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墨总他知道错了》小说章节目录江郁,墨言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夫人,墨总他知道错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钟离先生

简介:墨京这个国家的心脏城市,住着全国最顶尖的家族。其中的四大家族被喻为豪门世家之首。墨家,更是四大家族之首。墨言深,是墨家庞大家业和集团的继承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集团总裁,被喻为新一代商界帝王。江郁是江家私生女,十五岁时被家族接回墨京,被所有人看不起。墨言深心上人出了车祸,她被通知和墨言深的心上人血型匹配,墨言深请她帮忙,甚至让出巨大利益给江家。她说:你娶我,就帮你。这段孽缘,从此刻开始了……

角色:江郁,墨言

《夫人,墨总他知道错了》小说章节目录江郁,墨言全文免费试读

《夫人,墨总他知道错了》第1章 养你一辈子免费阅读

墨京·闻垣茶室

此时,109鹤云雅间内,有两个女子面对面而坐,她们面前各自放着一杯茶,茶香四溢,桌上精致的小香炉内燃着熏香,香气缭绕。

这雅间的布置奇绝,整体成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巍峨的远山和雅间内的小摆盆中的植物形成自然天成,更不消说其他装点着这雅间的饰物,不论是角度还是位置都是一绝,令这些实物仿佛直接落到了画上。

可是这两名女子皆是无心欣赏,雅间的茶师已经被她们叫退,整个雅间只有两人。

这两名女子都衣着不凡,云朝长相极为妖魅,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勾人心动,她也极擅长利用自己妖魅的外貌,不然怎么可能和江郁法律上的丈夫——墨言深,那个四大家族之首的墨家家业和集团的继承人在一起。

就算和云朝相比,江郁的长相同样极美,却不像云朝那样勾人,让人心痒痒。两人从外貌而言各有千秋,对于男人而言是风格不同的尤物。

“和墨言深结婚的是我,现在你不过算是墨言深的情人,一旦你们的关系暴露,墨家一定不会放过你。”江郁看着对面的女子开口道,她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桌上就有茶,但是她根本没有一丝要喝茶的念头。

云朝露出笑容来,看着江郁道:“我相信言深哥哥会保护我的。”

“你没有我喜欢墨言深,你不过是因为他的身份和地位,他的钱财。”江郁放在腿上的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裙,神色镇定的看着云朝,道,“我现在才是他的妻子,我可以用他的钱,养你一辈子!我要人,你拿钱。我们互不干涉!”

闻垣茶室是在墨京的豪门弟子的聚集地之一,普通人甚至出不起进门的钱。

茶室内里的布置十分华丽,这个华丽并不是指其搭配和色彩华丽,相反闻垣茶室作为茶室,搭配和色彩都充满了诗情画意,各个雅间也都是有国际建筑设计师精心设计过的,并且每年都会更换装修。

这里的华丽指的是,其内的所有物品都昂贵不已,或许只是一小盆放在木质托台上的装点植物,都是许多人一辈子也企及不了的价钱,更别说是其他由名家大师复刻的名画名帖,各种瓷器玉器,作为装饰品的银制或金制物品了,就是一颗小小的水晶也大有来头……

闻垣茶室四个字,就能够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全国只此一家,只开在墨京,内除了前楼的茶室,院内还有各种娱乐设施和场所,以供在这里的豪门子弟们闲玩。

这间茶室,是由四大家族之一的凌家经营的,也无人敢挑战闻垣茶室的名声,多得是同样想开办茶室的人躲都躲不及。

因此墨京也只此一间茶室。

前楼主要是茶客们饮茶放松闲聊或是谈谈事务的地方,每一桌都有一个专属的茶师,这些茶师不论老少,均是茶道上颇有名声或是技艺高超之人。

在茶楼可以选择在普通的一桌,也可以预约雅间。

这次两名女子见面的雅间是江郁预约的,来赴约的是云朝。

她无比震惊的看着江郁,根本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一番话来,一时间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

四个月前

墨京医院

云朝已经被送进手术室一个小时了,但是仍旧没有结束,墨言深就坐在手术室外的排椅上,焦急的等着手术结果。

突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墨言深立刻站起身走了过去,走出来的男护士看着墨言深道:“墨总,医院储存的血液不够了,云小姐的血型十分特殊,整个墨京只有三个人和她血型相同,医院血库的备用血液都是其中两人捐献的以及从其他地方医院而来的。”

墨言深一直都知道云朝的血型很特殊,他立刻开口道:“我让人请那三人来帮忙,他们是谁?”

护士立刻将三个名字背了出来,甚至连联系方式都一一的告诉了墨言深,然后道:“墨总,半小时内,必须有新的血液供应。”

“知道了。”墨言深一张俊美的脸无比冰冷,那护士转身离开,墨言深一刻不停的拨通了那其中一人的电话,但是一番沟通后,才知道那人已经出国旅游了,短时间内根本赶不回来,更别说是半小时了。

“抱歉……”电话里的人十分愧疚的开口,墨言深没有多说,立刻和他道别后拨通了另外的人的电话。

“啊……我回老家扫墓了,在Z市,不然我现在立刻坐飞机回墨京?”

“我再去联系其他人,也麻烦先生你能立刻回来,我会安排人去接你。”墨言深心急如焚,沉着声音道。

“好的好的。”那边同意之后,墨言深立刻告别挂断了电话,然后安排人去Z市接他。

但是Z市回来墨京,就算是飞机,半个小时内也赶不回来,他只是把他当做了备用方案。最后一个电话,墨言深没有打过去,他直接带着人去了江家。

因为那个电话号码,和那号码的主人,就是江家的三小姐,也就是几年前被江家接回墨京的私生女——江郁。

江郁绝对就在墨京,这是肯定的!

但江家人贪得无厌,墨言深确实不太想和他们扯上关系,所以一开始没有选择江郁,并且直接把她排除了。

现在云朝急需输血,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带着人去江家找江郁。同时在路上拨通了江章天的办公室电话。

这件事,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以利换利,绝对不能让江家这种小家族得到他的人情债。

*

啪——

不是杯子落在地上的声音,而是砸在人的头上,碎裂开来发出的声音,落到地上后又发出碎裂的响声,像是不甘心的要在碎裂成渣之前演奏出二重奏。

滚烫的水咖啡顺着江郁的脸颊流淌下来,还混杂着一滴两滴血液,一同滚下的时候,咖啡的浓色包裹了鲜血的红艳,两种颜色参杂在一起看上去恶心极了。

特别是江郁被砸中的额头上,发丝贴着额头被咖啡和血打湿,搅合在一起,粘成一绺一绺的。

江郁盯着地面,瞪直了眼,双手紧紧的捏着身侧的裙子,用力到骨节发白,整个手臂都颤抖起来,然后才开口道:“二姐……”

“谁准你叫我二姐了?!”江嫣厌恶的拿起桌上的小钢叉,又狠狠的朝着江郁扔了过去,“回来六年了,连一杯咖啡都泡不好,私生女就是私生女,恶心死了。江家才没有你这种恬不知耻的小姐。”

江郁紧抿着唇,手上几乎要把身上的衣裙扯破,江嫣看着她的手道:“你要是还要点脸,就应该立刻从江家滚出去!贪图江家的财产还是怎么?我看见你就想吐!”

江嫣看着她那张极美的脸,就是因为这张脸,所以江郁和她妈才会被接到墨京来。江章天看中了江郁的脸,觉得她有用来联姻的价值,就算不能联姻,送给几个商业合作对象玩一玩也是可以的。

江郁咬着牙,她怎么不想走?但是她知道自己走不掉,江章天也不会管江嫣怎么欺负她,只要江嫣不坏了她这一张脸就行了。

她反抗的越厉害,江嫣反倒是会叫上一堆佣人一起来殴打施虐,她不止一次想杀了他们,每天都想,做梦都想。

想把那些殴打,嘲笑,讽刺,辱骂她的一张张嘴都撕碎,一张张脸都划烂,把她们的心脏贯穿,让他们再也说不出来任何话,再也不能凌虐她。

但是不能……那样会被通缉,会进入监狱,会被判死刑……

她还不能死,她不能死!她心里有一个人,她还想多看他几眼。多帮他一点,所以她还不能不能入狱,不能死!

江郁一声不吭,江嫣看着她的脸,明明已经很狼狈了,可那脊背挺直的模样,那垂眸的模样看上去反而让人觉得无比怜惜,就是因为这张让她疯狂嫉妒的脸!

她上前一脚将江郁踹倒在地上,然后用踩着高跟鞋的脚狠狠的踩在了江郁的脚腕上方几分的地方。

“啊——”江郁没能及时躲开,旋即便发出一声尖利到破音的惨叫声,而后她痛的浑身颤抖的,急急忙忙的去推开江嫣的脚。

江嫣却先她一步收了脚,然后还踢了她的腿一下。她不知道用了多大的狠劲,将江郁的小腿骨直接踩断了,虽然没有刺穿皮肉,但是肉眼可见的错位,小腿几乎是在一瞬间立刻肿了起来。

本就已经断开,她末了竟然还踢了一脚,江郁痛的大哭,抱着自己的脚,痛的大脑几乎断了片,无法思考其他事情,许久之后,才拿出手机来想要自己叫救护车。

这个江家不会有人帮她的,就算是一旁的佣人,也只会默许江嫣的行为。

旁人口中的法律对于江家而言没有几分作用,特别是这种行为,江章天曾警告过江郁,如果去法院告江嫣,在江家的操作下她也得不到好果子。

江郁根本不怕这些,她有万全的准备,但是她怕……她怕自己被送离墨京,没了江家小姐这个身份……

因为那样,她更不可能接近自己藏在心里的人。那个男人,本来就是江家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她若是连江家小姐这个身份都没有了,更不可能和他有任何交集。

“想去医院啊?”江嫣看着她颤抖着的手的动作上前一脚踹开江郁手中的手机,高跟鞋尖在江郁手背上撞出一大片红色,还显出几分乌青来。

江郁瞪着眼前的脚,手上有极其细微的动作,而后她缩了缩手,在地上缩成一团,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断腿,连轻轻碰一下都痛的她仿佛要昏厥过去。

苍白无比的脸色,浑身的冷汗打湿了长发和身上单薄的衣裙,紧贴在后背上,显露出背脊的流畅线条来。

江嫣看着她的样子,更想再踢她几脚,凭什么这个私生女长得竟然比她好看那么多,凭什么她将来会被江章天送给那些地位高的大家族的少爷?!

尤其是江章天对江郁这张脸的爱护,更是让江嫣想要撕碎她的脸。

她要再动手的时候,突然一个佣人跑了进来道:“小姐,墨言深墨总来了!”

一个名字,让地上的江郁和站着的江嫣都睁大了眼睛。

江郁挣扎着要站起来,被江嫣一脚踢在胸口上,然后她道:“把她拖回房间去。”

几个佣人上前来,要把江郁拖回二楼房间,江郁奋力挣扎着,这时候她仿佛感受不到自己左腿上的伤,甚至还想往门口跑去,那样子简直跟发疯没什么区别。

她不回房间!她要见墨言深!

墨言深从来没有来过江家,他这种身段和地位的人,也根本不可能来江家这种暴发户一样的家里,可是他来了!

江郁不管他是为什么来的,她不能离开,这是她可以再一次和墨言深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她不走!

“放开我!我不走!”

她甚至用自己被江嫣踩断了的腿去踹其他人,蚀骨的痛意在那一瞬间明明传遍了全身,但是江郁却像是毫无感知,丝毫没有怜惜自己的左腿。

她不要命一般的挣扎终于还是有效果,她挣脱了拉着她的两个佣人,向前跑了半步因为左腿无法站立直接摔在了地上,她的左腿被她折腾的,已经完全不能再动了,尖锐无比的疼痛就像是一根尖锐的针,直接从她的脚心穿透,然后贯穿了她整条腿,她此时痛的不停的掉眼泪,看着门口逐渐走进来的人。

“墨……墨……”江嫣激动极了,但是还没说出半句话来,墨言深一个冰冷的眼神看了过去,她顿时一个字也不敢再说。

“江郁是谁?”墨言深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的江郁,以为她是江家的佣人,虽然看起来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但是也不在他的管理范围之内。

江郁和江嫣两人的脑子瞬间炸开了,江嫣不可思议的看向江郁,心中的嫉妒和恨意再次掀起滔天巨浪,她什么时候认识墨少的?!

墨言深啊!那可是墨家下一任继承人墨言深!

不!墨家许多家业和公司,已经是墨言深在管理了,不少商界老奸巨猾的老家伙都不敢惹的人!

江郁居然和他有关系,她怎么可能不嫉妒,她嫉妒的发疯!

江郁怎么也没想到,墨言深居然会是来找她的。

“是……我。”她有些艰难的看向墨言深,然后又低下了头,只觉得难堪极了,她怎么是这个样子见到他,如果早知道墨言深今天会来找她,她一定不会仍由江嫣胡作非为,只少要维持自己的形象,而不是这样狼狈至极。

江郁低着头,墨言深看着地上的江郁,见旁人都没有否认,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却又不是特别惊讶。

私生女,自然没有好下场。

不过她是能够救云朝的人,所以墨言深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江郁受宠若惊的抬头,看着墨言深,他竟然会特地蹲下来,放低姿态。

江嫣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她太恨了,她恨不得把此时的江郁按在地上,然后取代她的位置。

她凭什么得到墨言深这样的优待。

江郁看自己的眼神,墨言深见得多了,他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但是压着那厌恶的心情开口道:“云朝和你的血型匹配,她出了车祸,医院血库的血液不够了,我们想请你帮一下忙。”

墨言深的话,可谓是极为客气,他与自己的合作对象商谈时,都从来没有拿出过这种客气来。

江嫣听了想大笑,她还以为是墨言深和江郁之间有什么,原来墨言深是为了救云朝。

那个一直被墨言深带在身边的云家三小姐!

江郁张了张嘴,更是觉得自己难以呼吸,原来是为了云朝,不是来见她。这一起一落让她觉得心脏难受到了极点,就连腿上的痛也掩盖不了心脏撕裂一般的痛苦。

她难受的低下了头,一颗一颗的冷汗顺着脸颊额头滴落在地上,张着嘴大口呼吸着,发丝已经全部被汗湿了,半趴半坐的姿势就像是一只刚刚比人从水里拖起来的死狗。

这次的眼泪完全止不住,他心里还是云朝、云朝。

江郁嫉妒的发狂,手紧紧的抓着地面,仿佛要在铺着的黑色晶体瓷砖上抠出一条条痕迹来。

“可以吗?我们时间不多。”

墨言深不想欣赏她难堪狼狈的样子,他只想带人去救云朝。

“我已经和你江章天商量好了,带她走。”最后他没了耐心,站起身对江嫣道,然后命令身后的保镖把江郁带走。

江郁被拎起来后,奋力挣开两个保镖,用一只脚跳着走到了墨言深面前,抬头看着他。

墨言深冷着脸道:“江郁小姐,请不要浪费时间,人命关天。”

“带她走!”墨言深说着转身,江郁一把抓住他的手道,“江章天同意没有用,如果你强行带我去,我立刻在你们面前自杀!也不知道死人的血好不好用。”

所有人都没从她的话里反应过来,江郁却已经一头撞向了一旁的桌角。

“拦下她!”墨言深迅速开口,同时比任何人都快的一把抓住江郁的肩膀,江郁的另一只手却已经摸到了之前的瓷杯碎片,拿起来就往自己脖颈上割。

她已经在脖颈上划出了伤口,幸好保镖扯开她的手及时,但是她雪白脖颈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看起来极为危险。

刚刚若是再晚一秒,她可能真的就割破自己的动脉了!

她这一番操作墨言深怎么可能不懂,于是道:“你想要什么?钱财,名利?还是地位?!你说,只要我办得到。”

他知道,就算他能押着江郁去医院,江郁也可能在任何时候想办法结束自己的性命。就算她没能成功,但也耽误了时间,云朝现在根本等不起!

“我要你,”江郁死死的看着墨言深,“和我结婚!”

所有人都是呼吸一窒,江郁竟然敢提出这种要求!江嫣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江郁,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这么说,她知不知道这会让墨言深有多恨她,到时候牵连江家……后果不堪设想!

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让江郁得逞!

江嫣刚要骂她两句,只听得墨言深咬牙说出了一个字:“好。”

“办证,登记,然后我就输血救她!”江郁不管墨言深说的什么时间不够,她只知道墨言深现在在求她,“我要真的,可以公民系统上查到的真实信息!要你立刻用你的网络账号公布消息!”

她知道,墨言深想弄个假的,也是易如反掌,于是开口道。

“好。”墨言深看着江郁的一双眼睛阴鸷的仿佛要将她碎尸万段,然后对保镖道:“带她去医院!”

他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然后跟着走了出去。一边打通的一通电话,让人去办江郁要的东西。

他看着被两个保镖送上车的江郁,将手中的手机捏的碎了屏,然后反而笑了笑。

她不是想死吗?他会让她知道,婚姻才是真正的坟墓!

原创文章,作者:钟离先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3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