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听说了吗?太子妃夫妇都是穿越的》沈念卿,吴太医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听说了吗?太子妃夫妇都是穿越的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山中一知己

简介:唐步云看着唾沫横飞的兄长思绪飘得有点远!这兄长不按套路出牌啊!不是说好众皇子夺嫡,你死我活吗?不是说好,各种暗箭冷枪嗖嗖嗖让人防不胜防呢?不是说好大家一起争皇位吗?这假死又是唱的哪一出?

角色:沈念卿,吴太医

小说《听说了吗?太子妃夫妇都是穿越的》沈念卿,吴太医完整版免费阅读

《听说了吗?太子妃夫妇都是穿越的》免费阅读

疼,密密麻麻的疼深入骨髓。

沈念卿是被疼醒的,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力气说话。

“水”

声音轻的自己都不知道发出声音了没。

“小姐,您可算是醒了,您再不醒过来,奴婢也不活了。”声音中带着哭腔,泪珠似不要钱的往下掉。

看红肿的眼眶就知道不知哭了多少场。

“水”,胸口钻心的疼痛让沈念卿无暇多想。

她现在只想喝口水,来缓解快要冒烟的嗓子。

“小姐,奴婢这就给您端。”

润过了嗓子,沈念卿视线清晰了一点。

眼前的女子着装格外怪异,身着水绿色襦裙,梳着整齐的小双螺髻。

屋顶是描金的榫卯结构的斗拱,目测房顶得有两三米高。

枕边是大红的床幔,并蒂莲绣花精美。

而这身下的床却硬的够呛!

要不是胸口的疼痛时刻提醒这自己这不是梦,沈念卿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入了哪个剧组了。

“这是哪?你是谁?”

虽然自己平时很鄙视这狗血的桥段,女主角病重刚醒第一句话就是此话,但是确实这是第一要义。

“小姐,您不记得了吗?”婢女泪眼汪汪的看着沈念卿,听闻此话,眼泪又要掉下来。

“小姐,奴婢是春林啊,您快吓死奴婢了,不想嫁就不嫁了,好端端的寻死做什么,您死了,您让奴婢怎么活呀。”

沈念卿心生一阵愧疚,怎么自己才说一句话,这妹子就要死要活的,眼泪哗啦啦的流。自己很想问问她哪来的这么多眼泪。

“嫁人?”

沈念卿从婢女的话中抓住了重点,眉头微皱。

“小姐,您怎么了?您不记得了吗?”春林担忧的望着沈念卿。

“小姐,咱们现在在太子府。您已经昏迷七日了,太医说您今天再醒不过来,可能….可能就….”话还没说完,春林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一半担忧,一半心疼。

沈念卿放弃了,胸口疼的要命,眼前的人哭的话都说不完整。

自己明明在病床上,怎么突然在这里醒来,木质的房顶上绘制着精美的图案,描金的走线,彰显着贵气。

连身上盖的被子摸起来也是满绣,这定是个富贵人家。

桌上鎏金的香炉里升起的烟雾模糊了视线,沈念卿闻着这若有若无的香气,心里想着想着思绪就飘远了。

…….

沈念卿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医院,父母整天来和自己说话,虽然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很重,一直未能成功。

20岁那年,沈念卿在大学门口为了救一个小朋友,被车撞了,就再也没醒过来。

一直在医院靠着机器维持生命,是沈父沈母不放弃,天天来和她说话,希望有朝一日能唤醒女儿。

沈念卿的这种状态,通俗点来说就是变成了植物人。

大家以为她是听不见的,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听着父母从最开始的伤心难过,到最后只希望她能醒过来,有多心碎。

现在,她醒了。

但是父母却不在了。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

然而活着,真好。

那现在自己是在哪个朝代?身处何处?

既然上天给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那自己就要抓住机会,不负生命!

沈念卿在一瞬间感慨了无数个念头,再也扛不住,又睡了过去。

此时,世安苑内。

“主子,她醒了。”一身利落的短服,静静的站在下首。

“请太医了吗?”

上位的少年从书本中抬起头来,一身淡蓝色的圆领袍显得人温润如玉,而少年的挺拔之姿已初见端倪。

“吴太医正在去清音阁的路上,属下就先来禀告了。”

“走,我们去看看。”

说着就放下手中的书,率先走出去。

他倒要去瞧瞧,这个大婚之夜就敢自戕的女人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皇家人自戕是重罪么!

还有勇气在大婚之夜自戕,是个有趣的人儿。

少年的突然到来,让清音阁忙了起来,这还是沈家小姐昏迷以来,殿下第一次来看小姐。

春林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摸不准是来降罪的还是来安慰人的,跪伏着身子,虽有疑惑,却也未抬头看向来人。

“吴太医,怎么样了?”

少年自自在在的坐在雕花窗棂下方的圈椅,手中拈着糕点,似是漫不经心。

吴太医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下琢磨着该怎么回答才好。

这皇室自戕可是重罪,这太子爷却给瞒了下来,连三日回门都让丞相府无话可说,也不知找了什么由头。

可见这位爷是极看中太子妃的!

自己帮忙隐瞒,也不知这祸水会不会引到自己身上。自己还年轻,还没活够呢。想到这位爷平时的作风,不由得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回太子的话,太子妃如今醒来便已无大碍,只是这伤口伤及心脉,需要好好将养着。”

久久听不见回话,吴太医偷偷的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少年依旧不紧不慢的吃着糕点,神色如常,倒是让人猜不出是什么心思。

“吴太医,前几日本太子大婚,很是高兴不小心喝多了,醉酒落了水,着了风寒,太子妃衣带不解,日夜侍疾,如今本太子好了,太子妃却病倒了,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微臣明白,微臣定当竭尽全力。”

吴太医心中凛然,这太子三言两语就将这个事情揭过。自己还在他老子手下讨生活,能不明白么,不明白是怕自己活得日子太长了么?

见太子不说话,又道“那微臣就先下去开药方了。”

“嗯,下去吧。”

得了命令的吴太医惴惴不安的退了出去,汗湿的衣服经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头也不回的去开药方。

自己一点也不想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奈何医术太高啊!

“余数,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

立在窗边身着短服的少年略微斟酌了一下,回答道“许是太子妃知道了?”

唐步云不可置否,看不出来这还是个烈性子。

从自己来到这个地方以后见到的大多是大家闺秀,不知民间女子怎么样。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自己还想着去民间逛逛。

后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暗箭难防。

自己这个位置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不然也就没自己的什么事儿了。

既然回不去,就好好活着,说不定自己写个什么诗歌,也能流芳千古,可不能在这时候英年早逝。

原创文章,作者:山中一知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4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