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培养手册》小说最新章节,灵儿,库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守护培养手册

小说:科幻

作者:花间饮酒醉

简介:2074年2月14日,又一个全球欢庆的日子,然而次元空间的开启引发了全球异变,丧尸遍地异兽横行,以及外族的入侵。在这个即將崩坏的世界,谁来拯救?谁主沉浮?未知的力量激发了花未开随身携帶的一个小画册,拥有了守護培養系統。杀丧尸异獸得杀戮点兑換所需,心之所想,必有回应,无不可换之!

角色:灵儿,库里

《守护培养手册》小说最新章节,灵儿,库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守护培养手册》免费阅读

2074年2月14日,又一个全球欢庆的日子。

在这个全球欢庆的日子里,正有一群人分布在全球七个不同区域,那就是全球七大最顶尖巨型科学实验中心。此时各个实验室中,由世界科技联盟组成的专家团队正在忙碌着,准备迎接异次元间的开启。

早在2025年,极地冰川溶化逐年加剧,始前病原体也随着冰川溶化而得以释放,再结合近年来的自然灾变,丧尸巨鹿、疯牛病、鲇鱼泛滥等自然灾害。随着世界自然环境日趋恶劣,以及人类生存的环境压力!于本年12月31日世界各国达成共识:

“举全球之力,开启异次元空间!”

时光荏苒,歲月如梭,转眼50年过去了,今天就是验证构想收茯成果的日子。

“3,2,1……”全球七大实验室近千位优秀科学家,此时此刻都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大屏幕,随著声音落下,大屏幕上好似水纹一般慢慢荡漾开来,一层层如同石粒入水,随后波瀾不兴。

屏幕前的千百双眼睛里满是措锷和茫然,脑海里泛起的都是同一个问題——失败了!

50年的日以继夜,呕心沥血,换来的就是这!所有人都无法接受,一个个扑向操控台,疯狂核对、检测、复试,然而大屏幕依然如故。

颓废的人们一个个无力的歪倒在实验室,双目空洞,两眼无神,个个心丧若死的。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屏幕里的虚空中一层层的涟漪在不断的迅速扩散,就像打开封口的香蕉水,不仔细看不见扩散,但却可以闻得到味道。

就在心丧若死的科学家们还在继续双目无神时,虚空中的不明涟漪正以不可记的速度向全球漫延。

狂欢的人们依旧在狂欢,工作的人们也依然如故,虽然时至今日,大部分工作都被伤真机器人所取代,就连伴侣也一样,除了不能传宗接代,以与真人没有区别,人们工作只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无聊。

在这狂欢一条街的对过的楼顶上,站着一个身穿工装服,脚穿蹬山靴的短发小伙,此时正惊锷的望着前方。

就在前一秒,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检测到神妙宝物,守护培养手册激活系统生成。”紧接着一个蓝底闪着黑字的屏幕出现在他面前,显示出一个方框,方框里躺着一本彩色绘本,上书《守护培养手册》,看到这一幕花未开真的惊到了。

这本手册是寒假时和同学们去京都玩逛铁帽子胡同时收的,这本手册上绘上起远古下至明末一百位绝世美女,俗称《百美图》又叫《群芳谱》,图绘翊翊如生,一看让人爱不释手,故此一直贴身收藏,谁能料到今天会因她而生成系统,真是幸运如斯!

惊锷过后是惊喜,花未开愣了片刻,看着方框里的绘本,伸出手指试着翻了翻,没曾想还真能翻开。

书页翻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巾帼英雄:花木兰:

只见她,跨骑桃花马,手执冰霜长矛,挂剑悬弓,顶盔擐甲。英姿飒爽!直看得花未开呆愣愣的,半响才回过神来。花未开老脸一红,好在边上没人,要不没脸见人了。

定了定神,花未开继续往下翻,书页未翻开却出现了一段话:

花木兰,华夏古代巾帼英雄,忠孝节义,代父从军击败一入侵民族而流传至今,追封为“孝烈将军”

一组数据:

体质:68

力量:72

速度:72

精神力:50

忠诚度:初始值默认80,随着时间,沟通、交流、赏赐、惩罚、认同感等外界因系而改变。降到50会责疑,30以下会背叛,90以上言听计从,100死忠!

招唤:杀戮值1000

看到这里花未开有些迷糊了,啥是杀戮值?不会是像玩游戏一样要去杀人吧,可这是和平年代,怎么可能干这事!

“宿主多虑了,和平已成过去,你将面临的会是一个充满杀戮与罪恶,背叛与欺诈的世界,当然真善美还是存在的,只是你未必就会有幸遇到!”一段软语温声出现在脑海里。

花未开顿时傻了,理智告诉他这可能是真的,因为这系统来的太蹊跷了,但感性却让他无法接受。虽然在这个世界上他孤家寡人一个,有父母却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人。因为他是个人工受精的产物,俗称“试管婴儿”,当然这是几十年的叫法了,现在统称“提留儿”。

由于社会高发达,社会福利也空前丰实,基本达到按需分配,无需工作就可逍遥的过完一生,死后有社会负担。传统的养儿防老已逐渐淡出需求,仿真机器人的诞生既可满足人们承欢膝下的需求,又无需过多培养,所以生育意愿就更低,再加上医学条件越来越好,新生儿越来越少,老年人越来越多,为了促进社会的新存代谢,国家从人种库里取出成熟的受精卵,进行社会繁殖,这就是“提留儿”的由来——提取、留种的人!

花未开摇了摇头,拍了拍了脖子,算了,不想这些了,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搞定再说。

“那个,我怎么称呼你,听声音好似一位小姐姐?”

“叫我小灵或灵儿都行”

“那好,我就叫你灵儿吧!”

“灵儿,那个杀戮值怎么弄啊,又是如何计算的?”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欸”

“为了你的安全,还请赶紧回去,找个趁手武器准备求生吧!”

花未开虽然感到极度的不可思议,但脚下却半分都未耽搁,抬脚就往楼下房间跑。

冲进房间赶忙从壁厨中取出一把唐刀,唐刀一入手,花未开感觉精气神都回来了,整个儿元气满满的。

花未开左手握刀,拇指一错,吞口弹开,只见寒光一闪,刀刃弹出寸许,虽只寸许,但寒芒深深。这可不是一把装饰用的道具,而是花未开花了重金拜托身在泉州的同学他爷爷亲自煅造的百炼钢刀,自从到手,就天天操练从未停歇过。

垫了垫了刀,花未开笑了笑,如今正好派上用场了,想想这些年也挺有意思的,二十三岁的他刚毕业没多久,正是玩的年纪,所以也没去申请工作,天天和一般子同学攀岩,蹦极,跑酷,等极限运动。久而久之也练就一身好体魄,如今七、八个普通人根本近不了身。

就在花未开独坐家中百般暇想的时候,外边可就乱了套了。

此时街上已没有一块净地了,随着那不知名的涟漪极速扩散,现在全球整个儿都乱了,街上的行人、车辆随时被感染的变异者攻击。

有的车子开着开着突然横冲直撞,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甚至车子迫停后车主跳出车子逢人就咬。

街面上车子、尸体、残肢断臂、倒塌的广告牌,杂七杂八到处都是,车子难开,行人难渡。还有趁乱打劫的,更是毫无顾忌,一时间如同人间炼狱。

此时此刻,闲待家中的花未开对外界的变化还一无所知。

“嘭,嘭嘭,”

听到防盗门上传来的撞门声,花未开手握唐刀立马弹射起来,趿着步,慢慢靠近门口,透过视孔,只看到一个脸色灰白,头发杂乱的男子不停的撞门,一边撞一边还流着哈喇子。

此时,花未开异常冷静,他反身贴到门边,伸出左脚垫撑着门底,右手握着唐刀,左手慢慢旋开门锁。

“嘭”

门被撞开了,跌进来一个物事。

只见花未开对着那物事一刀劈砍。

“咚”,“砰”两声。

一颗壮硕头颅和那具躯体先后砸在地板上。

花未开一脚踏在头颅上,未免它滚得到处都是血迹。

“杀戮值1”

“发现材料1”

突然脑海中传来两声提示。

花未开愣了下,杀戮值好埋解,发现材料1是个什么东东?

正在迷糊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扫到靴底正踩着的头颅,只见一丝淡淡的白光透过杂乱的发丝映了出来。

花未开好奇地蹲下身子,探手上去扒开头发,只见头顶破损处有白光透出。

花未开操起唐刀,横切过去,往下一掰,一颗晶莹珠子滚了出来。

“检测到尸核一枚,可兑换。”

一个蓝底屏幕弹了出来,显示出一个数值:尸核/1

看到这个提示,花未开愣了一下,继而开心的咧了咧嘴。

“爽”

原本认为只得1点杀戮值,没曾想尸核还能兑换,超值啊。

看看到手了2杀戮值,花未开感觉希望就在眼前,提着唐刀转身出了房门。

看到希望却不去争取,那是懦夫,堂堂七尺男儿怎可懦弱无能。

花未开沿着走廊朝着内间摸去,靠得越近,里边传来响声越发大了。

花未开知道里间是家刚搬来不久的三口之家。

摸到门前,花未开侧耳听了听,感觉门口没动静,转手抽出唐刀对着视孔用力扎去。

“铿”

唐刀没进去了大半截,花未开趁势一旋,一个小酒碗般大小的洞口出现在面前。

花未开探身往里一瞅。

“欸”

一家三口全尸变了,还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也算是一家子走的整整齐齐了,要不单落下个小孩该多残忍。

花未开静下来往四处瞅了瞅,看看没法子破门,只好返身回去。

回到家里,四处转了转,感觉缺了点什么。

忙活了半天,虽然收获不多,精力费了不少,感觉有些饿了,此刻花未开终于明白缺了什么——粮食、水,生活物资。

想到就做,花未开胡乱塞了点吃的,提着唐刀闪身出了房门。

花未开边走边思考着,小区里有六家小超市,一家大超市。大超市东西齐全,但离家较远,小超市东西少,大多是吃食和日常用品,但离家近,且自己一个人也用不了太多。思虑过后,花未开朝着离家五十米左右的旺旺超市,这是家夫妻店。

走到楼梯口,顺着隔缝往下瞧,一到六层的楼道都是空荡荡的。

花未开笑了,感情!都呆家呢。便宜哥我了。

虽然觉得挺安全的,但花未开并未大意,他手握唐刀,贴着墙内沿慢慢摸了下去。

一路畅行无阻,直溜到了一楼。

限于楼道宽度,可视范围不大。

花未开轻轻的推开楼道门,唐刀探路,见没啥动静,就侧身子溜了出来。

三两分钟,花未开就摸到了小超市门口,轻手轻脚地探了过去,耳边传来细微“沙沙”声,好似有人在地上推东西。

于是花未开低着头顺着门缝往瞧,这一瞧,瞧出事儿来了。

因为里边的人儿也在瞧,这不对眼了。

花未开赶紧往一撤,手握唐刀,两眼不愣神地盯着那道门。

过了片刻,门开了,走出来两个一头黄毛,衣着流气的半大小子,两个儿一般大小,和花未开相不大。左手里一个嘴里叼着烟没点,肩上扛着把西瓜刀,右手里一个空着双手,手上好似带着拳套。

相互对了下眼,那哥俩眼神作了个交流,扛刀那个把烟往外一吹。

“小子,我认识你,平时会两下子,但今时不同往日,这里是我狗哥认下的,现在离开我们不难为你。”

听着耳里,花未开有些讶异,“混子啥时也这么细声好语讲道理了?”

细一寻思,花未开还是开口道:

“两位大哥,我也并非故意为难你们,只是我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况且其他超市现在想必也各有其主了。”

见两人没吱声,花未开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接着开口道:“再者其他超市离我家都远,小区现在丧尸不少,来往不安全,况且我就一个人吃也不多,还望两位大哥高抬贵手,通融通融。”说完花未开故意露了露唐刀。

两人盯着花未开手里的唐刀看了好一会,然后彼此对视了一下,朝花未开点点头。

“行,今天咱哥两就交你这个兄弟,给你个面子,不过要尽快。”

“好,谢谢两位大哥!”

花未开反握唐刀,面带微笑侧身从扛刀的那边迈了过去。

“嘡”

原创文章,作者:花间饮酒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09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