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引路人那些年》小说章节目录林凡,周福田全文免费试读

很快,就易容好了。

周福田瞪圆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一样。

镜子中的人,任凭谁看了,都不会和周福田联系起来。

镜子中的人生了一双吊梢眼,嘴巴轻薄,鼻子有些塌。

周福田的脸型本来是方形的,镜子中的人,是一张圆脸。

还有圆脸下,还是一圈胡须。

真的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周福田换上林凡给买来的衣服,一看就是一个和气生财的生意人,不会让人联想到杀神周福田。

林凡说话了,“这个易容,最多能撑五天时间,五天以后,这些材料就会失效,自行脱落。”

周福田说话了,“我现在就走。”

出了京城,天大地大,就没有人能抓住自己了。

周福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五锭银子,“这五十两银子,是感谢你的。《要气诀》也传授你了,也算是感谢,总归,你这个人情我是还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也不要来找我。”

林凡思忖着,你让我找你我也不着你,我还想安生过日子呢,面对你这个杀神,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周福田就离开了。

林凡看着周福田离开的背影,终于放松下来。

周福田走到了城门口,就看到了告示,上面有他的画像,还有通缉令。

周福田稍稍有点心虚,毕竟,自己的画像挂在那里呢。

但是,装作无所觉,慢慢走过去,城门口的衙役看了周福田一眼,就不再关注了。

周福田很快走出了城门,心几乎要雀跃了起来。

天大地大,自己尽可去得。

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话说,那个小子,还真的是神奇呢,突然之间就通了百脉,突然之间就有了十年功力……

还有这样神奇的易容术,也不知道这个小子身上有什么秘密。

周福田自然没有探寻的想法,只想着离开京城越远越好。

林凡这个时候,抓着五十两银子,拿起来一个,咬一下,拿起来一个,咬一下。

真好,突然多了五十两银子,感觉自己也是有钱人了。

以后吃香的喝辣的,都不成什么问题。

突然想起来乐居坊一个叫做王二狗的,平日里偷鸡摸狗,什么好事都不做,手头也紧的很。

忽然有一日,手里似乎有银子了,大方了起来。

后来,衙役就把他抓回去一调查,竟然参加了紫星教,给紫星教打探消息。

直接被砍头了。

教训啊,这个都是教训,就算有银子了,也要细水长流,慢慢花,不能让人知道自己突然有银子了。

不然王二狗就是前车之鉴。

看着五十两银子,林凡心中是可惜的,可惜不能出去痛快花一把。

想了想,把五十两银子放入了墙脚下的一个破洞里面,把破洞用转头堵上,看不出来什么,才准备出去上工。

林凡到了南城门,就看到了一对父子走了过来。

父子身上穿的都是短褂,背后背了不少东西,看起来就是手艺人,讨生活的。

多数引路人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因为,这对父子虽然是远道而来,需要引路人,但是身上的衣物,太不值钱了。

就算是勉强给他们引路,估计也得不到什么打赏。

引路人,固然是只需要十个铜板就能雇佣,但是,多数人还是会给打赏的。

就如同那个杜旬笙。

碰见了这样的人,就如同碰见了大爷一样。

这对父子,看起来就是扣不出来油水的,所以没有引路人上前。

林凡笑了,不管怎么样,都是生意。

“客官,需要引路人么?只需要十个铜板,就能雇佣我一天,哦,现在是半天了。吃饭,投宿,找地方,我最在行了。”

父子两人对视了一眼,良久,那个父亲咬了咬牙,“行,雇佣你了,带我们去这里最便宜的客栈,还有带我们去天桥转一圈。”

“好嘞,客官随我来。”林凡笑着招呼。

很快,就到了五福客栈了。

五福客栈是一座不小的客栈,最主要的是,分为好几个档次。

有上房,单独的院落,还有给这些吃苦的人准备的通铺。

通铺,只要十五个铜板一天。

父子两人在林凡的引导下,进入了五福客栈的大堂,马上就有伙计来招呼。

伙计看到林凡,塞给林凡一个饼子。

这个是约定俗成的,林凡这些引路人给带来了客人,总要给些好处。

林凡笑嘻嘻把饼子塞入了怀中。

父子两人果然是订下了通铺,接着,就说,让林凡带着去天桥看看。

林凡猜测,这两父子是卖艺的。

估计想要在京城讨生活。

天桥下面都是卖艺的。

到了天桥下面,林凡就开始给父子两人介绍起来,“在这里卖艺,每天要给五城兵马司上交五个铜板,还需要给三爷上交两个铜板。”

“这里是三爷的地盘,卖艺的来了京城,都需要拜码头的。三爷就居住在乐居坊梧桐胡同第三家。”

父子两人开始感谢林凡了。

如果不是林凡,他们不知道这些事情,直接来卖艺,肯定会被人掀翻了摊子的。

这父子两人,看着天桥这些卖艺的,看的聚精会神。

走走停停,几乎把每个卖艺的摊子都看遍了,才准备回去。

林凡送父子两人到了客栈,那父亲拿出了十个铜板,“小哥,谢谢了,今天多谢提点。这个是十个铜板,给你的。”

说着,把十个铜板,给了林凡。

顿时,林凡如遭电击,愣神在原地。

父子两人真的是卖艺的。

而且,还真的是有些手艺呢。

是南方三仙归洞的正经传人。

三仙归洞,就是现代说的变魔术的。

比如,拿着东西,变没有了,再变出来。

什么都能变,包括活人。

父子两人叫做蔡元,蔡铁。

父子两人是家传的手艺,在南方得罪了当地的地头蛇,生活不下去了,就来到京城讨生活。

进入京城,是想凭借自己的手艺,挣一些钱来。

父子两人的经历,如同走马灯一样,在林凡的脑海里闪现而过。

除了得罪地头蛇那一段,都乏善可陈。

这个过程,说起来慢,其实很快的,在林凡脑子里闪现而过。

在父子两人眼中,林凡就是愣神了一下。

父子两人想到,也许是这个小子,看到铜板,太惊讶了。

“黄阶七品,奖励储物空间一个。”

林凡大喜。

原创文章,作者:糯米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