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刹,红芒月行小说《报告女皇:您的小娇夫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报告女皇:您的小娇夫又跑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沐叶圆圆

简介:他像莹润剔透的水晶,纯净高洁而她如妖冶惑魅的烈焰,无坚不摧一个不察,他落入她手:“呵,男人,你在挑战我的耐性。”她挑起他的下巴,目光中尽是威胁“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也得不到我的心。”他撇开了头,眼神中满是不屈“你想多了。”她唇角轻勾,啪地一甩手中皮鞭“我只要你的身,不要你的心。”后来,他将她紧紧箍在怀内“我不但要你的身,还要你的心”【美飒A直球女VS禁欲系甜豆男,双洁1V1】

角色:罗刹,红芒月行

罗刹,红芒月行小说《报告女皇:您的小娇夫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

《报告女皇:您的小娇夫又跑了》免费阅读

月行郁闷极了。

她,一代妖皇,世间唯一的一只金翅大鹏,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傲视群雄,睥睨万物。

无人敢惹,更无人能奈她何。

此刻,却被困在这黑暗阴冷的洞穴,动弹不得。

但她却毫无办法,一身本领无处可施。

只因,现在的她,是一缕魂魄。

前世身死,元神转世的时候,不知道是何缘故,她竟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到这里,附在这洞穴的巨型鱼骨之上。

一附便是几百年,她每日与黑暗为伴,时光漫长而孤寂。

而她的元神也因损伤过度,前世记忆变得模糊。

只知道她是妖皇月行,其余的,全不记得。

失去生命,又失去记忆。

然而最令人绝望的是,她偏偏还有意识。

她能感知到这阴暗洞穴里的潮湿,也能看到洞顶岩石上滴下的水珠,她还能闻到洞外传来的海藻的味道。

可她动不了,也喊不了。

度日如年,度时如年,度秒如年。

每一刻都是煎熬。

她甚至希望自己元神彻底破灭,不要留有一点意识,至少落得痛快。

这讨人厌的洞穴,连个人影也瞧不见。

无聊,又无趣,更无望。

唉……

月行叹息,但连这叹息,她也发不出声音。

声音……奢侈的声音……

哪怕听人说说话也是好的啊……

“啊!”

一声惨叫在这时传来。

月行精神一振,想不到今日上苍如此善解人意,终于让她这枯燥无味的状态里来了点响动。

循声望去,是一个女孩重重摔落在骨架旁。

她头戴王冠,一袭红衣如血,似一只待宰的羔羊。

“公主,能被选中祭祀,是您几世修来的福气。”

伴随着声音,一个精瘦糙汉跳下,俯下身子,向她露出恶魔般的笑容。

“何必要跑呢?”

话音一落,嗤——

是匕首划过肌肤的声音,女孩手筋立时被挑断。

“啊——”

她惨叫着打滚。

寒光闪过,另一只手腕也被挑断,瘆人的伤口处,溢出鲜红的血珠。

“给我个痛快吧。”

她苦苦哀求。

啧,真是位凄惨的公主,活得连蝼蚁都不如。

月行心想。

但更凄惨的在后边。

又一名糙汉飘落下来,长得肥头大耳,一脸奸猾,一看见那女孩,脸上便泛起色眯眯的笑:

“至尊无上的公主能给我们哥俩爽一爽,这辈子真是值了!”

女孩恐惧无比,一边挣扎着后退一边苦苦哀求:“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

瘦汉晃晃食指,轻笑道:

“不不,我们哥俩一向讲究诚信,既受人钱财,就要好好替人办事。”

胖汉则一脸淫笑:

“别急,待会儿爽起来了,你还会求我们疼你呢。”

他从袖里掏出一条长 鞭,啪地一甩,女孩身子一个激灵。

月行心里一阵嫌恶。

可是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

妈的,还不如没响动。

月行心中暗骂,不愿去看他们,但耳边还是传来他们讨人厌的声音。

“哥,你悠着点,别把她打坏了,等轮到我就没得玩了——”

瘦汉一边提醒着,一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

“放心,我自有分寸。”

胖汉狞笑着向女孩一步步靠近,啪地一 鞭甩在女孩身上,女孩肩头顿时显现出一条血红的鞭痕。

“啊 ——”

女孩又是一声痛叫,哭出声来:

“上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要怪,就怪你太弱。”

女孩退到巨型鱼骨前,已是退无可退。

她绝望的抬头,胖汉淫笑着脱下外衫,他亮出手中的鞭子,鞭身上的纹路是那样刺眼。她又回头看了眼身旁的鱼骨,那森森白骨堆成的架子,像一座坟墓。

耳边又传来胖汉的笑声,在这黑暗的洞穴里,愈发刺耳可怖。

女孩心中一横,在胖汉即将挥出长鞭之际,向那巨型鱼骨猛地一撞。

砰!

鲜艳的红色血花在白色的骨架上绽放。

她身子一歪,当场毙命。

“死、死了?”胖汉呆在当地。

红色的血液自她额间溢出,顺着白色鱼骨流淌,白色的骨架吸收了鲜血,泛起一层淡淡的神秘红芒。

月行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惊到,忽然间,她似乎又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收,顿觉天旋地转,一阵晕眩。

只是片刻,她的意识便恢复过来。

睁开眼睛,有血珠自额头划过眼眶,透过那红色血珠,她看到对面那胖汉腻人的脸庞。

她竟然附上了那个死去女孩的身!

那股神秘力量蹿遍全身,她清晰的感知到,额间伤口在愈合,腕间手筋在恢复,身上鞭伤在消失,整个人的体质由孱弱进化为强健。

“哼,你以为死了就能放过你了?死了,老子也要爽一爽!”

胖汉一边说着,一边解着裤腰带,忽觉有目光盯着自己。抬头一看,原本待宰的羔羊正打量着自己,只是她眼神中全然没有刚才的恐惧害怕,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玩味。

“哈,你没死?”胖汉喜形于色,“很好,还是活人玩着有意思。”

“你不知道,刚才看你死了,我的心都要碎了。”他色眯眯的摸向她的脸,“等会儿让你好好尝尝,老子进入你身体的滋味——”

闻言,月行只是轻轻一笑,嘴角泛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嘲弄之意。

“你笑什么?”他一怔,手也停在半道。

“自取灭亡。”

月行刚吐出这四个字,右手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扳下一截鱼骨,直刺他的左胸,正中心脏!

这一串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速度之快宛如闪电,直至鲜血自胸膛流出,他才反应过来。

“进入你身体的滋味,如何呀?”月行笑吟吟的问,声音又轻又柔,脸上表情好似在玩弄一只猎物。

胖汉的五官因疼痛而变形,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

这呻吟传至瘦汉耳中,却误会他是兴奋所致,嘴里轻骂道:“小点声!”

手中白骨转动搅拧,心脏碎裂的声音传来。

“啊呀,你的心真要碎了。”

她轻笑着抽出那截白骨。

扑通——他应声倒地。

瘦汉听见声音,心觉不妙,转过身来,看见眼前情形一怔。

倒地的尸体旁,她冷然而立,额间残留着血迹,乌黑的长发垂落至腰间,一双眼睛透着寒意,仿佛来自地狱的索命罗刹,周身笼罩着浓浓杀气。

瘦汉大惊失色,刚要转身离去,长鞭攸地甩来缠住他的脖子,嗖地将他拽至她的身侧。

“能被选中祭祀,是你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似笑非笑的声音传至他的耳旁。

“何必要跑呢?”

喀嚓——他听见脖颈断裂的声音。

是他自己的。

脑袋一歪,整个人向下跌去。

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看见她红唇轻勾,纤白的玉手,仍握着长鞭的那头。

他记得,这长鞭是哥哥花了大价购来的,特意用它来鞭打那些美丽柔弱的少女。

每一次,他在旁边听到少女们的痛 叫声时,都会莫名兴 奋,可是现在,这个曾经令他兴奋的东西,成了要他性命的所在。

眼睛缓缓合上,他的世界归于一片黑暗。

月行嗤笑一声,扔下手中长鞭,抬脚跨过他的尸体,纵身一跃,从洞口出来,到了外面。

空气,新鲜的空气。

香味,植物的香味。

光明,透亮的光明。

自由,珍贵的自由。

月行开心极了。

原创文章,作者:沐叶圆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7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