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反派大佬都被我净化了最新章节,霍涅承,霍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在拍卖会的主持人上台时,台下的座位已经满了八成。之前围着满满当当的霍涅承身边,终于清净了下来。

楚门手中端着杯百香果汁,顺手带了一瓶矿泉水,回到座位,递给了霍涅承。

“谢谢。”霍涅承接过。

拍卖会的主持人经验相当丰富,妙语连珠,很快将拍卖会的气氛炒热了起来。

楚门看中的那个女士手枪并不属于热门的拍卖品,在拍卖会开始的前半段就上了展台。

“哇呜,这是个非常少见的拍卖品,一把小巧漂亮的女士手枪。枪身由稀有合金打造,花纹是秘鲁班赛大师设计,是难得一见的实用的艺术品。本次竞拍到手枪,还将额外赠送十组特质的子弹。”主持人身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一组漂亮的,带着手枪同款花纹的子弹,“感谢格尔瓦先生提供的如此珍贵的拍品。”主持人对着观众席欠身感谢,霍涅承身边间隔了两个座位的一位男士举起手中的酒杯示意,向主持人回礼。

“起拍价五百万,现在开始竞价。”主持人宣布。

“五百五十万。”

“五百八十万。”

“六百万。”

台下的众人纷纷举牌报价,霍涅承沉稳的坐着,并没有开口。

“八百五十万!感谢这位女士出牌八百五十万,还有吗?”到这个价格,最后还有两位在竞价,主持人声音仍旧充满了激情。

霍涅承这时候终于下场举牌。

“九百万!感谢这位先生出牌,九百万,各位还有人竞价吗?”

霍涅承下场,一举抬高五十万,现场众人看到举牌的霍涅承,都非常给面子的不再继续报价。

“九百万第一次!”

“九百万第二次!”

“九百万……第三次!成交!恭喜这位先生!”主持人敲锤拍板,霍涅承点头致谢。

之后拍卖的物品两个人都没什么兴趣,就随意的坐在位置上看别人竞拍。

倒数第二个拍卖品是霍涅承送来的,一只高奢品牌全球限量千只的手表,起拍价九百万。这时手表的竞拍倒是掀起了本次拍卖会的一个小高潮,竞价者众,价格到一千五百万,竞价速度才减缓,最终以两千万的价格成交。

拍卖会结束,众人移步到隔壁宴会厅,参加晚宴。

楚门跟着霍涅承到宴会厅,刚在拍卖会被围攻了一轮,霍涅承此刻也想讨个清净,就随着楚门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着,强行忽略其他人投来的蠢蠢欲动的目光。

楚门站在霍涅承身边,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宴会厅中的光景。身着雅致礼服的贵宾们,个个都气质出众,谈笑间尽显一派风流,在大厅华丽灯光布景的映衬下,凸显出豪门引人沉沦的奢靡颓废感。

“在看什么?”霍涅承问身边专心致志的女人。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楚门一脸诚恳地看着霍涅承。

“嗯?”霍涅承没有错过她眼底悄悄透出的狭促。

“听说豪门大佬出席这种宴会,都会有一堆女人争风吃醋,然后在大佬面前明争暗斗一番,胜者得到豪门大佬的垂青,春风一度。”霍涅承听着楚门的话也是一愣,还没会过来就听楚门继续道:“我还以为今天有机会看到被酒水果汁泼湿衣服,掉进泳池,推到酒水塔等戏码呢。”

楚门的话语中透漏出浓浓的遗憾,霍涅承实在是好奇这个女人一天到晚的在想什么,医生的思维也需要这么有想象力的吗?

“或者会有你的青梅竹马、合作伙伴的女儿之类的过来,跟我说她才是你最亲近的人,让我不要对你有非分之想,跟你保持距离,守好医生本分之类的?”楚门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没有。”霍涅承说道。

“啊?”

“没有青梅竹马、合作伙伴的女儿之类的。”霍涅承左手撑在轮椅的扶手上托着下巴,侧脸看向楚门:“要说最亲近的……楚医生差点就看光了我才是吧?”

“额……”楚门一滞。

不等她想好怎么回应,霍涅承话音又是一转:“这种规格的宴会都会严格审核参会人员的,你说的那种脑子不好的一般进不来……”

“砰!”

霍涅承还没说完,就听宴会厅中央的地方传来一阵巨大的轰响声。

大厅中央的香槟塔……倒了。

“啊!”四周的人群传来惊呼,有些慌乱地向边缘散开,原在宴会厅边缘待命的侍者和安保人员迅速向中间靠拢。

好在香槟塔并不高,为了方便,香槟塔最高处也只有两米,陆续被拿取了一些后,剩余的也不算多。

此刻香槟杯都被撞碎在地上,碎片四散飞溅开来。好在周围的人本就不多,没有被直接砸到的。只有少部分几位不幸在旁边的,被溅射的玻璃碎片划伤。

楚门只远远的观察了下,没有发现大出血或者有其他紧急情况的病人,也就没有过去添乱。

众人此刻都还惊魂未定,突然,靠近香槟塔的方向,一阵高昂的女声怒气冲冲的叫道:“你是不是有病啊!”

一个穿着米白色抹胸礼服裙的年轻女孩狠狠地皱着眉头,光裸着的小腿和手臂上几条明显的伤口浸着血迹。

楚门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眉头高高的挑起。

她的对面,是一个穿着白色蕾丝裙,宛若公主般打扮的女孩子。层叠的欧根纱裙摆蓬出一道道优雅的弧线,柔光缎带紧紧的束着纤腰,显得不堪盈盈一握,脖子上是一圈大小完全一致的珍珠链子,头顶着一个同样由珍珠编织而成的小巧皇冠,均是价值不菲。

此刻少女双手紧捏着蓬出的裙摆,颇为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几近透明,扑灵扑灵的大眼睛如同误入丛林的惊慌小鹿,十分惹人怜爱。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少女说话的声音带着些哭腔。

“你家里人呢?”香槟色礼服女孩的父母发现情况,连忙走了过来,查看女孩的伤势。他们也懒得为难一个小孩,径直打算找家长,周围其他被牵连的人也都冷眼看着。

“我……”少女低着头,唯唯诺诺半天说不出话。

“不会是偷偷混进来的吧?”周围有人看她的样子,怀疑说。

“不是的!”少女连忙道。

“你们别为难她!”不远处的人群中,顾宇挣脱父亲死死抓着他的手,跑了过来。

“她都已经道歉了!又不是故意的,你们还想怎样!”他挡在安暖面前,粗声说道。

“做错了事情还有理了啊!”众人看向他们两个目光带着轻蔑和不屑,不愿同他们多说。

“这女孩是顾先生带来的人?”受伤的女孩父亲看向顾城和霍云夫妻俩。

“啊,我儿子普通同学,非要跟来长长见识,真是抱歉。”顾城连忙道歉,努力撇清儿子和安暖的关系。

“爸……”顾宇想要反驳,安暖才不是普通同学。

“闭嘴!”顾城厉声喝止。

安暖心慌地躲在顾宇身后,有些绝望的听着顾宇爸爸脱口而出的话,顾宇无力反驳的样子让她非常没有安全感。

她睁大着眼睛,扫视着周围围观的人群,希望有人能出现,像骑士拯救落难的公主一般。

突然,她眼睛一亮:“霍先生!”

人群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瞬时安静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谈空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3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