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玄《快穿带空间:双标男主他要吃软饭》杨琴,白狼王小说免费阅读

“也不晓得杨家那个琴娃儿在山里发生了什么,你们看到没,她回来穿的那件衣裳是男人的,腿都在外面,到处都是伤,怕是……”

“谁说不是呢。哎,杨家大嫂子真是命苦啊。嫁个男人、男人靠不住,生个闺女、闺女脑壳有病,现在还坏了清白,怎么嫁得出去哦。”

“嘘,我看那个杨琴娃儿凶得很,今天把那个张寡妇打得鼻青脸肿,牙都打飞了几颗,都说咬人的狗不叫,我看也是。琴娃儿不声不响的,就做了这样的大事出来……”

在空间里看各地风俗地理志的杨琴愣住,这是有人在说她坏话?!立即从空间出来,听了听动静,发现是几个村民从厨房后面的小路上经过。咬牙,TNND,怀疑她清白不保嫁不出去,不能忍。

杨琴刚要出门,又听几个路过的村民道,“哎,你们说杨大嫂子到底有没有退张寡妇彩礼?我还没听到王麻子说过谎话……”

“那哪晓得,一个说给了一个说没给,他们俩家的事,只有他们自己晓得。”

“杨大嫂子可不像是那样的人……”

“呵,我也觉得。但是杨大嫂子在地上打滚撒泼那会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记得,杨大嫂子娘家是东乡的秀才陈致和家……”

秀才家出来的娘子,怎么着也是知书达理的,没想到这才多久,就撒泼打滚,半点脸面不要。

杨琴还要再听,就听到陈菊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哪个狗东西在胡说八道?”

所有议论的声音顿时止歇,村民们的脚步快了一些,低声道,“快走。”

杨琴有些遗憾,她缺的就是这个世界的杨琴身边的人情世故。娘亲是书香门第,父亲是泥腿子,还有个超强悍的奶奶,二叔三叔看着也不像坏人,这个家怎么看怎么红火。

可,陈菊竟然是那样的人!当着奶奶的面装孙子,背了奶奶的面就给她脸色瞧!人前是可怜的“孤儿寡母”,得世人垂怜,人后却又狠又凶,家暴女儿还不给女儿饭吃。这是什么极品母亲?

摸了摸又肿又疼的脸颊,杨琴听着外面的动静,悄悄将猪食锅里的干净红薯捡了一碗出来藏空间里,回房间躺着了。

哼,极品娘亲不给饭吃,她也不想煮!想吃现成,门都没有!金疮药也藏好,瓦罐里的药,随她。就这样,看谁先服软!

“噗!”

杨琴瞬间坐起,是赫连的声音,惊喜道,“赫连,是你吗?你醒了?”

赫连鸿祯嗯了一声,哑然失笑,“小丫头,运气不错啊,这戒指是我以前丢的。”

杨琴有些懵,他竟然什么都知道,不以为然道,“有你这么脸大的,随便捡到一样东西,都是你的!”

赫连鸿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地道,“当然是我的。我就是记得在那个方向有东西,才特意将任意门的坐标定在那的。你果然是我的天选之人!”

杨琴再次躺下去拉了被子盖上,“你不是说因为这个世界有我最契合的身份,所以才来的吗?怎么现在成了有你的戒指才来的了?自相矛盾!”

赫连鸿祯一点也没有被戳中痛点的尴尬,“两者皆有,能兼顾的,两全其美岂不更好?!”

杨琴竟无言以对。半晌,杨琴惊喜地道,“我记得一般空间戒指上都有精神印记,这戒指上没有。所以,这戒指不是你的。”

赫连鸿祯不想暴露更多,含糊其辞道,“多半是你的血渗进戒指里,完成了认主过程。哎呀,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了。小丫头,你看到那些修炼的书了吧,看得懂吗?要不要我教你啊?”

杨琴也不想太计较戒指的原主到底是谁,毕竟到了她手里,就是她的了!“好啊,赫连,你把我绑架到这里来,还要我帮你做事,怎么着,也得付出些代价的。我们也算是等价交换,谁也不欠谁的。”

“哟,小丫头,算计得很精嘛。成交。”

杨琴愣住,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会不会他的那个任务非常难啊?!

赫连鸿祯:“小丫头,在那之前,你身上的伤要处理一下。去那边药柜第三层右七、白玉瓶红木塞的那个,泡水喝。”

杨琴拔开软木塞,闻到一股浓郁的药香味,倒出一粒圆滚滚的红棕色丹药。出空间外去打水,赫连鸿祯道,“那房子后面有水的,你没发现吗?”

杨琴愣了下,回空间,果然在青瓦房后面看到一个大池塘。池水清澈,没有鱼,水上氤氲着雾气,像是仙境一样。将信将疑地打了水泡药丸,看着丝丝绕绕的药力被泡出来,小小地抿了一口,瞬间感觉神清气爽。

哇哦,这是仙丹吧。

赫连鸿祯:“噗,还仙丹?这就普通的培元丹。”

杨琴翻了个白眼,他好像真的什么都知道!会读心术?“你好像很爱笑?”

赫连鸿祯:“笑一笑十年少嘛!小丫头,别愁眉苦脸的。容易老!”

杨琴突然看到药碗里映出了另一个人影,高大的长发古装男子,看不清面容,看轮廓和那个画像上抚琴的男子竟然有几分神似!这是赫连?!

赫连鸿祯:“来,我们先从最基本的说起,人体的要害部位和穴位,以及丹田、识海、命门的概念……”

有人教和没人教是有很大差别的。赫连鸿祯在教书育人上很是自得,完全陌生的领域和知识,以最简单、最简要的语言讲得清楚明白,将纯粹外行的杨琴带入门,只花了十五天。

这半个月,陈菊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以前也这样,做饭只做自己的,只要她喂猪、洗碗没出错,完全无视掉她,当她不存在。

陈菊做得出来初一,杨琴便也做得出来十五。也无视了陈菊,娘也不喊了,反正红薯是粗粮,比精粮更有利于身体健康。想吃饭了,自己煮便是,不必求着陈菊看她脸色。

杨琴从房间里走出去的那天,春兰挺着肚子在院子里晒太阳,盯着杨琴的脸看愣了,“琴娃儿,你脸好白!”

赫连鸿祯咳嗽一声,“丫头,第一间房里面上七层左四的那个小盒子里是一张人皮面具,你最好先把那个戴上再出来!”

杨琴愣了一下,心道,“为什么?我又长得不丑,还怕见人吗?!”

赫连鸿祯:“那倒不是。而是,你现在的面容已经较以前有所改变,戴面具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

杨琴转身回了房,找到人皮面具戴上,再出来,人还是那个人,但面容是苍白、憔悴的,而不是那种玉白、象牙白了。

秀娘看了看杨琴,不瘸腿,手上的抓痕也没了, “琴娃儿,你伤好了?”

杨琴点头,嗯了一声没说话。依杨琴这段时间了解到的情况,这个世界的杨琴是性格内向不爱说话的。不说话,更符合人设。

杨琴刚走下台阶,到太阳坝里,春兰嫂子突然抱着肚子往一边倒去“啊,大嫂,我不行了,要生了,快去叫奶奶和娘回来……”

杨琴眼明手快地将人扶住,摸到胎儿的头在上面。心道:糟了,胎位不正……

“胎位不正,有我啊。小丫头,想不想学医啊?”赫连鸿祯的声音又冒出来了,像是诱骗小姑娘的怪叔叔。

杨琴果断答应,“学。我要学医。”人生地不熟的异世界,没有一门手艺傍身,就没有安身立命的根本。得学!

赫连鸿祯:“那好。按我说的,注意避着人,一步到位。”

大嫂立即道,“琴娃儿,扶你二嫂回房间。秀娘,立即去坡上喊奶奶和母亲回来。”

杨琴紧张,一边扶春兰回房,一边心道,“可我没学过医,也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啊,万一脐带绕颈怎么办?”

赫连鸿祯:“你看不到,我看得到啊。放心好了。一定要记住,胎儿是一个整体,要用柔和的力量。准备,摸到胎头,朝胎儿俯居的方向回转,将胎手推下去,臀部推上来……”

从春兰的房间里出来,杨琴整个人都像是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手脚无力,心跳得咚咚响,耳朵极其敏感地听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生怕刚才的操作有什么不妥,给春兰和孩子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大嫂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杨琴坐在屋檐下,一脸惨白,虚汗直冒。“琴娃儿,你……”

“我没事,大嫂子你先看看春兰嫂子吧。”

杨琴看着一盆又一盆的热水端进房间,又看着一盆又一盆的血水端出来,天黑天又明,春兰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心里就没底。

一遍又一遍地回想刚才的操作到底有没有出错,有没有听到不该出现的声音,都没有后,松了口气。但悬着的心始终没有放下。

虚空中,赫连鸿祯看着紧张的杨琴,没有说话。女人生孩子,本就是鬼门关前过,正了胎位,应该要容易一些的。

“哇”一声婴儿啼哭响起,枯坐了一夜的杨琴瞬间站了起来,踉跄了一下站稳,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

生出来了。

大嫂出来,对着二叔、三叔等人道,“母女平安。”

“好,真是太好了。”

杨琴刚要回房间的脚瞬间顿住,古代人思想不开化,重男轻女,生了女儿能落个好?奶奶和婶子们会不会嫌弃?

没过一会儿,杨老太抱了孩子出来,脸笑得像朵花一样,“你们看,这孩子和他爹长得一模一样。”

孩子他爹?谁?

刚才大嫂说春兰是二嫂,那孩子爹是二哥?

奶奶抱着孩子,二叔、三叔也乐呵呵的。

不大正常。

“哎!”

杨琴枯坐了一夜,担心后怕个没完,心力交瘁,体力透支得厉害,被赫连鸿祯一声叹息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地上,“你叹气做什么?”

赫连鸿祯:“那你又在看什么?”

杨琴肚子饿得厉害,回厨房煮饭,“我奶奶以前跟我讲,他们那个时代,要是生了女孩,都不用抱出产房,直接就按尿桶里溺死了。”

赫连鸿祯:“那是他们愚昧!”

杨琴感觉声音近在耳边,有些奇怪地回头看了看,没看到人。

“你在找我?”

杨琴将锅盖盖上,去烧火,“刚才以为看到你了。”

赫连鸿祯呵呵笑了两声,小丫头不可能看到他的,除非开了天眼。凑近杨琴,“有个消息,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你。”

“什么?”

赫连鸿祯:“你所在的这个地方,大泽山附近村落,是云国境内,历来都是女皇掌权。女性身份、地位比较高,男性、女性均可以入朝为官。”

杨琴愣住,“那我哥哥呢?”

赫连鸿祯:“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需要你自己去了解。而且,你要帮我找回随身物品和真身,就不能在这里待着。你得想个办法从家里走出去。”

杨琴回头看着声音来处,什么也没看到,坐在灶门口的矮板凳上,看着温暖的火光,“这简单,我去参军,就可以走了!女皇的天下,肯定也是需要女兵的!不过,我现在都还没练气,身手还得再练练。”

原创文章,作者:储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2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