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剑祖剑仙,签到十大名剑最新章节,吕纯阳,宋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剑祖剑仙,签到十大名剑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三斤半

角色:吕纯阳,宋博

简介:【签到+无敌+白衣剑仙+收徒+幽默腹黑】天下剑仙之首,剑祖剑仙吕纯阳飞升失败,又被四大剑仙围攻,身负重伤,却意外激活高级签到系统【神谕】。【铮!神谕!签到名剑“承影”,得“无妄”剑意,增寿120岁】……【铮!神谕!签到名剑“湛卢”,得“无损”剑意,增寿129600岁,与天地同寿!】宋博:叫你找夫君没叫你找个大爷!德元真人:叫你介绍徒弟没叫你介绍祖师!众弟子:职业选手禁止参赛!

我,剑祖剑仙,签到十大名剑最新章节,吕纯阳,宋博全文免费阅读

《我,剑祖剑仙,签到十大名剑》免费阅读

“你听说了吗,一个月前,四大剑仙在长安郊外围杀吕祖,整个江湖,都炸开了锅!”

一麻衣老汉日常开吹。

“咸阳临近长安,这等旧闻,你怎么今日才听说?吕祖求证长生失败,大伤元气,被四大剑仙堵截,如今已是妇孺皆知了!”

锦衣老汉嗤之以鼻。

“听闻长安剑仙廖思淼也参与了围堵,被吕祖当众斩去一臂,酒剑仙不幸被一剑封喉,四大剑仙一死三伤!”

“吕祖就是吕祖,不愧是剑祖剑仙,天下剑仙之首,当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那廖思淼狼子野心,竟然联手外人欺师灭祖,活该被断去一臂!”

“只是被这个泼皮贱货摆了一道,吕祖也被重创,如今是生是死,也不得而知呢。”

“可怜吕祖,一世风华绝代,竟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收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孽障。”

“吕祖这一去,长生的秘密,又不知何时才能展露在世人面前了。”

“希望吕祖没事。”

“希望廖思淼全家有事!”

……

小镇逢九作集,宋博上街赶集,买菜时听到两个老汉唾液横飞地谈论江湖事,也不大明白,只是心里犯着嘀咕。

“吕岩,吕祖……”

“那小子姓吕,该不会是吕祖亲戚吧?”

“回去要问问清楚,若不是吕祖亲戚,怎会像个大爷一样难伺候,病床上一躺就是一个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竟还敢挑三拣四……”

宋博一手提着菜篮,一手捋一捋胡须,一路嘟囔着朝家中走去。

一回到家中,宋博见女儿正在收拾房间,左右一瞧,床上无人。

他今日好不容易见姓吕的病号不在,便忙去女儿旁边吐槽。

“女儿啊,我叫你去见你四叔介绍的后生,你咋带了个大爷回来?”

宋婉儿白他一眼。

“爹,看你说的……吕公子他,不过是高冷了一点罢了,咋就是个大爷了?”

“他卧病在床,就是有心也没法干活啊。”

宋博气得吹胡子瞪眼。

“高冷??你爹我一把年纪了,他却只肯叫我一声宋兄……这是高冷的问题?”

“咳咳。”

宋婉儿有些尴尬。

她为人心善,原本只是途中遇到重伤的吕纯阳,不忍他死在路上,就带回了家里。

谁知这个英俊得不像话的青年,竟一口一个宋兄地称呼自己的父亲……

也不知道是外乡人自小风土人情不同,还是这位公子头部受到了什么创伤……

不过宋婉儿一看到他的脸,就觉得这种小事,有时没必要太过斤斤计较。

一个称呼而已,对吧?

“爹,你看吕岩他生得气宇轩昂,说不定是哪里的王孙公子,叫您一声宋兄,或许已算是恭敬了呢……”

宋博把菜篮子往桌上一放。

“你这丫头,怎么吃里扒外,看人家长得俊,便帮谁说话也不知道了?”

正谈间,吕纯阳推门而入。

“诶?宋兄,小婉儿,你二人都在啊,正好,我有事求教。”

宋博听他又叫“宋兄”,满脸黑线,这小子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啊……

宋婉儿却被他这一声小婉儿叫得欢喜,吕纯阳不光人长得丰神俊朗,声音也是颇具磁性。

宋老头却一眼看穿吕纯阳的心事。

“吕岩啊,你可是要问那紫云宫之事?”

吕纯阳哈哈大笑,拍了拍宋博的肩。

“还是宋兄知我,我在你家躺了一个月,身体都快生锈了。前日里听你说小婉儿在的紫云宫是个修行门派,不知能否举荐举荐?”

吕纯阳有些期待地搓搓手。

宋博巴不得他早点离家滚蛋,听他谈起修行门派,也不气了,向吕纯阳吹嘘道:

“说起这个紫云宫,乃是咸阳城第一大剑修门派!

紫云宫的掌教德元真人,可是比肩长安剑仙廖思淼的当世高人。

整个咸阳城的剑修,挤破头地想进紫云宫,最终能登门拜师的不过寥寥数百人而已。”

宋博吹的半真半假,他说得兴起,自然不曾看到吕纯阳听到廖思淼三个字的反应。

宋婉儿见吕纯阳神情不对,以为是老爹牛皮吹得太大打击到了他,便出言安慰。

“吕公子,你别听我爹夸大其词,紫云宫内门虽是难进,但记名弟子过万,我爹与那德元真人有几分交情,做紫云宫的记名弟子,只需要老头子一封举荐信而已。”

宋博见女儿又帮外人说话,扬手就要“打”她,宋婉儿慌忙躲在吕纯阳身后,向宋博吐了吐舌头。

吕纯阳看这一对父女好不有趣,便也想起自己的女儿吕舒窈。

一念至此,他愈加坚定地要去紫云宫。

……

当日长安郊外一战,吕纯阳穷途末路,拖着重伤之躯力战四大剑仙。

他剑诛酒剑仙张哲圣,重创廖思淼、公良成化和采薇仙子,虽是一场大胜,但……

“吕公子……吕公子?”

宋婉儿见吕纯阳日常发呆,便又唤了他两声。

宋博以为这小子犯怂不敢登山拜师,又要在自己家里平白浪费米饭,便看似勉为其难地道:

“吕岩,我可以给你写一封举荐信。”

吕纯阳猛然抬头,“宋兄,你说什么?”

宋博汗,不想再纠结称谓。

“我说,我可以给你写举荐信,但是进了紫云宫,做了记名弟子,你要保护好婉儿,不能让她被人欺负!”

吕纯阳一拍胸脯,这点小事他还是可以保证滴。

“宋兄,你说的哪里话,你女儿便是我女儿,谁敢欺负婉儿,腿给他打断!”

宋博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小子真傻假傻,真当自己是同辈?

宋婉儿也蚌埠住了:“吕岩!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吕纯阳头皮发麻,想起了被家里小姑奶奶支配的恐惧,匆忙改口,“妹妹,妹妹……”

“这还差不多。”宋婉儿翻个白眼。

吕纯阳年岁与宋博相仿,但修为高深,仍是个青年模样,他数十年来身居高位,叫宋博一声吕兄已是念他收留,绝叫不出个“叔”字。

但对宋婉儿就另当别论了,他只当是自己那个顽皮的女儿,教他占点便宜也无妨。

“罢了罢了,我给你写封举荐信,亲自送你去紫云宫吧!”

宋老头只想赶紧送走这个刺头,说完便转身离去,看似十分平静,但鬼知道他有多开心。

吕纯阳看着渐行渐远的宋博,却是凝重起来,心中暗暗道一声谢。

紫云宫,承影剑,我吕纯阳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三斤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5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