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嫁腹黑王爷,我带着王爷做美食最新章节,姜闻月,姜闻小说免费阅读

“不行不行,我还年轻,我可不能轻易的就嫁人了,还是嫁给一个傻子,好不容易可以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

反应过来的姜闻月拍着脑门从床上跳下来就要往门外冲。

一旁的四竹哪里见过她这样子,慌忙拉住她并喊道,“小姐,您又要去哪里呀?

眼看着姜闻月一个猛子就要冲到门外了,四竹突然伸开双臂挡在了门口,姜闻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撞到了四竹身上,两人双双倒下。

姜闻月倒在了四竹的身上,小丫头被撞的懵了,一下子立马脸也白了,哭着问道:“小姐对不起,小姐您没事儿吧,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小姐您快起来。”

姜闻月被她这一问突然就不好意思了,是她撞到了人家小丫头的身上,小丫头是最疼的,还跑来关心自己,她连忙安慰小丫头道:

“我没事儿的,你怎么样啊,好啦好啦,别哭了,你又不是故意的,况且是我乱跑出去导致的,赶快起来吧。”

说着姜闻月从小丫头的身上爬起来,伸出一只手就要拉四竹,四竹有些受宠若惊,抬起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愣愣的看着她,一脸的不可置信。

“小姐,好像哪里不太一样啊!”

四竹带着满脸满脑的疑惑颤巍巍的伸出了一只手,姜闻月顺势把她拉了起来。

拉起来之后才看到四竹的腿上赫然有一块儿破皮的伤口,正在流血,一块儿裙摆也破了。

她赶紧从房间里找来了一个小药箱,让四竹坐在椅子上准备给四竹处理伤口,这下更让四竹震惊了!

小姐怎么会亲自给我处理伤口呢?

四竹吓得再次白了脸,不顾腿上的伤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低着头哆哆嗦嗦的哭着说:

“小姐,四竹如果哪里做的不对,随小姐您责罚,但是您千万别这样吓奴婢啊,奴婢跟了您10年,对您忠心耿耿,您千万不要把奴婢丢下啊!”

听了四竹的话,看着还在地上啜泣着的四竹,姜闻月几乎要石化了。

这······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啊!

四竹这话怎么让人听的一头雾水的,不过是要给她处理一下伤口,怎么就扯上不要她了?古代人的脑回路都这么清奇吗?还是这个朝代的人思路就是这么天马行空,不可琢磨?

四竹还跪在地上低头啜泣着,姜闻月也顾不得再去研究这个时代人的新颖脑回路了,扶起了地上的四竹,说道:”我怎么会抛弃你呢,我只是想给你把伤口处理一下啊,真的没别的意思的,你别害怕哈。

四竹还是一脸不可置信,她是小姐哎,她怎么能亲自给一个丫鬟处理伤口呢?

况且,以前小姐不是这样的啊?

以前小姐虽然也很平易近人,但自从母亲去世后,性情变化一天比一天大,几乎每天都会因为二夫人和大小姐的事发脾气,生闷气,气急了就会拿丫头们撒气,虽然倒不是多过分的做法,但渐渐的也失了人心,大家都不太愿意亲近二小姐了,甚至都不敢在小姐面前随便讲话,生怕某一句话惹怒了小姐遭到迁怒。

可是现在,小姐竟然主动的在关心她并且照顾她啊,这怎么可能呢?

莫说是二小姐,就算是赤羽城第一良善,平阳侯府大小姐也不会这样做啊!四竹的脑子里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难道小姐失忆之后性格也变了?”

“这个难道不是小姐吗?”

“不是小姐又会是谁呢?”

就在四竹愣神的功夫,姜闻月已经熟练的拿出药箱的跌打酒涂在了四竹腿上受伤的部位,一边涂一边说着:“可能会有点儿疼啊,你稍微忍一下。”

说着还轻轻的吹了一下伤口。

看着姜闻月的动作,四竹的眼泪又吧嗒吧嗒的掉下来了,这样的小姐她这辈子是第一次见到!

小姐好像变了一个人,莫名的好像更喜欢失忆后的小姐,甚至冒出了一种希望小姐永远不要恢复记忆的可怕念头。

姜闻月给四竹处理完伤口,一抬头看到小姑娘还是泪眼汪汪的样子望着她,这种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

前世她辍学之后一心窝在工作室研究菜品,几乎没有朋友。

人因孤独而优秀那就是说给她的,说实话她的内心其实是很孤独的,她唯一的乐趣和精神寄托就是各式各样的菜品。

而今生看到小丫头对她情真意切的关心和跟随,就像是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她的内心是很受波动,她想走,可是静下心来仔细去想,其实并不知道该走到哪里去。

还是先顺其自然看看情况吧,总之嫁过去不过就是要面对一个傻子,可能还容易对付一些。

可是她总觉得这个身体的前身离家出走和坠河并不那么寻常,这中间可能也包含着层层阴谋,如果现在就嫁人,再去查这个案子恐怕就很难了,占用了别人的身体,出于道义总是要让有所回报的啊!

而且,只要一天不把这个案子查清楚,她在这个世界的生存就多一分危险,要想办法避免同样的悲剧再次在自己身上发生。

想到这里,姜闻月再次安慰了一下刚刚缓和过来的四竹,问道:“四竹,你能不能领我去找一下爹爹,我有个急事想跟他商量一下。”

四竹听完这话,虽是一脸疑惑,却也并没有说什么,答了句好便领着姜闻月去了侯府大人的书房。

每到这个时候,侯爷都是在书房里练习书法,所以走到书房门口看到书房亮着灯就知道侯爷此时正在练字。

四竹将来意传达给门口的侍卫之后,侍卫轻轻推门而入向侯爷汇报,不一会儿一个高大挺拔,身着雾蓝色长袍的中年男人就走了出来。

看到姜闻月站在门口,姜海山赶紧迎上去嘴里还嗔怪道:“你大病初愈刚刚醒过来,要找我,差丫鬟过来跑一趟我便是了,何必自己跑来呢。”

“夜深月凉,再染了风寒可如何是好呢!再者你明天就要出嫁了,出嫁前不能随意乱跑的啊!”

紧接着便吩咐侍卫给姜闻月拿来了一件披风亲自给她披上。

引姜闻月进屋后,侯爷问道:月儿,你深夜跑来找为父,可是有什么急事呀?

姜闻月也不拐弯抹角,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后便说道:“父亲,女儿深夜叨扰您确实是有急事想与您商量一番。”

听完这句话,侯爷一下子竟也愣了一下,不敢置信,自己的二女儿何时变得这么知礼数了!

以前看到自己不说跟看到仇人一样,确实也谈不上是一对有感情的父女,这些侯爷都不甚在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包容着她。

毕竟侯爷也清楚,自己女儿之所以会变成这般模样和自己10年前犯下的一场错误有着莫大的关系,都是自己引起的。

可是这会儿姜闻月一开口,说话的语气仿佛变了一个人,对他这个父亲也是格外的尊敬。

这让他不得不再次细细打量了一下姜闻月,看着这张脸,虽比平日里增添了几分憔悴,模样却是一点没变,只是总觉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或许是失忆引起的吧。

侯爷还在想着,目不转睛的盯着姜闻月打量,姜闻月倒也不担心,这个身体的确是这家二小姐的,正好借着失忆,也不用有什么顾虑,随她们怀疑,自己有充分的理由去圆过去。

但是正事还是得说啊!

“父亲,您在听我说话吗?“姜闻月主动打断了侯爷的思路。

“啊,嗯,月儿,为父在听呢,你接着说。”

“确实这件事比较紧急,所以深夜跑来请您拿个注意。”姜闻月继续浅浅开口。

“明日我便要出嫁,虽说冲喜救了我的命,可是我的身体毕竟还是很弱的。”

“如今以我现在的情况到了翼王家里,在翼王痴傻,府内又没有有权量的人当大局的情况下,免不得去了之后会受欺负,可能不一定能得到很好的照顾,身体也会被一点点拖垮,加之如今女儿失忆,后期是否有后遗症还未可知。”

“所以女儿恳请父亲想个办法把婚期拖上一拖,待女儿身体大好之后无牵无挂的嫁进翼王府。”

侯爷听完姜闻月的话,也觉明日便直接出嫁的确不太合适,加之本身就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与一个痴傻之人,哪怕他是王爷!

所以心下一想,转头对姜闻月说:“月儿,为父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个事情你先不用管了,为父想办法帮你先拖着,后面有机会一定再想办法给你解除婚约。”

“多谢父亲!”姜闻月高兴的对着侯爷行了一个礼,接着说道:“那女儿便不打扰您了,天凉夜寒,您早些歇息。”

侯爷又愣了一下,看着姜闻月如今温文有礼的模样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是他这十年来做梦都想看到的场景啊,如今倒是一下子圆梦了。

他亲自打开门将姜闻月送出去,又招呼了侍卫护送她回自己的厢房,这才安心的开始准备推迟明天婚礼的计划。

原创文章,作者:闻羽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8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