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别怂,为师须菩提释迦如来,斗战胜佛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爷爷,是你吗?你在哪儿?”

洛天心竟然也能够听见,连忙四处张望着。

空空随即催动元力于双眼,探向四周,在远离小镇的方向发现两道鬼气,正快速疾行。

其中一道鬼气凝实稳固,想来便是抓走洛有性魂魄的那东西。

“在家守好你爷爷,我去去就来!”

丢下一句话,空空一个闪身,元力汇聚在足底,宛若疾风的追了出去。

一路上他十分郁闷,但凡自己的修为在人仙境界,也不至于在地上苦哈哈的追了。

夜幕如墨般漆黑,清冷的月光挥洒在荒原上,隐隐能够见到两道虚影。

“嗯?怎么还有一个…人?”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空空很是纳闷。

借着月光,一个看起来也是十八岁左右的少年正在和一个鬼影交手。

身手敏捷,气血旺盛,只是从身法动作上来看,不像是修道之人,更像是一个武者。

“可惜了,天生灵眼,却没有走修道一途!”

没有急着出去,空空反而是在暗处看着。

那少年隐隐占据了上风,这样不废吹灰之力就寻回了洛有性的魂魄,多好啊!

只见鬼影被少年打出的一道剑气逼退,神情惊骇:

“你到底是何人?竟然敢阻挠鬼差办案,不想活了?”

“我管你什么鬼差不鬼差的,天理昭昭,深更半夜竟然劫持一个老人家,我辈习武之人怎会容忍你这样的败类!”

很明显,少年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强盗什么的。

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天生灵眼,能见鬼魂,亦能伤到鬼魂,不然就没有这回事儿了。

一人一鬼再度战成一团,而空空却是愣住了。

“他大爷的,被坑了!”

鬼差,就算再怎么差劲,那也是有地府编制的,他真的不想惹。

就在这时,少年双眼金光一闪,一指剑气点出,直接洞穿了鬼差的肩膀。

“小子,算你狠!”鬼差说完这话,身体愈发得虚幻起来,他这是要开启鬼门遁走了。

“这是什么功夫?”就在少年愣神之际,空空一跃而出,掌心元力吞吐,拍在了鬼差的头顶。

“你……”后者瞪大了双眼,随即便烟消云散。

“对不起,我很怂的,所以你安心的去吧!”

灭了鬼差后,空空心有余悸,差一点就让其溜了。

洛有性的魂魄飘了过来,“小仙师,你又救了我啊,小老儿不知道如何谢你了!”

“洛老严重了,这是你我之间的缘分,不必放在心上。”

将洛有性的魂魄收进袖摆后,空空顿了顿,看向再一次震惊的少年,“这位兄台,此地不宜久留,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在下段翎羽,敢问兄台姓名?”没想到少年却快步走了上前。

剑眉凤目,斧刻鼻梁,偏又生的一副娃娃脸,一身锦缎罗衫,腰间挂着一枚玉佩,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醒目。

他真的大开眼界了,先是刚才那黑乎乎的东西神奇的消失功夫,再是眼前之人一掌拍的对面灰飞烟灭,难怪父亲总是说人外有人呐。

或许不想节外生枝,或许是动了恻隐之心。

没有理会段翎羽,空空转身便要走,忽然背后传来两道阴寒之气。

“留步!”令人听了发毛的声音响起。

强大的鬼气,比之前的那个鬼差强了不止一倍,至少都是鬼仙之上的太乙散仙。

待回身看清楚来者时,空空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黑白二人飘于眼前,一人手拿锁魂链,高高的帽子上书一见生财,一人肩扛哭丧棒,帽子上书天下太平,这特么是黑白无常!

段翎羽也愣住了,眼前二人的形象便是相传的黑白无常,这世上真有鬼神?

“因此前异常,给出了超纲奖励,故任务难度增加!”

这时,识海中天书宝鉴显现出这样一行文字。

“有病吧!不就是万妖之瞳吗?现在还没给,我不要了行不行?”

空空在心中破口大骂,这天书宝鉴绝对是在报复他,报复他十年的拒绝,然而这次后者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知什么时候,段翎羽不动声色的退到了他身旁,

“兄台,怎么办?”他真的有些发憷,鬼神之说只在传言中听过,今天看到了真的,有些头皮发麻。

“哈,二位爷,这大晚上的身着如此奇装异服,当真不凡啊!”

空空一声干咳,企图蒙混过关。

他是真的不想与眼前二位交手,且不论输赢,一交手,性质就变了。

地府虽地处天地人三界中的最下层,却也是最神秘的一层,各方势力驻扎。

“我们走……”见黑白无常没有说话,轻声对段翎羽说道。

“二位,深更半夜来这里做什么?”

不料话音刚落,便听见谢必安的声音响起。

并且,其向前迈出一步,距离已经不过三丈了,其周身环绕的鬼气导致周围的温度都降到了极点。

“这不,家里出了点事,我兄弟二人急着连夜回去。”

说着空空一把搂在段翎羽的肩膀上,后者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位兄台当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刚才对自己还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这会儿倒是称兄道弟起来了。

殊不知,就是刚才的一个动作,让原本隐藏在袖袍中的洛有性魂魄露出身形来,被远处的范无赦逮了个正着。

只见其迅速飘了过来,“呔!你个小子还想骗我们,竟然妨碍地府办案,并且截杀鬼差!”

谢必安也将目光从空空的脸上转移到袖袍处,果然发现其中有一道魂魄。

当下白森森的面色便沉了下来:“你好大的胆子!截杀鬼差,抢夺魂魄,已然触犯了天条,乖乖跟我们回去,免受皮肉之苦。”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事情败露,空空也无话可说。

他的确是怕惹麻烦,但相比被拿回地府,眼前的麻烦就不是什么麻烦了。

松开段翎羽,将其护在了身后,“乖乖跟你回去是不可能的,得看你们的本事,他不过一介凡人,与此事无关。”

“兄台,此事因我而起,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

段翎羽自然不愿意离开,江湖之人最讲究一个‘义’字,哪怕对面真的是传说的黑白无常,他也绝对不会离去。

“哼!你们谁也别想走,着!”

空空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范无赦如此不讲理,说偷袭就偷袭,果然够黑。

人未至,链先到,漆黑的锁魂链裹挟阵阵阴风袭来,不过片刻便已至面门,已然避无可避。

无奈之下,他只能运转元力于右手,朝着锁魂链一拳挥去。

左手顺势抓住段翎羽的肩膀,足尖轻点,借助一击之力,飘然后撤。

“真特么无耻!”

一声嘲讽,接着欺身上前,与范无赦战成一团。

段翎羽想要出手,结果被一旁的谢必安一个眼神盯得浑身发毛,不敢再动作半分。

看起来范无赦是真的怒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人间修士,竟然敢公然对抗地府公差,以致每一击都力量十足。

只是每一击好像都失了准头,被空空施展启蒙级别的挪移法则尽数躲开。

“这少年究竟是谁,竟然能掌握如此罕见的法则之力?”一旁,谢必安眉头皱了皱。

他看得出来,空空所施展的法则绝对不是一般的移动法则,隐隐含有空间之意,只是究竟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混账,难道你只懂得逃跑躲避吗?”

范无赦很是气恼,整整一刻钟,眼前的小子都在不停的闪躲,完全不和他正面对抗。

这让他非常的难受,每次看起来就要击中这小子了,结果每一次都能被其毫厘之差的避开,这完全是对他的调戏。

“嘁!没本事就只知道叫,有本事你打到我再说!”

空空一边闪躲,一边应道。

真实情况却是他早已惊骇连连,不少地方被鬼气擦伤,虽不是锁魂链直接导致,但鬼气附着在伤口上也非常的难受。

“住口,你个小子,纳命来!”

范无赦一声怒吼,将手中的锁魂链往空中一抛,首尾相连形成了一个圆环,悬浮在空空的头顶。溢散而出令人心悸的森然鬼气,如同无形的大手,将似乎要将他牢牢的固定在原地,不再让他施展那诡异的身法。

“禁锢法则,还是大成的禁锢法则?”

刹那间,便觉察到了法则之力,而且还是控制一类的禁锢法则。

似乎已经感受到了空空的恐慌,范无赦终于是大笑道:

“小子,现在我看你还如何到处乱窜,老老实实跟我们兄弟俩走一趟吧!”

说着便伸出右手凌空一抓,牵引法则又使将出来,顷刻间,范无赦便施展出了两大法则之力,势要毕其功于一役。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伸出手的刹那,空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老八,小心!”

一旁,谢必安注意到了,连忙出声提醒,可是已经晚了。

空空完全没有受到禁锢法则的影响,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一连数次令人眼花缭乱的挪移,便来到了范无赦身前,至于牵引法则之力早就被无视掉了。

在其惊骇的目光下,一记重拳击打在其胸口,瞬间,摧枯拉朽般的元力涌出。

“怎么可能?!”

范无赦身体一阵痉挛,缩着身子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想不明白对方为何能够挣脱他的束缚,又为何能够爆发出如此精纯强劲的元力,比起他都不遑多让。

谢必安连忙接住倒飞而出的范无赦,随后同样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禁锢法则固然强大,但如何比得上上层封印法则,再加上空空如今已经小成的空空法则,自然禁锢不了他。

“小子,看来是我们哥俩低估你了!”

谢必安手执哭丧棒一脸阴沉,“本不想以多欺少,不过到了这个地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说完,黑白无常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便一前一后的将空空包夹在了中间。

刚才的一战,他们也大致摸清楚了对面的手段,只要不被近身,一切都将不是问题。

尽管范无赦因为疏忽受了伤,身上的鬼气也有些不稳,但两人合力,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

“起!”

随着谢必安一声轻喝,身上鬼气大盛,法则之力尽出。

范无赦见状,同样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二人一前一后,54道法则之力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法则樊笼,将空空整个笼罩了进去。

“呸,两个九品太乙散仙,合力对付我一个修士,地府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嘴上这么说着,可空空神色却很凝重,看着一点点缩小的法则樊笼,心中不由出现一丝慌乱。

不断的挥动拳头,一道道元力迸发出来,撞击在法则樊笼上。

“这破玩意儿怎么冲不出去,难办了!”

有好几次,似乎就要冲破樊笼,结果却只能荡起点点涟漪。

不仅如此,拳头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已经震伤了他的脏腑,嘴角时不时的溢出一丝鲜血,在夜幕下显得是那么的鲜艳。

“住手,以二对一,算什么本事!”

看着空空陷入了困境,段翎羽催动内力便要冲上来。

却被战斗形成的元气墙阻挡在不远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此刻,他看着眼前的三人,十分的懊恼惭愧,自己自诩武林年轻一代第一人,如今竟然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何其无奈!

“小子,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我兄弟二人的法则樊笼,就算有些初入太乙真仙的人也冲不出来,乖乖束手就擒!”

谢必安淡淡的说道,实则他心中更加震惊了。

眼前小子元力修为之浑厚,品质之精纯,见所未见。

以一介修士,竟然强行硬撑了这么长时间,千百年来他还是头一次遇见,不由疑惑起空空的来历来。

看着一旁还在奋力催动元力的范无赦,他多留了一个心眼儿。

不料就在这时,原本还在疯狂挥拳的空空突然停了下来,擦了擦嘴角,

“是吗?看我破了你这破鸟笼!”

(未完待续!)

原创文章,作者:羽落乾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5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