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尘浮华《剑寂八荒》林清儒,周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剑寂八荒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清尘浮华

简介:天剑宗杂役弟子林清儒在偶然间觉醒神秘剑纹。逆天功能,血色战场,上古大战……林清儒似乎触碰到这个世界的一丝秘密……

角色:林清儒,周伟

清尘浮华《剑寂八荒》林清儒,周伟小说免费阅读

《剑寂八荒》免费阅读

清晨,在一缕晨曦还未到达的时候,天剑宗后山森林深处就已经传来一声声破空之声。

只见一名身着麻衣的清秀少年正一遍又一遍演练着基础剑式,微弱微芒遍布全身

一柄锈迹斑斑且断了一半的铁剑在林清儒的手中时而厚重藏锋,时而轻盈灵动,身影随剑,剑影随身,灵逸非凡!

秋霜随着时间升起的阳光,缓缓消逝。

收剑,微芒散去,林清儒长吁一口浊气,气息如箭,吹动前方树木枝丫一阵摇晃。

活动一下筋骨,一阵暴豆般的脆响响遍全身,灵布满身,气血如箭,骨筋如炮,以是筑基境中最后的阶段-炼血期巅峰!

看了天色,估摸着已经快到上午九点,不再耽搁,便收起放好手中的锈剑,捡起放在一旁树边的斧头,开始了作为一名杂役弟子一天的工作,伐木三百,且还要拉回山下的木材站中。

“筑基境练血期,已经是筑基境的巅峰境界,在过一段时间也就到十月份,到时候就可以参加天剑宗的天赋测试,就可以选拔进入外门弟子,甚至内门弟子!”

深山里,林清儒手握利斧,一边砍伐着眼前一棵棵足两个人满抱的参天大树,一边想着。

“终于要结束这十六年的苦逼生活了,哎,在蓝星,看别人穿越都是系统加老爷爷,要不就是一觉睡醒天下无敌,修为突破压都压不住,自己倒好,要啥没啥,完全丢了穿越大军的脸了。”

没错,林清儒也是从蓝星穿越而来的人,上世原先是一个苦逼打工仔,一连被没良心的老板压榨熬了几天通宵工作,最终在一天早上彻底的睡了过去……

本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一个强者为尊,宗门林立的世界,还暗自高兴,想着作为一个穿越大军,怎么也是个天赋吊炸天,开局天下无敌起步,可慢慢他发现时候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出生一个小山村,父母在自己三岁时候相继病亡,自己靠着村里的百家饭长到九岁。

这时林清儒已经熄灭先前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在林清儒不断接触这个世界的同时,发现这个世界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妖魔横行?!千年前人妖魔大战?!人族惨败退守东洲?!!

听到这些,本想在这与世无争小山村安然度过一生也好。

可没想到,在自己九岁的那年冬夜。

火光冲天,残破的木墙泥瓦在焰光中发出痛苦的呻吟,一群妖兽夜袭山村,所有村民全部惨死在妖兽利爪血口之中。

自己则因为躲在刺骨的冰湖里躲过一劫。

也是从那林清儒明白一个道理,重新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强者为尊!弱者的命贱如草芥!

想要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下去,必须要有存活下去的资格——实力!

就这样,林清儒忍着悲痛离开了那个乡村,几经波折,吃了无数的苦头来到了这里。

元始大陆,东洲北荒域八品剑修天剑宗,是北荒域内一院三宗五门之一的顶尖人族宗门之一,实力强劲,传承悠久的千年宗门!

其宗下弟子过万,高手如云,天才辈出。以天剑山为中心,方圆千里都是其辖地,威名响彻北荒域!

只不过以宗门要求,最起码要在十八岁之前达到筑基境巅峰才能入天剑宗内触问道石,知天赋才可以正式拜入天剑宗门下。

林清儒当时身无分文,无奈下只能当了天剑宗的杂役弟子,最起码有个住的地方了。

筑基境巅峰,加上林清儒对斧头力道巧妙的控制利用,三百巨木在一上午的时间便让林清儒砍伐完毕,接下来就是将巨木托运下山。

每一个天剑宗的杂役弟子都可以领一份天剑宗的基础剑法简易版,只要将属于自己的工作干完,剩下的时间都是自己的。

你可以选择默默努力,利用剑法引入灵气打熬身体,也可以领着微薄的补贴寻一场宿醉。

毕竟在天剑宗的眼里,杂役弟子和杂工并没什么两样,要不是带点天剑宗的名声,恐怕连简化版的基础剑法都不可能给你。

毕竟无论在哪个宗派中,功法永远是一个宗门最为核心的存在。

在夕阳还未完全下山之前,林清儒终于将全部的木头全部搬下山下。

“林兄,这是你这次的补贴,”木材站执事弟周伟从随身的收纳袋掏出一把铜币,严肃的面孔上破天荒的露出一丝笑容来,将铜币放到林清儒手中。

林清儒接过铜币,大约比平时多出十枚左右。收回看向收纳袋的目光。

林清儒略带感激拱手向周伟道:“谢周师兄厚爱!”

“哈哈,林兄不要客气,如今你已经是筑基期巅峰了吧?到时候触问道石飞黄腾达的时候可不要忘了师兄我啊!”

周伟亲昵的扶起林清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关系有多好呢。

“那是当然,师弟绝对不会忘记师兄的栽培。”

看着周伟的神态,林清儒拱拱手道:“那师弟就先告辞了。”

说着便退出木材站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周伟看着远去的林清儒,轻轻道“四年只利用宗门简化版的基础剑法便能达到筑基期巅峰,天赋到可以说是不错,只是希望不要太过快的夭折,哎~”

走向住处的林清儒掂量着手中的铜币,不由轻笑,自己又如何不知道周伟的心思,只是希望一切都顺利。

拿着补贴,林清儒先是买了一些肉食,接着便回到一处破旧的院子里。

此刻,天色也是暗了下来,昏黄的灯光从院落透出,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饭菜的香气。

林清儒目光看到木屋,眼中神情瞬间便柔暖起来。

“铃儿,我回来了!”

“哥,赶紧过来洗手来吃饭吧!”

一道柔弱的声音从厨房传来,紧接着便见一个身着绿袍的少女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出来。

随身的腰间携带着的一颗铜色铃铛随着少女的动作也叮咚作响。

借着灯光,少女素颜清秀,眉目间看向林清儒来,来回仔细打量几遍,最终眉目间绽放出一丝喜悦。

“快点吧,等我端好菜,给你打热水洗手,现在天气冷了。”

林清儒看着林铃儿忙前忙后的样子,不由轻笑道:“没事,铃儿,你哥也好歹是筑基期巅峰的人了,还能怕凉吗?”

说着,走进屋:“今天,木材站里的周伟多给了点铜币,我买了一些肉食过来,别忙了,快些来吃吧。”

说着,将捂在怀中的肉食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还冒着热气,倒是不用再热了。

而林铃儿已经端着热水盆走了过来。

饭桌上,看着林铃儿只是吃些自己种的青菜,却不见夹肉吃,林清儒不由心中微微抽痛。

在自己流浪的第一年,也是自己十岁的时候。

偶尔路过一座刚爆发兽潮的城市,残垣断壁的废墟下尽是血肉残骸,而林铃儿也是被林清儒偶然在一处废墟下发现的。

两人相依为命六年,可以说林铃儿就是林清儒的逆鳞,谁敢碰,林清儒绝对拼命也要那人死!

“别光吃菜,多吃点肉,以后等哥哥进入外门弟子,就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林清儒不由分说,拿着筷子将肉夹到林铃儿碗里,直到碗中垒起一座小山峰才罢休。

林铃儿看着碗中的小山,不由默默吃着:“哥,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感觉心里面总是有些不踏实,就好像,好像我父母出事的那天……”

“嗯?!”

林清儒当然知道铃儿所表达的意思,父母出事的那天,不就是那场惨烈至极的兽潮吗,听说那次兽潮就是连九大人族门派都死伤惨重!

“这两天我在林子深处砍伐时倒是没感到有什么异常,应该没什么事情发生,这里是天剑宗的地盘,而且还是在天剑山附近,应该没什么问题。”

林清儒安慰着铃儿道。

林铃儿点点头,不过皱着的眉头却仍未伸展开。

“家里还剩点香烛,明天的时候祭拜祭拜父母,希望父母保佑哥哥和自己平安无恙。”

原创文章,作者:清尘浮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41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