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姜《快穿,他太难追了》孟婆,石莞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他太难追了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苦姜

简介:【古言快穿+女追男+追妻火葬场】她本为孟婆汤锅垫石,那日奈何桥上,对他一见钟情。结果第一世淹死,第二世射死,第三世杖毙,第四世毒死,怕了怕了,她退缩了,打算历劫完了就躲了。后面几世他竟然主动了,她又死灰复燃了,结果还是被虐地体无完肤。最后她硬气了,面对追来的他,她赌气道:“洛尧,除非地府无鬼,否则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这有何难?”他嘴角上扬,一挥手,所有鬼魂瞬间入轮回。石莞:…

角色:孟婆,石莞

苦姜《快穿,他太难追了》孟婆,石莞小说免费阅读

《快穿,他太难追了》免费阅读

“客官,里面请。”

“客官,吃点啥。”

酒馆小二热情的话语洋溢在整个酒馆,倚在窗台的石莞淡淡地瞟了一眼过去,心中点头,新招的这个小二还算机灵,揽客这一块做的不错。

窗外就是熙熙攘攘的大街,此时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在这个小小的县城,这条街算得上热闹。

当然石莞当初选择在这里开酒馆也不算完全是看上这边的热闹,而是看中外面那个正在摆摊卖着字画的男人。

她素手撑着脸,好暇不整地欣赏着窗外他的一举一动。

此时的他正认认真真的俯首抄书,整个人端正而清冷,在这小县城上称得上数一数二的容颜,但却不及他之前的十分之一。

想起那时在地府初相见,她的心神一瞬间全部被他捕获,她从来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好看的男人,身高八尺,剑眉星眸,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他龙行虎步地走向她,如天神降临。

后来,孟婆调侃她是否看上了,她一时说不出来,只感觉在那一刻只要他点头,她可以立马跪地奉上自己的心。

那之后,在自己的百般坚持下,孟婆同意偷偷送她跟随他一起轮回,直至他历劫回归,但是代价是她要回来接替孟婆的职位,她那时立马同意了。

他历劫十世,哪怕在一起一世,她都感觉赚了。

如今这是他的第一世,她花了十年时间终于找到了,在这边开了这家小酒馆安身于这个小县城,现在她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攻下他。

正午阳光下,他着一身青衫,饱满的额上不断流淌下大滴大滴的汗水,眼看无人,从怀里掏出一块硬饼子,斯文地小口小口啃着。

石莞一看,殷红的嘴角上扬,她又可以登场了。

她立马吩咐小二,帮她准备一壶冰镇的清酒和几个馒头夹牛肉片。

提着食盒,扭着妖娆纤细的腰肢,小步走出门,向他走去,朱红色的裙摆在身后轻摇,经过之地一片香气久久不散。

身后几个在屋内吃酒的男人,瞬间眼都直了,瞧着这身段妖娆,朱唇一点而红,皮肤白皙,浓密乌黑秀发微挽起,称着巴掌大的小脸越发娇艳,这简直尤物啊。

“秀才公,正巧店内伙食有余,想着给你拿点过来。”

石莞脸上带着自认为最温柔善良美丽的笑容,把小食盒轻轻放在他的摊子上,低头轻轻凑近他,吐气如兰。

洛尧抬头,入眼只见她笑颜如花,愣了愣,随后身体向后仰,点头微笑拒绝。

“谢石娘子,洛某有带干粮。”

随后又低头啃着他的饼子,心中暗道,这几天她都有送饭,水或者水果过来,是何意。

“这是店内多余的,你就用了吧,这饼子也太硬了点吧。”

她伸手想抢过那个饼子,看着都不好吃,硬邦邦的,跟个石头差不多。

“是啊,秀才公,你就受用了吧,别辜负石娘子一片好心啊。”

旁边卖肉的摊主看不下去了,出声劝道,引起周边一片起哄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搬过来没多久的酒馆老板娘石娘子看上这个穷秀才了。

周边的起哄声越来越大,石莞轻笑,落落大方地看向他,眼波流转,但洛尧一如既往地啃着他的硬饼子,似看不见食盒,也听不到周边的起哄声。

他已经习惯了周围人或嘲讽,或轻视,或玩笑地举动了,在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落第后,人情的冷暖,他已尝遍。

这下,她有些生气了,不管了,如前几次一样,放下即转身回去,继续倚靠窗台注视着他。

他没有动那个食盒啊,上次也没有动,接受别人的好意就那么难吗。

窗外的他,永远都是一副淡定如山的模样,丝毫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她刚来的时候就已经将他打听清楚了,他是十里八乡的神童,十五岁时就已经考上了秀才,但是在接下来九年中,不断的落第,还是因为各种奇葩的原因落第,什么迟到,疫病,骨折之类的,让人不得不感慨他的运气之差。

家中老母在两年前去世后,他大哥就再也容不下他了,直接把他赶出去自立门户,这两年他就一直在这边卖字画,抄书,替人写信之类的,慢慢攒去京城赶考的盘缠。

怎么追他呢,她斜倚在窗台,直到彩霞漫天,他也开始收摊回去了,才发现一整个下午她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她本身是一块石头,孟婆汤锅的垫石,经千万年孟婆汤的滋养生出了灵智,后阎王讨好孟婆,把她化为人形,在奈何桥上协助孟婆熬汤,盛汤。

情情爱爱啊,每天都在奈何桥上上演好几回,只不过,实际操作还是困难啊。

本以为她以现在身段容貌,只要钩钩手,差不多就能水到渠成了,结果这差不多都几天了,没有丝毫进展。

定定地注视着他,一瞬间他转身,两人眼神在空中交汇,她眼中是藏不住的爱慕和惊喜,而他却是无甚波动的一眼,随即俯身一揖。

石莞忙起身站直回礼,注视着他拎着食盒向窗台后的她大步走来。

“谢石娘子的食盒,今后不必再如此,洛某尚不到被人接济的时候。”

什么,满大街都知道,她看上他了,他竟然还觉得她在接济他,他这是读书读呆了吧。

递过食盒,却久久等不到她接手,洛尧皱眉,这是,难不成想让自己洗净再还回,正欲收回,却见她气呼呼地接过。

“洛尧,你是真的不知道?”

隔壁的卖肉大叔天天在那调侃,他就听不到;卖头花的阿婆总是一脸笑眯眯撮合的样子,他就看不到,好气啊。

“抱歉,我还是拿回去洗净再还回吧。”

洛尧微微一笑,伸手欲接过食盒,心中暗道,这样应是没错了吧。

“不必,”石莞要被气死了,这牛头不对马嘴啦,不过还是得忍着,既然喜欢他的颜,看他这一副白白净净的,斯斯文文的样子就该原谅他。

“我是说,我这边有人会洗的,你不必介意。”

“好,麻烦了,那洛某告辞。”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青色的发带飘荡,如同他这个人潇洒至极,不懂人间情爱

好吧,她也只是块顽石,人间情爱,她也不懂,只不过一眼看上这个人,想尝试下。

还记得那时在忘川,奈何桥下,他一身白衫纹金色祥云纹,脸色冷峻,不怒自威,拨开万鬼肆虐,踏过艳红彼岸花,直直向她而来。

“老板娘,把食盒给我吧。”

抬眼,原是婢女秋月,她将紧紧攥着的食盒递过,转身走向后院,对了,心中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秋月,帮我写几个字贴店门口,”她眼中灵光一闪。

不是说接济吗,那她就真的来一次接济。

洛尧,做好准备哦。

原创文章,作者:苦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51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