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命主庄子,阎浮海,大命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命主

小说:玄幻

作者:第二元述

简介:【东方玄幻+穿越+魔兽+异数+修道+奇幻仙侠】他是命主,所谓命主,就是天命之主。他是异数,所谓异数,就是破坏因素。他是一个被外债逼到轻生的外卖员,所谓外债就是自身的欠缺。他是另一个世界唯一的希望,所谓希望,就是继续继续奋斗!切看他如何逆天改命!

角色:庄子,阎浮海

大命主庄子,阎浮海,大命主小说免费阅读

《大命主》免费阅读

世界中极,阎浮冰海。

一座方圆不足二里的小岛上。

睡梦中的庄子期被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惊醒。

整个大地都在颤动,雪塑的屋顶被震出一条长长的裂缝,可以看到墨玉般的天穹依旧繁星璀璨、满月辉煌。

他抹了一把洒在脸上的雪沫,从皮毛堆里爬起来,慌慌张张地冲出雪窨子。

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喜交加。

守望了四十五年的冰山不见了!

那声巨响就是冰山崩裂发出的。

海面上只剩下滔天的巨浪,在月光之下闪烁着熠熠寒光。

庄子期当即跪倒在地,仰天大啸。

这啸声中郁结着四十五年来的忍耐和此刻的绝望。

《天演》曰:天枢隐,太渊现,群魔出,天地乱……

大轮回的预言彻底坐实,这四十五年的苦头没有白吃,庄子期怎能不感到欣慰?

可一想到世界即将进入群魔乱舞的“大劫期”,他又怎能不绝望?

《天演》是一部用太古文字写成的寓言,成书年代无考,记载着一个发生在十二万年前的争霸故事。

五十八年前,大道贤人闵元抚漫游极乐洲,行至弥罗山时,突逢大地动,主峰神木顶被震裂成两半,中间裂开一道深不见底的渊壑,有五颜六色的绚丽光蔼从其中射出,直冲斗府。

出于好奇,闵元抚驾着自己的潜灵麒麟兽,飞入渊壑,寻得此书。

这闵元抚就是庄子期的师父,乃是一位得道的仙家,道门位阶:大道贤人。他意识到此书非同小可,当即返回位于婆娑洲大靖国肃州的道场祇澜山,花费十三年的时间终于破解了《天演》中晦涩难懂的太古虫文。

书中大义:宇宙按照一定的规律运行、演化、发展,循环往复,有始有终。从混沌初开的荒蛮到当下的文明繁荣,已经走过了十一万九千年,种种迹象表明,此次轮回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这个尽头并非末日,它只是一个轮回的终结。

而终结是为了重启。

劫期之后,宇宙重生!

该书把这称之为:宇宙大轮回,亦或轮回劫。

太渊的形成就是“大劫期”的开始。

所谓的“大劫期”指的是从终结到重生的过度。那是一个人魔并立,妖兽共生的时代,他们将为争夺主宰权展开殊死搏斗。

《天演》记载的就是上次“大劫期”。

人魔兽妖鬼五族之间的战争持续了六千年,血染红了大地和海洋,火焚裂了山峰和天穹;妖吃人,人食妖,人妖不分,江山几度易手,人魔轮番做主,你方唱罢我登场……

最终,自身的缺陷导致了人类阵营节节败退,几乎到了灭绝的境地。

人类最终是如何取胜并主宰世界至今的,书中并没有答案。

但十二万年前的先民的确找到了一个拯救人类的方法:救世命主。

不过,是不是这个“命主”帮助人类战胜了魔兽鬼妖,也不得而知。

宇宙大轮回的真相震惊了闵元抚,他觉得出山的时候到了,于是就带着庄子期来到世界中极阎浮海这荒无人烟的苦寒之地。

他们要证实大轮回预言,谁知这一守就是四十五年。

第十八个年头上,二百八十岁高龄的大道贤人闵元抚突然仙逝,飞升天穹,化为一颗星辰,与北斗七仙成了邻居。

说白了,仙人就是超凡的人,亦逃不过天道法则。

仙人长寿,但绝做不到长生,他们只是凭借超凡的禀赋、惊人的毅力和常人不可忍受的苦修,在天道中挣取到一份超人的能力罢了。

只不过仙人死后会飞升天穹,化作星辰,即所谓的“星化”。

闵贤人星化,取证的任务就落到庄子期一人身上。

这是他度过的最艰难的一年,在孤独无助和痛失师父的悲伤之中,他无数次想过放弃,但每每想起《天演》中描述的可怕世界,又一次次咬牙坚持下来。

老话说得好,天道不负有心人。

到了这年年底,他终于发现了书中所提的第一个劫期先兆——冰消。

阎浮海位于四大部洲之间,绝大部分海面都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冰盖上面冰山连绵不绝,沟壑纵横交错,俨然一座冰雪大陆,亘古不化。

但现在它开始融化了!

庄子期发现离小岛最近的一条冰沟变宽变深了。

起先它只是一线涓涓溪流,一年后就扩展成流经祇澜山的黄龙河那样的大河川。

仅仅用了二十七年,阎浮冰盖就完全消失了,只有海中心那座冰山依旧屹立不倒。

这冰山高达数万仞,东西宽一百多里,犹如蔚蓝大海中伸出的一根顶天柱。

这冰山被《天演》称为:“天枢”。

书上说:天枢隐,太渊现……

果然,只过了半个月,海面上乱糟糟的波涛就像得到了命令一般渐渐变得有秩序起来,一个漩涡在天枢冰山原来所在的位置形成了。

这就是所谓的“太渊”?

《天演》上确实把它描述成一个大漩涡。

涡流不断加速,漩涡的直径也在慢慢增大,只是速度很慢,肉眼不可察觉。

等它增大到与天枢冰山一样时,【元煞】就会从中溢出。

书中预言:元煞出,异种兴……

一切已成定局,庄子期不用等到“元煞”出现的那一刻。

终于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不管“命主”是否真实存在,庄子期都要去试一试,因为这是目前唯一已知的应对方法。

四十五年前,他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跟随师父来到这里,四十五年后的今天,他的心情比那时更为复杂。

因为他知道,世界注定再次被战火蹂躏,至于时间长短,全都系于“命主”这根未经证实的救命稻草身上。

至于怎么寻找“命主”,《天演》上写得一清二楚。

首先,庄子期要去寻求一个强大的支持者。

半年后。

婆娑洲。

大靖西都,凯歌城。

等了二十多天,庄子期终于得到了皇帝的召见。

按说庄子期无官无职,只是一个道者,祇澜山又比不得仙宇、崇真那样的名门大派,根本没有面圣的资格。

多亏他有一个位高权重的师兄——殷岳川,当朝国师,执掌天师府,总领天下道门。

九十年前,两人一同拜入闵元抚门下。

但仅仅过了五年,这殷岳川便因偷学邪术被逐出师门。之后他改投到天下第一大派彰华山仙宇派的门下,如今已经是一位道力四十段的癸卯级灵圣,与师父闵元抚只有一阶之差。

庄子期跟着师父去阎浮海的第三十个年头,殷岳川接替星化的沈应星成了大国师。

他们已经五十年没有见面了。

可是,寒暄中,庄子期意识到这位师兄至今仍对师父怀恨在心。

让他等这二十天,应该就是这个缘故。

其实,庄子期之所以半年后才来凯歌城,也是这个缘故。如果让这位师兄知道他是带着师父的遗命前来,不但不会帮忙,还要百般阻挠他面圣。

召见在乾圣宫进行,这里是皇帝处理政务召见外臣的地方,不大,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富丽堂皇。

庄子期没想到除了皇帝,还有太后在场,师兄没有参加。

师兄早交待过觐见礼节,庄子期先拜了皇帝,然后才轮到雪太后。

“老先生请起,赐座。”皇帝的声音里全是冷漠和谨慎,一听就知道是长期担惊受怕的缘故。

相比之下,皇太后就热情多了,“听说来了位老神仙,我也来凑个热闹,不知仙家高寿几何啊?”

庄子期恭敬道:“回太后,草民痴长一百一十岁。”

太后听了,嫉妒心骤起。

心想:我贵为国母,拥有四海,若能有他这般高寿就完美了。可一想到这些道者不能享受人伦快乐,纵使活上千年又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权力在手,君临天下来的实在。再者,哪怕你是道行再高的神仙,不是也得跪倒在我的脚下?

如此,立刻又释然。

太后连声称赞,“竟和我们的殷国师同岁,高寿高寿,我是没这等福气,但凡能撇下这扰攘俗事,我也去修个金身正果长生不老。”

“太后金身,有凤凰庇护,无需像臣等凡胎贱体修行吃苦,自然万寿无疆。”庄子期不善逢迎之事,说完这句,浑身早已暴起一层鸡皮疙瘩。

他转而对皇帝奏道:“草民从阎浮海来,有要事启奏。”

随即将《天演》与阎浮中所闻所见备述一遍,着重介绍了宇宙大轮回的前因始末。

说到太渊和大劫期时,他十分小心,谨慎地选择措辞,生怕触犯天颜,重蹈覆辙。不管是楚亚的国王,吐陀罗的赞普还是布贺的单于,这些君王们对”大劫”和”妖魔”这些词汇全都持怀疑和憎恶的态度。

话音未落,庄子期就意识到自己错了,九龙宝座上虽然坐着皇帝,可做主的却是太后。这事师兄可没说。

皇太后觉得自己受了冷落,那原本热情洋溢的脸已漫上一沉阴郁之气。

原来,这大靖国早已不是四十五年前的大靖国了。

庄子期前往阎浮海的第十一个年头,三十一岁的靖文宗泰和帝驾崩,六岁的皇子风载衍即位,御极十三年而崩,是为靖穆宗。

穆宗无子,帝位由文宗的弟弟颐亲王四岁的幼子风载雨继承,即现在的淳熙皇帝。

主少国疑,太后垂帘。

如今,皇帝早已成年,可皇太后雪南宫握着权力就不愿撒手,从穆宗算起,她执掌大靖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已经三十三年了。

皇帝不言,去看太后。

太后脸上已是阴云密布,山雨欲来。

庄子期不敢再贸然开口,忙取出《天演》,恭敬地举过头顶。

一个太监接在手里,呈到皇太后面前。

太后道:“人家是给皇上的。”

她的语气足以杀人。

吓得皇帝连忙回道:“母后看就行了,还是母后看吧……”

这哪是一位君王?分明是一个吓坏的孩子。

“我让你看!”

皇帝慌忙接过《天演》,快速翻完,当即起身离开宝座,重新呈给太后。

太后问:“上面是什么。”

“是古字,儿臣看不懂。”

太后瞄了一眼封面,就把书扔到手边小几上,突然露出一丝轻浅的笑意,“我记得上回也有一位道者送来过这种古怪玩意,皇上要是喜欢就收着吧,朕乏了,跪安吧。”

庄子期明白,这是把自己当成蒙吃混喝的江湖骗子了。

太后走了。

皇帝和庄子期同时松了口气。

皇帝一把抓起《天演》激动地问:“这东西是不是在极乐洲弥罗山发现的?”

庄子期大惊,问道:“陛下如何得知?”

“半年前朕梦见一位仙人,先生刚才所讲与他告诉朕的毫无出入。”

庄子期动容,那一定是师父,是师父在帮自己!

皇帝继续问:“这么说大轮回是真的?”

“没错,太渊已经形成。”

“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躲过大劫期?”

庄子期道:“劫期不可避免,我们只能面对。”

“先生教我。”

庄子期拜道:“我们需要帮助,救世命主的帮助。”

皇帝起身道:“命主在什么地方?朕马上派人去请。”

这个问题《天演》中就有答案:异界。

“异界?”皇帝拧眉问,“是薛陀还是极乐洲,亦或琉璃和荒虚?”

庄子期道:“不,是另一个宇宙。”

《天演》上说:宇宙的物质总量亘古不变,多一份少一分都会打破平衡,命主即异数,一个不受天道法则束缚的存在,这存在只能来自于这个宇宙之外。

皇帝惊道:“另一个宇宙,这说法闻所未闻,朕能做什么?”

庄子期道:“草民需要一座通天仪,只有陛下的能办到。”

一年后,通天仪在凯歌城西三十里的襄山上落成。

它高五十丈,基座将整个山头占住,足有两千坪之广,它就是一座钢铁筑造成的铁塔,就跟《天演》中记载的那座十二万年前人族先民铸造的一摸一样。

通天仪落成之后,庄子期又在襄山上守了三年才等来《天演》中记载的“双星凌日”。

两颗名为苍龙和应龙的彗星同时飞临太阳,然后重合,将一道气柱投映在大地上,庄子期利用通天仪上的“星鉴”捕捉住这道气柱,把它固定在襄山通天仪所在的位置。

这道肉眼可见的链接天地的气柱被《天演》称之为:“星隧”,通过它就可以前往另一个宇宙。

这样的机会每十二万年一次,而且只会持续三十六个时辰。

庄子期毫不犹豫走进气柱阴影,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原创文章,作者:第二元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9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