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千亿物资逃荒后我种田养娇夫最新章节,沈林涛,沈沫雪小说免费阅读

两人手牵手走出昏暗的小树林,找了许久才找到一条小溪。

沈沫雪一样样从船舱中取东西,每次只能取两样,还怕毛毯会消失,所以她格外小心。

小林涛在附近拾柴,这时他看到昨夜那头死狼没被狼群分食,而是几个高瘦的男子正围着剥皮分食。

听他们兴奋讨论着捡到才死没臭的死狼,可以饱餐一顿。

小林涛想到之前遇到医师爷爷的话,犹豫要不要去告诉他们,吃过死人的狼不能吃,不然会生病的。

就在这时,草丛中的异动被他们发现:“谁在哪里?”

小林涛吓一跳正想躲起来,已经被一个男子大步上前揪住了后衣领子:

“是个小娃娃。啧,白嫩的,肉也不少。”

小林涛心中一咯噔,听他们的话不像是说一个孩子,倒像是说吃食。挣扎着说:

“放开我!”

“你躲在这里做什么?莫不是想吃大爷们的狼肉?”

小林涛哼一声:“死狼肉吃了生怪病,我才不吃呢!放开我!”

那人手一松,小林涛跌坐在地上,这时另一个三角眼面容阴戾的男子走过来,摸着下巴看着他,眼神阴冷地说:

“小家伙说的不错,这病狼吃了会生怪病。不过爷几个饿了几天了,你说我们吃点什么好呢?

锅已烧开,柴火正旺,只要有肉下锅,管他什么肉都成啊!”

说完他猛地上前抓住小林涛:“病狼不能吃,就吃你吧!”

他眼睛腥红透着戾气,牙齿尖细,一看就是没少吃人的家伙。

这种荒年又是逃荒的路上,息犹存而肌肉尽的情况十有发生。

易子而食也是常态,这几人怕是早习惯了吃人肉了!

小林涛顿时心中大骇,惊叫道:“大姐!救我啊大姐!”

几人不慌乱,反而喜道:“还有个女娃娃,先玩了再吃,正好啊!”

就在草丛中走出一个女子来,她的眼神比那阴戾男子还要阴冷,手握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声音清冷地道:

“放开我弟弟!”

那男子摸着下巴,眼神中充满欲念,到是个俊俏的小娘子,直接吃太可惜了,定要好好玩一玩再吃。

“洒家要是不放呢?”

他话音未落,只见那女子一个疾奔,如同闪电般银光一挥,他只觉手腕处阵阵发凉,接着就是一股钻心的刺痛。

“啊!我的手,我的手!”

那男子不敢相信地捂着血流如注的手腕,只见他揪着小林涛的那只手,已经被削掉在污泥里。

小林涛忙跑到沈沫雪身后,那几个男子皆围了过来,小瞧了这个黄毛丫头,竟然是个练家子!

可双拳难敌四手,她一个丫头还带个小娃娃,凭咱这七个大男人还能制伏不了她!

那阴戾男子尖叫着:“杀了她!快杀了她!”一边跑去捡自己的手。

七个男子将沈沫雪和沈林涛团团围住,沈沫雪低头对林涛道:

“蹲下抱头,闭上眼睛,数六十个数再睁开。”

小林涛强忍着惧意重重点头,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大姐,不给她添乱。

沈沫雪转动着手腕,摸出一包葡萄糖水用牙咬开袋子一角喝了。

原主的小身板太弱了,凭她的身手杀这几个恶棍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就怕这身体撑不住,万一阴沟里翻船那就不划算了。

她才吸完一袋糖水,几个男子拿棍的拿棍,提拳的提拳冲了过来:

“臭丫头,给我乖乖束手就擒吧!”

沈沫雪杏眼微眯,一把扯下身上披的毯子盖住林涛,然后身一转手一翻,刀刀攻向几人的手腕。

都是流民,饿的快死了干出丧绝天良的事来,也只是靠着自己的体力,没有一点招式。

在前身特种兵沈沫雪的面前,就跟狼袭羊一样简单。

唯一就是身体硬件不行,所以沈沫雪只削了他们的左手,人人都是削左手。

很快泥地里就有七只流着血的左手。

而这七个男子也跟那阴戾男子一样,趴在地上痛苦地尖叫。

“这次只要了你们的手,以后再敢伤人,就要你们的命!

滚!”沈沫雪面容冷峻,如从九幽之地来的夺命使者。

八人忙捡起自己的手,连滚带爬,连那只瘦狼也不敢要了,很快消失在树林子里。

小林涛越发崇拜沈沫雪:“大姐,你什么时候学的功夫?”

没等沈沫雪想个理由出来,就听他自说自话道:“是不是娘偷偷教你的?”

沈沫雪这才记起,原主的母亲沈夫人是会功夫的,所以她才和丈夫一起去杀蛮子。

可惜所托非人,信任的周氏母子在灾难面前原形毕露,将三姐弟置于死地。

“是啊,晚上你和你二姐睡着了,娘就悄悄教我功夫。”

沈林涛想到母亲,难过地想哭,强笑道:“太好了!以后大姐也教我好不好?”

两姐弟说笑着回到溪边,沈沫雪已经将刀放回去,换了吃食出来。

直接在鸣音壶里煮压缩饼干,再加一包糖水一包营养液。

一壶甜香的面汤就好了,没有碗,就有壶盖盛着吃,两姐弟吃的又暖又饱。

小林涛连连感叹,山神爷爷的吃食太美味了!就是以前在家里也没吃过这么香甜的东西。

沈沫雪盘算着饼干最少能撑三天,三天之内她一定要找到办法探索船舱别处才行。

“走!吃饱喝足,该干正事了。”

“什么正事?”

“当然是找你二姐啊!还要追上周氏母子,定要好好给他们一个教训!”

小林涛一握拳:“教训他们!”

牵起弟弟,在土也龟裂的田原走了半天,终于上了官道。见到三三两两逃荒的难民,如同行尸走肉。

路上绿草皆被人嚼食干净,能食的树木皆被扒的干净,有人在路边烧枯草支锅,不少人围过去,烤起来的却是泥饼子。

又称观音土,能食却要用大量的水下咽,可这里干净的水源都难寻。

所以有很多人跑到荒原深林,那里还能找到嚼食和清水,却是极易葬身野兽之口。

如同昨夜,两姐弟差点就被饿狼吃掉。

沈沫雪见那些蹒跚前行的人,腰间都有竹筒装水,有点后悔没在树林中就地取材,也弄个水壶。

原创文章,作者:童夕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44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