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吟娇,柳玉泉《狐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狐书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庆庆

角色:白吟娇,柳玉泉

简介:“欲修狐道,必懂得先己后人。”
对于从小的教导,白吟娇从未生疑,待人待物,向来如此。
活泼开朗的外表下面是自私且刻薄的内心。
只是,世事难料,就算是狐狸,也会心痛。
从遇见他开始,是变数,亦是掏出真心的劫。
她还能坚持师父所教导的狐道吗?她不禁产生怀疑。
……

书评专区

白吟娇,柳玉泉《狐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狐书》第5章 争吵免费阅读

停在一间房面前,白吟娇已经闻到了喷香诱人的菜香,虽然她早已辟谷,不用强制进食,但美食的诱惑从来不会因为辟谷而减少半分。可惜申城的好厨子太少了,待这么久也没吃上一顿像样的饭食。

不过今日,应该能吃得非常尽兴。

“就是家宴,不用太紧张。”东方鸣珮不放心的交代道。

白吟娇早就迫不及待了,哪还会紧张?

“放心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那我可开门了啊。”木门轻轻一推便开了,圆桌旁坐了两个人,一个长相威严的男人和一个娴静优雅的女人。

东方鸣珮一副主人派头,给白吟娇介绍道,“我爹,我娘。”

还不等白吟娇打招呼,坐在主位上的东方滕皱起了眉,“不是说你的好友吗?怎么带了个姑娘来?”

“这就是我的好友啊……”东方鸣珮没想到,就连他爹也是这么惊讶。

“意思是,你跟一个姑娘认识这么久,光跟人打架了?”东方滕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儿子,重重的叹了口气,“真行啊你。”

一旁的柳玉泉微微一笑,“小姑娘生的真俏,叫我们伯父伯母就好,快来坐。”

白吟娇乖巧的坐到柳玉泉身边,扬了个还算得体的笑,“伯父伯母好,我叫白吟娇。”

“名字也好听。”柳玉泉捧场道。

东方鸣珮撇了撇嘴,扯了个凳子坐下,“爹,你不是要我把人叫来?你要说什么?”

“急什么,先吃饭,边吃边说。”东方滕说完夹了一筷子菜放入口中,口齿不清的道,“待会菜要凉了,就不好吃了。”

白吟娇直觉父子俩是一类人,不过东方鸣珮要更细腻些。边吃边说,这和她师父教导她的食不言寝不语完全背道而驰。

美食当前,白吟娇也不愿纠结太多,有样学样的拿起筷子,夹了几下都夹不起。

她还是第一次用筷子。

“笨死了你。”东方鸣珮嘟囔了一句,把白吟娇看上的肉夹入她碗中。

一顿饭下来,白吟娇就算后来摸到了门路,能夹起东西了,但碗中的菜还差不多都是东方鸣珮的手笔,荤菜被消灭的一干二净,素菜却被搁置一旁。

“吃干净。”东方鸣珮见了,命令道,语气不容置疑。

白吟娇简直想不通,人类为什么要啃叶子?

摆了张苦瓜脸,在东方鸣珮极具压迫感的眼神下,夹起一个菜叶放入口中。

实在难吃!

肉食动物身体上的排斥让她险些吐出来。

剩下的菜叶也在东方鸣珮的监督下,不得不吃。

待饭吃的差不多了,东方滕忽地开口道,“小姑娘,你说你想进四宫,是么?”

“是。”白吟娇如实答道。

“你是什么属性的?”

硬要说的话,“应该是火。”

“火啊。”东方滕若有所思道,“那你只能进离宫。作为四宫之首,对实力的要求可是很强大的,你有把握吗?”

“她很强。”东方鸣珮抢着说道。

白吟娇看了他一眼,他从未说过她强,一直说的都是还需努力,今天居然当着他爹的面这么说。

东方滕听罢,脸色变得更加凝重,许久才道,“小姑娘,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四宫不是你想的那样,正义凛然,他们本身就是罪大恶极。我们一家是从离宫出来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看不惯他们的作风了。像你这样小地方出来的姑娘,长得有漂亮,只怕会沦落到捕妖队那批人手中……”

再多的东方滕也没有再说了,只是从这一席话中,白吟娇也能听出四宫不是什么好东西。

“捕妖队,不是惩恶扬善的大英雄吗?”她还想知道更多,装作无邪的样子道。

“大英雄?就他们?笑话!”东方滕莫名情绪激动了起来,“四宫中的年轻子弟都要进入捕妖队试炼,你要面对的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自我意识良好的垃圾!若是数落他们的罪状,我数到明天都说不完!”

“爹,你太激动了。”东方鸣珮脸色也不是很好,他太知道捕妖队是什么模样了,毕竟他也在里面待过一段时间。

抓来的女妖卖给拍卖场;虐杀化妖;逼死同伴,只是因为他不是四宫所出……

这都是他的亲眼所见,太多太多了。

可是不让白吟娇去吗?她漂亮,悟性又好,脑袋也聪明,龟缩在这个小地方太可惜了。他已经设想好了,实在不行他陪着去。

一开始的陪练只是打发时间,后来是真的生出了这种念头。所以他从未提起过昼都的不堪,只是日复一日的陪她训练。

作为朋友,他做不到任她前往那么危险的地方。这种感觉就像看见羔羊把自己送到狼群中央,而自己在边上旁观。

“你怕了吗?”东方鸣珮半开玩笑的道,“若是怕了,也可以待在这个小城里陪我。”

“我不怕。”白吟娇无所谓四宫如何,捕妖队如何。按她的想法,最好的就是去了昼都的当天就被赶出来,然后美滋滋的找到师父,再也不让他跑了。

毕竟想要从底下往上爬,太难太难了,昼都就像天宫,根本是遥不可及。且不说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若是太麻烦了,只怕她自己都会失去寻找师父的兴趣。

柳玉泉叹了口气,她太了解自家儿子的性格了,对他的想法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鸣珮,你想跟着回昼都去,是吗?”

对于他们一家来说,回昼都不过是服个软,认个错的事儿。东方鸣珮的天赋不会有人质疑,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变异的风属性,再加上出生在离宫嫡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是个天才。

若是他想回去,离宫没有理由不接纳他。

“是。”东方鸣珮坦然承认,说实话到了现在,他做不到放任白吟娇只身前往昼都。

白吟娇有些讶异,这事她还是头一回听。

“你真是这么想的?”东方滕质问道,眼神凶狠得要吃人,“你回去这叫什么,这是在打你老子的脸啊!”

“那我要眼睁睁任她往火坑里跳,还不闻不问?”东方鸣珮少有的和父亲叫板。

“你就不能劝劝她,让她别去吗?”

“我有什么资格劝她跟我们一起龟缩在这个小城?然后呢,跟我们一起逃避吗?”东方鸣珮拍案而起。

>>>点此阅读《狐书》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庆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6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