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笙,凌席策小说《重生后成了偏执摹少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

礼服就留在那里好了,当作是给夏鸢的见面礼吧!毕竟那件礼服确实是属于夏鸢,自己是借用片刻,这样说也不为过吧,

夏笙人还没到到s市时,她就已经提前开始接生意,礼服只是首秀,对方虽然和店铺没有缘分,本不应该允许接纳生意,可是出于还没冠冕未算出格,她的做法只能说是钻了空子,

但是如果追究起来,夏笙这样的做法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夏笙不在乎,比起身体的疼痛令她更加好奇的是人性的承受量,

蜜色纱裙礼服的确应该完好如初的送到夏鸢手上,只是中间出现了一点小插曲,

这件礼服的设计师,是有着独特风格森系感阿崇,他把礼服包装好后,看着包装好精美的礼盒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神秘陌生号码,

“我会按照要求,寄到你那里……我想要的东西……”阿崇的语气带着迟缓,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很清楚自己做了这件事情后,接下来的代价,

夏笙轻易的感觉到对方在迟疑,甚至可能下一秒脱口而出就是毁约,她嘴角上扬眼神中带着轻蔑,人性面对诱惑时,我们着力偏爱的一定是想要守护最珍贵,

夏笙在赌,同时也在看戏,当一个人面对亲情和自己事业的时候,是选择自私为己,还是毫无犹豫选择亲情呢?

“可是……不行,不能犹豫,”男人控诉自己的摇摆不定,

自己的妹妹当年因为车祸成为一个植物人,整整三年了,没有一丝生机,

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一个精致美丽的女人,她说,她能救,是她与生俱来的气质,还是冰凉没有感情的蛊惑声,

他信了,并且带着她去看妹妹,出乎意料的诧异,似乎她就是一个拥有魔术的女王,时间定格在那一刹那,妹妹的生命指数随着电脑幅度逐渐上升,……神奇并且可怕着,

阿崇眼神飘迷茫,自小到大,外出留学,他都励志成为一名优秀设计师,妹妹是他忠实的粉丝崇拜者,如果她醒来,知道了,会是怎么样?

他连想都不敢去想,如果有其他方法就好了,阿崇不是没试着去外国寻医,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病情一如既往没有一丝生机,

眼下这个女人的出现让她再次看到了希望,所以他必须答应,妹妹和前途相比较,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

身为设计师偷换作品,这是设计师一生的禁忌,可是…………

夏笙听到阿崇的那一句:“一定要让我妹妹快乐的醒来,她最喜欢太阳了,”

电话那头的夏笙狭长的双眸带着几分呆滞,顺势而问一句,显得比较随意:“你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人吗?你知道你的下场会是什么样吗?这些……”

不等夏笙说完,阿崇的声音低沉:“我会主动离职,”

电话两头都安静片刻,夏笙心中有着几分嘲讽还有一丝羡慕,回忆起那天给女孩看病,沉眠着的女孩,憔悴苍白的脸颊无力,嘴角却带着幸福的笑意,现在想来她的哥哥一定很疼爱她,

驱车在路上的夏笙回忆中有些愣神,微微叹口气,转瞬看到车后镜有人尾随,一直在尾随,

夏笙无情的嘲笑着自己还挺煽情,后面有尾巴现在才注意到,手里的动作没有慢一步,

夏鸢果然是不会简单的放过她,看这架势,明显后面有辆黑色奔驰一直跟着,

嘴角不屑上扬一下,夏笙加速马力,很快消失在黑夜大道之中,

那些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女人突如其来的加速,他们措手不及就被轻易甩掉。

夏鸢那边接到电话后,恨得咬牙切齿张开就骂:“一群废物,要你们有什么用,”挣扎的脸庞与宴会上的如同两人,天使陨落刹那之间出现恶魔,

“查到她的车牌号了吗?”夏鸢试图平静让自己变得不要那么着急,

车上的人显得紧张兮兮大气不敢喘一下,“还没有查到,”

夏鸢直接挂掉电话,白皙的手指撑着额头,另外一只手紧紧攥着手机,撇的桌子上的相机情绪才有所恢复些,

今天这个女人和夏笙的气质如出一辙,而且还故意提起夏笙那个死人,她和夏笙会有什么关系吗?

可是一想到他们身上散发的魅力和气质如出一辙,夏鸢紧绷的脸颊开始变得苍白,令人羡慕嫉妒,那么高傲自信的洋溢着笑脸,看着都令人气愤恶心,

“不行,绝对不可能,夏笙已经死了,谁都不能抢走属于她的一切,”

夏鸢来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从锁着的抽屉里拿出封存已久电脑,反复冷静自己的情绪,

试着假笑几次,看着毫无破绽时,才重新放置好电脑,才开机电脑,看到黑屏中的自己,与往日一般无二,

电脑开机,页面上有个特殊的加密软件,点击进入打开后,一个联系人名字易摹,

打开后相机链接电脑,把照片传送给联系人,外加一张夏笙穿着蜜色礼服的后背照片,这张照片正是她派人拍的,

宴会上没有记者,不对外开放,任何人都很难流露信息,所以夏鸢才不顾及他们对决,也不在乎强不强风头,也正是如此,才能安抚盛沁雅那个女人矫揉造作的情绪,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等待的过程中是最煎熬时候,

男人发了一个疑问号,夏鸢右手握着鼠标犹豫片刻 ,还是选择点击视频聊天,

这次她的做法有些大胆,因为一共她和他视频没有超过三次,这次的唐突是因为宴会上的女人让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危机感,比夏笙更令她感觉到压抑,

等待一会儿对方接听,电脑屏幕上,

男人精美绝伦的五官每一寸都完美无暇,淡淡的双眸微眯看着文案,睫毛根根分明浓密遮住他的神情,斜飞的英挺剑眉皱起,削薄轻抿的唇,无一不张扬着高贵和优雅,这样的神来之笔 ,刻画出男人精致完美的五官,每一刻都散发着独特的高贵气质,

伏案文笔似乎在忙碌手中的工作,锋利的黑眸闪耀着随意撇了一眼视频,“怎么了,”

夏鸢盯着视频,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开口,男人一问刚好她接入话题:“发给你的照片,是今天声称易家未婚妻的女人,”

这句话打断男人低头工作,显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合上钢笔,正视起来电脑,眼神微微眯起,

想到刚才她发来一张不算清楚的照片,从侧脸轮廓能感觉到,她一定是一个美而多娇,魅惑力十足,这是易摹脑海里闪出的第一印象,

蜜色礼服露出后大大的背,如果正脸上妆比之前的照片更加吸引人,不过再美的人,他也只是鼠标一点而过,“陌生人,”

“怎么,你不会只有这些话吧,”易摹食指带着红玉复古戒指,放在桌子上面,一下一下的敲到着,等待对面视频夏鸢开口的下文,

夏鸢也不着急,“没事,只是她现在,在s市比较有名气,易摹的未婚妻,今天凌爷爷过生日,有头有脸的人都在,这个女人说出她的身份,让s市的人以为是摹少未婚妻来了,”

易摹散漫惯闭着的双眸打开了 ,孑然独立间散发着傲然天地的强势,“我知道了,”他很清楚她视频的来意,

夏鸢等待的就是这句话,嘴角露出得意得笑容,电脑黑屏,易摹一把合上,再次闭起眼睛,养精蓄锐般按着鼻梁适当调整休息,

回到店铺的夏笙,高兴的哼着小曲儿,秦温半死不活的趴在刚刚搬好的古蜀柜子上面,

“哇哦,辛苦了,”夏笙朝着她走去,作势要给她捶捶背,揉揉肩,

秦温一脸嫌弃打着哈欠问道:“你怎么心情那么好,”

夏笙侧头望着她,“有这么明显吗?”

“就差把高兴写在脸上了,”秦温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那你去休息,店里的活我都包了,明天我们都正常营业吧,”

秦温眨了眨眼睛,趴在前柜台上面用手捧着半截脸颊,看着干劲十足的夏笙,“你是不是又接违规的生意了,”

说着夏鸢就冲着她翻了一个白眼,“你怎么回事,上次惩罚还不够吗?为了别人兄妹两,被挨罚,被训,现在还不知悔改,”

“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秦温就这脾气和性子,直来直去,

它只是一个灵宠自然不懂得人间心思那些把戏,夏笙表情有些轻微的伤感,似乎眼泪止不住要掉下来似的 ,

秦温愣了一会儿,“你,你不止于吧,我,我,我只是担心你的伤,”说话的尾音慢慢柔弱了几分,

夏笙得逞一笑,长腿向前一迈,用指头点了点秦温底下去的脑袋,“你真是傻,那么容易同情人类,”

秦温自认为自己是聪明的,“哎呦,夏笙你又骗我,”气鼓鼓的脸庞很是可爱,

夏笙转身从杂货间里刚拿出拖把,回头看她一眼,“还那么记仇,不就昨天那一次吗?

秦温一记白眼自己体会,“你的衣服?你打架了,”

夏笙挑了挑眉毛那么明显吗?不过忽视了她的问题,如果不和秦温把话题聊死,她一定又是讲那些他们灵界的大道理,所以夏笙选择忽略这些讲经过程,

秦温也不去理睬她,走去后院时留下一句话,“你明明才是最傻的人,吓唬别人,帮助别人,替应受罚,身上的伤好了吗?就到外面乱跑,”

看她见她干活还挺起劲的样子,身上的伤应该已经好了一大半,“累了就休息,我也能干活”,说完上就去了后院的方向,

夏笙听到秦温的话心里暖暖的,纵然不是人类,可是却有着炽热的心脏,她嘴角上扬着仔仔细细擦拭着每一处地方,

她能够再次感受到生命的跳动,是师傅和秦温的帮助,这份恩情当牛做马无以为报,

这家店铺对于夏笙来说意义非凡,店铺的名字早已传纪百年 ,

“八号当铺”,来缘入店,无缘错店,一物换一物,或者那你身上的任何一样进行交换,要求都能达成所愿,

无论是欲望 金钱 权势 美人 或是逆天改命 ,拿出同样代价付出,通通给与实现达成,不过每届的守护人,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换来店主的身份,夏笙自然是舍弃了很多换来现在的身份,

守护人不能滥用私权,根据指令完成任务,有缘者也可分文不取,无缘者抛出万金亦是拒收,

秦温刚才的提醒是为了她好,让她不要因为一点小事情,做事情没规矩,到头来反而害了自己,一件礼服的事情,因为自己的怜悯之心而得到反噬,是夏笙的可悲还是可叹,

原创文章,作者:囡易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3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