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都市仙医归来》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仙医归来

小说:都市

作者:干脆面君

简介:五年前,林凡看着父母惨死,却什么都做不了,像条死狗一般被人凌辱和践踏。五年后,医神林北冥横空出世,将军奉他为师,首富尊他为神,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仇敌,更是在他脚下瑟瑟发抖。未婚妻却还以为他是当年废物,迫不及待要跟他退婚——

角色:

小说《都市仙医归来》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仙医归来》免费阅读

“爸,你看林凡现在这个样子,穿的破破烂烂,跟个乞丐有什么区别,你居然要我嫁给他?”

韩家别墅大厅,韩冰云看着坐在她家沙发上的青年,满脸的鄙夷。

叫林凡的青年身材魁梧,五官硬朗,其实颇有男子气概,就是衣着朴素,满脸风尘,看起来很是落魄。

“冰云,怎么说话的?”

江城知名富豪韩千叶生气道:“凡儿父母双亡,孤苦伶仃在外流浪了五年,能活着就不错了,还能指望他混出个什么名堂?”

“你跟凡儿的婚事,是当年我跟凡儿父亲定下的,你说反悔就反悔,那咱成什么了?”

韩冰云冷笑道:“爸,随便你怎么说,全天下男人死绝了,我都不会嫁给他!”

“你——”

韩千叶抬手便要打她巴掌。

韩冰云却也不躲:“你打啊,你敢打我一下,我就离家出走!”

“韩叔,消消气。”

林凡缓缓开口,劝了一句。

韩冰云却不领情,嗤笑道:“姓林的,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你一回来就跑到我家,不就是想尽快跟我完婚,好攀我家的高枝?”

林凡颇为无奈的摇摇头。

他离开江城足足五年,回来后第一时间来拜访父亲生前最好的朋友韩叔,只是想问清楚他父母的坟在哪儿。

要不是韩叔提醒,他甚至都忘了,自己跟韩冰云还有婚约——当年韩叔跟他爸定下来的娃娃亲。

“韩叔,您冒着被江城四大家族记恨的风险,收殓了我父母遗骸,林凡没齿难忘——我得先去给我爸妈上坟,就先走了,过几天再来看望您。”

林凡起身拱手,给韩千叶行了一礼,便告辞离开。

刚走到韩家别墅大门,身后就传来一个冷冷声音:“你给本小姐站住!”

林凡回头,见韩冰云气冲冲的追了出来。

他问道:“有事?”

韩冰云冷声道:“林凡,你快开价,多少钱才肯退了跟本小姐的婚事?”

林凡淡声道:“你不想嫁我,其实……我也没打算娶你。回头找个时机,我会跟韩叔说清楚,退掉这门婚事的。”

说完便走。

韩冰云站在那里,却是满脸的嗤笑。

“林凡,我才不信你会主动跟我退婚。只要入赘我家,你便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你这个曾经的林家大少,现在混得跟个乞丐一样,可能放弃这个机会么?”

她觉得林凡方才那番说辞,不过就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真是幼稚又可笑。

……

林凡离开韩家后,直奔西山墓园,半小时后到了地方,又兜兜转转二十来分钟,终于到了父母坟前。

“林长青、秦岚夫妇之墓。”

此时差不多黄昏,盛大的夕阳,照在远山近树之上,渲染出宿命般的苍凉。

林凡在父母坟前直接跪下。

“爸、妈,儿不孝,儿回来了……”

他一下一下磕着头,直到额头浸出殷殷血迹,双眸更是血红,仿佛滴出血来。

他是个罪人。

父亲当年能被江城四大家族算计,起因是他色迷心窍,上了孟家大小姐孟楚楚那个蛇蝎女人的当,将父亲公司最关键的机密随口说出,只为博她一笑。

当初的他,纨绔成性,浪荡轻浮,就是个十足的废物,寄生在父母羽翼下的蛆虫。

是他害死了父母,害死了妹妹,害死了林家上下十七口人,他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

林凡恨透了当初的自己,父母却从未怪过他。

“儿子,爸爸不怪你,只是咱家以后没钱了,你要真正长大了,爸爸跟妈妈,再不能像以前那样迁就你和保护你了……”

即便公司已经破产,面临十几年牢狱之灾,父亲依旧没有骂过他哪怕一句,反而一直在鼓励他。

可惜父亲低估了仇家的狠辣。

只是夺了林家基业、送父亲入狱,他们又怎会满足?

他们要的是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于是莫愁湖畔的一把业火,活活烧死了林凡父母和幼妹。

想起往事,林凡抑制不住呼吸粗重,心脏剧烈抽搐,疼得快要窒息。

“爸、妈,妹妹……你们若是在天有灵,便好生看着,我会用最残忍的方式,把那些家伙全都送下地狱。”

“先生,节哀。”

林凡身边站着个一袭红衣的高挑女子。

她看着林凡如此悲伤,感同身受,难过得掉下泪来。

树欲静风不止,子欲养亲不在,此乃人间大悲凉。

“红叶,当年就是这些家伙啊,踩着我的脑袋,说再给我一百年,我也是个废物。现在我这个废物,便让他们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力量。我家祖传的那三幅图,查的怎么样了?”

林凡问身边叫商红叶的红衣女子。

他口中的三幅图,乃是林家世代相传的镇宅之宝,全都出自历史上那些了不得的名家,单从文物角度,每幅图的价值,就超过一亿。

父亲特别叮嘱过林凡,这三幅图里面,藏着一个惊天秘密,只要世间还有一个林家子弟活着,便不能丢了这三张图。

林凡作为林家唯一活着的血脉,寻回这三幅图是他必须完成的使命。

当初林家先被搞垮、再被灭门,也跟这三幅图有很大关系——有个了不得的大人物看上了这三幅图。

至于这个大人物究竟是谁,因为隐藏太深,林凡直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

商红叶答道:“先生,这三幅图里面的《山河图》,应该在江城四大家族中的陈家手中,他们还放出消息,要在明晚举办的盛天慈善酒会上拍卖这幅图……”

“陈家早在半月前就开始造势了,吸引了许多富豪的关注。先生您那位韩叔……就是最有可能的买家之一。”

“《山河图》居然在陈家手中、我韩叔还是最可能的买家?”

林凡仔细思忖一番,觉得陈家拿出来的很大概率是赝品。

江城四大家族,陈家排在最末,瓜分林家资产时,不大可能分得到极为珍贵的林家祖图。

不过具体是真还是伪,他得亲自去验证。

他既然回来了,也该先去跟四大家族打个照面。

“江城四大家族……我这个‘林家废物’回来了,你们欠我的人头,准备好了么?”

……

很快到了第二天。

盛天晚宴八点开始,七点左右,韩家三口便准备着出发,去参加晚宴。

韩千叶收到消息,他至交好友林长青生前视若生命的《山河图》会在晚宴上拍卖,他知道后便开始筹措资金,准备将这幅图拿下。

妻子孙凤和女儿韩冰云,则闹着要去豪门云集的盛天晚宴长见识。

见妻子一个小时前就开始给女儿打扮,韩千叶哪里不知道妻子起什么心思。

这是打算让女儿在才俊许多的盛天晚宴上钓个金龟婿。

在知道林凡未死、自己打算履行婚约把女儿许配给林凡后,孙凤可是发了一天的火,撒了一日的泼。

若是别的事,孙凤这么闹腾,韩千叶早就退让了,但这次他绝不会退让。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婚约是他跟已故挚友定下的,如果自己毁约,将来到了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林长青?

凡儿现在是混得差,但这又不能怪他。

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夜之间失去所有亲人,丧家之犬般全国流浪,能活着就不错了,还能指望他做出什么事业?

“乖女儿,妈再给你描描眉——”

化妆间,孙凤拿着眉笔,仔细地给韩冰云描眉,如在雕琢一件她这辈子最得意的艺术品。

“妈,你把我打扮的再漂亮有什么用,到最后爸爸还不是要把我嫁给林凡那个废物?”

韩冰云愁眉苦脸。

“五年前林凡是个浪荡轻浮的废物少爷,现在林家没了,他连少爷都不是了,只剩下废物,女儿真嫁给他,那不是掉火坑么?”

“哎,当年莫愁湖那么大一把火,怎么就没把这废物一起烧死——”

孙凤恶狠狠的咒骂,也是蹙起眉头。

“女儿哟,这次你爸是铁了心的,确实不好办。”

韩冰云气鼓鼓道:“妈,与其嫁给林凡这个废物,女儿宁愿去出家当尼姑。”

孙凤连忙安慰:“傻丫头,说什么气话,都交给妈。”

娘俩又拾掇十分钟,终于出了房间,一家三口在暮色中往盛天酒店赶去。

很快到了地方,韩千叶出示了请帖后,一家三口进了晚宴大厅,抬眼望去,觥筹交错,名流满堂,好不热闹。

时间来到八点,晚宴正式开始,便有拍卖师向众人展示要拍卖的《山河图》,顺便介绍这幅图出自哪个名家之手,有多大的文物价值,接着开始拍卖。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竞价,最终由底价的五千万攀升到了一亿五千万,只剩下包括韩千叶在内的三个人在竞价,韩千叶咬了咬牙,直接加到了一亿八千万,终于没人再出更高的价。

“一亿八千万一次……两次……成交!”

随着拍卖槌敲下,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许多人都站了起来,说着些恭喜的话。

陈家二少爷陈龙一袭名贵西装,捧着《山河图》,走向韩千叶。

“韩老板,恭喜了。”

他将卷好的《山河图》递给韩千叶,身后跟着银行经理,随时可以转账。

韩千叶打开《山河图》,让身后专家验证,这名白发苍苍的专家拿着放大镜观摩半晌,冲着韩千叶郑重点头,说是真迹,韩千叶便准备转账,却没发现陈龙跟他身边专家有个极为隐晦的眼神交流。

便在此时,大厅中传来一个冰冷声音。

“这幅画是假的。”

众人循声望去,便见一个雄伟男子从灯光昏暗的角落处走向场中,身边还跟着个青年,应该是他的同伴。

光看这同伴,便是万中无一,体态修长,眼神精悍,身体像根标枪,蕴着可怕的爆发力。跟这雄伟男子一比,却成了点缀皓月的繁星。

此人五官硬朗,眼神睥睨,最出众则是气势。河山固然壮美,他独天下奇绝。

“凡儿?”

韩千叶惊呼出声。

原创文章,作者:干脆面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29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