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史上最牛老师郑比文,张大果,重生之史上最牛老师小说免费阅读

下了第三节晚自习,郑比文便很自然地,回了‘大果火锅’店。

等他反应过来,现在他该回的是郑家,的士已经开到,火锅店的门前了。

郑比文抬起头,看着悬挂在门面上的招牌,心里五味杂陈。

“还是进去看看吧~”

他说完,便往店里走去。

现在店里的生意正好,郑比文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他抬起头,张望了一下店内的布置;

所有的回忆,便像放电影般的,在郑比文的脑海里划过;

不知不觉中,他已泪流满面。

这时,张有继走到了郑比文的身边,望着他说:

“呀!郑老师,你来啦?”

郑比文听到张有继的声音,下巴止不住地颤抖起来,眼泪流得更凶了:

爸!对呀,差点忘了,我读高一的时候,爸爸还没有死!

郑比文见到张有继的笑脸,一瞬间情难自抑。

他连忙站起身来,一把搂住了张有继,嚎啕大哭:

“呜呜~爸啊······”

周围的客人听见郑比文的哭声,都纷纷转过头来看他。

见郑比文如此激动,张有继的心里,有点惶恐,他顿时脑洞大开:

我,喜当爹?不会吧!难道,我老婆在外面,给我生了私生子?

张有继这样一想,瞬间感觉自己的大脑,有股眩晕感袭来。

等郑比文的情绪缓解后,张有继连忙询问他,伤心的原因。

郑比文见张有继,用期待的眼神望着自己,他心想:

难道,我们父子血脉情深,我爸能认出我?

当然,郑比文不敢肯定,自己心里的想法,便撒谎说:

“对不起,爸,不对,张爸爸,刚才我是把你当成我的干爹了;

我干爹~呜呜~他已经去世了!”

郑比文说完,心想:

宝宝心里苦啊,亲爹不能认呐!

张有继的心里,顿时吁了一口气:

噢!原来是认错人了,不过,他刚才是把我当成死人了啊!

“死鬼啊!死鬼~”

这时,李小枚在厨房那边,呼喊张有继。

张有继立马黑脸,他连忙回应李小枚:

“来啦~我的祖宗奶奶啊,你可千万别再这样叫我了!”

张有继便对郑比文说:

“郑老师,请节哀,你别多想,我去去就来。”

张有继一走开,郑比文便转过头去,望着张有继的背影,心想:

爸,你就站在我面前,你叫我咋节哀!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这时,郑比文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郑比文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

老妈。

他踌躇了一会儿,才接通电话道:

“喂,嗯······妈。”

郑比文说完,吐了吐舌头:

这声‘妈’,好烫嘴!

电话那头的郑妈说:

“儿子,你怎么还没回来呢?”

郑比文:

“我······”

郑妈又问:

“那你现在,是跟小小在一起吧?”

郑比文纳闷道:

“小小是谁?”

郑比文这么一问,郑妈便在电话里念了起来:

“小小都不认识了,你是不是,又在外面喝酒呢······”

郑比文一边听着郑妈的唠叨,一边想:

额,郑妈说,小小是老郑的未婚妻,原来,在孙宁婷之前,老郑是有过未婚妻的!大新闻啊~

郑比文的心里,顿时对这位‘小小’,充满了好奇,他连忙对着电话说:

“妈,我知道了,等下就回来!”

挂掉郑妈的电话后,郑比文便翻看手机通讯录,通讯录里有一个号码,备注的是:

老婆小小。

郑比文便拨通了邹小小的号码,响了半天,那边才接电话:

“喂······”

电话那头的邹小小,没说完整一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额,怎么回事?

郑比文准备再次拨过去,邹小小就自己打过来了。

郑比文接通电话后,电话那头,一阵嗲嗲的女声传来:

“老公呀~这么晚了,我都睡了呢!”

郑比文听着这声音,不觉打了一个寒颤:

我靠!这么嗲~

郑比文清了清嗓子,问道:

“你,你在哪里啊?”

邹小小继续嗲嗲道:

“我在家呀!老公~你怎么才联系人家嘛!”

郑比文开始掐自己的人中,他一边掐,一边说:

“那个,我守晚自习呢!”

邹小小接着说:

“对了,老公~你今晚别来找我了噢,人家有点不舒服呢~”

“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

“对的呢~”

我丢~这声音,是要了我这老男孩的命啊!

郑比文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想找找看,口袋里有没有备‘救心丸’。

所幸,接下来,邹小小没有再跟郑比文,多说什么了;

她用‘累了’的理由,快速地挂掉了电话。

郑比文把手机揣进裤兜里,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老郑,还是你牛!要换作我,把这样的女人搁家里,我肯定天天挂氧气。

这时,李小枚向着郑比文,满脸笑容地走来:

“郑老师,欢迎你来我家吃火锅呀!我们大果在学校,听话吗?”

郑比文望着李小枚,下巴又颤抖了一下,他不假思索地说:

“妈,我张大果,必须听话啊!”

李小枚眉头一皱,弱弱地说:

“郑老师,我刚才听我老公说了,冒昧地问一下,你的干妈,也死了吗?”

听了李小枚的话,郑比文差点笑出声来:

哈哈~我不愧是我妈亲生的,这是‘漏斗心’生出‘漏斗嘴’啊!

郑比文便对着李小枚摇了摇头,李小枚嘴一斜,尴尬道:

“那真的是我冒昧了。”

这时,张有继端着火锅锅底上来了,他听到了李小枚说的话。

张有继便白了李小枚一眼说:

“知道冒昧你还说!”

“死鬼!哦,对不起,我忘了!”

“每次都是这样,我说了的你不记,你记了的又不做,我做了的,你又还说!”

“哎呀,别绕了,你那么喜欢绕,有本事,你去绕地球跑几圈!”

“······”

“哎,我说你犯那忌讳干什么?”

郑比文听到两人对话中的‘忌讳’二字,又想起张有继的命运,不禁皱起了眉头。

张有继见郑比文的表情,像是又要哭了一样,连忙对郑比文说:

“郑老师,我们去拿菜了,你稍等!”

张有继说完,便扯起李小枚的衣袖,小声说:

“赶紧走!”

李小枚瞪了张有继一眼:

“你扯我干嘛!”

张有继无奈地说:

“我再不走,这里又要上演‘苦情戏’了!”

郑比文:

“······”

原创文章,作者:花了脚的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1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