆盖着身体,一点风都透不进来,可她却觉得这雪夜真是冷得让人发抖。

————————————-

不过数十里之外的贡士庄内。

至公堂下鱼鳞屋,丽正门前蜗殼(ke)居。

今日二月初一,明日午后就是第一场试。三百余考生待在巴掌大的单间里休憩,林竹逍裹着被褥啜饮一杯热茶,一点一点掰碎了娘亲为他准备的烙饼就着茶水吃。

会试开考前二日锁院,三场考试,每场考试结束后可休息一天,会考期间考生吃喝拉撒睡都在这龟壳大的逼仄屋子里解决,直到二月十二日揭榜,整整持续十四日的考试才能告一段落。

从未离家如此之久。他差了墨砚每隔三日就将他写好的信送回林府以免娘亲挂碍,明日也不知道这傻小子起不起得来。

墨砚是外祖那边的旁支遗腹子,林母看着可怜,于是求过来给林竹逍作伴。林竹逍母族亲眷都是小商贩起家,借着外祖王家的东风,才渐渐有起色,王家靠山吃山,祖祖辈辈凭借着祖传的竹编的好手艺,做的是无本万利的买卖。

王家勤俭本分,奉竹为神,连年住在山中不论寒暑轮流看护竹林。而竹子也似乎感念他们的虔诚,赋予王家的竹制品一份特有的灵气,平平无奇的竹篾在王家人手中就能弯折雕琢出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竹娃娃、经久耐用的家用品、轻灵精致的竹灯、竹风筝。

几文钱的买卖原本只能混得家中老小温饱。

可王家人走了大运,遇上偷溜出宫的小公主,她一口气把摊子上的竹枕、竹扇、竹风铃全部买下带回了宫送给各宫娘娘,宫中贵人见多了奇珍异宝,冷不丁看见这民间精巧的手艺甚是怀念,再被小公主的可人劲儿那么一磨,王家自此鸡犬升天,从走街串巷的小贩变成年年进贡的皇商。

这下王氏竹艺一时间风头无两,达官贵人纷至沓来以购得独一无二的竹编为傲。王家人从云里雾里中醒过来转头就抓住机会,又制出竹编的神仙妃子、八仙过海、十二生肖——这可不就是古代手办吗!

林夫人闺名王青枝,十来岁就跟着家人学着做竹艺,旁的姑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小小年纪却敢和赖账的邻里叫板,黄毛丫头把那得了红眼病的一家赖皮数落得没脸见人。

如若王青枝是个男儿,想必王家也后继有人,可惜誓不嫁人的母老虎王姑娘偏偏在及笄之年对在王府借住的考生林远道一见倾心,王老爷本来担心这林远道文士风流,该瞧不起一身铜臭味的王家,好在林远道高中状元后就立刻八抬大轿迎娶了王姑娘。

此事化为一桩美谈,不知让多少姑娘羡慕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可王家大娘子出嫁后,王大郎粗枝大叶,根本撑不起偌大家业,强撑着入不敷出地为皇家上了几年贡,屋漏偏风连阴雨,王老爷王夫人撒手人寰,蜀地又突逢千百年难得一遇的雪灾,大片竹林被雪压死……王氏族人望着倒塌的广袤竹林无力回天……王家,至此中落。好在王青枝嫁了好人家,逢年过节不忘托人给娘家送去银钱和信件。

可惜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才子佳人到了中年,却生了嫌隙。

林大人随友人在酒楼应酬,偶遇一貌美歌女,那女人自称是书香门第之后,家中为奸人所害,不得已沦落风尘。

林远道好舞文弄墨,可惜林夫人是个不解风情的市坊中人,哪里懂那些呜呼哀哉,她将家中上下操持得稳稳当当,当年的王丫头学会了与世家夫人一同赏花礼佛,却独独管不了心上人一颗心早已离散。

歌女孔梅香身世可怜,生得娇艳芙蓉面,又写得一手簪花小楷,以手帕写诗传情。林府的侧门终于在一个傍晚抬进来一顶小轿。王梅香摇身一变,从风尘女变成了首辅大人府上的梅姨娘。

林竹逍望着窗外的大雪出神,母亲与爹爹分居数年,除夕守岁时,娘亲身体已经抱恙,只盼这冬日快些过去,好叫他陪娘亲乘船去外祖家踏青。

大雪无声无息的下,贡院外的雪已经积了厚厚一层,有贫困的考生衣不蔽体,在小隔间里瑟瑟发抖。

此次监考的二位主考官是部都请派的大学士方明和副都御使张欢,方才二位大人托侍卫送来了汤婆子和热茶,自称略略报偿林大人赏识之恩。

林竹逍再不满父亲的三心二意,喝下热茶时也不由得记起儿时学得第一首诗就迫不及待背给父亲听的时候,心中对父亲的崇拜仰慕。

罢了,此次他必定一举夺魁,日后将母亲接去任职之地,与他林远道再无半点干系。陪母亲游山玩水,看遍大好河山,总有一日能让她能忘却林府的腌臜,化解心中郁结。

>>>点此阅读《炮灰女配天师进阶指南》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死火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9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