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女帝带着满级马甲杀来!婷婷,司遥,被渣后,女帝带着满级马甲杀来!小说免费阅读

“我回家,谢谢墨总。”司遥坐上车就紧贴着车壁,压根不往墨庭渊那边靠。

墨庭渊嗯了声,跟司机说了“翡翠名苑”四个字,那是司家的地址。

两人一声不吭地坐在车上,司遥感觉到身边那人强大的气场,大气都不敢喘。

“司小姐怕我?”墨庭渊突然开口。

司遥狗腿儿道:“怎么会,我这是敬重。”

墨庭渊没接这话茬。

司遥下意识地抠着手指,她一紧张就有这毛病。“墨总今天不忙吗?”司遥侧目谨慎地打量起墨庭渊来。

墨庭渊嗯了声,“你喜欢古玩?”

他刚刚是看到她从古玩街出来的。

“也不是,帮一个朋友过去看看。”司遥说完又有点后悔,她没必要将这话说的这么细,现在墨庭渊又不是以前那个人,她为什么还要像以前一样被他管啊。

司遥强打起精神让自己别慌,管他墨庭渊再问什么她都不说了,岂料墨庭渊只冷声说了句“挺好”,就什么都不说了。

司遥刚刚才鼓足的勇气顷刻之间跟冲到弹簧上了似的,直接给她反弹了一脸,打的她脸疼。

她靠在车壁上后知后觉地想,是啊,现在墨庭渊不是那个墨相,他不会再管她,更不会对她的日常事无巨细地过问。

两人再无话可说,到了家门口,司遥没等助理过来帮她开门,车刚停她自己就推开了车门,扔下一句“谢谢墨总”就冲了下去。

墨庭渊看她跟兔子似的蹿了出去,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司遥以为家里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岂料木雅然居然在家攒了个太太局,好几个阔太太在家喝下午茶打牌。木雅然看到她突然回来了,脸色极不好看。

“你今天不是在上班吗?”木雅然不悦地问她,然后看了一眼她的衣服,“这是穿的什么,还不赶紧上楼去换掉。”也不知道是在哪买的衣服,什么牌子都不是,真上不得台面。

司遥懒得理会她,径直就跑上了楼。

她一上楼这些富太太就互相看了看,有人出声问,“这就是司总从外面领回来的那个?”

木雅然脸色一僵,不自然地点头。

为了司婷婷的身份,他们把司遥领回家的时候,统一称她是他们的小女儿,从小养在国外,可任谁一想也知道谁会把小女儿一个人扔在国外不闻不问那么多年啊,所以大家私底下都以为司遥是司浩国在外面的私生女。

“跟婷婷可真是没法比啊。”有人感叹道。

木雅然听到这话脸上更是难看起来。

“诶,昨天我看到墨总的车停在你们家门口,司太太,墨总不会跟你们家婷婷好上了吧?”同住一个别墅区的周太太八卦地问。

木雅然昨天不在家,压根不知道墨庭渊来过,她狐疑道,“是那个墨总?我不知道啊。”

“是啊!那车牌号,除了那位也没人开得起了。”周太太酸道,“如果婷婷真跟墨总好了,你可别瞒着大家啊。”

木雅然刚刚还在因为司遥而觉得丢脸,此时得知这件惊天喜事,立刻重整旗鼓,挺起了背,美滋滋道,“嗨呀,如果真有事那肯定不会瞒着大家,这也瞒不住啊。”

“你生了婷婷啊,那真是有福气哦。”又一个太太夸道,“要相貌有相貌,要才学有才学,哪像我家那个啊,让她学个琴跟要了她命似的。”

几个太太又开始吐槽起了自家孩子。

司遥上楼后在电脑面前坐了半天,然后没控制住自己的手,在搜索网站上搜索了墨庭渊的名字。

位列第一条的是有关墨庭渊的个人介绍,但内容不多,只写了他是墨氏财阀的总裁,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但下一条则是一条娱乐新闻,司遥看到标题就愣了下。

——墨氏财阀总裁墨庭渊不日即将与辛氏银行长女完婚。

里面配了一张两个人站在一起正在说话的合照,墨庭渊只侧着半张脸,正低着头在听对方说话,而辛氏银行长女辛茵落落大方,优雅华贵,看着跟墨庭渊是极相配的。

司遥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张照片了半晌,最后沉默着吐出一口浊气,将网页关闭。

挺好,这次可算是没有人再逼着她娶他当皇夫了。

第二天司遥收到廖远给她发的地址,就让司机送她过去了。

这是一家中餐厅,装修古朴典雅,极其雅致。廖远看到她来了就朝她打招呼,“这儿呢。”

司遥朝他走过来。

“我跟你说,昨天我回去就找个大师看了看那个银香囊,真神了,对方直接给我出价两百万!”廖远说起话来眉飞色舞的,压根克制不住兴奋的情绪。

“你可以多找几个人问问价。”司遥说。

廖远又想到她昨天跟宋意抬价的样子了。

他以前是怎么会觉得他这个小职员老实好欺负的,这心肝比他还黑好不好。

“我有个朋友最近想入手一个瓶,你有时间帮忙给他看看?他给钱。”廖远带着她一边往包厢走,一边跟她打着商量。

只要给钱,那司遥特定没啥意见。

廖远走在前面让侍者推开包厢门,进去之后他就夸张地“嗬”了声,“怎么回事?不是纯吃饭局吗,怎么还带妹子来了。”

包厢里都是群有钱没处花的富二代,本来是个素局,可里面各个左拥右抱的,廖远额头的汗都出来了,突然都后悔带司遥来了。

“廖少你区别对待啊,你自己不也带了个妹子来嘛。”有人调笑道,一双色眯眯的视线不客气地在司遥身上打量着。

廖远骂了声放屁,挡到了司遥面前,“都给我客气点啊,这可是我师傅,我财神爷,昨儿个我那个银香囊怎么淘出来的,全靠她。”

这下大家更加放肆地看司遥,司遥不喜欢这些人赤裸裸的视线,这在她们天启,胆敢直视女帝,那是要砍头的!

“司遥?”被一个黄毛搂着的化着纯欲妆容的长发女人突然出声叫了司遥一声。

司遥挑起眉梢朝对方看去,只一眼她就认出了这人是谁。

司婷婷脚下忠心耿耿的狗——金芝。

原创文章,作者:喵总来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22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