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凶宅试睡员最新章节,何美丽,张贵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凶宅试睡员

小说:悬疑

作者:桥边公子

简介:二手房产市场火爆,然而由于房源信息匮乏,买家很容易跳坑凶宅,以至于血本无归。我叫陈三一,是一名专业的凶宅试睡员,今夜我将在直播间让你亲眼见证“奇迹。”

角色:何美丽,张贵平

我,凶宅试睡员最新章节,何美丽,张贵平全文免费阅读

《我,凶宅试睡员》免费阅读

我叫陈三一,是一名凶宅试睡师。

听着挺高端,其实就是给客户看房子的。鉴别在买卖双方以外,是否还有“第三户主。”

现在二手房产市场火爆,但对买家来说,一个最大的困扰就是房源信息不明确。

尤其一些外地买家,由于不清楚房源资讯,经中介一通天花乱坠的忽悠、保证,买下来的却是一套发生过事故的“凶宅”,那真叫一个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所以不少买家,尤其精明的女性客户都会找我们看房。

怎么看?

背着桃木剑,拿着罗盘进去转圈圈肯定不行了。

现在的客户精着呢,压根儿不听忽悠这一套,讲究的是眼见为实。

好吧,那就直播,我们收钱进去试睡。

不同于普通的凶宅试睡,胆大就能玩。我们得在直播间以专业的手法,去勾、去引、去证,让客户亲眼见证屋里是否有“主儿。”

一般客户一次直播就能搞定,也有墨迹的,我经手最长的一个单子,足足播了半个月,十八般武艺来回倒腾了好几遍,最后客户才拍板。

还有些心眼多、刁钻的客户,会刻意选7月半、清明节找我们看房。

这就纯粹找事了,每一行都有不能逾越的规矩,通常对于这类客户,我会直接送他两个字:滚蛋。

要说这行好混吗?

我只能说跟赌博一样,运气好,直播些花活就完事了。毕竟那东西还是很少的,常人一辈子不见得能撞上一回。

但也有倒霉赶上的时候,咋办?

直播间成千上万双眼睛盯着呢,硬着头皮也得请出来跟客户“打声招呼”,这叫职业道德。

这里边的“主儿”,那才叫一个五花八门。

有人、有灵、有动物,还有神……仙,我的规矩是管找不管送,一般找到了上几柱香,烧点纸钱,“人”也能理解,不至于跟咱过不去。

怕就怕遇到那种难缠、凶戾的,一场直播下来,秀掉半条命是常有的事。

总而言之,富贵险中求,生死全看天吧。

要说水这么深,我咋还往里趟呢?

这还得从三年前那桩倒霉事说起。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帮朋友老牛堵门抓奸。也是合该有此一劫,我刚撩开窗帘,扒在窗户外檐的奸夫就掉了下去。

老牛住在十三楼,那人摔下去直接成了西瓜。

手一欠,我进南山喝了三年老汤。

喝汤不可怕,关键端了这碗汤,人就洗不白了。

出来以后,我体面的工作没了,原本订婚的女友刷光我的卡,早就失联了。我全身上下,只剩下汤友们凑的两百块。

那段时间,我发疯似的联系朋友、同学,妄图东山再起,可惜只碰了个头破血流、心灰意冷。

甚至老牛他们还在朋友圈广而告之:“防火防盗防三一,不见不借保平安。”

马勒戈壁,老子成瘟神了,世态炎凉啊。

白天东奔西走,晚上我就在公园喂蚊子,那种长腿蚊子又凶又狠,叮的我那叫一个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我有些怀念南山了。

那里的汤很淡,菜很素,没有应酬,没有职场上的尔虞我诈。

汤友们一起吃饭、劳动,晚上关了灯,听这些人才吹嘘着江湖上打打杀杀、偷鸡摸狗的趣事,日子简单而又快乐着。

我想过去抢钱,喝个烂醉如泥,一觉醒来又能回到南山喝汤。

但一琢磨我的人生不只有这碗汤,至少还有几块棺材板。

我决定回老家,趁着十里八乡还兴土葬,抓住市场余热,跟我老爹卖棺材去。

到了车站,刚要检票,手机响了。

是何仙姑打来的。

我一拍脑门,哎呀,咋把她给忘了?

何仙姑叫何美丽,比我大三天,但她确实是我小姑。

那年发洪水,我三爷爷在河里捞了个木盆,里面有个未满月的伢子,脖子上挂着一块“何”字玉佩。

我三爷爷有四个儿子,做梦都想有个闺女,于是,我多了一个便宜姑妈。

大学毕业后,她考上了南广公务员,据说可以去财政局补缺。结果她不吭不哈的申请调剂进了殡仪馆,差点没气死老家那帮叔叔们。

一句话,这娘们就是朵奇葩。

我那会在职场风生水起,嫌她晦气老躲着她。虽在同一座城市,几年下来别说见面连微信都很少聊。

狂奔了几站地,我在宿舍楼门口见到了她。

我泪流满面,说小姑啊,这世上只有你惦着我,还是你亲啊。

何美丽翻着白眼训了我一通,领着进了宿舍。

宿舍是大通间,里边配着卫生间和厨房、小阳台,还算宽敞、方便。

一进屋,我就问何美丽有没有男朋友?

何美丽是真的美丽,白皙、精致的瓜子脸,身材高挑大长腿,除了胸小一点,几乎挑不出毛病。

何美丽笑着反问我:陈三一,谁会看上我?

我厚颜无耻说:那太好了,以后就住这了。

何美丽骂我是条癞皮狗,让我先去洗澡,待会要跟我谈正事。

洗完澡出来,我问她,有啥好事。

何美丽问我:喝了三年汤,胆还在吗?

我说那必须得在,除了杀人放火,现在啥都敢干,啥都能干。

她点了点头,起身补妆拿包:“走,今儿有人请咱们吃饭。”然后,她又眨眼狡黠一笑:你姑我给你找着活了。

下了楼,何美丽上了TT。

我心想这娘们还是精,殡葬行业忌讳多,但挣的也多,据说社保还是最高档,平日里各种劳保、生活补贴十分优厚,外快更是拿到手软。

到了饭馆,一个穿西装的眼镜男迎了过来,他向何美丽伸出手打招呼,何美丽抬眉浅笑,那人赶忙识趣的把手转向了我。

坐下来何美丽介绍说:这位是陈师父。

陈师父?

我正在喝水,差点没呛着。

“陈师父,我叫张贵平,搞法拍的。”眼镜男自我介绍。

客套了几句,我让他说正事。

张贵平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当地最近在法拍一套别墅,别墅主人是南广出了名的老赖,估摸得罪的人太多了,被人买凶大半夜在家里给做了。

据说两口子死的很惨、很惨。人是死了,但银行可没打算放过他们。

车子、公司,能拍的全给拍了,唯独这栋别墅倒腾不出去。

法拍这一行的水很深,料好的,圈内人早早捡走了,外面的人只能干瞪眼。料不好的,谁捡谁倒霉,一堆后续的闹心事。

这栋别墅传的太凶了,起拍价从三千万一路跌到五百万,仍是多次流拍。

这可把法拍和银行的人急坏了,一拍脑门决定借鉴国外经验,让工作人员入住直播试睡,来证明宅子的安全性。

张贵平这倒霉蛋,不幸中标了。

他本来胆子小,平时连恐怖电影都不敢看,更别提在凶宅过夜了。正好何美丽听到了风声,就联系了张贵平,把这活儿揽给了我。

原创文章,作者:桥边公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2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