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君绯色萧凤栖的小说全文,重生嫡女狂炸了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狂炸了!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十一年

角色:秦臻,君绯色

简介:大夏京都有两女名扬天下,一个是丞相府大小姐秦臻,才貌双绝,气质出众,是贵族少女中的标杆领袖,另一个是大将军府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仗着父亲军功赫赫,恃强凌弱,不知调戏了多少良家美男。秦臻被庶妹和未婚夫联手害死,而君绯色因为偷看玄王洗澡,被一掌劈死。秦臻睁开眼发现,她成了君绯色……

秦臻君绯色萧凤栖的小说全文,重生嫡女狂炸了免费阅读

《重生嫡女狂炸了!》免费阅读

第1章

电闪雷鸣,雨如瓢泼,倾盆而下。

漆黑昏暗的峡谷,秦臻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她的胸前插着一把剑,鲜血汩汩流出,被大雨冲刷,染红了地面。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怒声质问,眼神费力的转向面前的少女,这是她的庶妹秦红霜,平日里多受到她的照顾,两个人的关系极好,却没想会将她骗到后崖之地,趁她不备,一剑穿胸。

不解,愤怒,绝望充斥了她的胸口,她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

秦红霜向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秦臻,面容充斥着快意,她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长姐,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冷笑,眼神阴鸷的像是淬了毒,只听她道,“姐姐,你不死,就要嫁给宇哥哥了,这怎么可以呢?”

“什,什么?”

宇哥哥,萧泓宇,她的未婚夫,当朝六皇子,自小便订下的婚事,月后便是她的大婚之日,却没想到今晚她会死。

“姐姐,你是秦家嫡女,自小便拥有一切,家里的一切好资源都是你的,而我们呢,只能跟在你的身后去捡你不要的东西,宇哥哥……我也喜欢他,我还怀了他的孩子,凭什么你能嫁给他?凭什么他就要属于你?所以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秦红霜陡然激动起来,大雨冲刷她的面容,看不清眼底的神色,却挡不住她一身的狠辣,她怒吼道,像是终于将压抑了心里这么多年的恶气给发泄了出来。

而秦臻,整个人像是被抽了灵魂……

孩子……

什么孩子?

秦红霜她怀了萧泓宇的孩子?这两个人竟然早已经在一起了!

一个是她爱了多年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疼了多年的庶妹,到头来,他们就是这么对她的?

她是秦家嫡女,名门闺秀,世人赞她,‘才貌无双、端庄典雅’,没想到竟落得如此下场,可笑,实在是可笑,她这短短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姐姐,你且安心去吧,你的一切妹妹都替你接手了。

秦红霜上前一步,她一把抽出秦臻胸口上的剑,然后再一次刺进她的身体里。

血,越流越多。

雨不知何时停了。

潮湿的地面被鲜血染红。

秦臻只觉得好疼,好冷,她知道自己要死了,没有人会来救她。

“秦、红、霜……萧泓宇他知道……”

她费力出声,转动着眼睛,出声问道。

“唔,姐姐是想问我,宇哥哥知不知道我要杀你的事情是吗?反正你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宇哥哥是知道的啊,对了,宇哥哥还嘱咐我做的利索点儿呢,他还给了我这个……”

秦红霜话落,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

“姐姐,这是化尸水,只要滴在你的伤口上,你就会被慢慢的腐烂,直到成为一滩血水,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你这个人了,没有人会知道你死在了这里。

秦红霜的语气充满了阴毒和快意。

她剥开瓶子,摇晃着手中的液体,然后倒在了秦臻的伤口上。

“啊……”

撕、裂的惨叫声,充斥着暗黑的雨夜下,被掩盖。

灼烧,撕。
裂,腐烂。

化尸水浸入伤口,开始腐烂她的皮肉,腐烂她的五脏六腑。

她要死了……

这样凄惨的死法。

化尸水本是给死人用的,如今却倒在她的伤口上,让她活着腐烂痛苦而死。

“秦红霜,萧泓宇,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秦臻的眼中染上怨恨,绝望,不甘。

她清醒的看着自己死去,腐烂,承受撕、裂的痛苦。

轰隆。

雷声大响,闪电劈空,照亮了秦臻不甘又怨恨的脸,她死死的瞪着秦红霜,像是要将她给烙印在灵魂深处,这样恨怒的目光竟是看的秦红霜心里一咯噔。

看着秦臻的伤口一点一点腐烂,秦红霜看了一眼暗沉诡谲的夜色,冷笑一声,“姐姐,你做人尚且不是我的对手,死了又能奈我何呢?姐姐,妹妹就不陪你了,这天色已经太晚了,你就在这里慢慢享受吧。

秦红霜话落,将蓑衣的帽子扣在头上。

身体的腐烂让秦臻连大吼大叫的力气都没有,好痛,太痛了。

“姐姐,我就要你痛不欲生的死去,这样我才会畅快。
!”

扔下这一句话,秦红霜便抬脚,匆匆离开,临走前,她回头看向秦臻血粼粼的身体,那慢慢腐烂的肉,知道她的姐姐是无论如何也活不成了,这才放心离开。

轰隆,轰隆。

雷声阵阵,雨又落下来。

秦臻奄奄一息,痛到麻木,可是她的双眼却充满了不甘和愤恨。

她慢慢的抬起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然后伸向脖颈,掏出了一块凤凰玉佩,那是娘亲的遗物,她用力的握紧在手里,手上的鲜血浸入了玉佩之中,她痛哭出声。

“娘亲,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好恨啊!”

声声泣血,宛如厉鬼哀鸣。

这是秦臻死亡前最后的悲怒。

却下一刻……

手中玉佩忽的发出耀耀红光,将她整个人笼罩。

秦臻猛地瞪大眼,这是怎么回事?是娘亲显灵了吗?但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因为化尸水加快了腐烂的速度,她的瞳孔越来越涣散,怔怔的看着暗黑苍穹,终究是断了气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狂炸了!》<<<<

第2章

痛。

全身都好似散架了一般。

秦臻睁开眼,入目便是紫色的纱帐,古色古香的房间,让她有一瞬间的怔愣,记忆回笼,山顶上惨烈一幕回到脑海,她蹭的一下坐起来,眼中一片惊悸。

她是被人给救了吗?

不,不可能的。

秦如霜在将化尸水倒在她的胸口上,她整个人都开始腐烂,直到最后化成一摊血水。

好恨,好痛。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秦臻蓦的转头,便瞧见一个挽着花、苞头的小姑娘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第一眼她似乎没注意到她,一转头看向坐起来的秦臻,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接着手中的托盘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眼中闪过狂喜,“小姐醒了,小姐你终于醒了,呜呜呜……”

她哇哇大叫,激动上前,眼睛红了。

秦臻抬眼看向她,很陌生的小丫鬟,有点儿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是谁?”

秦臻下意识的出声。

话音一落,便见那小丫鬟一僵,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大小姐,奴婢是绿竹啊,你不认识奴婢了吗?呜呜呜……”

说着眼泪又大串大串的落下来。

“绿竹?”

秦臻疑惑,呢喃出声,心中不解,但面上不显,从床榻上起身,双脚刚刚落地,就一个晕眩,差点摔回到床榻上,她的身体很虚弱。

“小姐,你想干什么?你才刚刚醒过来,身体虚着呢,现在可不能下地啊。

那叫绿竹的小丫鬟忙的上前扶住她。

“你喊我小姐,这里是哪里?”

秦臻又问。

心中的不解一层一层加深。

绿竹脸上的惊悸也越来越大,“小姐,你记不得了吗?这里是将军府啊,你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呀。

小丫鬟忙道。

秦臻秀眉几不可控的跳了一下,将军府,大小姐?

她呼吸重了几分,咬着牙坐起来,“把铜镜拿过来。

秦臻道。

她心中此时惊涛骇浪,但是面上却一派清冷,什么都不显。

她环视一周,屋内没有铜镜。

“小姐你要铜镜做什么呢?小姐您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奴婢现在去叫人通知大将军……”

叫绿竹的小丫鬟显的有些焦急,秦臻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想我照镜子?”

她一眼便看穿小丫鬟的意图。

“不是……”

“去拿。

秦臻道。

叫绿竹的小丫鬟拗不过秦臻,抬起脚磨磨蹭蹭的走向外间,很快手上便拿着一个铜镜回来。

“小姐,那个……”

“给我。

秦臻道。

绿竹磨磨蹭蹭将手上的铜镜递过去,心里却揪成一团,她感觉到自家大小姐这次醒来变了好多。

秦臻抬起手,映出她的容貌,镜中的少女五官精致,眉眼一片清冷之色,肤如凝脂,然而细嫩凝白的额头上一块不规则的疤痕横在那里,破坏了这张脸的美感。

秦臻怔怔的看着,心跳如雷,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摸向镜子,镜中的少女便跟着她做出同样的动作。

这是……

秦臻看着镜中的少女,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影子,君家绯色。

大夏国,武派之首,大将军王君雷霆的女儿。

一个仗着父亲军功赫赫,性格嚣张,做事无法无天的少女。

常年一身红衣,手握马鞭,性格张扬的踏马奔走在京都街头,一个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的纨绔少女。

秦臻一口气卡在喉咙里面。

她不会认错这张脸,尽管这张脸的额头上多了一道难看的疤痕。

是的,印象中的君绯色是美艳无双的,她性格虽然嚣张,但容貌却是有着一种锋利惊人的美。

所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惨死北山山顶,醒来却重生成为了君家绯色?那么原本的君绯色又出了何事,去了哪里?

秦臻心中惊涛骇浪,对着镜子久久不语。

“小,小姐,你,你别难过,奴婢觉得这道疤痕也很好看,像个月牙儿似的,它……。

“发生了什么事。

不等小丫鬟说完,秦臻突然出声。

绿竹听到秦臻问她,眼圈凝了一层泪,“小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秦臻犹豫了下,才点了点头。

绿竹呜呜的哭起来,然后才开口道,“十天前,小姐打听到玄王要去皇家玉泉的事情,所以也偷偷跑去了,然后被玄王发现,打成重伤,给送回了将军府,小姐一直昏迷不醒,已经整整十天了。

绿竹一边哭,一边叙述。

玄王萧凤栖?

玄王此人,传言甚多,当今圣上最小的儿子,母亲雪贵妃深受皇上喜爱,荣宠后宫二十年,而萧凤栖更是皇上最看中的儿子,但玄王萧凤栖自出生起,便身体羸弱,双腿有疾,只能坐轮椅出行,是以不能册封其为太子,是当今圣上最大的遗憾,故萧凤栖三岁封王,名中赐‘凤’,赠府邸,赏封地。

也因此,在整个皇家之中,萧凤栖是所有皇子都讨好的对象。

因为他最得盛宠,却又不争皇位。

但据传言,萧凤栖此人,性格冷漠,阴晴不定且不近女色。
所以,君绯色是因为偷看了玄王萧凤栖洗澡,而被打成重伤,伤了脑袋,昏迷十天,直到她的重生?

那么君绯色是死了吗?

那她呢?

秦臻忍住心口翻涌的痛意,出声道,“现在是何年何月?”

绿竹抽抽噎噎,想到自家大小姐昏迷十天什么都忘记了,心里难受的很,但仍是下意识的回答道,“小姐,现在是平历三十六年。

秦臻刷的一下抬起头,平历三十六年?而她死的时候却是平历三十三年,一睁眼,却是已经过去了三年?

三年啊。

可是明明是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情。

秦臻闭上眼,想到那惨烈的一幕,想到血肉生生被化成尸水的感觉,她颤抖出声,“秦家嫡女,秦臻,现今如何?”

“啊?”

绿竹有些没反应过来,好呆大一眨眼,下一刻却见自家小姐目光清冷的看向她,那眼神很冷凉,看的绿竹一愣,只觉得小姐眼神可怕,嘴一瘪又要哭,她曾经可是小姐最喜欢的奴婢啊,现在小姐瞪她,还不认识她了。

呜呜呜。

“秦家嫡女,秦臻你可识得?”

秦臻又问了一遍。

绿竹回神点点头,“识得啊,小姐你问她做什么呢?那秦家大小姐都跟人私奔三年了,您不提她,奴婢都快忘记这个人了。

“私奔,什么私奔?”

秦臻蹭的一下抬起头,甚至因为激动抓住了绿竹的手,一双眼睛充满震惊,“到底怎么回事呢?你仔细说,秦家嫡女怎么就跟人私奔了?跟谁私奔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狂炸了!》<<<<

第3章

绿珠被秦臻这反应吓了一跳,一看秦臻这模样,眼泪就落下来,只当小姐昏迷不记得事儿了,心里难受,当即抽抽噎噎的道,“小姐,那秦家大小姐早就是过去式了,三年前,那秦家大小姐就在与六皇子成亲的前几天,跟府上一个马夫私奔了,秦家和六皇子都成了大夏的笑话,那亲家大小姐身为大夏京都贵女标杆,却做出这般有辱门风的事情,实在是丢尽了秦家的脸。

秦臻脑袋嗡嗡一片,只觉得眼前发黑,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绿竹的嘴巴一张一合。

“怎么可能?”

秦臻咬牙,眼睛赤红,凝满了泪雾,却不肯落下。

这边绿竹听到这话,忙摇摇头,“真的,那秦家大小姐留了亲笔信的,说是跟那马夫日久生情,因有婚约在身,遂只能选择离家出走,自觉愧对列祖列宗,自愿脱离秦家,自此生死与秦家无关。

“这封亲笔信秦相呈给皇上了,总之很多人都知道,那秦相深得皇上倚重,并未被诛连,但秦相却是直接宣布了与那秦臻断绝父女关系,将其逐出秦家族谱了。

秦臻只觉得周身的血液寸寸变冷。

她惨死,尸骨无存,可父亲没有为她查明真相,竟是真的相信了她与一个马夫私奔了?将她逐出秦家族谱。

秦臻死死咬着唇,才能使眼泪不落下来,使恨意不溢出来。

“那萧泓宇呢?”

秦臻又问。

数道萧泓宇,她的心里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萧泓宇?哦哦……小姐,你是说六皇子啊,小姐怎么直呼六皇子名讳呢,被人听到了可是大不敬,不过也没事,这是在咱们府上,没人能听到。

绿珠又絮叨道。

“秦家庶女秦红霜嫁给六皇子当侧妃了,三年前秦家大小姐跟人私奔,这六皇子可是成了众皇子眼中的笑话,不过这六皇子也算是因祸得福,秦家为表诚意和歉意,便将二女儿许给六皇子当了侧妃,皇上大概也觉得有些亏欠这个儿子,也赏赐了不少东西给六皇子,总之这两年六皇子风头很盛。

听到绿竹的话,秦臻的脸已经血色尽褪。

“那他们有孩子了吗?”

秦臻听到自己麻木的声音响起。

因为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她惨死的时候,秦红霜说她怀孕了.

如今,三年已过,若他们真有孩子,那孩子该有四岁了,这是他们苟且的证据。

“孩子?有的,六皇子的确是有一位小殿下,不过是收养的,据说那孩子无父无母,被扔在荒郊野外,差点儿被狼吃了,是六皇子路过之时偶然相救,便收了其当义子,六皇子这人倒是心善的很呢。

绿竹说道,语气中难言对六皇子的夸奖。

可秦臻听了这话,只觉得心头一阵一阵发凉,“那捡来的孩子多大?”

“好像是四五岁,大小姐你怎么问这个?”

绿竹不解。

听到绿竹的话,秦臻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下。

义子,四五岁。

“呵……可笑,实在是可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人,可笑的事……”

什么义子,那分明就是他跟秦红霜的孩子!

她被庶妹和未婚夫联手害死,却背负骂名,声名狼藉,甚至被逐出家族。

为什么,为什么?

她想到自己,自生下来便没有娘亲,但因为是秦家嫡女,身负重任,自当表率,便一直很努力,别人在玩耍逛街的时候,她在读书练字,别人在休息的时候,她在练琴作画,她自小熟读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秦臻恨到极致,哭的崩溃,双眼发红,状若癫狂。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你别吓绿竹啊,呜呜呜呜……”

绿竹也是吓坏了,她从未见到小姐哭成这个样子,自己也跟着哭起来。

秦臻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钳入肉中也丝毫感觉不到。

好恨。

好痛。

这个叫绿竹的丫鬟在她耳边说的什么,她完全听不到。

绿竹看到秦臻这般模样当真是吓坏了,转身就跑到外面去喊人。

“来人啊,快去找大夫,快去找大将军,快去找大少爷,大小姐醒过来了,大小姐不好了……呜呜呜呜……!”

秦臻哭的几近崩溃,昨天晚上她才经历了活活化尸的痛苦,今日重生醒来,却得知自己被暗害惨死,死后却又声名狼藉的事实。

虽是大梦三年,可是对她来说,只是昨晚和今天啊。

这不是一场噩梦,是真实发生的。

秦臻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站起来,穿上鞋子,麻木的抬脚往门外走。

她要回一趟秦家!

她要告诉父亲真相!

她没有跟马夫私奔,她是被妹妹害死的,惨死在北山峡谷,她要一个公道。

秦臻起身,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一阵晕眩,她勉强站好,打开衣柜,看到柜子中清一色的艳丽衣裙,秦臻勉强找了一件绯色的纱裙换上,然后大步的出了房间。

大概是脑海中残存的记忆,秦臻走的熟门熟路,路上遇见几个小厮,她没理会,直接便出了将军府。

此时正值晌午,阳光炎热。

秦府在京都城北,而将军府在城南,一南一北。

秦臻戴着面纱,目的明确,出了将军府邸的门,便直接朝着秦家去,此时正值晌午用膳之际,主街之上,行人并不多,秦臻走的小巷路,不过半个时辰便站在了秦家府门口。

看着府邸门口那两个石头狮子,秦臻眼睛酸涩了一下。

‘昨日’这还是她熟悉的府门,‘今日’已是三年之后。

这三年,爹爹还好吗?

他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吗?如此怪力乱神之事……

秦臻深吸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看了一眼秦府两个黑漆大字,秦臻终于迈步上前。

——叩叩叩。

门被敲响。

秦臻的心脏也跟着咚咚咚的快速跳动。

很快,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内的人探出头来,是个有些瘦的门卫,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秦臻知道他叫王二,家里兄弟六七个,他排行老二,在府上做门卫七八年了。

门卫王二似是没想到敲门的是个姑娘家,愣了一下,随即问道,“这位姑娘,你找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狂炸了!》<<<<

第4章

秦臻一怔,愣了一下,是的,她现在是君绯色。

缓了缓心神,秦臻道,“王二,我要见秦相。

“唉?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叫王二的抓抓脑袋,似还挺疑惑的样子。

“不过您是哪位啊?”

他又问。

秦臻抿了下唇,摘下脸上的面纱,“我是君家大小姐。

是的,如今她只能是君家大小姐,君绯色。

秦臻这一自报家门,就见那叫王二的门卫脸色一震,脸上似是闪过一道诧异,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秦臻,似是终于看出面前的人确实是君家大小姐了,当即脸色一阵古怪,随即开口道,“君大小姐请等一下,小的去通报一下。

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快禀告,君家大小姐上门了,说是来找相爷的。

“谁?君家大小姐?她怎么来咱们秦家了?是不是看上咱们家少爷了?”

“快快快,通知老爷,还有让少爷别出来……”

隔着大门,秦臻都能听到那王二跟人的叫喊声,也好像是为了故意羞辱她的一般,音量丝毫没有压低。

秦臻知道如今她的身体是君绯色,面对这样的怀疑与厌恶实乃正常之事。

秦家上下,对君绯色这号人都没有什么好感。

她只是在想,一会儿见到父亲,该如何将真相告诉他,她的痛苦,不甘和恨怒。

虽然秦臻之事已过三年之久,但爹爹绝不会忘记。

正在秦臻沉思之际,秦府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为首的正是秦相,身后跟着管家刘叔。

看到秦相的那一瞬间,秦臻的眼睛蓦的酸涩了,痛苦压抑的心似乎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安慰,她眼睛不错开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这是她的父亲,秦奎,今年四十多岁,乃是文官之首,通身气质斯文,为人刻板,在培养她的过程中,父亲是严厉的,但秦臻知道,父亲是为了她好。

大梦三年,父亲似瘦了一些,不是昨日记忆中的模样。

这一刻,秦臻真真切切的意识到,现实中,三年已过,物是人非。

秦臻只觉得胸口酸涨,一声‘父亲’就卡在喉咙里,还未出声,泪先落,秦臻忙的别过头,不让人看到她流泪的这一幕,否则便太奇怪了。

秦臻还未想好如何开口,秦奎倒是先说话了,“听下人禀告,君小女来访,可是有什么事吗?”

语气听起来有些生冷疏离,口气淡淡,看起来挺平和刻板的语气,但秦臻知道,父亲的口气中透着不喜。

秦臻却并未自家父亲的口气而生气,因为她现在是君绯色啊,父亲最看不上的那种姑娘家,她眨了眨泪意,然后开口道,“秦相爷,我今日是特意来找您的,可否借一步说话。

尽管极力压抑,但声音仍有些颤。

听到秦臻的话,秦奎扬了扬眉,找他的?不是说找他的儿子的吗?

但转念一想,这君家大小姐做事情本来就不顾脸面,不懂廉耻,这是看到他出来,所以才临时改了口风吧?一个闺阁女子,没有庚帖,竟然上门来寻男子,实在是丢脸至极。

心里厌恶至极,但秦奎面上却是不显,只道,“找本相?”

秦臻并未开口,只是看了一眼王管家。

“相爷,老奴到那边站会儿。

王管家也是个精明能干的,当即便开口道。

“嗯。

秦相沉着脸点点头,心里是极其的不满,他位居丞相之位,在朝堂上跟君雷霆常常意见相驳,他们秦家书香门第,是半点儿瞧不上这武将世家的。

“说吧,君小女来访我秦家,到底所谓何事?”

秦相问。

秦臻组织了一下语言,终于试探开口,“秦相爷,我有秦家大小姐秦臻的消息,您……?”想不想知道……

没想,秦臻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面前的秦奎瞬间阴沉了脸色,很是难看,只听他厉声道,“君家小女,你说话请注意措辞,什么秦家大小姐?她早已经被逐出秦家家谱,这个人的任何消息都跟秦家没有关系。

一句话,让秦臻瞬间呆愣,通身都凉了。

但她转念又想,她是被秦如霜陷害与私奔,但是父亲不知道实情,所以才对她失望了。

于是调整了下情绪,再次开口道,“秦相爷,如果我跟你说,我得到一个线索,是关于秦家嫡女秦臻的,她根本就不是跟人私奔了,她是……”

“呵……君家小女,本相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才会站在这里跟你好好说话,今日是谁让你来的,本相不知道,但我们秦家人的事情与你们君家没有任何关系,本相奉劝你,休要多管闲事,若没事,君家小女就请回吧。

秦奎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然后转身就走,显然不想在多说一句话。
“秦相。

秦臻却忽的伸出手,一把拽住了秦奎的胳膊。

“君家小女,你这是要干什么?”

秦奎没想到面前的秦臻竟然敢触碰他,当即就是勃然大怒,甩了几下自己的胳膊,却发现握住他胳膊的君绯色力气极大,竟是怎么都甩不开。

莽女,粗鄙,不顾廉耻。

“放开,成何体统,君大将军就是这么教育女儿的吗?”

秦奎怒斥。

秦臻却好似没听到他的话,她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眼睛发涩的看着面前自己的父亲,勉力开口道,“秦相,你的大女儿曾是您的骄傲,如今有关于她的线索,你竟然这般不在乎吗?你就不想知道她遭遇过什么?或者一个人在外面出什么意外吗?”

秦奎眉头拧成一个川字,一脸厌恶之色,刻板严厉的脸沉如水,“君家小女,关于秦臻,本相着实不想再提,不管她现在是活着也好,死了也罢,都跟秦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说她的离家是遭人陷害也好,是自甘堕落也罢,总归是她自己的命。

若她是遭人陷害,只能说明她不够聪明,不够警惕,落得这般下场也是咎由自取,若她是不守妇道,与人私奔,那是本相家门不幸,养出了这么一个丢人的东西。

秦奎的话像一把刀子血淋淋的插在秦臻的心上。

秦臻因为震惊,手上卸了力道,秦奎用力甩开,脸色难看的不成样子,“君家小女,本相不知道您是从哪里得知这个线索的,但若秦臻当真活着,也请代为转告,既然已失踪三年,那最好永远失踪下去,莫要再出现丢人现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狂炸了!》<<<<

第5章

秦臻整个人如坠冰窖。

原来痛到极致竟是麻木。

她站在烈日之下,耳边嗡嗡的响,内心鲜血淋漓。

她一直知道父亲刻板严肃,对她要求甚高,但她知道父亲是爱她的,虽然她也曾在小时候羡慕过,父亲抱着秦如霜笑着转圈的场景。

但她知道自己是嫡女,是表率,哪里能如庶妹一般自在?她很努力的学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在寒冬腊月也从不停歇的学习贵女礼仪,她一步一步成为贵女圈的标杆领袖,她的父亲便会拍拍她的肩膀,夸奖一句,‘很不错。

家里的资源,圈子里的聚会,更多的都是她去参加,她是秦家嫡女,代表着秦家门面,她是父亲的骄傲。

可这一刻,秦臻突然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

她的父亲,似乎从未爱过她。

否则,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抛弃了她?

这一刻,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开,她的父亲爱的是不是其实只是她为秦家争得的那份脸面?

眼看着秦奎就要进入大门,秦臻突然咬牙问道,“秦相,您爱过秦臻这个女儿吗?”

这句话是她内心深处最后的一丝希望,是她遭遇人生不公,陷害惨死之后重新活过来的最后温暖。

而此时,便见秦奎脚步一顿,头都未回,只有声音传来,“本相只有一个女儿,如今的六皇子侧妃,秦如霜。

话落,抬脚进府。

砰的一声,大门关上。

炎炎烈日,秦臻站在那里,看着闭合的大门,耳边是秦相冰冷无情的话音,‘只有一个女儿,秦如霜。

那她呢?

她呢?

她又是谁?

秦臻眼泪流出来,她死死咬着唇瓣,生怕那呜咽声溢出来。

天很热,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

她就那么怔怔的站在原地。
泪流满面,心如刀割。

“呵……”

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可笑可怜又可悲,于是她便真的笑出来,边笑边流泪,状若癫狂。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会被全部人抛弃,明明她什么都没做错啊。

痛。

好痛啊。

一颗心鲜血淋漓。

良久,秦臻抬起脚,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阳光很热,可是她的心却寸寸成冰。

秦家嫡女,才貌双馨,不过一场笑话,笑话而已!

……

街上行人匆匆,正是用午膳之际,秦臻麻木的抬脚走着,京城之大,竟似乎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她该去哪儿,能去哪儿?

秦家已无她的容身之处,而君家呢?那里又何尝是她的归宿?她不是君绯色,若身份被怀疑,她又会被怎样对待?

“六皇子,这边请。

秦臻麻木的走在路上,却在恍惚之间,忽然听到一道恭敬的男声。

耳边本是嘈杂,可是那声六皇子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冲入脑海中。

六皇子,萧泓宇,她的前未婚夫。

秦臻刷的一下抬眼,只见到一个蓝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进了对面的会英楼。

秦臻的眼中瞬间爆发冲天怨恨,撕裂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活活被化尸的痛苦就在昨日,几乎是下意识的,秦臻抬脚就追了上去。

这个男人,曾经是她深爱的。

他们于年少相识,相互成长,视彼此为生命中的唯一,她一直坚信,她会嫁给他,可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我可以被全部人抛弃,可我要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连你也害我!

秦臻脚步有些急促,眼睛发红,小跑追上,越过两三个人直接伸手推开酒楼的门,却在此时,门从里面被人推开,秦臻猝不及防的与来人撞到一起。

“哎哟哟,谁呀,没长眼吗?”

伴随着一声不满的呵斥声,秦臻赶紧站直身体,往旁边退了一步,“抱歉。

“嗯?”

此时便见那人抬起头,俊朗张扬的年轻面孔,穿着一身骚包的暗红色锦袍,手上拿着一把镶金边折扇,一双桃花眼风流多情。

这人秦臻识得,谢侯府上的小世子谢之昂,父亲乃皇上的亲生兄弟康亲王,母亲是荣华郡主,谢之昂是真正的皇亲国戚,从小金尊玉贵,娇生惯养,在皇城中都是横着走,是纨绔子弟中的顶梁柱。

秦臻原本并不想跟他冲突,往旁边一让想着让谢之昂先走,却只听他发出一道疑惑的声音,忽然站定在原地,眯着一双桃花眼紧盯着她的脸。

然后下一刻,只听他‘哈’的一声,猛的伸出手,竟是一把扯下了秦臻脸上的面纱。

“哈!君、绯、色,果然是你!”

谢之昂大声喊道。

一声吼吸引了会英楼大厅内所有人的视线。

秦臻抿了唇,轻拧了眉头。

还没等出声,就听谢之昂道,“君绯色,不是说你被我堂哥打了个重伤昏迷不醒吗?你怎么醒过来了?”

谢之昂皱眉,一副不解样。

但随即他就横眉竖目,桃花眼瞪起,“我说你这女人脸皮怎么这么厚,你这是刚醒过来就又来堵我堂哥了是吧,还学会伪装了,戴个面纱就以为没人能认出你来了?”

谢之昂冲着秦臻嗷嗷喊道。

那眼中的挑衅和厌恶丝毫不加掩饰。

因为两人站在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里,眼中带着兴奋和八卦的光芒,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这君家大小姐可真是艺高人胆大,前些天刚差点被玄王爷打死,这又出来了,看看额头上那道疤了没有,听说就是被玄王给一掌拍飞,撞在石头上给磕的。

“兄台,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详细说说?”

另一人忙问道。

这人是外地来做生意的,对这些天京都城内的热门新闻不太了解,此时忙出声问道。

边上那人也是个热心肠的,当即就开口道,“兄弟,你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听我给你好好说说,门口那额头上有疤的那姑娘是咱们大将军王的女儿,她们君家乃将门世家,为咱们大夏国立下汗马功劳,其父雷霆将军深受皇上器重,三个儿子也是个个出类拔萃,可就这位君家大小姐长歪了……

啧啧啧,你是不知道,这君家大小姐性格啊,那叫一个狂,爱好那是一个色,咱们京都不知道多少男子都被她调戏过呢,那真是让人敢怒不敢言。

这人说的特别详细,周围不少人那是一边瞧着门口的热闹,一边听着知情人的科普。

“可这君大小姐前些天可是踢到了铁板,竟是藏身在皇家浴泉处,躲在了石头后面偷看玄王洗澡,结果被一掌打飞撞上了大石头,据说当时就吐血不省人事,被人给抬着丢回将军府了。

“啊,这君家大小姐可真是胆大包天。

那人感叹了一句。

秦臻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那些嘲弄的、看戏的眼神通通落在她的身上,可她的心却只有一片麻木。

她活着,却又好像死了。

眼睛转了转,没有瞧见萧泓宇的身影,是进了包厢吗?

她抬起眼,看向挡在她面前的谢之昂,开口道,“谢世子,请让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狂炸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9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