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送子娘娘小说《送狐九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送狐九仙

小说:悬疑

作者:孟楠风

简介: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在十八岁之前的日子过的是安安稳稳,谁知道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竟然有人让我加入什么组织,这到底怎么回事……

角色:瑶瑶,送子娘娘

瑶瑶,送子娘娘小说《送狐九仙》全文免费阅读

《送狐九仙》免费阅读

我叫孟瑶,家在东北,从小就和兄弟姐妹围坐在热乎乎的炕头听老人讲五大仙,出马仙和一些灵异的故事。

我经常听我妈说我是被她千辛万苦求来的孩子,是送子娘娘慈悲才有了我。从小到大每次过生日我都是和送子娘娘一起过的,听姥姥说我过生日那天就是仙家的节日,要一起庆祝才能保佑我平安顺遂,一生无病无灾。

说实话经受了十七年义务教育的我有些不大相信,虽然说从小被这些玄幻的故事耳濡目染,可我始终也没感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可就在我在成年的前一个月,我才发现在我身上的秘密好像不止这些。

“瑶瑶,过来磕头。”这天又是阴历十五,按照平时的规矩我是要给家里供奉的牌与像磕头的,虽然我并不了解供奉的那些是什么,有时候也会不乐意的反驳几句,可最终我还是习惯了这个每个月都会重复的仪式。

刚洗漱完,我擦干手上的水珠,向供奉的地方走去,和每次一样我规规矩矩的先行个礼随后跪下磕了一个头,可不知是怎得好像跪的急了些,头有些晕晕的,换了一下,紧接着又磕了一个头,眼前就有些发黑,缓缓抬起头就好像天旋地转,第三个头还没等磕下去,脑袋一个不清醒晕了过去。

说是晕可就像做梦一样,说是做梦感觉却又十分的真实。

许多的蛇把我给缠起来,我怎么也动弹不得,一个只有着人型的轮廓的怪东西领着我走上一条只有一只脚可以踩过的桥,下面是看不清楚的黄色泥沙,有无数的人张牙舞爪向上爬,场面壮烈且悲惨,我大脑一片空白,撒开腿就往前跑,可不管怎么跑,还是跑不出去。

正快要急出眼泪的时候路的尽头忽然多了一束光,我拼了命的向那光亮跑去,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男人站在那,那衣服白的透光,是比雪还要白的颜色,身后还有好几条白色的尾巴在晃动,我一把抓住他猛的一下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先映入眼帘的是我妈泪眼模糊的面孔,说实话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儿和做梦一样,只是头疼的厉害。

“瑶瑶没事儿吧,哪里不舒服吗?”看我妈的样子我也就摇摇头,示意她我没什么事,怕她担心,我支起身子打算坐起来,就看到墙角那似乎有什么东西,雪白的毛缩成一团,那毛白的泛着光亮,耳朵来回的动着尾巴来回的摇动。

我好奇的盯着看,却怎得也没看清楚正脸到底是什么,便纳闷的指着墙角问道。

”妈,那是什么,你养狗了?“听到我说这话,我妈转过头就看向我手指的方向似乎什么也没看到回道

”什么也没有啊,瑶瑶,你到底怎么了。“

说罢我眨了眨眼睛看那墙角确实有一团白毛的东西,我使劲揉了揉眼睛才发现有什么都没有了,或许是刚清醒有些眼花。

接下来的几天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好似被人击碎了五脏六腑,不是后背疼就是胃疼,可当我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却哪里都不疼了,查遍了身体各个器官,连医生都认为我在闹别扭压根就没病。可身体却一直没有转好的症状,现如今的脸色总是惨白,我妈也是担心我便与我姥姥通了电话说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话。

一旁的我昏昏欲睡,又做起梦来,这次的梦又与上一次不大一样,梦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一个看上去有些像小猫咪的黄色动物在前面引导着我,让我一直往前走,走到地方时他忽然就不见了,当我再次抬起头时四周都是狐狸,有的是灰色,有的是赤红色,还有的是白色,甚至还有几只是杂毛的将我紧紧包围。

看着它们的眼睛的直直的瞪着我说不出的古怪,霎时间我害怕的不敢迈出步伐,就感觉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我壮着胆子回头一看正是那日梦中的白衣男人,看上去这些狐狸很惧怕他,只见他一瞪眼睛四周就被散开,我面前出现了一条带着光亮的道路,慌乱的我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出去。

再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我起身活动了一下,可脑海里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白衣男人的长相,只记得那身白衣十分的透亮,这时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得声音,我开门出去才看到是姥姥来了。

姥姥见我的脸色十分的不好,一把抱住了我,强忍着泪水嘴里嘟囔着”瑶瑶,没事了,没事了,咱肯定长命百岁。“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姥姥,实在是不理解说的什么意思还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第二天一早,姥姥要带我去哪,本还想问问怎么回事,可身体也没什么力气就懒得去问原有。

”瑶瑶,穿衣服咱们走。“我还在一旁晕乎乎的,就被姥姥的话给打断,冲着姥姥点了点头,支撑着有点虚弱的身子穿上衣服就跟在姥姥的身后,出门走了。

刚出门,我就看到那个梦里的白衣男人,衣服还是那样的透亮让人一看有种清冷的感觉,可还是看不清楚他的长相。我好奇的盯着他看,就看到他冲我笑了笑,笑的我心里暖洋洋的那表情似乎在说”我们就快要见面了。“

姥姥看我好像在看什么笑着转头问道”瑶瑶,看什么呢?“

”姥姥,你看那男的怎么穿着古代的衣服,他是认识咱们吗,还冲我笑呢。“

说完这话姥姥一把将我拉了回来,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冲着我看的地方厉声呵斥道”不管你是谁,抓紧离开吧,孩子还小,要是有事就找我这个老婆子。“说完就拉着我快步的走了,一拉我上了车。

在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白衣男人包括那天的白色动物只有我能看见,因为就在刚刚姥姥说话的刹那,原本站在那冲我笑的白衣男人早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风还在吹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26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