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我被捡到的小奶狗缠上了最新章节,黎素,黎素大妖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甜宠!我被捡到的小奶狗缠上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染月公子

简介:【甜宠+直女+小茶狗】三界膜拜的妖神大人自爆了,沦落到凡人之躯。一睁眼就被人追的满山跑,还捡了一只绝色小奶狗。第一日跟着她回家然后住到她隔壁…在然后赖在她床上,无死角粘着。

角色:黎素,黎素大妖

甜宠!我被捡到的小奶狗缠上了最新章节,黎素,黎素大妖全文免费阅读

《甜宠!我被捡到的小奶狗缠上了》免费阅读

轰——

隐隐的雷声轰然炸响,一道道的闪电犹如利剑般划过天空,将阴沉的祭坛瞬间映得雪亮。

雷电裹挟着毁天灭地之势向祭坛中的女子袭来。

女子微微仰首,妖冶的双眸中闪现过兴奋的光芒,她的妖神雷劫终于来了。

第一道天雷被轻松接下。

第二道天雷…

第十三道天雷之后,女子的神色不再轻松,眼底的兴奋光芒依旧,破败不堪的身体开始自行修复。

温诺体内的妖丹开始碎裂,裂缝越来越大,在做最后的蜕变…

轰——

她倏然仰起头,惊愕得看向劈下来的天雷,为什么还有天雷劈下?

来不及细想,温诺调动妖力凝结保护光晕,浅蓝色的雷电劈开脆弱的光晕,击中她的躯体。

温诺感觉身体撕裂,不可控制的露出本相虚影,是一只九彩大妖蝶,她无力躺在地上,体内五脏六腑翻涌肆虐,意识渐渐模糊。

结界外的百妖都吓坏了,急忙向祭坛冲,却突破不了结界。

结界内出现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温诺面前,“你的妖丹终于大成,本座等的真辛苦。”

温诺已经快维持不住人形,听到男子得意的笑声,一股怒气冲上,妖冶的双眸染上一层决然血色。

啪的一声轻响,妖丹碎裂,温诺周身金光乍现,刺得男子闭上眼睛,白光消散,祭坛上只留下些许碎片。

九彩大妖蝶温诺,神陨。

···

“快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声音粗哑难听。

“都怪你猴急,带回去慢慢享用,非要在野外苟…”

“滚滚!老子只是想亲一口,谁想到这小美人如此烈性。”

温诺依稀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交谈声,双手撑地勉强站起来,秋日的落叶铺满山涧,是以原主滚下来没有受太重的伤。

她向隐蔽的草丛走去,脚步尽力放轻不发出响动。

温诺蜷缩身体,见火把的光亮越来越远,她松了一口气。

“等等!有活人的气息。”

温诺心中一惊,这人是狗妖转世吗?

在她准备凝气出手的时候,一道身影闪过,留下淡淡的血腥味。

“追,抓活的。”绑匪急促的声音在山涧回荡。

杂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温诺确定安全才站起来,她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面料名贵,手指纤纤,白皙如玉,一看就是没干过粗活。

她明明自爆妖丹身死魂消,怎么会到了这具凡人的身体里?

嘀!

“传输成功,使用者接受。”

温诺面前出现一块巴掌大的玉,上面写着灵玉二字,这品味真是万年如一的差。

“您是灵魂委员会第四三八位执行者,恭喜您!”

四三八!恭喜你大爷,恭喜你全家!

温诺已经在内心中问候灵魂委员会祖宗十八代了。

突然,一只银灰色的貂落在温诺怀中,扑闪着黑珍珠般的大眼睛,冲着温诺卖萌。

扑通一声。

貂被扔在地上,下巴着地,摔得眼冒金星,抬起头委屈巴巴看着温诺。

“大妖~~~,你摔疼本貂了!”声音仿佛含了糖,又软又甜。

“正经点。”温诺嗓音清冷似天山冰雪。

“大妖您自爆内丹,发出的灵力波动太强,灵魂委员会保全了您的灵魂和妖力,只是肉身毁的太彻底,就委屈您用这具身体。”

温诺挑眉,“说重点。”无利不起早,她可不认为灵魂委员会是做慈善的。

貂:“原主的灵魂破碎已经控制不住这具身体,需要新的灵魂体,原主是十分重要的存在,她不能死,必须要活下去,完成使命。”

“什么使命?”温诺已经想好了,如果是什么爱与和平的使者,她死也不干。

“因为原主的命星很特别,需要好好活着就行。”

温诺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只貂,“这么简单的任务,前面那四百三十七位不能胜任吗?”

貂垂下头,两个前爪子互相拧在一起,不好意思道:“委员会里的女性很少,她们都有事,原本还想给您配个女貂,结果只有我这个男貂合适。”

傻貂!

温诺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两个字,嫌弃的移开目光。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只能在这具身体里养着吗?

貂见温诺嫌弃,赶忙说道,“您的妖力也大多数还在我身上,等您修养好了就能承载妖力。”

“你能承载我的妖力?!”温诺说着把傻貂抱起来,催动灵识,磅礴澎湃的妖力呈现在灵识中。

片刻后,温诺睁开眼,重新审视这只傻貂,深藏不露啊!

“我也是只千年大貂呢!咦咦咦!”

温诺庆幸自己是蝴蝶,没有这种奇怪的叫声。

她放下貂,起步向半山腰的道观走,原主身体不好,常年服药,神思不太清明,记忆断断续续的,并不知道谁把她掳走的?

今日是在表姐的陪伴下到城外的道观拜文曲星,结果被人掳走滚落山涧。

一阵杂乱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速度非常快,几名黑衣人将温诺包围,都蒙着面,看不清楚脸,但是眼底寒光渗人。

“我来解决他们,您不要动。”貂用意念和温诺交流,妖法的修习是互通的。

“留下一个活口。”

这些人身上透着血腥气,应该是杀人越货的惯犯,不必手下留情。

貂瞬间化作一缕灰烟,四周瞬间被大雾笼罩,只有几声轻微的痛呼和人倒地的闷响声。

浓雾散去,血腥味有些刺鼻,温诺挑眉,“怎么没留活口?”

“自杀了。”貂无奈。

温诺蹲下来查找半天也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刚走了一会儿,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打斗声。

她循着声音走过去,见刚才追杀她的绑匪把一名男子围在中间。

男子手持长剑,有血珠从剑锋上滴落,一袭月白色长袍上有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披麻戴孝一身伤,可真狼狈!”温诺打趣的声音响起。

众人被这道清冷的声音吸引,看向从树荫后面走出来的少女,一张绝美的脸庞好似出水的芙蓉一般,温柔清雅,唇角的笑容妩媚动人。

绑匪们被温诺的笑容迷惑,露出贪婪淫邪的欲念,根本没有在意她眼底的骤然凝结的杀意。

男子没有忽略少女眼底的冰寒,那是一种肆意生杀掠夺的寒意。

温诺轻叹一声,“你一会儿不要出手。”说着单掌凝气,从傻貂体内引出一点点妖力,足够制服绑匪就行。

她的身影如同离弦之箭,眨眼间出现在最魁梧的绑匪前,掌心击中他的胸口。

那名绑匪露出不屑的笑容,“哈哈…”

噗!一大口鲜血喷出,胸口感受到撕裂般的疼痛,身体不受控制向后栽倒。

砰砰…十几声闷响。

温诺顿住身形,站在最后一名绑匪面前,轻笑道:“想活吗?”

绑匪吓得忍不住颤抖,当听到温诺的声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膝盖撞在地面发出闷响。

“饶命啊!”

“我明明在道观的厢房中,你们是怎么把我掳出来的?”温诺声音淡漠。

“有人给了我们一笔银子,让我们到道观外接应,把您掳走,处理干净。”绑匪小心用词,害怕对方一怒之下把他拍死。

“谁给的银子?”温诺的声音已经透着不耐。

绑匪急忙回道,“这活是从白茶酒馆接的,小的真的不知道雇主是谁啊!”

男子锐利目光射向绑匪,浅紫色眼底染上无情的嗜血之光,肆虐的杀意吓得绑匪浑身僵直,面如死灰。

温诺察觉到绑匪的异样,瞥了一眼旁边的男子,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追杀足下的死士也是白茶酒馆的吗?”

男子微蹙眉头,紧紧地盯着对方,绝艳的双眸迸射出锐利的目光,好似锋利的刀子。

温诺无视对方的敌视,笑道,“追杀足下的死士已经被我处理掉了,别这么紧张!”

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一下,“你杀的?”

温诺神情淡漠,将一把短刀扔到地上,“足下已经安全了。”

那短刀是她刚才从黑衣死士身上拿来的。

男子敛去锋利的眸光,保护他的精锐小队无一生还,这女子一人便能如此轻松解决掉黑死士?这女子是谁?

压下心中的诸多猜测,他对温诺躬身行礼,“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足下真想谢我,就说说白茶酒馆的事。”身边的隐患要查清楚。

男子坐下来,“先让此人讲。”说完吃下一颗丹药,开始调息打坐。

被点名的绑匪忙道:“白茶酒馆专门接一些杀人越货的买卖,按照价格等级分为白、赤、黑三种追杀令。”

温诺眸光一沉,“白色的追杀令如何撤掉?”

小貂用意念呼叫黎素,“大妖,你怎么确定是白色追杀令?”

黎素嫌弃道:“自己动脑子去!”

绑匪眸光闪烁,拼命摇头。

温诺面色发寒,指尖微动,一道银光穿过绑匪的眉心。

绑匪的脸砸在厚重的落叶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温诺瞟了一眼还在运功的男子,脑海中浮现出他那双极美的瞳眸,竟有些好奇他的真容。

小貂的声音响起,“大妖~,雇主还没问道呢?怎么把人杀了?”

“我已经知道是谁了。”根据原主的记忆碎片和绑匪的供词,她已经分析出雇主了。

“万年大妖果然心机深沉,奸猾狡诈,太棒了!”

“闭嘴!”

“我称赞您,您怎么还生气啊!咦咦!”

“下次不要乱用成语,没事多看书。”

“噢!咦咦!”小貂委屈着。

“….”

原创文章,作者:染月公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21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