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刚,冰冰小说《身为首富被人类幼崽征服的故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身为首富被人类幼崽征服的故事

小说:都市

作者:白居易的白

简介:我想过最美好的时刻,是对你的一见倾心,是心潮澎湃之后的一发不可收拾。是朝朝暮暮,长相厮守的永恒。我想过很多,幻想过我和你见面的场景,前一秒我们谈论相爱的时刻,后一秒我们相拥相报,直到世界尽头…….所以我来了,我是你的奶爸,你是我的天使!PS:这是一个首富穿越而来被幼崽驯服的故事

角色:何方刚,冰冰

何方刚,冰冰小说《身为首富被人类幼崽征服的故事》全文免费阅读

《身为首富被人类幼崽征服的故事》免费阅读

【奶爸风,涉及现实剧情请勿对号入座,萌娃偏多,日常也多,轻松风格,前面会有点压抑,已经放弃自我的作者,随你们怎么喷。☻☻☻】

水蓝星,汉国。

盛夏的晚风带着惊人的热量吹过这片热闹的城市。

沪江。

七月十二,夏,酷暑。

城郊的破落民房内,老旧的电视机还在咿呀作响,家中唯一值钱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

茶几,地上,沙发上全是泡面和快餐的盒子,浓郁的油脂味道,伴随着热量逐渐升腾。

屋子里面很热。

电风扇无力的晃着脑袋。

这是唯一能提供风力的地方。

沙发上有个小女孩,浑身脏兮兮的,头发粘在一起,身上百褶裙早已看不到原来的颜色,黑一块,白一块的。

小女孩脸上还有泪痕,抱着一只灰色的布偶熊蜷缩在沙发上。

电视中咿呀声突然中断,电风扇也猛地停下摇头的动作,扇叶渐渐放缓。

哄。

“呜呜,爸爸… …”

小女孩从沙发上惊醒,抬起头看向卧室的方向,灵动的大眼睛内没有一丝的色彩。

卧室内。

何方从宿醉中惊醒,脑袋昏昏沉沉的。右手抵住脑袋,左手不断揉起太阳穴。

入目是破败的房屋,灰白色的墙壁不知道经过多少的沧桑,床单散发着霉味。

身上的衣服胸前破了个大洞,唯一比较显眼的就是墙壁上那幅结婚照。

“爸爸~~~”

怯生生的声音。

何方呆愣的抬起头。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

两世为人,何方第一次经历过这样的眼睛。

双眼亮晶晶的,眼神当中却是怯弱、害怕、彷徨、担心、惊恐,百万种负面糅杂在一起。

从血脉当中传来的熟悉感,让他瞬间明白,这是自己的女儿。

小泡芙。

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小名。

前身的记忆涌上心头,一道炸雷从窗外划过,照亮这个黑暗的房间。

小女孩惊恐的蹲到地上,双手抱住膝盖,头埋在双腿中,肩膀不停的颤抖。

“泡… …”

何方想叫出声,想让她不要怕,可脑海中的记忆让他充满愧疚。

五年的朝夕相处,小泡芙能活着长大,真的是老天赐予的幸运。

这五年来,饱一顿饿一顿,这样的日子,正常人都过不下去,何况一个孩子。

何方苦笑着摸摸身上发臭的T恤,沙滩裤的口袋摸到一张卡片。顿时所有的情绪都被他丢弃,看到这熟悉的黑色卡片,何方再次陷入到惊恐当中。

算了,想不明白,那就不去想吧。

前身好吃懒做,还是个赌鬼,唯一好的就是,他从不欠钱,有多少输多少。最多留一顿饭的钱,原本是京都高材生,结果落魄到现在的地步。

匆匆收拾好自己一切的念想,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原来的他。

何方,还是那个何方,却再也不是那个何方。

“不要怕,爸… …我抱着你好吗?”

爸爸两个字在嘴边,何方摸摸咽下去。

自己不配。

五年的生活,原本应该可以让眼前的小可爱过上平凡的生活,却因为自己导致婚姻破裂,家也破败完了。

伸出手缓缓搂住蹲在地上的女儿,带着愧疚的心,何方不敢低头去看她。

已经粘在一起的头发,散发浓郁的馊臭味,小女孩似乎从不知道一样。

双眼茫然抬起,有些不知所措,怯生生伸出手反抱住不算宽广的身体。

“爸爸,泡芙怕。”

何方鼻子一酸,差点哭出声出来。

这一世他不再是那个万人崇拜的富翁,也不是那个处在聚光灯下的明星,他只是一个卑微的父亲。

对不起,小泡芙。

暴风雨结束。

何方抱着睡着的女儿坐在唯一一块干净的地方,思考人生的道路。

前身的条件其实很不错,媳妇是大歌星,江歌。

可惜… …

抱着女儿,何方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生怕自己一点点小动作就把她惊醒。

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天使。

或许是上辈子福分换来的。

嘤咛。

小泡芙睁开眼睛,入眼看到自己倒在爸爸的怀里,眼中全是惊恐,怯生生的要爬起来。

“爸爸,对不起,唔唔… …”

惊慌和恐惧充斥她的身体,娇小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暴露在空气中的双腿,不安的绞在一起。

何方彷徨的不知所措。

两辈子加一起,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女儿。

“那个,那个,不要怕好不好?”

“爸爸你要打泡芙吗,可不可以轻一点?”

小泡芙拽着自己的裙角,脑袋紧紧贴在胸口。

这一刻,何方再也压抑不住。

前身是多么的混账,人渣,败类… …

“泡芙不怕,我不会打你,我们去洗个澡好吗?”何方又担心又心疼,小姑娘身上都发粘了。

“真的吗?”小泡芙渐渐抬起头,记忆中这个爸爸好凶好凶的,好害怕。

她从未见过这么温柔的爸爸,好像出现幻觉一样。爸爸笑起来真的好看,和电视上的一样。

小脑袋情不自禁的往爸爸怀里靠了点,又担心自己会被打,又往后挪了一点点距离。

何方心疼的抱起她往浴室里面走。

浴缸边缘已经发黄,不知道什么事情清理过的,还好何方不是一个天生依赖别人的人。

麻溜的脱掉小可爱的裙子,下一刻难题来了。

没热水。

现在是夏天,自己洗澡无所谓,泡芙还是个孩子。

就在何方为难的时候,泡芙伸出手拽拽他的裤脚,软软喏喏的开口,“爸爸,我可以自己洗的,冰冰的,好凉快的… …”

“不行!”何方不由得的加重了点语气,听到泡芙的话,下意识就拿出前世的那股威严,让小姑娘顿时瘪起嘴。

坏事。

何方慌忙手忙脚乱的伸手去擦眼泪。

脸上的慌张不是假的。

他最怕别人哭,尤其是和自己有血脉联系的女儿。

身体内的血脉亲情是难以割舍的,孤独一辈子从未找到归属,看到小姑娘第一眼就确定,这是自己的天使。

泡芙很委屈,坐在浴缸里面,何方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好不容易擦干眼泪,一想到没热水又开始发愁。

“泡芙,我们出去洗澡好吗?”

“不要,泡芙很乖的,爸爸我们可以烧水洗澡澡。”刚哭完的小姑娘眼眶还是红的,这句话却提醒了何方。

自己为什么不去烧水呢?

说干就干,怕小姑娘着凉,抱着她坐到床上,那发霉的被子丢到一边,在橱柜里面翻翻找找,唯一一套好的衣服居然是一身西装。

这是结婚时候留下的,上面还套着塑料袋。

何方也懒得去管那么多,结婚不结婚的都无所谓。

“泡芙你等下我,我给你烧水。”

给电水壶倒满水,何方才发现家里停电,慌慌忙忙的拿出屏幕都碎裂的手机,绑卡,缴费。

嘟嘟嘟。

电水壶水烧开,倒到水盆里面,继续烧,一直烧到水缸有了小半,这才停下。

这么忙碌过去,何方看了眼手机,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跑到卧室,泡芙穿着他宽大的西服,低着头留着哈喇子。

咔嚓。

可爱的瞬间定格在手机里面。

宝贝,我会有一天说出口的。

轻轻走到小可爱的身边,何方刚伸出手,小泡芙眨巴眼迷茫的抬起头,嘴角还有一丝晶莹的口水。

“爸爸… …”

“小可爱,我们去洗澡吧,我已经烧好水了。”

“我们先穿T恤和短裤好不好?等会我们去出门买东西,好吗?”

“嗯嗯,爸爸你有钱吗?”小泡芙点着头,又疑惑的看着爸爸。

在她的记忆当中,穷是家里的主旋律,爸爸从来没有好多的钱。

她也没出过几次门,门外是什么,一切都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

愧疚。

何方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前身。

笨手笨脚的帮着小泡芙洗澡,没有沐浴露,只能用香皂随便搓搓,洗发水都已经稀释了多少遍,只有一点泡沫。

穷。

这个家里,穷的老鼠进来都能哭着出去。

脏乱臭穷。

洗过澡,穿上新衣服,何方自己也就着水简单擦了擦身体。

一双拖鞋,一身西服,一副墨镜。

小泡芙身上还算正常,短袖吊带裤,脚下没有鞋子,戴着一顶宽大的帽子。

奇特的装扮。

这是何方重生第一次抱着她走出家门,外面的一切对于父女两人都是陌生的。

原创文章,作者:白居易的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7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