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最终的亡灵领主》小说最新章节,青玄,陆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灵气复苏:最终的亡灵领主

小说:都市

作者:夜深了睡吧

简介:世界平静的外表下暗流汹涌,诸神遗物遗落凡间,异能者们行走在黑暗之下。野兽在咆哮,枪炮在怒吼,刀光和剑影编织了一张致命的网。人类的敌人不只是人类,还有异兽和环境。不管是学生还是工人,亦或是教师,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没人可以置身事外。我只是一个路过的亡灵领主,别怕,食尸鬼是友军,屠夫也是友军。

角色:青玄,陆川

《灵气复苏:最终的亡灵领主》小说最新章节,青玄,陆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灵气复苏:最终的亡灵领主》免费阅读

秋天的风吹过这座小城。

联邦北海市第三医院内,少年的手紧紧攥着,手掌都被他掐出了淤青。在少年的对面,已经六十多岁的老教授眉头紧锁,认真端详着。

“路青玄,18岁?”老教授的语气有点低沉。

“嗯。”

“你家长呢?”

“都在外地,他们工作忙,回不来。”少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

老教授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少年如星辰般充满希冀的眸子,忽然有些于心不忍。这是一个即将溺死的人看到救命稻草的眼神。

可惜,并没有稻草给他抓,等待他的是无底的深渊。

“你已经成年了,有权力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老教授还是决定说真话,“这个病的学名叫做伊戈尔综合征,极其罕见,在全球范围内也只有三百多例,这是人类暂时无法攻克的医学难关,哪怕是医疗类的觉醒者,也对这个病束手无策。”

伊戈尔综合征,还有一个更为贴切的名字,叫做死神综合征,意思是只要患上了这个病的人相当于被死神盯上了,只等时间一到,就会被死神带走。

没错,时间。

这个病最为邪门的一点就在这,病患不会感觉到强烈的身体不适,但是却会在联邦旧历的十五号凌晨两点,毫无征兆地死去。

就像是和死神早就有了约定一般。

有人说这个病和地月磁场有关,所以才会在每个月圆之夜发作,还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诅咒。

少年的脸色平静,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紧握的双拳骤然松开,路青玄深呼了一口气,站起身来道:“谢谢医生了。”

少年表现的让老教授惊讶,他本以为少年会抓狂,会歇斯底里,或者会失声痛哭,可是却没想到他能如此镇定。

“我们可以给你组织会诊,我能联系到之前的老同学,他们都是享誉联邦的知名教授,不会收取任何的费用。”老教授目光灼灼地看着少年。

“不了,我想要在最后的生命中,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路青玄面无表情地说道。

老教授这时心中生起佩服之情,在生死面前仍心有静气,如果不是绝症在身,这个少年或许会有很光明的前途。

在老教授复杂的目光中,路青玄离开了医院,他先是去了银行的自助取款机,把自己仅剩的八百多块钱余额全都提了出来,然后向着自己的出租屋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他停住了脚步,选择了拦一辆出租车。

“银河小区,不用找了。”

坐上车以后,路青玄从兜里抽出一张十元纸币,递给司机。

司机师傅一阵牙疼,说道:“小兄弟,十块钱是以前的行情,现在市里的出租车都涨价了,到银河小区打表都得要十二块了。”

路青玄脸不红心不跳,他确实已经很久没舍得坐过出租车了。

从兜里又翻了好一阵,路青玄才又翻出一张五元纸币,递给司机。

“不用找了?”司机小心翼翼地问道。

“赶紧找钱!”路青玄气势汹汹。

路青玄最后还是没能舍得那三块钱。

车辆缓缓停在银河小区的门口,路青玄从车上下来,并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小区附近的学校后街逛了一圈。

一个小时的时间,路青玄把以前舍不得吃的各种小吃全都尝了一遍,然后他驻足在后街最深处的那家二层足浴店门口。

足浴店的窗户是那种经过模糊处理的,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粉色灯光。

“早就听学校里的学生们说这里特别舒服,今天说什么也得体验下。”路青玄暗暗下定决心,迈步进了足浴店的大门。

“小帅哥是第一次来吧,咱们店里的套餐有38的有388的有1388的,您看需要哪个?需不需要推荐技师?”

路青玄前脚刚踏进店门,柜台后边穿着十分清凉的女人就眼前一亮,迎了上来。

这样的帅哥可不常见,为这样的小帅哥服务自身也是种享受。

路青玄面色纠结,犹豫了好久才说道:“给我来个38的吧?”

“啥?”女人收拢了下裙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确定要38的吗?咱们38的服务可是没有额外护理的。”

路青玄乐了:“洗个脚还要啥护理,就要38的,您给推荐几个技师?”

女人脸色不停变幻,最终还是假笑道:“不用推荐了,我们店里会38服务的就那一个技师。”

路青玄“???”

“不会洗脚当什么技师啊。”路青玄不满地嘀咕道,这声音传到了女人耳中,女人小声说道:“也没想到真有人是来洗脚的啊。”

路青玄在座位上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一米九魁梧大汉端着水盆走了过来。

“您好,九号技师为您服务。”汉子粗狂的声音道。

男的?

路青玄一阵淡疼,别人洗脚来的技师都是年轻貌美的小姐姐,说话娇滴滴,搁他就来个壮汉是吧。

他都怀疑这大哥稍微一用力,能把他的脚给掰断。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更奇葩的是,自称九号技师的壮汉腰间别着一根折叠警棍。

没听说过洗个脚还抄家伙的啊!

“你这是?”路青玄指着汉子腰间别着的折叠警棍,有些心惊。

大汉一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友善道:“哦,客人您别多想,我平时兼任店里的保安,不过您放心,我的洗脚技术绝对是店里最好的。”

……

神特么足浴店里技术最好的是保安!

半个小时后,路青玄从足浴店里出来,心满意足。

嗯……老祖宗说得对,人不可貌相,那个壮汉的服务还挺舒服的,以后有钱了可以常来。

对了,没有以后了,那还是怪可惜的。

路青玄叹了口气,走了十几分钟,又爬了六层的楼梯,终于回到了自己那间破破烂烂的出租屋。

这间出租屋十分狭小,角落的墙皮斑驳一片,房间里唯一能通风的就只有一扇小窗,而且窗子只能开三十五度。

虽然沉闷,但是却很干净,路青玄的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整个房间几乎只有必备的生活用品。

唯一算得上显眼的,就是房间靠床摆着的那个木头画架,这是邻居大叔送给路青玄的,路青玄平日里兼职的收入,除了生活开销之外,有挺大一部分都用来买画笔和颜料了。

此时画架上有一副未完成的画,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一轮朝阳正缓缓升起。

路青玄坐在床头,花费了半个小时,将那副海上日出画完,画完之后,他只觉得这是他发挥最好的一次。

朝阳的金光洒在海面上,鱼儿跃出大海,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路青玄拿起自己两百块钱买的二手老年机,接通了电话。

“哥,明天中秋节,你回来不?院长买了几斤肉,明天我们一起包饺子,庆叔还给我们带了月饼,等你明天回来一块儿吃啊?”

还有些稚嫩的女声从听筒那一头传来,路青玄十分自然地说道:“明天不回去了,学习忙,放个假还有一大堆的作业,等下次哥回去给你带好吃的。”

“那行,哥你的学习要紧,你要跟院长说两句吗?”

没等路青玄回答,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脚步,然后就是哗啦啦的水声,路青玄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画面。

小女孩跑到了厨房,将手机递给院长,院长这个时候正在洗菜,然后院长把手里的菜放下,用围裙擦擦手,然后才拿起电话。

“喂,小路?”

“院长,家里都还好吗?”路青玄问道。

“都挺好的,放心吧,家里一切有我呢,最近你庆叔工资涨了,孩子们的伙食能改善改善了,过几天我再出去做点零活,今年说不定还能给孩子们添新的冬衣……”

院长在电话的另一头絮絮叨叨,路青玄耐心听着,直到院长说完了才挂断电话。

他将刚刚画好的海上日出图揉成一团,然后揣上剩下的七百块钱走出房门,将画丢在了楼道外面的垃圾桶里。

路青玄买了一个大信封,把钱装在里边,然后打车到了海山孤儿院,将信封隔着铁门放在了孤儿院的内墙里。

院长每天带着孩子们出来活动的时候都会经过这里,不怕她们看不见。

路青玄转身欲走,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

“哥?”

女孩疑惑地看着路青玄的背影,路青玄转过头,用食指凑在嘴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然然,你是院里最大的孩子,要照顾好弟弟妹妹们,知道吗?”路青玄认真道。

女孩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拼命的点头,眼眶里的泪水忍不住流下。

路青玄没敢再看,快步离开了海山孤儿院。

半小时后,路青玄走到了一个旧公园的小山坡上,小时候院长就经常带着他们来这里玩,到了晚上,陆川就喜欢在山坡上看星星。

站在山坡上眺望,还能遥遥看到孤儿院里的灯光。

最后的时光,路青玄希望在这里度过。

路青玄慢慢睡着了,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变了。

天上漂浮着不知名的星辰,而脚下则是一片寒冷的冰川,目之所及都被幽蓝色和白色覆盖,隔着厚厚的坚冰,路青玄能隐约看到被冻结在冰层中的一个个巨大骸骨。

冰层中的人形骸骨只占了不到一半,更多的则是各种各样的怪物骨架,有几个像是古代恐龙的骨架,另外还有如昆虫的,如鸟类的。

这里仿佛冰封着一个时代。

除了各种各样的骸骨,这里还有四座保存得相对完整的石像,一个身披斗篷,手持水晶球的智者;一个坐下骷髅马,手持利刃的骑士;一个身负双翼,青面獠牙的恶鬼;还有一个巨大无比,甲壳覆身的怪物。

四座石像拱卫着一个由冰川和骸骨构成的王座。

路青玄忍着内心如海浪般澎湃的心情,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在确认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之后,他慢慢向着王座的方向走去。

手掌碰触到王座的一瞬间,眼前的世界怦然破碎。

太阳升起,路青玄躺在老公园的小山坡上,公园里已经有不少来锻炼身体的大爷大妈。

现在是联邦旧历八月十五号的早晨。

死神,失约了。

原创文章,作者:夜深了睡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7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