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女帝带着满级马甲杀来!婷婷,司遥,被渣后,女帝带着满级马甲杀来!小说免费阅读

金芝原本是原主的高中同学,大学来了京都,意外认识了司婷婷,之后就开始捧司婷婷的臭脚,没少“替”司婷婷欺负原主。

金芝眨了眨眼睛,娇滴滴地说:“司遥,好巧啊,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你姐呢?没跟你一起过来啊。”

“我爸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我没什么姐姐,你说的哪位?”司遥冷眼看向金芝。

金芝一怔,她欺负司遥欺负习惯了,万万没想到还有刚说一句话就被司遥怼回去的待遇。

这一时间搞得她在众人面前有些下不来台,手指紧攥着,不客气地开口,“就是婷婷啊,司婷婷。司遥,你不能因为婷婷比你优秀,你就不认婷婷了吧,女孩子嫉妒心不能这么强的,太强了就成妒妇了,这可不招人喜欢了。”

金芝说完,还自以为很幽默地捂嘴笑了两声。

“司婷婷?司家那个弹钢琴的?”黄毛可能认识司家,问了句。

金芝立刻点头,“是啊,白少。婷婷弹钢琴弹得可好了,天才少女。”

黄毛笑了声,“什么天不天才的,不就是弹个钢琴,也值得这么吹嘘。”

他刚说完,在场的人就有人起哄道,“金芝,你可别吹什么钢琴弹得好了,白少是什么人啊,人称京都小愤青,你要说那个司什么的,弹古筝古琴啊这一类的国风乐器弹得好,他还能给你夸上几句。”

金芝面色有些僵硬,但她得罪不起这位白少,只能干笑着点头应是,“确实,钢琴也,也不难,就一般吧。”

司遥笑了声,“司婷婷不过是司家的一个养女罢了,还不配我称她一声姐。 ”

在场众人都是人精,听到这儿都生出了八卦欲。

“司婷婷是司家养女?”

“不都叫她是京都名媛代表吗,怎么成养女了?”

“完全没听说,别是司浩国的私生女吧,哈哈哈。”

金芝听到这儿就有些心惊,这话题要这么展开下去,传到司婷婷耳朵里,发现她在背后说她是私生女,那还了得!

“哎呀,别说了这个了。遥遥,你还记得咱们之前高中的时候,你还经常给我带早餐呢。”

坐金芝身边的另一个女生许佳是金芝的好朋友,平时就喜欢跟金芝“搭台唱戏”来讽刺别人,这会儿见司遥不客气,她当然要给金芝递个梯子,好让司遥出丑了。

“芝姐,你们以前是同学啊?”许佳开口。

金芝点头,“是啊。高中同学,我们以前在R城读高中,司遥那时候住R城,不过我跟司遥也没做多久的高中同学,就两学期,高二结束司遥就被她爸带回京都来了。”金芝笑眯眯地看向司遥,“后来我上了大学后,婷婷跟我成了同学,婷婷生日宴上邀请我去司家玩,我这才跟遥遥联系上,对了遥遥,婷婷今年的生日宴准备的怎么样了?”

提过去就算了,还非得提司遥以前在R城,这就差没直说司遥才是司家的私生女了。

司遥自个儿找了位置坐下,似笑非笑地开口,“不知道,但我想她今年可能办不成生日宴了。”

旁边的廖远本来想让金芝闭嘴,但看到司遥的表情他就不慌了,安安心心坐下看戏。

金芝面色一僵,但很快就笑道:“你在开玩笑吗?”

“你不知道吗,我奶奶不待见她,司家不可能再给她办什么生日宴。”司遥环抱着手,“鸠占鹊巢的人还配过生日吗。”

众人互相看了几眼,心中纷纷都有了数,这私生女到底是谁,那还真有待商榷。

金芝眼瞅着今天司遥像吃了火药似的,她根本就不敢再提司婷婷了,连忙转了话题,“是吗,哈哈那咱们不聊这么了。话说我真没想到啊,以前你成绩挺差的,历史经常不及格,现在居然都混起古玩圈了。”

她边说边笑,“我还记得有一回你考试作弊被抓,还被请家长来了是吧。当时你那个养母脾气好差的,你在教室挨打,我们在教室里都听到了,同学们都很担心你。”

“啊,考试还作弊呢,这成绩得多差啊。”许佳撩撩头发,“我记得芝姐你上的是C大吧。”

金芝有些不好意思,“别这么说,我当时只是高考发挥的比较好。”

“芝姐你就别谦虚了,C大可是985院校,那可不是一般人能上的。”许佳再次出声,“诶,司遥你后来考上哪所大学了?”

“A大。”司遥说。

在场的众人皆是一阵沉默。C大不过是985末流院校,A大那可是真的实打实的名校,比C大的录取分数高了几十分!

许佳当时脸上差点没崩住。

倒是金芝稳重,笑里藏刀地补了句,“啊,有钱就是不一样,多好的补习班都能上。”

“确实,你就上不起。” 司遥用最淡定的语调说着最讽刺的话。

在原主的记忆里,以前金芝没少欺负她,让她带早餐抄作业都是常态,还有一回金芝喜欢上了班上的学习委员,对方当时多跟原主说了几句话就引起了金芝的不满,后来考试金芝故意陷害她作弊,事后还将她堵在巷子里警告过她,之后整个班级里的女生都不再跟原主说话,原主就这么被孤立了。

对于原主来说,金芝就是她高中时期的噩梦。

如果不是当时司家将她接了回去,原主指不定都撑不住退学了,但她没想到自己会从一个地狱跌进另一层地狱。

“遥遥你今天怎么总针对我啊,是我说错话了吗?遥遥你别生气啊。”金芝歉意地举起手边的酒杯,“这杯酒算我跟你道歉行吗?”

“就一杯,你养鱼呢?”司遥让侍者拿了三个海大的敞口杯,叫了瓶白的,倒满了三杯,直接递到了金芝面前,“来,喝这个。”

金芝一把抓紧了身边的黄毛,撒娇喊了句“白少”。

“刚刚不是挺有豪气的吗?这会儿别装啊,喝吧。”司遥抬手一点桌面,明明是极单薄的身板,可她朝椅背上一靠,就多了种不容置喙的霸气。

让人无端畏缩臣服。

“既然都说要道歉了,那就喝呗。”黄毛环抱起手眯着眼睛看向金芝。

金芝脸色一僵。

但黄毛发话了,她就不得不喝,她废了多大劲才走进这个圈子啊。

金芝眼睛红红地说,“既然遥遥非要我喝,那我就喝吧,也希望遥遥你别再生我气了。”

这样看上去真像是她欺负了金芝,要是换个人真就被茶到了,但司遥稳得住,她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十分淡定地点头,“喝吧。”

“司遥小姐真有性格,我喜欢。”黄毛在对面说着。

在场的几人都朝黄毛看去,眼中颇有些诧异。

“廖远跟你说了我想买个瓶吧,你帮我看看?”黄毛将手机拿出来翻出照片递给司遥。

司遥接到手里看了一眼,那是一个青花海水龙纹天球瓶,司遥将图片放大的仔细看了看瓶身上的纹饰色彩,“看工艺是夔国时期所制,要确定真假需要看实物。”司遥将手机递回去。

黄毛看向司遥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欣赏,“眼力不错。咱们加个联系方式?”

“好啊。”司遥自然不推拒。

旁边的金芝看着两人都将联系方式加上了,一口酒喝的又快又急,胃里实在扛不住,喝下去之后立马冲去了卫生间。

回来之后桌面上所有人都对司遥客客气气的,没一个人替她说话。

金芝捏了捏拳头,重新坐回去,歉意地看向司遥,“遥遥,酒也喝了,你不生气了吧。”

司遥扫了她一眼。

“咱们班有好多同学都来了京城,上次大家还提起你了,咱们有时间约一次啊。”金芝讨好着道。

“不约。你们不配。”司遥言简意赅。

>>>点此阅读《被渣后,女帝带着满级马甲杀来!》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喵总来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22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