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越女主拿稳光环剧本》白灵玉,李思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白灵玉那个小狐狸你赶紧出来。”外面一个五大三粗的妇女大约三十多岁,长驴脸穿着粗布麻衣。

头发用灰布包着,活像一个水桶披麻袋,神情凶恶,嘴里说着难听的话站在自家的围栏外面。

白洲见状青筋暴起,伸手指着外面的妇女怒骂道:“你还敢过来,我没有去找你儿子算账就不错了,你嘴里是什么不要脸的脏话。”

白灵玉脑中记忆一闪,原来是负心汉的娘亲张莲花李张氏,她家以前是三原乡的小地主,不过从她男人死后就败落了。

但人总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家的情况还是比村里其他人要好些的,因此更是一直瞧不起贫穷的原身家。

那个李张氏一听,顿时更是火冒三丈,伸出一条大象般的粗腿嗖的一下将白灵玉家的篱笆门给踹飞了过去,趾高气扬的入内。

后面还跟着一个低着头的年轻人,灰布衣衫皮肤不算白也不算黑,模样有点钝,白灵玉认出来那是负心汉李思文。

而外面那些全是看热闹的村里人。

李张氏张口就骂:“我说什么脏话了,你女儿勾引男人,还不让说了勾引就算了还引着我儿子和你女儿一块跳山。

幸亏我儿子及时醒悟,不然我上哪找回我的大宝贝儿子去。”

说着便用自己的灰布袖口擦了擦根本就没有的眼泪,又抬头恶狠狠的指着白灵玉咬牙说道:“怎么没有摔死你个小娼妇,居然还救回来了。”

白灵玉一听真是会本末倒置,原身再怎么傻毕竟还有爹爹,怎么可能会诓李思文跳山,就那所谓的山。

还是李思文拉着原身左挑右挑出来的一个陡坡,还不要脸的骗原身说,她长的美怕她死后容颜有损特地选的。

白灵玉还没来得及做声,就看见自己爹爹白洲抄起墙边的扫帚要招呼在李张氏的身上。

李张氏见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握着拳头捶着胸口哭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差点让小娼妇带去见阎王了,到她家来说理她们就要打人了,啊啊啊。”

白灵玉拉住爹爹白洲,摇着头无声示意爹爹白洲不要冲动。

一边的李张氏还在不停哭闹:“我儿子被他女儿早就勾引的一起睡了,以前只要一回家,就和我要这要那,全是送给小狐狸精啊。”

“现在人家有高枝了,诓我儿子跳山,肯定怕人家皇家知道她不清白,早早的料理旧情人啊。”

“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来来回回和我儿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夜的夫妻,睡了多少恩,她就是这么恶心肠哟。”

白洲听的心内怒气翻涌,但是他一个男人确实做不到像泼妇一样坐在李张氏的面前对骂。

看着外面的村民们议论纷纷,自己只有坐在自家的小凳子上干听着这些污言秽语。

偏自家女儿居然还能淡定自若的给自己从屋内倒茶喝。

李张氏骂了快有半个时辰,口渴难耐,见白灵玉一家并不搭茬,坐在地上停了骂,大口喘着呼吸。

李张氏见白灵玉面前有水,回头给低着头的儿子李思文指示道:“去,去小娼妇那边给娘拿杯水过来。”

李张氏见儿子没有反应,抬脚就拔下脚上的鞋子朝李思文扔了过去,李思文受惊一跳,引的外面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

白灵玉见李思文低着头朝自己畏畏缩缩的走来,自己索性更做出一副无愧于心的目光故意死死盯着李思文。

盯的久点李思文似有些心虚,依旧不抬头结结巴巴开口道:“我,我娘要喝水。”

白灵玉动作轻缓从容的在面前的小桌子上,抬起手拿起一个杯子倒了杯水,起身递到李思文的面前。

李思文连白灵玉的一丝皮肤都不敢碰,接过水就往回跑,拿给李张氏喝。

白灵玉看着李思文的背影内心冷笑,原身眼光不行啊,这李思文长的不行,性格不行,担当也不行。

就连记忆里李思文和原身说他以后要考状元,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连个童生也没有考进门,真是在垃圾堆里找,哪哪不行。

李张氏一看自己儿子这么窝窝囊囊的样子就来气,大骂道:“心虚什么,勾引人的还没心虚你慌什么,睡都睡了现在倒还不敢碰了,没出息。”

李张氏骂完一把夺过李思文手里的水杯就咕噜咕噜的喝起来,胡乱抹了一把嘴。

“李大娘。”白灵玉喊到。

刚想继续开口大骂,李张氏就听见白灵玉恭敬有礼的称呼自己大娘,心里料定自己骂了这么久她绝对怕了。

“怎么,知道自己下贱,要知错了。”李张氏得意洋洋的道。

“我知不知错,李大娘大约不关心,李大娘真正关心的应该是赔偿问题吧。”白灵玉走到跟前一针见血的说道。

其实李张氏一来,就朝着自己的名声骂,无非是李张氏贪慕虚荣想在自己这里捞一笔,想着眼下自己与五皇子有婚约,自古以来一个女子的名声最重要。

想要获得好处,就要先败坏自己的名声,到时候自己头脑一昏肯定顾不得旁的,定要拿些钱财给她消灾。

不过自己可不是那个眼光与头脑都不行的白灵玉,想从自己这榨好处,门都没有。

李张氏见她猜中自己的想法,也不跟白灵玉扯七扯八,直接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缓了缓声音厚颜无耻道。

“白家丫头有高枝了,我家思文就成了弃夫,你当初又诓我家思文跳山,毕竟吗你与我家思文有过夫妻之实,我也算你半个婆婆,你下月来的聘礼我们就八二分,我八你二怎么样,也算我们思文与你相好这么些年的补偿。”

白灵玉看着李张氏这脸不红心不跳的想要自己的聘礼模样,还跟自己八二分实在是无耻的要紧。

不过张莲花当着村民们的面说出来就好,也好当个见证。

白灵玉收起刚才一副温柔说教的神色,眼神微冷沉着声道:“终究是乡野村妇,不知天高地厚。”

原创文章,作者:萱萱若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4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