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她在大佬怀里肆意纵火黎秋安,傅时砚,离婚后:她在大佬怀里肆意纵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后:她在大佬怀里肆意纵火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扶苏与光

简介:【男强女强+马甲+双洁+爽文打脸+甜宠】结婚三年,老公劈腿,还逼着她献血导致她失血过多身亡,被满级大佬占用身体,开始开挂人生。人前她手撕绿茶,狂虐渣男,人后贪恋顶级财阀的血,为了能留在他身边,她使出浑身解数接近他,拿到血样后她逃离。再遇见,他将人抵在楼道里,“安安,火已燎原,你跑的掉吗?”谁说离了婚的女人不好命?顶级财阀大佬将她放在心尖上,宠她如命,“只要你乖乖的,别说血,命都给你。”

角色:黎秋安,傅时砚

离婚后:她在大佬怀里肆意纵火黎秋安,傅时砚,离婚后:她在大佬怀里肆意纵火小说免费阅读

《离婚后:她在大佬怀里肆意纵火》免费阅读

雷雨交加的夜,豆大的雨珠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作响。

顶奢的总统套房,灯光昏黄。

“真是个宝贝呀,这腰肯定经不起掐。”地中海男人搓手龇牙咧嘴着,在闪电的映照下,特别的恶心人。

黎秋安感觉有人动自己,混沌的脑袋随着一道惊雷清醒了过来。

一道人影压下来,她迅速起身,眸光闪过一丝狠戾,从床头柜上抓起烟灰缸朝他脑袋砸了过去!

男人脑袋眩晕,身子虚晃,鲜血肆意横流。

“MD,你敢打老子,老子花五百万,不是让你来给老子开瓢的。”男人愤怒的嘶吼着,朝她扑了过来。

她才值五百万?

一千万是她不配吗?

“滚!”黎秋安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朝门口跑去,男人嚎叫一声从地上爬起来,紧跟在后面追了上来。

“你敢跑吗?外面可是安排了一堆记者,只要你出了这个房门,明天各大头条就是沈太太出轨的信息,你乖乖的配合我,让我玩一玩,否则我让你身败名裂!”

他不能让五百万打水漂,这伤更不能白受。

黎秋安往猫眼看了一眼,外面果然有记者。

“贱人,你倒是跑啊!”地中海男人淫笑了起来,他若不是听说沈太太还是个雏,这五百万他还真不想花,丑的要死,脸上的刀疤太瘆人。

“人不做,偏做狗!”黎秋安折了回来,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直接废了他的子孙,鲜血淋淋。

“啊!我要你……身败名裂,不得好死。”男人大声的尖叫,痛苦的弓着身子。

“聒噪。”黎秋安抬手朝他的后脑勺劈了下去,人倒下去。

她冷漠将水果刀冲洗干净,躺在地上的人是死是活她完全不关心。

这里是18楼,跳下去不可能,出去又有记者,她盯着猫眼看。

恰巧对面的门打开,她冲了过来,跟对面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她脑袋都撞疼了,都没把他撞到房间里去。

“别出声。”黎秋安将头埋在他的胸口,低低的说道,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他的劲瘦的腰间。

记者“咔咔”拍照声,晃眼的镁光灯,一波接着一波。

“大料啊,据说这个女人是沈太太,她的脸有一道骇人的疤,拍到她的脸绝对能火一波。”

“快拍,别错过这次机会,早就听说沈太太声名狼藉,此刻又从吴总房间出来,又多了一条出轨信息。”

正当他们拍的起劲的时候,男人抬起阴沉的目光看向他们,清隽的脸很不悦。

这不是北城顶级财阀大佬吗,年纪轻轻,盛名在外,掌握了金融圈命脉,人送外号:太子爷。

做媒体的,谁不认识这张脸。

“让他们走。”黎秋安手握着水果刀刺进一分,她觉得这个男人身上过分的好闻。

“拍够了就滚!”傅时砚轻起薄唇,声音低沉泛着冷意。

这些记者哪里还敢拍,带着家伙赶紧连滚带爬的跑了,这气场太强了,还想在圈子里混,不要轻易得罪这尊大佛。

黎秋安趁乱也跑了,根本没给傅时砚去抓她的机会,她若是回头了,定然发现她错过了什么。

刚逃出来后,藏匿在耳朵里的微型耳机就响起急急的声音,“老大,你在哪儿,鱼已经上钩,就等你了。”

“遇到个人渣,守好鱼,别让他跑了。”黎秋安嫌弃的将水果刀扔垃圾桶里。

等她拿到东西,再去收拾那个敢给她下药还将她卖了的‘好妹妹’。

五百万就将她卖给那么恶心的男人,真有胆子。

傅时砚的助理在楼下等候半天也没见他下来,以为他不去了,拨通了他的电话。

“傅爷,下个物件就快上台了,我直接替您去拍?”

“不用。”傅时砚阴沉着脸,回房间重新换了身衣服。

换下来的衣服被他随手丢入垃圾桶里,他有严重的洁癖,别人碰不得。

此时北城最大的拍卖会场热闹非凡,今晚会拍卖‘药人’,而黎秋安就是此次拍品。

在最后一刻,黎秋安总算是赶到了,她前脚到,傅时砚后脚也跟着来了。

笼子被人推上了台,傅时砚站在二楼窗前,向下俯瞰,西装笔挺,领带系的一丝不苟,宽肩窄腰,狭长的眼微翘,看着不太好惹的样子,沉声问道:“是她吗?”

“是,我已查明身份,确系药人。”宋知弈端着笔记本电脑把里面的资料放给他看。

他提着个心,只希望下面那人真的是‘药人’,如果不是,傅爷估计能把他头给削平。

金丝笼里有个女人,她屈膝跪地,紧靠在金丝笼的边缘,如墨般的秀发垂直而下,冷白瓷的肌肤让她看起来有点抢眼,卷翘的睫毛下,一双勾人心魄的眼有一丝受惊害怕。

“乖乖,这哪里是药人,这是要人命的玩意儿吧?”

“男人的加油站,真不是白叫的,我的助理呢,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拍下她。”

“又纯又欲,人间小尤物啊!”

台下的人都趴了过来,全都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初见。

甚至有个胆子大的男人爬上台盯着黎秋安的腿,兴奋起来:“这腿真白,像面捏的,这脚真娇嫩。”

她受惊的躲了过去,眼里肃杀之气被压住,她的气血都在翻腾,等拿到东西,这个男人必须死!

“大家都坐好了,这位先生请下去,现在开始竞拍,起拍价一亿,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亿。”主持人站在台上对着台下炙热的人群说道。

台下的人纷纷叫拍,热火朝天。

“五亿,我就要她,估计摸一下都得飘飘欲仙。”

“十亿,我不仅要摸,还要睡。”

叫拍价一次比一次高,有的甚至还争抢起来。

黎秋安敛住内心的嫌恶,这要不是为了‘大鱼’,就凭这群人也臆想她,眼珠子都能挖出来泡福尔马林里。

傅时砚给宋知弈一个眼神,他去按了拍卖器,将五百亿的价格输入进去。

二楼西南方向,她孱弱的眼神看了过去。

四目交接之时,黎秋安心神一颤,像受惊的小鹿,整个人往后缩,北城太子爷,就是她今晚的‘大鱼’。

她把弱小,无助演绎得淋漓尽致,连傅时砚都相信她这是在害怕。

“楼上那位是太子爷,不想死别举牌了,别跟他抢。”

“这小女子的身段太过曼妙,连太子爷这种高岭之花都馋了。”

原创文章,作者:扶苏与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8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