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鸳,宋秋《重生后斯文校草化身病娇黏人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斯文校草化身病娇黏人精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扶生

简介:【温柔乖软治愈x斯文败类病娇】前世贝鸳一生都被重男轻女的观念踩在脚下。一朝殒命后她魂穿异世女学渣身上。重活一世,有疼爱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还多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这个弟弟简直是天使一般的存在,斯文温柔,学习好脾气好。“姐姐,你真好看”“姐姐,不可以离开我哦”但后来贝鸳发现,天使面孔下实际是一匹冷漠暴戾的恶狼。贝鸳被吓哭了,“时了,你听话好不好”少年轻轻摩挲她稚嫩的面容,温柔轻笑“白天听姐姐的”

角色:贝鸳,宋秋

贝鸳,宋秋《重生后斯文校草化身病娇黏人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后斯文校草化身病娇黏人精》免费阅读

蝉声嗡鸣,炙烤得扭曲的空气如焦糖般慢慢融化,树垂着叶子瞌睡,风也被凝滞。

地上躺着一道娇小的身影,浑身湿漉漉的,身下的岩石因为汲取了水分,一片漆黑潮湿。

“诶?这不是二班那个贝鸳吗?”

“是啊,全校倒数第一的成绩,哪个老师敢收她?。”

“听说因为叶学神不愿意和她坐同桌,跳水了,真是不知羞耻。”

语毕,引得众人一阵大笑。

身体像被卡车碾过一样疼痛,贝鸳感觉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一阵嗡鸣。

蓦地睁开眼,入眼是深蓝的天空,和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

贝鸳微微蹙眉,怎么回事?她不是因为没钱治病,已经去世了吗?

刚想撑着身子坐起来,就看到一个男生从她旁边走过,尽管只能看到模糊的侧脸,但也足以让人惊艳。

快消失在人群中时,男生回头看了一眼,同时贝鸳脑海里一阵厚重带着金属的声音传开:“念你贫苦,灵魂得以重生,去吧,去吧……。”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一周后。

贝鸳躺在病床上,虽然不太能接受,但她的灵魂重生在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前世她被迫辍学,去了大厂搬砖,不过二十不到的年纪就因病去世。

“鸳鸳,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妈妈了!”门被推开,宋秋看到她坐起身,匆匆走近把她抱在怀里。

原来母亲温暖的怀抱是这样的。

感觉到贝鸳的呆滞,宋秋手覆上她的额头,一脸急切的问道:“也没发烧,鸳鸳,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贝鸳摇摇头,她不知道要怎么和一个热情的妈妈相处。

“你先休息,妈妈去给你做一点吃的。”宋秋顿了一下,擦擦眼角的泪,起身出去。

休养几天,贝鸳已经能接受这个世界的生活了,就像平行世界,什么都和原来一样,但又什么都不一样。

昏迷前脑海里的声音,也没有再出现过。

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不在少数,贝鸳也释然了。

这具身体的记忆也被她承接,成绩全校倒数第一,还要学理科去拉低成绩,没有老师愿意要她,争执时意外落水死去,她就自然而然的魂穿了。

好像,她为人还很恶毒,和同学关系也不好。

贝鸳扶额,这处理人际关系是一个难题。

晚上贝鸳被叫去前院吃饭,宋秋是何家的保姆,从贝鸳生下来开始,就一直住在后院,与何家人几乎没接触。

何兴国是何家的主人,正坐在沙发上打着电话,说着挂电话时的客套话。

“鸳鸳,你今年学的理科吧?时了也是学的理科,以后有什么不懂的,让他多教教你。”见她过来,放下手机。

“我知道了,谢谢何叔叔。”贝鸳乖巧的点点头,她知道何时了这个名字,好像在学校名声挺大的。

“鸳鸳啊,时了斯斯文文脾气又好,你以后啊少跟不正经的瞎混,跟着好人学好人……”

宋秋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贝鸳头埋得低低的,只从嗓子里嗯了一声。

接下来就是大人们互相吹捧的环节,宋秋虽然是保姆,但何家也待她像家人一样。

但贝鸳知道,人分三六九等,那种阶级是存在的,无法改变。

吃得差不多了,就去花园里闲逛。

不得不感叹何家是真的大,光是一个花园就一眼望不到头,平平无奇的花园里种的都是珍贵的奇花异草,瞬间拉高花园的档次。

突然听到草丛里一阵窸窣的响动,贝鸳只看到一抹黑色的东西迅速往房间里窜去,快得只有一道黑影,应该是什么动物。

贝鸳追上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刚想离开,身后传来琴声,贝鸳回头,只见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黑白键上来回舞动。

明媚的阳光和着悦耳的旋律,窗帘被风轻轻拂起,男生逆光坐着,身上就仿佛踱上了一层金光,圣神而高不可攀。

贝鸳沉浸在乐声里,琴声停了她都没察觉。

男生侧头看向门口,看到她站在那,没有什么太大反应。

贝鸳看出来了,男生是昏迷那天路过她旁边的人。

“你好~”意识到自己闯入别人的领地,只能先问好。

男生看着她,武州九月的天气还是很热,她却穿着黑色长袖,只露出一截玉手和白净的小脸。

半晌,眼里浮起了笑意,“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声线极好,似昆山玉碎,芙蓉泣露。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身上还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凛冽蓬松的碎发三七分开半遮眉眼,眼尾和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斯斯文文,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贝鸳在房间里扫了一下才道:“对不起,打扰到你,我刚刚看到一个黑影跑了进来,应该是蛇虫之类的,怕它咬到人,你看到了吗?”

男生看着贝鸳的眼睛,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背景下,很少见。

“没有,可能你看错了。”

“你是秋姨的女儿吗?”男生温声问。

“嗯,我叫贝鸳,你叫什么名字?”贝鸳看着他感觉很好相处,也没有防备。

男生温柔轻笑,浑身上下散发着大户人家孩子的高雅,“何时了。”

原来他就是何时了,还真是比长辈们夸赞的还要好。

“你名字真好听。”贝鸳真诚赞美。

她很喜欢有寓意的名字。

殊不知这背后的血淋淋。

别人给孩子起名不是《诗经》就是《楚辞》,她倒好,出生那天父亲看到景区的鸳鸯很漂亮,就起名贝鸳。

似乎是觉得她在奉承,没有回答,垂眸看自己的谱子。

没事之后,贝鸳也识趣的离开。

何时了看着她的背影,随手把乐谱丢进垃圾桶,眼神散漫。

原创文章,作者:扶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274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