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执,宁初微小说《开局和校花领证,科研大佬被曝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和校花领证,科研大佬被曝光

小说:都市

作者:奶香甜筒

简介:#狗粮单女主超甜#龙海大学学生最近发现他们的天才校花“过于神秘”!以往,高冷校花课后参加舞蹈训练、带班授课忙到深夜。可现在,校花一下课就捧着手机一脸娇羞,要么往住处跑,要么上一辆黑车。更离谱的是,校花后来直接逃课了!所有导师对此三缄其口。直到某天,一位学生无意间撞见校花轰轰烈烈的跑向一个陌生男人,街头拥吻。他们震惊了!后来,他们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是科研界大佬,坐拥无数奖项的陈执……

角色:陈执,宁初微

陈执,宁初微小说《开局和校花领证,科研大佬被曝光》全文免费阅读

《开局和校花领证,科研大佬被曝光》免费阅读

“听说了吗?咱们学校来了个保送的研究生……”

“保研有什么稀奇的,年年不都有?”

“这回可不一样!听说这个保研生两年前是专科毕业的……”

“大专?!我去,这年头大专都能保送咱们学校了?”

龙海大学校内,几个学生站在操场上议论纷纷。

镜头回转到校内咖啡厅内。

二楼某个房间里。

女孩儿修长皙白的双腿翘起,身体前倾,冷艳的眼眸深情款款地凝望着对面的男人,冷漠的脸颊带着激动的爱意。

“你终于来了。”

正对面的男人也是忍俊不禁。

“是啊,不知道是哪个小调皮央求了我一年……”

他声音低了低,带着宠溺,“我能不来吗?”

“哼~”

女孩儿抬额,俏皮地扬了扬眉毛,落手拉起那双大手,故作娇嗔,“有本事你别来呀~谁稀罕你了!”

男人反手握住她细滑的小手,笑容更深,“不敢不敢,初微的要求我怎么可能不满足呢?”

宁初微撅起小嘴,双手摩擦着那只大手,拉过来,贴近她的脸颊,眼里流露出几分心疼。

“好久没见了,你的手怎么这么粗糙,平时肯定没有好好爱护自己……”

她嘟囔着,从紫灰的包包里摸出一瓶护手霜,挤在手上,在手心晕染开后,贴心帮他擦拭。

温热夹杂着一丝冰凉的触感升腾。

她擦拭着,还不忘嘀咕,“可是你现在一来,学校那些人指不定要怎么诋毁你了……”

“这话怎么说?”

“还不是你的学历……当初,我们一起考试,你明明很聪明,偏要考什么大专……现在又保研进来,大家能不议论嘛!”

宁初微“啪”的一下,小手拍在那只大手上,又好似心疼一样,握得更紧了些。

她眼里挂着的除了久别重逢的爱意,更多的则是担忧。

令她担忧的不是别的,只是因为她面前坐着的人是陈执。

与她青梅竹马,同窗苦读数十年,却在高考之际故意落榜,随便挂了个专科名头,如今却被“保研”进入龙国顶尖大学-龙海大学的陈执。

在学校待了四年的宁初微很清楚保研规格。

普通的本科生想要保研,还需要层层选拔,必须是最优秀的,而陈执,只是一个专科生,在满毕业两年的需求后“保研”进来,校内那些喜欢摆弄学术的高调学子哪儿能接受啊?

瞧见她一脸的担心,陈执笑道:“没关系,反正也只是挂个名号而已,不过~”

陈执话锋一转,故弄玄虚起来。

“你难道不好奇,我是怎么进来的吗?”

宁初微的手僵了一下,眼眸一转,直接把陈执的手扔到了一边!

“哼,管你怎么进来的!反正,两年前你都答应我了,等你忙完,要陪我到毕业的!”

看她一副小家子气,陈执轻笑出声,连连点头,“好好好,答应答应!”

“不过,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一听这话,宁初微顿时急了,忙拉住陈执,“骗子!”

“我……”陈执百口莫辩,正欲解释,却感觉宁初微的手握得更紧了。

她焦急、慌乱、甚至期盼。

“那我们,今天就把证领了!”

陈执愣住了。

甚至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那张真挚的脸。

那是他曾经魂牵梦绕,思念了两年的人。

他还记得,两年前,他和她约定期限,等他忙完,就回来和她正式相处。

与她相识,已有十年。

他曾有过娶她的心愿,但因为工作,不得已延后,以至于与她青梅竹马数十年,却迟迟没有确定恋爱关系。

他也想过,若她在自己离开这些时间,有了喜欢的人,他愿意放手,可他没想到,她真的心心念念都是他。

如今工作未结束,还需要一段时间,他是否能回来都不一定,他又怎么能直接落下誓言?

她是龙海大学天才校花,更被业界奉为“舞蹈王后”,一生本该光彩耀目……

他怕误她。

“也不要今天了!我们现在就去!”

见他不答话,宁初微迫不及待地拽了拽陈执。

陈执反握住她的小手,紧了紧,“先听我说。”

“嗯。”宁初微乖巧点头,老老实实坐好。

陈执眼里划过一抹苦涩,无奈开口,“我在边境的工作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今天是回来提交手续,顺便见你,可结婚是人生大事,你,考虑好了吗?”

“当然!”宁初微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你忘啦,两年前我早就说过了,此生非你不嫁,我早心属于你!”

说着这话,她的眼眸里亮晶晶的,盛满了星星。

她的态度已经明确。

陈执又问,“可和我在一起,你就没有那么多自由了……”

宁初微毫不犹豫:“自由有什么用!跟自己喜欢的人才叫缔结良缘!”

陈执:“可喜欢归喜欢,结婚是一起过日子,我不能一直陪你……”

宁初微:“那有什么!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还会腻呢!再说了,结婚可不只有过日子,我只要和你灵魂契合,未尝不可呀?”

陈执:“可是婚后你可能会独守空门,而且你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工作……”

宁初微:“瞎担心……现在网络发达,我们晚上可以开视频呀!而且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忙什么,但只要不违法就行!”

“……”

陈执被她不假思索的回答惊到了。

这小调皮,还不忘在话尾添了句玩笑。

陈执被她逗笑了,“放心吧,违法的事我可不会做!绝对是正经工作!比正经还要正!”

“那不就得了嘛!”宁初微笑着应声,却话锋一转,嘟囔起来,“除非,是你有了别人,不愿娶我了……”

“怎么会!”陈执大喊冤枉,好笑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那你发誓,你说你会一辈子对我好,而且只对我一个人!”

“好好好,我发誓!”陈执立起手,郑重道:“我陈执会一辈子、只对宁初微好!”

“不行不行,太假了,你要说龙国人不骗龙国人!”

真是败给她了,陈执笑着补充一句。

“我发誓,我心属宁初微,会一辈子对她好,只对她一个人。”

末了,他深情款款,握着宁初微的手更是紧了许多。

“龙国人不骗龙国人!”

被他眼里的真挚打动,宁初微的脸更红了,像樱桃,红的矜贵,却不俗。

他的眼神灼热,看得宁初微小心脏猛跳,她别开视线,看了眼时间,陡然回神,忙催促起来,“快,民政局快下班了,我们快点!”

“好!”

牵着她的小手起身,陈执瞧见宁初微从包包里取出一个长围巾、黑色帽子、墨镜,着急忙慌地在自己身上打扮。

陈执一愣,方才见她背的包挺大,还以为装的书本,没想到是这些……

他问:“你怎么随身带着这些啊?”

宁初微一边手忙脚乱地帮自己套衣服,一边嘟囔起来,“你之前不是说你的工作很神秘,不能让别人知道嘛,我老被他们偷拍……今天你好不容易回来,这些东西我可是从早上提到现在的……”

戴上墨镜,宁初微委屈巴巴的撅起小嘴,直接把包包递了过来。

“拿着!重死啦!”

“好。”陈执接了过来,是他疏忽了,没想到宁初微这么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提包,应该的!

只是他仔细看了看她的包,紫灰的包都有擦痕了,“这个包有点旧了,今天时间还早,去买个新的。”

宁初微皱起漂亮的眉,“才不要。”

她很自然的挽过他的手臂,整个身子贴过来,“又不是不能用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要留钱过日子!”

得此娇妻,此生何求?

陈执捏紧包带,郑重道:“听我的,在让你成为公主这件事上,我说了算。”

他的话很过火。

宁初微的脸瞬间红到耳根,好在墨镜遮了大半张脸,看不太出来。

她低着头,轻轻呢喃了一声,“都听你的,老公……”

后半句几乎都快没声了,像黄莺打蹄似的。

陈执听得也恍惚了一下,眼眸一凛,惊喜出声,“你刚刚叫我什么?”

“我……”宁初微躁红了脸,呢喃软语,“老……老公……”

“什么?我没听清!”

陈执都快笑出声了,还故作疑惑的问。

宁初微急了,踮着脚,小手落在陈执头顶,“就知道逗我,不叫了!哼!”

佯装生气,宁初微抱着胳膊往门外走。

眼见娇妻生了气,陈执急忙跟了出去,“好了好了,老婆大人,我错了!”

“哼~”

宁初微把脸别到一侧,虽然还是生气模样,但实际上语气里满满都是娇嗔。

很自然地牵过她的小手,并肩而行。

出了校门,打了个出租车,目的地民政局。

司机听到这个目的地,顿时满脸姨母笑。

“恭喜恭喜,恭喜两位老师了!”

两人自然听得出司机会错意了,宁初微已经害羞到将脸埋在陈执手臂里。

陈执笑着应声,“多谢。”

“龙海大学可是顶尖学校啊!两位老师能在校内喜结良缘,我这出租车都站上喜气了!”

原创文章,作者:奶香甜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20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