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太撩人:异能魔妃别嚣张(楚月,甄淑)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公主!”绿腰轻声的喊道。

南楚月愣了愣,收回想法,淡淡道“叫我干什么?”

“公主您……变了好多。”绿腰抿了抿嘴唇,大胆子说道。

“是吗?难道变了不好吗?”南楚月嘴角带笑的道。

绿腰点头道:“当然好呀,奴婢觉得公主比以前忧郁的样子有生气多了,而且也会说话了。”

南楚月定定看了绿腰一眼没有说话。

院子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进来一个身穿宫服的太监。

他清了清嗓子就朝门里喊:“九公主,圣上召见!赶紧见驾!”

南楚月冷笑一声,她是没想过南甄淑会继续刁难她,没想到来那么快!她屁股都没坐热就要面圣了。

她淡淡朝外面道:“我收拾一下随后便到!”

“公主,圣上突然召见,是不是因您刚刚打了四公主的事?”绿腰着急的说道,心中猜测一定是南甄淑那个坏女人去圣上面前告状!

“放心,我去去就回。”楚月安慰绿腰道。

“公主,奴婢担心四公主和十公主欺辱您……”绿腰担忧看着自家公主,眸子起了一层水雾。

“放心好了,你家公主可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此次父皇破天荒的召见我,定是发现我的哑症,好了所以派人来接我出去。”楚月笑了笑,拍了拍绿腰肩膀安慰她道。

“你个孽种,慢吞吞的想干嘛,是想被陛下砍头吗?耽误了咱家的时间,你赔的起吗?”院子里的太监等得焦急,不停嚷嚷,口气嚣张狂妄。

南楚月眯起紫眸,面色冷酷的望着窗外的太监,好一个不怕死的太监,竟然敢这么对她说话。

南楚月突然一闪,闪到小太监的面前,眸光盯着呆住的小太监道“一个小小的奴才,居然敢在本公主面前叫嚣,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语毕,一巴掌狠狠抽过去。

“孽种你、居然打我、你……”小太监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气得不轻。

话还未说完,又挨了一巴掌。

“凭你一个狗奴才,竟也敢辱骂本公主?今天我就让你知什么是尊卑有别!”南楚月彻底怒了,南宫宁和南甄淑欺辱南楚月也就罢了。

她可忍不了狗奴才仗势欺人爬到她头上撒野!

真当她还是从前那个任由别人搓扁揉捏的废物九公主吗?

南楚月几十个巴掌下去,小太监的脸瞬间肿得老高。

脸色青红交错,嘴角也流下了一丝血迹。

“公主、奴才、错了,奴才再也不敢了”小太监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错了?哼!现在才知错!喊本公主孽种的嚣张劲去哪里了,嗯?你的狗胆都去了哪里?”南楚月冷酷地道,双脚恶狠狠踩在他的手掌上,紫眸几乎将他射穿。

“奴才、奴才有眼无珠,奴才再也不敢骂九公主孽种了!不敢了……求九公主放过奴才!求九公主放过奴才!”小太监哪里会想到废材般的九公主,打起人来,下手一点也不含糊。

南楚月冷酷的哼了一声,怒道“要是再让我听到孽种二字,我要了你的狗命!滚!带路!”

“是、是、是、,奴才该死奴才遵命,马上、立刻给公主带路!”小太监连忙爬起来,顾不得脸上的疼痛,点头哈腰恭恭敬敬的带头引路。

在南楚月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走出过院子外的地方,更别想像现在一样出现在院子以外的地方。

第一次见识到古代御花园,楚月还是稍微有些震惊,万紫千红,这里简直就是花朵的海洋。

南楚月淡淡地瞧了眼,便不再四处观望。

“九公主,凰宫到了,奴才就不陪、您进去了”小太监捂着脸,胆怯的道。

南楚月刚踏进凰宫大门口,南甄淑眼睛尖,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冷嘲热讽的声音便传来“哟,还以为九妹妹不来呢。这从小没母妃的人呢就是不一样,不知道进来凰宫前需要通报一声吗?”

“四皇姐,这呀,你便不知了。这没娘的孩子就是可怜,没个人交代,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南宫宁讽刺道。

南楚月充耳不闻,反正这些蠢货她迟早会收拾。

“九皇姐,这不懂叫下人通报呀,见到父皇母后总得行礼吧”南宫宁看了她一眼,眼里尽是不屑,那一声皇姐都带着讽刺的意味。

南楚月没有理会她们二人唱戏,走到南千河曲蒲柳跟前,俯身拜了拜“拜见父皇,皇后娘娘,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啊呀!是楚月丫头呀!许久未见,模样又生动漂亮了许多,您说是吧圣上?”曲蒲柳抬起水袖捂在唇边轻声笑道,模样端庄,丝毫挑不出错处,好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南楚月心道。

南千河冷淡扫了南楚月一眼,不动声色打量一番。

这一番打量成功让他神色僵硬,眼中闪过一丝柔情,接着便是复杂又厌恶的目光笼罩在南楚月的身上。

那复杂的眸光,尽数落进了南楚月的紫色眸子里。

“寻个位置坐吧。”南千河面无表情收回目光道。

“诺。””南楚月浅浅地答应了一声,便寻了一个最后方的椅子坐上,一双紫眸毫无波澜的盯着地面,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

“楚月啊,你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吗?身体还好吗?”曲蒲柳关切地问道,眸光平和轻柔。

“回皇后娘娘,楚月一切都好,劳烦娘娘挂心。”南楚月抬起紫色的眸子故作害羞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回答道。

好得很呢,真正的南楚月已经被你女儿弄死了,你开心吗?

南楚月心里冷笑。

“楚月,你会说话了、了?”曲蒲柳十分做作道,颇为有些惊讶的样子。

这一句疑问,惹来南千河用打量的目光再次扫描着南楚月。

虽然不久前,曲蒲柳已经从下人口中得知这件事情,但是亲眼所见的时候,还是有些一怔,那个贱人生的孩子居然能说话了,真实得让人有些不可置信。

这个南楚月不但不哑巴了,就连眉眼间的冷淡傲气都和那个女人一样。

虽然目前仅有十三岁,但是那种特有的上位者的气势和气质,却让她有些心悸。

“是。”南楚月轻声应了一声,既不用敬称,也毫无惧怕。

曲蒲柳熟悉了从前懦弱胆小的南楚月,一时之间脸色有些不好看,勉强勾起笑容,“楚月,你还是同甄淑她们一样,叫我一声母后罢。你母亲在世时与本宫如同亲生姊妹一般。本宫作为天下之母,自然要好好替她照顾你。”

“母后我反对!这个孽种绝没资格唤您为母后!她根本就不是父皇的孩子!”南甄淑闻言,立马站了起来,十分不悦的道,让她和这个孽种同处一个屋檐下不如杀了她!

闻言,南宫宁赞同的轻笑地点点头,颇为有些幸灾乐祸。

“南甄淑你放肆!这是你作为公主说出的话吗?!”一直默不作声的南千河,一掌拍在红木雕花的桌子上,让在场的人为之一震。

连南楚月也是怔住,她不是为南千河那一掌,而是南甄淑脱口而出的话。

她南楚月身上流着的血液,不是凤凰王朝一族的?

呵呵……真有意思,难怪那南甄淑无时无刻不在叫她孽种贱人。

“父皇,儿臣本来说的就是事实,她本就是那祸国妖妃偷人诞下的孽种!”南甄淑不依不饶。

“公主慎言啊!”南甄淑身后的嬷嬷胆战心惊地悄悄拽了拽南甄淑道。

“看来朕对你真是太宠溺了,这样的话也能脱口而出?”南千河怒声呵斥道,脸上的神情非常不悦。

虽然他言辞威慑,可南千河语气中的溺爱南楚月还是听出了几分。

曲蒲柳眼见不妙,暗自叹息这个孩子如此的不懂事,在没人的地方随口说一说也就罢了,竟然敢摆在圣上面前说出来。

她扯了扯圣上的皇袍,有些打趣地替女儿圆场。

“陛下请息怒,甄淑年纪还小,口无遮拦,还请陛下不要跟她计较。”

南千河愤怒瞬间烟消云散,看了一眼曲蒲柳道:“今日便揭过,若有下次,朕绝对不饶你!”

南甄淑撇了撇嘴,看吧,父皇果然最喜欢她,她的地位哪里是哪个不知生父的孽种可以比拟的?

“楚月,甄淑跟我说你想参加修灵学院的入学考试?”

不用南楚月说,曲蒲柳便送上门来。

哼!南楚月心中冷笑,倒是省了她开口说的步骤。

“是。”

曲蒲柳点点头,十分满意于南楚月的乖顺。

柔和的眸子里闪过狠毒的神色,“楚月,你如果参加入选,可能有一定难度,不过本宫自会亲自替你打点一切。若是你能进入蝴蝶谷凝聚元气成为七星斗者,无论去到哪里都不会再受欺负……”

“谢皇后娘娘!”南楚月压下心中的激动道。

“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你们先下去罢,本宫还有些事,要同皇上商讨。”曲蒲柳柔声说道,亲和的眸子中,闪着精明的光芒。

南楚月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坐在上方的曲蒲柳,道“告退陛下!告退皇后娘娘”

那一双冷冰冰没有一丝人情味儿的紫眸,看得曲蒲柳浑身上下不自在,令她又无时无刻不想到那个女人。

曲蒲柳心里暗道,得找个时间除掉她,留着迟早是个祸害。

回到别院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山了。南楚月看着天上的火烧云,若有所思。

来到这个异世,才短短半天时间,也许是因为继承了原身南楚月的记忆,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她似乎一点也不觉得陌生。

前世的她,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和朋友,对特工学校的教官磨人的训练,和杀人的特工生涯,有的只是麻木和服从。

友情和爱情在上一世是奢侈品。

作为百发百中的一个杀手,一旦拥有不属于自己的情感,就会是致命的弱点。

这一世拥有亲人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活的狼狈至极。

南楚月忽然想到了在凰宫那时候南甄淑说的话,她身上流的不是凤凰王朝的血。

虽然她并不想参与和了解南楚月的过往。但上天让她穿越到这具身体身上,她有责任负责她的人生。

她决定成功进入修灵院,便追查南楚月身世。

弄清楚南楚月身世,她就带绿腰远走高飞,远离尘世纷争,归隐山林。

原创文章,作者:青山隔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3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