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复苏,我是世间最大的禁忌!最新章节,李德,李哥全文免费阅读

次日,清晨。

清冷的街道上,钟槐站在一处早点店门口,静静等待着自己的早饭。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现在需不需要进食。

生命本质的变化已然出现,辟谷就是最直观的体现,不止如此,人类所具有的的一切弱点也在逐渐褪去。

唯一要说有什么缺点,就是对于阳光的厌恶。

伸出苍白的手掌,即使放在不太燥热的阳光之下,他也可以清楚地感受阵阵灼烧感,还有源自内心本能的烦躁。

试验完,钟槐收回手。

他也不太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虽然是血肉之躯,但是其中却隐藏着一只厉鬼。

“多晒晒太阳也挺好了。”随着鼻尖香气的愈加浓郁,钟槐自语道。

“好了,小哥,你是带走还是在这吃。”老板望着面前这个装束奇怪的年轻人,强忍着怪异问道。

大白天下打着一把伞,眼睛上面也遮盖了一层黑色的布条。

是盲人吗?

摇了摇头,将多余的想法甩掉,接过小青年递过来的饭钱,老板正要找时。

“不用了。”留下一句话,钟槐离开了。

“真是奇怪啊!”看到钟槐走远后,老板面色诧异,不过,感受到超出不少的钱财,他又笑了。

“今天运气真不错。”

一手提着包子,另一手直接将滚烫的豆腐脑灌入口中,即使嘴巴只能感受到不太明显的温度,钟槐也没有在意。

“在哪里呢?”

走在老旧的街道上,钟槐带着剩下的包子,随意找了一个没人的阴凉处,坐下来。

摸了摸了眉心的,淡淡的雀跃感不断传来,他知道,敕令感觉到了。

这个镇子中,应该藏着一只鬼,不论他还是它都需要这只鬼。

况且,能够引起敕令的反应,足以说明这只鬼的等级还不低。

“恶 厉 凶 死”

“灾 祸 劫 难”

这是敕令对于世间鬼神的评级,前评鬼,后量神。

被敕令封存在钟槐体内的那只鬼就属于凶的等级,可以想象,这样的鬼寄存在人身中该是怎样的一种场景。

目前他的状况其实是不太乐观的,因为敕令的存在,他可以在被厉鬼侵蚀的同时正常地活着,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

因为敕令的力量不够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敕令封存那只厉鬼的力量越来越弱,他被侵蚀的程度就会越来越深,最后被那体内的那只厉鬼完全侵蚀。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寻找更多的鬼。

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敕令自身无法封存鬼怪。但是只要找到鬼怪,敕令就可以通过吞噬这些鬼怪的部分力量来帮助自己继续存活下去。

不过,这种方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因为那只新找到的鬼则会继续寄宿在自己体内,以此下去往复循环,他也不知道能够撑多久。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好的是,事情还远远没到绝望的地步。

将剩下的包子扔给一旁等待已久的大黑狗,大黑狗立刻将包子咬在嘴里,几下吞入腹中。

摸了摸大黑狗粗糙的毛发,钟槐撑起伞,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一群蹲坐门槛前的闲聊的大娘面前。

“大娘,我想问一下镇子中最近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冷清。”

不知道在聊什么正开心的大娘们一听到这个问题,纷纷将头拧过来,目光带着好奇与探究还夹杂着一丝忌讳。

“你是哪家的小伙。”其中一个大娘问道,语言冷硬,不甚客气。

“我是外地的,来投奔我家亲戚。”

“我二叔就住这里。”

“这一来,就看到镇子冷冷清清的,所以想问一下。”

听到钟槐的话,那位大娘并没有轻易相信,再次问道。

“你二叔是谁,叫啥名字。”

“我二叔姓钟,就住在镇子前面。”淡淡的灰光从钟槐的周身扩散出去,原本面色诧异的大娘瞬间改口。

“哦,是钟老汉的侄子啊,半个星期前就听说他有一位长得俊俏的侄子要来,没想到这么快。”

“确实挺俊俏的。”

“诶,你大白天打伞干什么?”

“我从小身体有恙,只好打着伞。”

“你这眼睛?”

“畏光。”

“哦~那倒是可惜了。”大娘长长地感慨了一句。

钟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其实他完全没必要和对方说这么多,只需用动用一丝力量,就可侵入几人的大脑,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但是,他不会。

身是鬼,心却还是人。

就像曾经李德即使知道他只是一场试炼中的人,甚至都不一定是真实存在,依然愿意那样对他。

“你跟我过来。”那位大娘似乎众人中有点地位,招呼完其他几人,带着钟槐走进后面的屋子。

很快,他跟着大娘来到屋内。

见钟槐进来,大娘将屋子边上的窗户紧闭,然后在将门后的插板插上,这才说道:

“真是可怜你这娃娃了,这时候跑来我们镇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唉,你不知道,镇子这几天。”大娘左看看右瞧瞧,一只手遮住嘴巴,悄悄道:

“闹鬼了。”

说完之后,大娘立刻捂住嘴巴,然后转身朝着屋子内供奉的一位样貌奇怪的雕像连连鞠躬。

待大娘鞠完,钟槐这才开口:“真的假的。”

“我读过一些书,知道鬼怪那些东西都是骗人的。”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我可不是骗人的。”大娘神色认真,表情严肃,有些不高兴。

在看到钟槐还是一幅不相信的模样,她靠过来,悄声道:

“我见过。”

“嗯?”

“能和我仔细讲讲吗?”

听到这话,大娘犹豫了一下,缓缓道:“确实该和你说说。毕竟你现在也算半个镇子人。”

“我给你说啊,你可不要传出去啊!”

“您说吧。”

“我不会传出去的。”钟槐笑了笑,从他进入镇子时看到景象来看,这里的人应该都知道了一些,所以镇子才这么冷清。

“事情就发生在几天前早上,我那时刚起来,准备去地里收麦子,”

“收着收着,就突然感觉后面有人。”

“当时我没在意,不是我说啊。”说到这里,大娘露出骄傲的神情。

“镇子上,你大娘我啊,不敢说是勤奋的,但绝对是起得最早的。”

“我越收与感觉不对劲,就感觉好像有人紧贴在我背后死死的看着我。”

“可是我回头看的时候就是没人。”

“你都不知道有多邪乎!”

“然后呢?”

“然后啊,让我想想。”大娘皱了皱眉头,表情十分卖力。

大概过了十分钟,她突然大叫一声。

“我想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玛咖把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8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