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复苏,我是世间最大的禁忌!最新章节,李德,李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诡异复苏,我是世间最大的禁忌!

小说:悬疑

作者:玛咖把卡

角色:李德,李哥

简介:【无限流+诡异】诡异复苏,恐怖禁忌在全球悄然涌现。黑暗之中,狰狞恶鬼望着繁华都市低声呓语。天选降临,至高浮现,被选中的人类参加试炼,从而获得非凡能力,得以对抗诡异。在这个异变的时代,钟槐携带一道鬼神敕令穿梭于试炼之中。逐渐成为世间最大的禁忌!ps:无女主!

书评专区

诡异复苏,我是世间最大的禁忌!最新章节,李德,李哥全文免费阅读

《诡异复苏,我是世间最大的禁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钟老弟,醒醒,醒醒。。”

昏暗,幽深的灵堂之中,一个披麻戴孝的身影跪坐在棺材前的蒲团前,眼神微闭,似乎睡着了。

身边的中年汉子摇了摇昏睡中的青年,面色焦急:

“钟老弟,快醒醒,马上就到十二点了。”

“唔!”

“已经这么晚了吗。”青年睁开惺忪的双眼,用没睡醒的语气说道:

“麻烦你了,李哥。”

青年艰难地站起身来,稍稍活动了自己的身子,轻轻锤了锤有些发麻的双腿。

摇了摇头,走到另一边空置房间的洗漱室,从水龙头中接着一把凉水,往脸上一抹,钟槐的大脑一下子清醒了。

他望着镜子里苍白,消瘦的脸庞,内心古井无波。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从最初的惶恐,到后来的成熟冷静,再到现在的麻木,沉寂。

钟槐已经适应了,这个完全让人绝望的世界。

他抬起头,望了望房间上漆黑幽暗顶部,内心感受到一阵难言的窒息与压抑。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收回目光,慢条斯理地将脸上的水渍擦干,稍微调整一下,镜子上的钟槐做出一个和善的笑脸。

“嘿嘿嘿!!”

“嘿嘿嘿!!”

尖锐稳如小儿般的笑声隐隐约约回荡在屋内,一道道黑气从屋内的地上冒出,同时伴有恶心的臭味。

察觉到周围异样的钟槐面无表情,缓步移动到外面的大堂,他对着忙碌的中年汉子轻道:

“我好了,李哥。”

“那快准备吧!”中年汉子没有废话,从腰间的布袋里翻了翻,递给钟槐一阵铜制的八卦镜。

“这个东西好,是道士用过的,是老哥我当初好不容易要来的。”

“马上就到十二点了,熬过今晚,就彻底结束了。”

中年汉子一般说着,一边从布袋里掏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瓶瓶罐罐,绕着棺材胡乱地倒着。

“还愣着干什么,和我一起倒呀!”

“哦,李哥,你的脖子。”钟槐指了指中年汉子的脖子,上面印刻着一道青黑色的手指印。

“这个呀,昨天被那个小鬼抓了一把,不碍事的。”中年汉子头都没抬,卖力的围绕着棺材撒着。

半晌后,他挺起身子,擦了擦头顶的大汗,自语道:“这活,可真不是人干的。”

说完,他看向钟槐,面色带着一丝焦急:

“别楞了呀!钟老弟。赶紧准备,只要过了今天,我们就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了。”

说完,他从粗糙棉衣内兜里摸了摸。掏出一个黑木盒子。

打开盒子,伸出两个指头用力了摁了两下,然后朝着脸上快速涂抹。

“给,老弟,最后一天了,别舍不得,尽管抹。”

“嗯。”钟槐点点头,接过汉子递来的小盒子,钟槐也开始了自己的准备。

他先将八卦镜子拴在腰间,一只手打开盒子,把里面的灰色粉末往脸上均匀涂抹。

据李德说,这些灰色粉末可以遮掩人的气息,之前他们就是靠着这个东西安全活下来。

不过,这个东西是否能撑过今天,钟槐不是很相信,毕竟今天是最后一天,棺材里的鬼要出来了。

另一只手从脖子下面摸出一个黑灰色小木牌,用指甲在食指上弄出一个小口子,在上面滴了几滴鲜血。

做完这些,钟槐拿起中年汉子特意剩下的瓶罐,象征性的往棺材周围撒了撒。

再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五十八分。

他望向已经跪坐在棺材前的中年汉子,黑白分明的眼眸露出一抹莫名的神色。

没有像中年汉子一样,钟槐来到之前洗漱的房间中,端起一把椅子放在镜子前,坐在上面,认真整理的自己的仪容。

拨弄了几下凌乱的头发,依稀可以从镜中的脸庞上看出几分帅气,像青春电影里的清冷高中生。

事实也确实如此,前世作为一个高中生的钟槐,在一个月前莫名来到这处宅子,成为了一正在举办葬礼的钟家子嗣。

在他来临的当天,当时正在举办葬礼的钟家就遭受了厉鬼,一大家子人瞬间死绝。

只剩下他和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李德,一位来看望死者的朋友。

再次看了一眼右手上的电子手表,十一点五十九分,马上又到了厉鬼出魂的时间。

当杀掉所钟家所有成员之后,那只厉鬼钻入了死者,也就是钟槐的表叔身体内,之后每到午夜十二点就会有小鬼出现在灵堂。

钟槐之所以能够活一个月,还是多亏了李德。

据李德说,他曾经和一位外界道士学过一招两式,虽难以消灭那只厉鬼,但自保却没什么问题。所以两人才能苟延残喘一个月。

透过窗户,望着外面一片雾蒙蒙的景象,钟槐手下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现在两人处于那只厉鬼的鬼蜮之中,根本出不去外界。

在一个月前,当时的灰雾只是覆盖了钟家大宅很小一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鬼蜮的范围也在不断扩大。

到现在只剩下一个大堂了。

据李华猜测,那只厉鬼在杀掉钟家之人后之所以还没有离开,是因为它试图夺取大厅里的钟槐叔叔的尸体。

厉鬼入体,即可暂时的行走世间,但是也会大大限制自身的实力。

钟槐不知道这只厉鬼为什么要夺取自家表叔的尸体,对于他来说,能够活下去就好。

而在厉鬼成功夺取尸体的那一刻,鬼蜮会消失,厉鬼也会陷入短暂时间的死寂。

一个月,这是李德曾经预估那只厉鬼成功的时间,今天就是一月期限的最后一天。

只要能撑过今晚上厉鬼的夺体的最后阶段,活下去的机会无疑是巨大的。

除此之外,钟槐还有着依靠,那就是跟随自己一块穿越而来的这块漆黑小木牌。

将木牌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钟槐将空荡的小盒子随意放在一边。他望向镜子中的自己,再次露出平静的笑容。

诡异的是,镜子的钟槐竟然做出一个截然不同的动作。

他瞪着灰白色的眼珠,布满利齿的嘴角开裂到耳根,伸出一只腐烂,溃败的青黑色长舌。

“呵~”意味不明的一声轻笑,钟槐看向右手上的表。

二十三时五十九分三十五秒。

再次看了一眼镜中的人像,钟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来到中年汉子的身边,他继续跪坐在棺材前的棉絮垫子上,望着挂在大堂中央的一道黑白画像。

一位梳着中分的,带着圆形眼镜片四五十岁的男子肖像。

钟愧,他的表叔。

转过头,一旁已经陷入沉寂的李德,钟槐将他之前递给自己的八卦镜取下来,挂在李德的脖子上。

做完这些之后,他闭上了眼睛。

滴答~

滴答~

吭噌~

钟槐手表上的时针和分针重合。

午夜二十四时!

厉鬼!

出魂了!

原创文章,作者:玛咖把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8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