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温柔点》小说章节目录叶蓁蓁,静姝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夫人,你温柔点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远树空山

简介:青城的一户山庄,有相依为命的姐弟两,姐姐名为叶蓁蓁,性彪悍,无人敢娶,弟弟柔弱似骨,没有女子敢嫁青城山脚腹黑的曲家二公子,娶亲当天被退婚,一怒之下求娶满身泥泞,跟乞丐一样的叶蓁蓁。。。

角色:叶蓁蓁,静姝

《夫人,你温柔点》小说章节目录叶蓁蓁,静姝全文免费试读

《夫人,你温柔点》第1章 退婚免费阅读

晋元十六年,晋元帝登基,晋国结束了几十年的战乱,自此晋国开始华丽的新篇章。但晋国王后的位置因为国师的进言一直空悬,立国之时的卦象显示,空悬王后之位,方可保晋国千秋万世。

王因此大怒,命人斩国师于露台,被开国大臣拦下,跪于朝露殿前,那一夜,滂沱大雨,亦无人离开,不时有人晕倒被抬走。。。后,王迫于压力,放国师,空悬后位。此后,后位成为禁忌,无人敢逾越,民间为此编出不少传说,传得最广的莫过于,王其实是心念故人,联合国师演戏。

‘你这说书的,天天说这些,不能有点新意吗?’桌上放着一把朴刀,带着草帽,叼着狗尾巴草脸色黝黑的叶蓁蓁,抒发着自己的不满,这两文铜板又白花了,算了,还是出去打猎吧。

旁边坐着斯斯文文,脸色白净叶蓁蓁的弟弟亲穆清,当初,父母为了纪念爱情的结晶,一个随母性,一个随父性,却没想到给他们留下不好的麻烦

‘穆清走不走。’叶蓁蓁大刀一拎,痞里痞气的说道‘这说书的从来到处的就这几些说辞,有啥好听的。’

穆清摇了摇头,细声细语的说道‘我要在这里听会。’

‘你真是的。。。。’

‘就这两故事,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叶蓁蓁的声音又大又响,那说书人脸色红一块白一块,拍着案板叫到‘叶蓁蓁,你这嫁不出去的泼妇。。。。’

‘泼妇,你敢说我是泼妇。’叶蓁蓁刚想冲过去,被穆清拦住了,叹了口气‘姐,你答应了我什么了,你都已经十八了。。’

‘好好好。’叶蓁蓁灰溜溜的走了,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弟弟的说教,跟个小娘们一样,能叨叨一晚上,耳朵疼。。。

叶蓁蓁漫无目的的在丛林里走呢,往常鸟儿啼鸣的山林,静得连风的声音都能听到,叶蓁蓁感觉不妙,山林里有不少人,她急忙后撤,躲着的人却不想放过她,树上飞下来了两个黑衣人,看着拿着朴刀,村民模样的叶蓁蓁,以为是上山来砍材的,顿时心里一阵轻视。

向着另一个眼神示意道,我一个人很快就可以解决,另外一个点头回应,完全无视叶蓁蓁,仿佛此时的她已经是一具尸体。

气得下面的叶蓁蓁直磨牙,姑奶奶的给我等着。

左边的那个黑衣人,足尖一点,剑头寒芒闪烁,可见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叶蓁蓁避无可避只能拿着朴刀格挡过去,只听到咔嚓一声,有剑身碎裂的声音,还有人撞到树上的声音。

右边的黑衣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拍了拍身上灰尘的叶蓁蓁,还有地上断成几段的宝剑,这是遇到高手了,黑衣人心念斗转,被发现了嘛?

这个人。。。不能留。

右边的黑衣人一上来就是大杀招,宝剑带着青色的光芒,如同流星飞快的撞向叶蓁蓁,势不可挡,叶蓁蓁见势不妙,这招接下去,手臂得麻半天啊,像猴子一样窜上了树梢。

黑衣人扑了个空,大怒,想着回去被惩罚,拿着剑的手都有些微抖,心里一狠,再次蓄力猛的冲向叶蓁蓁,同时挽起剑花,围住叶蓁蓁,让她无处可遁,只能迎战,身处暴风中心的叶蓁蓁两只眼睛亮晶晶的。

这人找死。。。

朴刀挥动,带着阵阵刀风,与剑气撞在一起,大树轰然倒塌,两人同时落地,黑衣人只觉得嘴角一阵腥甜,还未再次提气,就被一只鞋击晕,晕死前呢喃道‘这鞋怎么这么臭。’

叶蓁蓁一瘸一拐的去拿自己的鞋子,拎起鞋子,叶蓁蓁恨恨的看着地上的黑衣人‘为了你还得废我一只鞋子。’

‘啊’一声惨叫,叶蓁蓁被突然来的一只脚直接踢到一个臭水塘子里,手上的鞋子也飞了,叶蓁蓁只看到了那个男的眼角的黑痣,我记住你了,叶蓁蓁呛了几口水后,恶狠狠的想到。

黑痣男只是带走了两个黑衣人,并未去查探叶蓁蓁死了没,或许是对自己的腿功过于自信吧。

叶蓁蓁好不容易爬出了臭水沟,掏出了胸口碎裂的铜镜,心里浮现了困惑,这男的是谁,武功这么高,还好我带了护心镜。

叶蓁蓁一身泥水的跑下去,在山脚下,青山镇的市集上,有一户人家正在迎新娘子,停在的是青城大户人家静家门口,静家有一女子名为静姝,温婉美丽,乃青城第一才女,是不少年轻男子的梦中佳人。

‘这曲家还真敢来人啊,据说他那儿子就是个怂货,青城有名的怂人。’围观吃瓜群众中一个胖胖的女子看着迎亲的牌子上写着‘黄’字,努了努嘴。

‘想当初这曲家二公子,曲君涯喜欢一个姑娘,有次两人一起出去,遇到劫匪,这二公子跑得比人家姑娘都快,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让静家答应娶亲。’

叶蓁蓁一听,还有这八卦,可比说书的好听多了,忙着往前挤去,获得一手八卦资料。

静家门口立着新郎官,曲君涯,背影挺拔,站得笔直,彼时,烈日当空,大颗大颗的汗珠从曲君涯的脸上落下,他依旧执着的看着静家门口,门丝毫未动。

他的眼里却依旧平静,如同波澜不惊的湖面一样。

门终于吱呀一声开了,先出来的是满脸怒气的静家老爷,然后是静姑娘,众人只听到一阵环佩的叮咚响声,带来阵阵桂花香气,拂去了人心中的燥热,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清丽绝俗的姑娘,犹如那画中天仙,脸色微微泛红,还留着淡淡的巴掌印子,嘴角有丝丝鲜血,更衬得美人娇美无骨,我见尤怜。

难怪曲家二公子愿意在这炎炎酷暑下等待。。。

曲君涯看到静姝开心的向前,静姝却像小兔子往后退了一步,嘤嘤道‘黄二公子,我早已有心上人,你并非我的良人。’

话音刚落,曲君涯脸上的血色尽数退去,颤抖的问道‘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当初我向你求娶的时候,你明明答应的。’

‘对不起。’静姝露出了一脸无辜的表情。

曲君涯刚想上前质问,被静家家主一把拦下‘我已经教训过了静儿了,我们两家就此作罢。’

曲君涯旁边的侍从子佩愤怒的上前质问‘曲家和静家可是在女神庙里定过娃娃亲的,三媒六聘的就一句话就可以抵消。’

静家家主不满的斜眼瞟了一眼这个出头的侍从,‘这本是我夫人念及以前曲家的恩情,你也不看看就你们曲家配得上我们家的静儿吗。’

‘你。。’子佩气得要上去打人,被曲君涯拦住‘算了吧。’

人群里一片唏嘘之声,子佩气得面红耳赤,突然一阵清脆的女声传来‘这莫不是静家高攀了哪户,才要退亲的啊。’

说话的正是一身烂泥,臭烘烘的跟个乞丐一样的叶蓁蓁.

‘是吗?’曲君涯望着静姝,静姝眼神躲闪,曲君涯一瞬间失落到了极点,哈哈大笑‘好个静家。’转头看到了正在傻里傻气,乐呵呵看笑话的叶蓁蓁。

叶蓁蓁只觉得眼前一花,有个帅气的面孔到了她的面前‘你想不想结婚。’

当事人叶蓁蓁还一脸懵逼的研究着这个帅哥能够排到第几位,围观的人已经炸锅了‘这叶曲家二公子莫不是疯了。’

‘怎么能娶个跟乞丐一样的人呢。’

‘这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会不会有毛病啊。’

‘这静家也真是的,不和人家结亲,干嘛答应人家。’

人群里说什么的都有。。。。

‘我答应了有什么好处。’叶蓁蓁有些迟钝的看着新娘嫁衣,我再也不是那个没人要的姑娘了。

‘我给你黄金百两。。。不,千两。。。’曲君涯狠了狠心说道,说完,感觉心在滴血,毕竟是黄金千两。

‘好,不准赖皮。’叶蓁蓁麻利的掏出了毛笔,纸,红泥盒,签字画押,显然这种事情常干。

那边穆清好不容易找到叶蓁蓁,一脸无奈的说‘姐,你这是又掉哪里了,你这样真的难嫁出去了。’穆清又在碎碎念。

‘你姐,我,嫁出去,聘金黄金千两。’叶蓁蓁满意的看着契约,开心的在穆清面前炫耀,穆清眼珠子差点掉下去了。

‘姐,你这都能嫁出去,谁这么不长眼啊。’

‘喏,你这未来的姐夫。’叶蓁蓁笑嘻嘻的指着曲君涯,满脸得意,这可是送上门的美少男哦。

未来的姐夫脸色铁青,这妹夫一来就拆我的台。

静姝看着这幕闹剧,上前盈盈一拜‘曲公子,你不必为我如此,有些缘分强求不得。这位姑娘,本是玩笑一场,希望勿要介怀。’

叶蓁蓁看着这个时候冒出来的静姝,只觉得火气蹭蹭的冒,好不容易有人来娶我,你拆啥台啊,没好气的说‘拜托,这位姑娘,你看从头到尾那个曲什么的,人家有开玩笑的意思吗,再说了你是他家哪位。’

叶蓁蓁一向嘴毒,这话直接说静姝瞎管闲事,静姝脸色苍白,身体晃了晃,然后掩面进去了。

这战斗力,太差了,叶蓁蓁看着哭着跑进去的静姝直接摇头,脸皮太薄。

‘你真的想娶我,你先打听一下,我是青城小霸王叶蓁蓁’朴刀往背上一扛,叶蓁蓁整个人身上散发着王者的气息,让人无法忽视。

‘娶。’曲君涯把嫁衣盒子捧到叶蓁蓁面前,眼神直视叶蓁蓁‘我不能说我会一世对你好,但是有我的一口饭就有你的。’

‘好,我喜欢。’叶蓁蓁沾满泥土的双手接过嫁衣,坐入轿子中。

‘这。。。青城母夜叉。。。’围观的人的声音阵阵传来,刺得子佩心里为自家的公子鸣不平,都怪静姝。

锣鼓喧天响,曲君涯一脸严肃坐着扎着大红花的高头大马,后面的喜轿一颠一颠的,偶尔风吹过门帘,露出了一身泥泞的新娘。

《周南·桃夭》:“桃之夭夭,其叶蓁蓁”。蓁蓁,茂盛。

《荡之什·烝民》:“吉甫作诵,穆如清风”。穆清指清和之气。

原创文章,作者:远树空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