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北彦,肖北渊小说《人间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人间剑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缙云氏不才子

简介:世间诸多事,唯有长生最醉人!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奈何尘缘累人,故有斩尘缘!人间路远,青衣慢行,奈何纷杂吵扰,故有成仙剑!我有一剑,自人间而来,斩长生,复尘缘,专门,诛仙!

角色:肖北彦,肖北渊

肖北彦,肖北渊小说《人间剑》全文免费阅读

《人间剑》免费阅读

“肖北彦,哥哥送你上路,哈哈哈……”猖狂的笑声带着歇斯底里的意味,紧接着就是刀光挥动,然后是麻绳断裂的声音。

地面裂缝下,肖北彦只觉腰间一松,儿臂粗的麻绳带着阴影从上空掉了下来,直直的朝着悬崖底坠去,巨大的惯性狠狠的一扯,双手死死的握住插在崖壁中的短剑,肖北彦抬头望去,牙齿缝里蹦出三个字:

“肖北渊!”

地面上,站在三天前刚刚出现的巨大裂缝边缘的肖北渊并没有就此罢手,一块接着一块磨盘大的石头,紧跟其后被砸了下来,武道四阶高手本就力大如牛,又是居高临下,仅仅瞬间,一块块巨大的石头便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狠狠的砸了下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带着呼啸的黑影,肖北彦深吸一口气,调整下刚才被麻绳扯动的身形,右手拔起插在崖壁中的短剑,左手发力准备换位避开。

不曾想,裂缝上,肖北渊丢下来一只燃烧着的火把。

“不好!”肖北彦暗暗叫苦!

果然,几只羽箭带着嗡嗡声瞬息而至!

“噗”“噗”

五支羽箭,三支落空,两声入肉!

武道四阶,五星连珠是基本操作!

手臂,肩膀!

剧痛侵袭下,肖北彦再难坚持,手一松,便直直的朝着裂缝深不可测的底部掉了下去。

“我若不死,必杀你……”感受着手臂,肩膀上的剧痛以及不受控制的下坠,肖北彦心中狠狠发着誓,只是他很清楚,这不过是类似话本小说中反派临死前的废话罢了。

感受着身体极速的下坠,肖北彦心中其实是有些后悔的,后悔不该看到两个仙师踩着飞剑下裂缝就好奇心那么重胆大包天的一个人偷偷跟着下裂缝,浑然忘记了自己不过武道二阶的废物身手,也忘记了自己身为肖家嫡子,手下大把人可以调用!

“着什么急啊,等到天亮喊上一堆人,叫上叶爷爷镇场子,哪有机会给别人偷袭……哎”

只是,后悔又有什么用?

“也好,肖北渊虽然心狠手辣,但到底也是嫡系血脉,我这等废物死了由他来当镇守将军,对肖家也是好事……”周边越来越黑,掉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耳边呼啸声越来越大,直到头顶上空那宽达三丈的裂缝消失不见,身周只剩黑暗和风声时,肖北彦心中解脱般的想着,随后闭上双眼,等着落地那一刻的剧痛。

就在这时,一道模糊的惨叫突然传来,紧接着极速下坠的身形一顿,竟然诡异的悬空漂浮着。

“啊,金身神像,是正神!快走……”

“啊?!师尊……”

急促的惨叫,紧接着两道身影冲天而起,脚下光华闪动,仓皇逃窜,只是,来不及了。

黑暗的裂缝下方,突然冒出一个浑身发着金光的巨大的身影,神色威严,仰面朝天,巨大的手臂挥动,好似怕苍蝇一般一把拍向笔直冲上来的两道身影。

“正神饶命,晚辈无意冒犯……”

“师尊救我……”

金色的巨大手掌在后,逃窜的两道身影在前,但那巨掌似慢实快,只是瞬间,巨掌合拢成拳,缓缓收回,而那两道冲天而起的身影,则是消失不见。

目睹这一切的肖北彦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神色紧张的盯着下方缓缓收回手臂的巨大金身。

片刻后,那金身的手臂重新归入黑暗 至于肩膀以上位置,依旧仰面看向上方,巨大的金色眼珠直勾勾的盯着诡异的头下脚上悬浮不动的肖北彦,洪钟大吕的声音响起:

“堪断师之后?”

肖北彦一怔,神色迷茫。

巨大的金身不再说话,保持着仰面朝天的姿态缓缓的下沉,最终缩回黑暗中消失不见,然后一道巨大的石门轰然浮现,也如巨大金身一般,朝天而立,肖北彦的脑袋,堪堪顶着紧闭的大门。

“用你的血滴上去,石门若开,生!不开,死!”

洪钟大吕的声音,言简意赅的话语,肖北彦不敢赌有没有第三个选择,比如不滴血行不行,只得老老实实的抬起右手,一狠心,左手用力拔掉了手臂上插着羽箭,鲜血瞬间涌出,滴落在石门上。

“滴答”

“滴答”

“千万有用啊”鲜血滴落的短短时间,对肖北彦来说好似度日如年,额头上冷汗直冒。

鲜红的血液缓缓渗入石门,巨大的金身再次在黑暗中若隐若现,两只巨大的眼睛,毫无感情的盯着肖北彦,那只一掌捏死两位仙师的手臂,好似有抬起的迹象。

“老天保佑,石门快开啊”肖北彦吓得双腿有些发软,这比高空坠落刺激多了。

幸好,片刻时间后,滴落在石门上的鲜血被全部吸收后,紧闭的石门终于在巨大的声响中缓缓打开,露出了石门后边长长的,黑暗的甬道,而肖北彦,只觉一股吸力传来,不由自主的便朝着石门内飞去,直到站在甬道上,那股吸力方才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裂缝深处黑暗中,若隐若现的巨大金身也再次隐没,消失不见。

“呼……”肖北彦深吸一口气,他一把扯下右手臂上插的不深的羽箭,然后赶紧撕下一片衣角,准备包扎肩膀上强行拔箭留下的创口,不曾想,刚刚脱下衣袍,赫然发现肩膀那里,竟然光滑如初,毫无半点伤口,急忙再看手臂,刚刚取掉羽箭的位置,也是半点痕迹都没有。

“咦?”肖北彦惊疑不定,琢磨着莫非先前那羽箭不曾射破衣袍?只是刚刚拔箭时的剧痛和喷涌的鲜血做不得假啊。

“对了,刚刚紧张下不曾注意,肩膀上拔掉羽箭后好像就是流了一会血被石门吸收后,就没再流血了,莫非那时候就已经愈合了?”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快速愈合伤口的能力嘞”

想了想,始终想不通,肖北彦尝试着活动下手臂和肩膀,毫无异样,最终只得归咎于此地神奇,毕竟凌空漂浮,捏死仙师,巨大金身都见识过了,区区伤口自动愈合,洒洒水啦。

更何况,现在最让肖北彦在意的是,或者说好奇的是,巨大金身守护,两位仙师殒命的石门里边,到底有什么玄妙?

一想到自己即将步入一场探奇猎险之旅,肖北彦就激动的浑身打摆子,至于其他的东西,比如怎么回肖家,那都是细枝末节了,对吧?

原创文章,作者:缙云氏不才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5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