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反派大佬都被我净化了最新章节,霍涅承,霍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楚门早锻炼完,回到房间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套上医生的白大褂,就下楼准备吃早餐。

她来到餐厅的时候,霍涅承已经坐在了餐桌旁。

“有什么想吃的可以直接吩咐厨师做。”

“好的,谢谢。来两个鸡蛋,一杯豆浆就可以。”

“我用完了”,不一会儿,霍涅承说道:“楚医生一会儿到书房找我就行。”

“好的。”

霍涅承离开,楚门慢吞吞的用完了早餐,便上楼去找他。

她来到书房前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霍涅承温和的声音。

“早餐怎么样?”

“挺好的。”

简单的寒暄后,霍涅承从抽屉中拿出他最近的体检报告交给楚门。

“这是我上周刚出的体检结果,楚医生可以先看一下,做个参考。”

楚门拿过体检报告,随意的翻了翻,和她之前行李箱中的资料内容大同小异。行李箱中的报告最新时间是上个月,这份报告中的检查结果也没有明显的变化。霍涅承生病这么多年,在保养上相当有经验,他的病情一时半会儿的治不好,但也没有怎么恶化。

“您的身体状况还是十分稳定的,并不需要我重新制定治疗方案,微调下即可,其他保持就行。”

“但是我的头疼症状加重了。”霍涅承说起加重的病情,语气客观又平稳,貌似讨论的不是他自己的病症。

楚门对此也并不意外。

“工作劳累,多休息就能缓解,每天保证睡眠时间八个小时。”楚门看他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根本就做不到。

“昨天按摩之后感觉怎么样?”

“好了很多。”霍涅承说道。按摩之后,是他这段时间以来难得感觉放松的时候。

“我知道了,那之后我会每天给你增加一套全身按摩治疗。”

“全身按摩?”

“是的,全身按摩”楚门肯定道:“从中医的角度来说,人身体的穴位都是相通的,经脉也是。全身按摩不仅有利于缓解你的头疼症状,同时也可以进一步的刺激你双腿的神经。你双腿的经脉是完整的,脊柱损伤在之前的治疗当中也基本恢复,所以现在可以尝试刺激双腿的神经,看能不能唤醒。当然,目前来说并没有实践成功的经验,但是按摩完成之后,您会感觉到轻松一些,这是肯定的,值得尝试,您觉得呢?”

“好的,听楚医生的。”霍涅承顺从道。

“今天时间刚好,也不耽误您下午复健,霍先生可以先体验一下。”楚门说着,从医用品柜子里拿出一双医用手套带上,喷上消毒酒精,站在诊疗病床的旁边,邀请地看向霍涅承。

“现在?”霍涅承有些诧异地看着楚门。

“当然,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刚好。”楚门拍了拍身旁的诊疗床,继续邀请霍涅承:“来吧,霍先生。”

霍涅承摇着轮椅到诊疗床跟前,双手用力一撑,将自己挪到了床上,刚准备躺下,却被楚门阻止。

“脱衣服。”楚门对霍涅承说。

霍涅承再次看向楚门,楚门也看着他:“治疗需求霍先生,隔着衣服不太方便找穴位。”楚门坚持道。

霍涅承听完,淡定的抬起了手,解开了脖颈下衣服的第一颗扣子,顺势往下,渐渐可以看到他微微凸起的喉结,凹陷分明的锁骨,里衣下肌肉饱满的胸膛……

他的手微微的一顿,看向靠在医疗用品柜旁的楚门,虽然她满脸温和正经,并无不妥,但霍涅承还是要求道:“楚医生,麻烦你转过去。”

楚门挑眉转身:“我是医生,霍先生,您不用害羞。”

害羞?霍涅承为这个陌生的词又顿了顿,看了看楚门的背影,没说什么,继续脱。

楚门听着身后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大概是因为什么都看不到,反而更是令人浮想联翩了。

不一会儿,窸窸窣窣声停止,霍涅承一贯清冷优雅的声音带着些犹豫:“楚医生,裤子要脱吗?”

“要。”楚门的声音迅速又坚定的传来:“腿部需要重点按摩,当然是需要脱的,诊疗床上有薄毯子,你脱了可以盖一下。”顿了顿,楚门又问道:“需要我叫管家过来帮你嘛“。

霍涅承回答说:“不用。”

楚门身后又是一阵动静,她可以听到床上的毯子和病床摩擦的声音。紧接着霍涅承说道:“好了。”

楚门转过身,看到霍涅承直挺挺的躺在诊疗床上。下身的重点部位被毯子盖的严严实实的,露出的部分肌肉结实紧绷,平时应该是没有少锻炼,就连不能行动的腿上,也是薄薄布着均匀的肌肉,看起来是长时间请人护理的结果。

楚门走过去,双手按向霍涅承的胸膛,刚接触就感觉到手下的肌肉一僵。

“您可以试着放松一点,霍先生,以后每天都要进行按摩,这样僵着可不行。”说着,楚门又轻轻的在胸膛上拍了一下。

“好的。”霍涅承垂下眼睑,神色不分明,说出口的话异常的顺从。

楚门走到他的双腿旁,双手触碰,寻找腿上的各种穴位,一边轻轻按着,一边询问着:“这样按摩有什么感觉吗?”

“没有。”自从那次事故后,他的双腿就没有了任何感觉。

从下一路按摩向上,霍涅承看着楚门白皙纤细的双手,沿着他的腿,一路向上的摸索着,虽然没有任何的触感,但他莫名觉得身上有些燥热了起来。

腿部的穴位没有给予任何的反应,楚门和霍涅承一样,也都并不觉得失望。霍涅承从小到大看了无数的医生,对这种情况早已经习惯了。楚门也是早早的了解了霍涅承的病情,对于双腿复原,其实并不抱有任何的希望。只愿按摩可以帮他保持双腿的活性,肌肉不继续恶化萎缩就行。

“翻身趴下。”楚门要求到,霍涅承也是乖乖的听从。

从小腿,腰椎,脊柱,脖颈,一直到脑袋,在楚门的手接触到霍涅承腰椎以上部位的时候,他就体会到了医用手套冰凉的触感,随着楚门按摩的动作,轻捻慢揉,一路向上,仿佛是一根羽毛轻饶,让他痒到了心底。

霍涅承闭上眼睛,随着楚门的动作,他浑身的肌肉慢慢放松,整个人像是被温和的水托着,无比的轻松,这真的是久违的舒适感。

全身按摩下来,楚门出了一身的汗,汗水顺着她的脸庞,一不小心滴落到了霍涅承的身上,莫名的给他增添了几分色气。

大约一个多小时,按摩疗程完成。

楚门拿起一旁的一次性纸巾,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看霍涅承闭着眼睛仿佛睡着的样子,顺手将刚刚不小心滴落在他身上的汗水,也擦去,不打扰他继续休息,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诊疗室,跟门口等候的管家示意让霍涅承继续休息,不要打扰,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霍涅承听着诊疗室房门,打开然后关上,过了几分钟,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等候在门外的管家闻声进入诊疗室,看到霍涅承正在穿衣服,也并没有上去帮忙,只站在门口轻声说道:“先生,云小姐和顾先生九点钟来,现在还在会客厅等您。”

“让他们等着。”霍涅承毫不在意。

“是。”

管家离开,霍涅承穿好衣服,将自己挪到轮椅上,顾自回了书房。

原创文章,作者:谈空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3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