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王府小妾后,神医她躺赢了(萧语宁,刘氏)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王府小妾后,神医她躺赢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梨花深院

简介:萧语宁穿越后发现自己被亲生父亲卖给太子换取官职。辗转被送到齐王身边后,萧语宁决定要靠自己,不能靠男人。白天还好过,只是一到晚上,齐王就眯着眼睛想各种理由来爬床。萧语宁:呵,男人。齐王:宁儿,你看我跪的姿势可标准?

角色:萧语宁,刘氏

穿成王府小妾后,神医她躺赢了(萧语宁,刘氏)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穿成王府小妾后,神医她躺赢了》免费阅读

萧语宁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越了。丫鬟抱着她哭得泣不成声,老嬷嬷跟旁边的几个妇人推开搡去的抢东西。

萧语宁又闭上眼睛反应了一下。她这个二十二世纪的医学奇才,竟然因为熬夜写论文猝死了。不过,幸好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眼前这是个什么情况?

断断续续的信息拼凑起来。

前身自幼丧母,父亲在朝中做着一个从六品的小官。母亲去世后,父亲续弦娶了商贾之家的女儿刘氏。继母生了一个女儿,名唤语迎。

有了后妈,亲爹也变成了后爹。

继母出主意,把萧语宁献给当朝太子做妾室。因此父亲官职升到从五品。

据说太子妃得到消息从中作梗,太子只好另找借口,把萧语宁转送给了齐王。理由是为了拉拢齐王。

萧语宁打了个激灵。这算是,把我给卖了?还转了好几手。

只听林嬷嬷喊着:“你们这群没良心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夫人留给姑娘的,你们凭什么来抢?”

那帮妇人一边拉扯一边嚷嚷:“你们夫人?你们夫人都死了十几年了,这个家现在是我们夫人说了算。这些东西是萧家的,就要留在萧家。”

“这可都是我们姑娘的嫁妆啊。”林嬷嬷喊得声嘶力竭。

“嫁妆?什么时候做妾室的人也要嫁妆了。破落户生的赔钱货,不配有嫁妆。”

“都别吵了。”继母刘氏吼了一声。

萧语宁抬头,发现她就站在边上。刘氏用帕子捂着嘴,走到萧语宁面前。

“我已经回过老爷了,这些东西一样都不许带走。你是去王府做妾室,明天一顶轿子抬去就是。王府里什么没有,只怕到时候你也看不上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东西。”

“可是,这些东西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念想。”萧语宁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刚才她是哭得昏死过去了。

“东西你不要想了。我可告诉你,不要整日寻死觅活的。明日便要进王府了,你给我消停点。你父亲前日刚刚晋升,不要把事情搞砸了。万一太子殿下怪罪下来,你仔细着点。”

萧语宁心想;你个死老妖婆。

“虽然世人都说齐王是个不近人情的,但起码身边也没有别的女人。你进了府,也算是头一份儿了。你给我仔细在点,要是误了明日进王府的时辰,我绝饶不了你。”

萧语宁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她心里闷了一下。借用了前身的身体,她的委屈她也感同身受了。

“姐姐,明日便要出门子了。你这样哭哭啼啼的,让外人见了还以为我们萧家苛待你了呢。”同父异母的妹妹萧语迎进来帮腔。

萧语宁刚要怼回去,一直抱着她哭的小丫鬟玲儿站起来,双手叉腰。

“这还不叫苛待吗?临出门子了,连我们夫人留下的这点东西你们都来抢。我们姑娘从小到大,受了你们多少气。你们打的什么鬼主意,拿我们姑娘去换升官发财,反正我们明日就走了,大家撕破脸都不要过了。”

说着玲儿头往前拱到萧语迎胸前,伸手就撕她的头发。

萧语迎没想到一个小丫鬟敢对她动手,被玲儿一撞整个人坐到了地上。正被玲儿撕扯着打。

继母刘氏见状忙喊了婆子们来拉开。

“造反了,还有没有家法了。来人呀,给我把这个丫头抓起来,给我发卖出去。”刘氏大喊。

“都住手!”众人回头,发现是王府派来的教引嬷嬷。

“都别闹了。传扬出去,你们不怕,我们王府可丢不起这人。”宋嬷嬷拉着脸说。

刘氏看见宋嬷嬷,忙赔着笑上来解释:“让嬷嬷见笑了,我们这不忙着给语宁收拾东西,明日好出门子。谁知这丫头手脚不干净,我正准备处理掉。惊动嬷嬷了。”

宋嬷嬷看向萧语宁。

萧语宁哭得梨花带雨:“嬷嬷,玲儿是为了给我出气。我继母和妹妹……”萧语宁故意称刘氏为继母,她心里也没底王府的人会是什么态度。

宋嬷嬷走近萧语宁,俯下身子给她行了个礼,接着转过来对着刘氏。

“姑娘虽然明日才进我们王府,但王爷既然派老身来贵府随侍,姑娘便是主子。老身劝你们,且消停着点。万一伤着姑娘,气着姑娘,明日跟王爷可不好交代。”

萧语宁心里暗笑:老妖婆,你碰到硬茬了。既然有宋嬷嬷撑腰,定要把戏做足。这十几年来的委屈不能白受。

想到这里,萧语宁颤颤悠悠站起来,一只手扶着额头,低低地说道:“我自幼母亲去世,只留下了这些东西。平日里继母和妹妹来拿个几件,为了一家人不吵闹,我也只当是她们喜欢,也不好计较。这十几年来,大半的东西都拿走了。”

“前几日,我见妹妹的丫鬟头上别着我母亲最喜欢的金钗,想起母亲当日带着钗的样子。”说着忍不住垂泪。

“母亲留给我的东西本就不多,我私心想着能带几件在身边,也是思念母亲,记着母亲的意思。”

萧语宁说得动情,眼睛含着泪扑簌扑簌。这几天为着这些事日日哭泣,整个人盈盈欲倒,更添了几分可怜。

宋嬷嬷怎么不知道萧家这些腌臜事,只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她也不好多管。但既然闹成这样,少不得出手。王爷嘱咐过,必不能让萧姑娘受委屈。

“姑娘已经板上钉钉是我齐王府的人。老身来之前王爷嘱咐了,伺候好姑娘,不能委屈了姑娘。姑娘要的,都是老夫人生前留给姑娘的,一样不少都要带走。这些年你们私下拿走的,都送回来。若少得一样,我们齐王府也不是好惹的。”

王府带来的婆子们都叉着腰围站着,那架势定是不能让萧语宁吃了亏去。真是笑话,也不出去打听一下咱们齐王府在京城的名声。王爷看上的东西,便是太子想要,也要忌惮三分。区区一个萧家,岂能轻纵了你们。

说着一行人便要动手搜罗东西。

林嬷嬷站出来附和着:“有账目,所有的东西我这里都有账目。我跟嬷嬷们去核对。”

刘氏这几年从萧语宁这里磋磨去的东西可不少,有些自用了,有些做人情送人了。一听齐王府的人要一样不少拿回去,吓得脸色煞白。哆嗦着辩解:“嬷嬷怎能听这丫头一面之词。”

原创文章,作者:梨花深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6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