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罗,李柳小说《大秦:我十二岁拜相,震惊六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秦:我十二岁拜相,震惊六国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北海铁观音

角色:甘罗,李柳

简介:《史记》:“甘罗年少,然出一奇计,声称後世。虽非笃行之君子,然亦战国之策士也。”
来到秦朝,成为了史上死法最多的少年宰相“甘罗。”
爷爷是大秦最著名的“甘跑跑”,便宜爹又是秦国里最不受待见的无权大人,面对朝堂上的刁难,他只好穿上自己父亲的官服,来替父上朝。
站在高台上的是:始皇最亲密的臣子,是新秦法的拥立者,是扫灭六国的相国,是天下寒门士子的亚父!

书评专区

甘罗,李柳小说《大秦:我十二岁拜相,震惊六国》全文免费阅读

《大秦:我十二岁拜相,震惊六国》第5章 进宫免费阅读

回到房间的甘罗并没有等很久,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就看到李柳这个黑脸汉子,大汗淋漓地跑了过来。

“小公子!小公子!你要的东西俺给你取来了。”李柳一只手拿着卷好的粗布,另一只手则拿着几根黑黑的木棍。

甘罗赶忙上前接过,看着满头大汗的李柳开始的嘱咐道:“黑哥,下去歇着吧,今天你也忙活了一天了。”

李柳没有搭话,只是痴痴一笑,用手擦了擦头上的汗后说道:“嘿嘿,那行小公子你先用着,不够的话你再唤我,到时候再给您去取”

甘罗点了点头,应道:“好!若是不够我再去寻你便是了,你先下去歇着吧。”

说完甘罗拿起粗布便铺在了长桌上,长桌大约长1.2米宽0.米,此时这粗布铺上去,到正好盖住桌面,不知道的人看见了恐怕会以为这是桌布。

整了整几块不平的地方后,甘罗拿起木炭在布上划了两下,几道黑漆漆不规则的线纹就出现在了布上,甘罗见状大喜。

“嘿嘿,看来这招可行。”

甘罗拿着一根木炭走向剑架,“噌”的一声,宝剑出窍,青铜剑上闪烁着淡淡的寒光,下一秒甘罗就开始了“削铅笔”模式。

这根木炭从手掌大小到拇指一般细,仅仅只用了几分钟左右。

青铜宝剑在甘罗的“折磨”下,粘满碳灰的“乞丐剑”。

看着手中黑黢黢的半成品“碳笔”甘罗开心的笑了起来,将宝剑归位后,甘罗又重新回到案前,拿起铅笔开始画了起来。

前世的甘罗是一个军迷,特别喜欢研究现代的冷兵器,在这个冷兵器时代,如果非要他选一种兵器研发,毋庸置疑他会选来自,自己国家的“放血之王”三棱军刺。

甘罗选它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它好画出来,肯定不是。

它的优点顾名思义,刺身上有三个棱角,外围处有几个凹进去的血槽,血槽除了放血外,更重要的是有利于进行下一动作。三棱刺是在刺进入人体后,血液随血槽排出。

三棱枪刺扎出的伤口,大体上是方形的窟窿,伤口各侧无法相互挤压达到一定止血和愈合作用,而且,这种伤口无法包扎止血,虽然在现代这种伤口不怎么难处理。

但是!

现在是什么朝代?感冒都可以要人命的时代,这种伤口基本上被贯穿一下,原地打棺材就行了。

这种武器并不是什么神器,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和它的名字一样,三棱军刺只能用来刺,挥砍,劈这些动作都是不行的。

甘罗也没打算将它当作近战兵器来用,而是准备用它替换长枪的枪头!

没过一会,一把威风凛凛的三棱长枪便出现在了布上。

“好啊,有了你的辅佐,枪骑兵肯定是一出场就能让六国闻风丧胆!”

甘罗画出这柄三棱长枪的目的,就是为了辅佐骑兵。

为什么是骑兵?

这还得多亏了他半年前,跟着他那便宜老爹去骑马说起。

骑马这个词语甘罗肯定不会陌生,他前世爷爷家里就养过几匹小矮马,虽然他的骑术算不上精湛,但也是会骑马的!

可是半年前,他跟着自己老爹甘平去郊外骑马,他惊奇的发现现在骑马居然没有马登,虽说有一个薄薄的马鞍,但是没有马登,骑马会相当的麻烦。

你只能靠着双腿发力夹紧马腹,来确保自己不会掉下去,这样以来骑马就变成了相当折磨的运动,他只骑片刻就感觉双腿酸痛。

他曾问过自己的便宜老爹,这样骑马怎么打仗?

在马上别说杀人了,你连兵器都拿不稳!

他老爹则用着看智障的眼神看了看他,回了一句“你以为骑兵数量少的原因是为什么?”

“况且在马上,为什么要拿兵器?”

这句话,才让甘罗想起来一件事情,马登这个东西是出现在东汉末年的!骑兵也是在那时候变成了最猛的兵种。

在此之前,骑兵一直扮演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角色,甚至可以说骑兵的进攻方式就是在“赌博”。

只单单依靠马匹去踩踏敌阵,而不是拿着武器冲杀,你单纯地踩踏就是考验敌阵士卒的胆魄。

只会有两种结果,第一种,君不见人妻曹老板青州兵被踩得溃不成军,差点做了人家的俘虏,第二种一波冲上去人家根本不怂,合而围之,那时候的骑兵才是真正的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简单来讲,没有马凳这个将人固定在马身上的神器,你拿个长枪去桶别人,你自己也要挂了。

有了马凳就不一样了,骑兵的战法可以多样化,而且骑兵的训练难度会大幅度缩减。

所以别小看马登这一个小物件,往往就是这些小零件的组成才能让一个军队战力鼎盛起来。

十分钟过后,甘罗将粗布小心翼翼地卷起来,放进了他床下的凹槽里。

瞥了一眼自己的手后,甘罗老老实实的去洗了一把,知道不会说什么,不知道的人看了只会感觉他刚刚去灶台里面寻刺激去了。

三天过后。

今天是他替父上朝的日子,所以他一早便起来跑去他父亲甘平的房间里。

“罗儿,朝堂之上万不可任性而为!”甘罗的母亲一边帮甘罗穿戴着袍服,一边叮嘱道。

“阿娘放心,孩儿自有分寸。”

虽然他今年只有十一岁,但是身高已经有1.7米,虽然官服穿在身上有些不合身,但也能勉强撑起来了。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头戴高山帽,腰配书刀,手持笏板,的甘罗还真有了几分当官的样子。

一身绣着华美花纹的黑袍,庄重大气,谁看了不都得夸一声“好一个少年俊杰”。

“好了,阿娘,时候不早了!我得去上朝了”看着还在替自己整理衣襟的母亲,甘罗出言喃喃道。

甘母皱眉担忧地问:“你父亲叮嘱你要注意的事情,你可记清楚了?”

“阿娘放心!儿子记清楚了”说完,甘罗便大步流星地走出门外。

门口,驾着马车早已等候多时的黑哥李柳正耐心的抚摸着马匹,看见甘罗出来后连忙打了声招呼。

“小公子,今天真是神俊”

甘罗听到李柳也学会了奉承的话,心里一时玩心大起,眉毛一舒打趣道。

“哦?”

“那你说说,小公子,我那天不神俊”

李柳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小公子一直都很神俊。”

“好了废话少说,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

李柳应允了一声后,抬手驾起了马车,一路颠簸地朝着咸阳宫内赶去。

现在是卯时正刻左右的样子,天刚蒙蒙亮城内青砖大道上,偶尔会有几辆马车飞奔而过,街上也淅淅沥沥地出现个别行色匆匆的赶路人。

过了不知道多久,马车外,李柳的声音传来。

“小公子,我们快到了!”

甘罗将头探出,一眼便看到了一座一眼望不到头的城墙….

>>>点此阅读《大秦:我十二岁拜相,震惊六国》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北海铁观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6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