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书后五个哥哥为我打断绿茶的腿》唐熙,林如月完整版免费阅读

她首先把阳台的门关上,窗帘拉上,随后才走到床边,将床下的人拉出来。

妖孽精致的俊颜不管看多少次依旧让人惊叹,而上天似乎对他也格外眷顾,连身材都是完美的黄金比例,甚至六块腹肌……

唐熙解开他满是血的衣服,看见了立体漂亮的人鱼线,还顺带摸了一把。

啧啧。

她倒不是多么好的人,但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一个人死在自己面前。

司尘宴伤口不长,却很深,流血过多迟早会让他失血而死。

找到药箱,唐熙开工了。

首先是用酒精棉签简单消毒,接着将药膏敷上,缠上绷带,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过程中唐熙发现自己的速度依旧标准快速。

她其实从小对医学就格外感兴趣,独自研究了许多中西医的资料。

将司尘宴放到床一边,唐熙在另一头躺下,两人之间有大约一人的距离,但头次跟男人同床共枕还是让她觉得很不自在,只是思绪很快就回忆到了前世……

她是人人喊打的恶毒女配,却无人知道她才是唐家真正的千金小姐!一切都被唐暖夺走后,才慢慢黑化,但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像前世那样单纯了,属于她的一切,她都要慢慢夺回来。

但首先,她得有自己的靠山。

唐熙看了眼司尘宴出尘绝美的侧颜,又摸了一把那结实的腹肌,她的心中逐渐有了一个想法。

……

翌日。

清晨温煦的日光透过窗户洒在卧室的每个角落。

床上的男人缓缓睁眼,细长漂亮的丹凤眼带着慵懒漠然,他起身,洁白的床铺凌乱,身上未着一物,紧实性感的腹肌在阳光的照耀下让人血脉偾张。

浴室有水声。

司尘宴本就深寒的眸底闪过一道诧异。

很快,门开了。

擦着头发的女人穿着松垮的便装走出来,衣服朴素,却掩饰不住她漂亮纯粹的容颜。

刚洗过的皮肤更是白里透红,她扫过来的一眼慵懒淡然。

“你怎么还在这里?”司尘宴冷声。

唐熙心里啧一声,不愧是反派,翻脸不认人

“毕竟我不是那么无情的人。”她声线干净中透着点清冷,“拔了不认人这种事我还做不出来。”

司尘宴剑眉微敛,聪明如他很快就懂了她的意思。

说他睡了她?

这怎么可能,他昨天晚上可是昏迷了过去。

而且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黑曜石一般漆黑冰冷的眼里闪过讥诮,司尘宴冷哼,为了钱这种话也说得出来,但看在她昨晚救了自己的份上,给张支票让她滚吧。

他刚准备开口,就看着她从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小破包里翻找,然后扔出了几张红钞在床上。

唐熙:“就当作是昨晚的费用吧,毕竟你也不太行。”

司尘宴:“?”

“疯女人,你骂谁?”司尘宴魅惑的脸猛地沉了。

“没骂谁啊,实话实说而已。”

“我不行?”司尘宴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

注意力成功地从睡没睡,转移到了他行不行身上。

唐熙沉默地看了他眼,然后低头开始收拾东西。

那眼神多少带着几分不想伤人的意味。

“你叫什么名字?”司尘宴立刻问。

唐熙眼神微闪。

她套上破旧的大棉袄,提着包包跟行李箱,像极了从乡下赶城的农村人,她走向门口,道:“房费我已经给了,十二点之前要退房,你早点走吧。”

司尘宴俊冷出尘的面容愈发的黑,想要起身,但身体却在作痛!

“站住!等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威胁冷酷声音从房内传出,唐熙毫不犹豫地关上门。

迎面她撞上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唐熙连忙道歉,男子还算礼貌地点点头,便急匆匆离开。

走入电梯后,唐熙不知为何觉得那男人有些眼熟。

好像在哪见过。

算了,可能就是小说里一个跑龙套吧,不重要!

实际上,男人也回头看了唐熙两眼,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女人是从609出来的吧,这不是按照他们搜查的情报,看监控确认的boss的房间吗……

带着疑惑男人走入房内,就见boss坐在床上,身姿完美健硕,只是脸色黑的吓人!

洁白床铺上几张红钞格外明显,跟它一样明显的是那点点的红色血迹。

再配合上这凌乱的单人床,很容易让人想歪。

只是,左然傻眼了。

不是说boss被追杀受伤住入酒店了吗?可为什么会多出来一个女人?boss可是从来不近女色的,甚至有些厌女!

可这血迹,还有这钱……

“boss,”左然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昨天晚上那个女人强迫了你?我现在就把她找回来!”

强迫?

“就她?”司尘宴性感嘴角发出讥诮的声音,左然顿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下一秒却又听见司尘宴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十分钟,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好!”

所以到头来还是要找她不是?

司尘宴很快冷静下来,回归正题:“昨晚的事查的怎么样?”

“查出来了,”左然面色也严肃起来:“是慕氏集团的合伙人算计了您!泄漏了我们的交易地点。”

“慕家……”

司尘宴冷酷:“三天内,我要慕氏集团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

欧利学院。

欧利最强大的专业就是医学,能进来的非学霸莫属。

但这样的学院里也会有些许特例。

比如唐熙。

她的成绩其实很好,回到唐家后第一次就考了高三的全校第一,夺走了唐暖的宝位。

当她开开心心回去跟大家说这个成绩时,却看见家里人坐在客厅,都在安慰哭泣的唐暖。

她犹豫着要不要将成绩告诉大家的时候,林如月率先看见了她手上的奖状,冷笑道:“你没看见你妹妹正在伤心吗?一次第一有什么好炫耀的?”

其余人抬起头来,也都是用着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唐熙,好似唐熙多么的自私自利。

她的荣耀他们不在乎。

他们的眼里只有唐暖。

原创文章,作者:不会编就乱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21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