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日《穿虐文后,女主抱紧反派权臣大腿》慕绾,南瑾小说免费阅读

“昀齐来迟,三哥可有受伤?”

慕绾脑海的记忆一阵翻涌,心口泛起一阵疼,连手指紧紧抓住南瑾之的衣袖也没发觉。

一身白衣的赵昀齐从马背上下来,朝背对着他的南瑾之,微微弓腰作揖。

他道:“场上已经控制,已经下令命人去调查起因,昀齐带了大夫,三哥可要先看一看。”

听到赵昀齐的声音,南瑾之的红眸暗沉了几分,垂眸看着怀中的女人,修长的手中手掌轻轻拍了拍慕绾抓住自己衣袖的手背。

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道:“孤救了你两次,等会你可不要忘恩负义,孤最讨厌的便是忘恩负义。”

慕绾抬头,撞入他带着可怕意图的眼眸,心头的钝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眼前这个人的恐惧和害怕。

这个反派,从头到尾就没正常过,太吓人了。

南瑾之松开对她的桎梏,仅是握着她的手掌,转过身去,眉目恢复成往常的模样,几分讥笑几分凉薄还有几分莫名其妙的恨意。

“臣弟确实让孤好等,臣弟再晚一步,孤就要身首异处。”

南瑾之这句,如果没有话里有话,鬼都不信。

赵昀齐抬眸,看见站在他身侧的女子,清俊的神色里莫名低了几分。

慕绾正好也望了过来,清清楚楚见到了心念已久的男主角,心中只有八个字:书中描述诚不欺我。

眉目疏朗,面若冠玉,长身玉立,举手投足之间矜贵而肃然。

一眼望去,白衣黑发,银色发冠高高将发盘起,一阵秋风袭来,衣决飘飘,春风化雨。

好似这天地之间,唯有这白衣之人可入风光霁月。

她想,大概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形容的就是这般。

怪不得原主对他一往情深,这皮相,确实有能耐让人见之误终身。

严格来说,南瑾之的皮囊不比赵昀齐的差,只是南瑾之总是摆着一幅不怀好意的笑,加之慕绾对这个反派印象的先入为主,对他的感觉也就只剩下害怕和恐惧。

赵昀齐与她四目相对,短短一瞬,他移开眸子,划过南瑾之与她相互交叠的手掌,清茶色的眸子波光粼粼,像深秋的一场冷凌凌的雨,无声落下。

他目光垂下,再度朝南瑾之举手作揖,“救驾来迟,是昀齐之错,还请三哥责罚。”

赵昀齐和南瑾之是血缘关系的兄弟,追溯两人的血缘关系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先皇极其不喜赵昀齐母亲丽妃,连带她生的儿子也憎恶不已。

甚至不许赵昀齐姓皇家南姓,仅是让他随母姓。

不仅如此,赵昀齐十岁时,生母丽妃去世后,先皇便将赵昀齐打发至皇宫外的一处偏僻别院。

若非丽妃用手段让宗室知晓并承认了赵昀齐的存在,恐怕天下人都不知道先皇还有个外姓的五皇子。

也就是在近几年,先皇去世,赵昀齐有了一定的活动机会。

凭借着自己的能力逐渐在崭露头角,靠着经商和好善乐施,在民间得了个贤王的称号。

看着这个与自己关系说不上多么亲近的弟弟,南瑾之闷声一笑,“孤和你开玩笑,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这么不禁逗。”

赵昀齐抬头,与南瑾之的玩世不恭相比,他的眉目像一块月下白玉,冷冷清清,矜贵肃然。

“让三哥在此受险,本就是昀齐之过,三哥若罚,臣弟也当承下。”

南瑾之摇头,“五弟误会了,你救护有功,孤不仅不该罚你,还应奖赏你才对。”

“昀齐不敢求赏。”赵昀齐低眉顺眼,一幅十分敬重南瑾之的模样。

一个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天之骄子,一个连皇家姓氏都不给的不受宠的皇子,撇开南瑾之现在摄政王的身份不说,赵昀齐在南瑾之面前也是不可相提并论。

“赏是必须赏的,昨夜你输给孤的,孤悉数奉还,还有……”

南瑾之勾起一抹奇怪的笑意,转头看向身侧的女子,“绾儿说五弟喜欢梅花,正巧孤在附近有所梅花别院,院中种了几百株梅花,五弟既然喜欢孤便把别院送与你。”

莫名被点到的慕绾抬头,看见南瑾之微微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眉头狠狠一皱,她什么时候跟南瑾之说过赵昀齐喜欢梅花。

赵昀齐性子内敛,除了争权夺势搞逆袭,全文也没交代他有什么特殊癖好,连对女主的不一样的情感也都表现的十分隐晦。

搞不好赵昀齐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什么东西,慕绾又怎么可能跟南瑾之说他喜欢梅花,

听到‘绾儿’两字,赵昀齐清茶色的眼中,微起波澜,但很快消失。

他看了一眼慕绾,未露半分情绪,平静的对南瑾之说道:“三哥的院子昀齐不敢夺爱,若是三哥非要奖赏昀齐,还请将苏慕绾归于臣弟。”

终于对上一些跟原书相似的剧情了。

昨夜,南瑾之和赵昀齐在越州城最大最有名的赌坊进行了一场豪赌。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赵昀齐输掉了身上所有的银钱,还外借了三万两白银,皆悉数输给了南瑾之。

与这个身份低微天差地别的哥哥对赌,他即便有十足的赌赢的牌面,也不可能在场面上赢南瑾之。

赵昀齐这些年在背后养精蓄锐,盘起不少生意,区区三万两算不得什么、

坏就坏在,当赵昀齐输掉所有的东西之后,场下有人起哄,要他用女人做筹码。

当时,站在赵昀齐身侧的,唯有苏慕绾一人。

南瑾之正在兴头上,赵昀齐自然不敢扫他的兴。

苏慕绾这个标标准准的虐文女主,想都不用想就成了男主赵昀齐为保全大局的棋子,当做筹码送到了赌桌上。

最后,赵昀齐输掉了最后一场赌局,将苏慕绾送到赵昀齐身边。

而就在昨夜,原主苏慕绾万分悲痛之时,穿书者慕绾来了。

慕绾和原主同名,不过她不姓苏。

好在昨晚送到南瑾之并没有去找慕绾的茬,她恍恍惚惚的在苏慕绾的身体里适应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人还没怎么清醒,便碰到了这场血腥刺杀,更离谱的是那穿书系统,居然不由分说的强行绑定了她。

这个南瑾之也跟吃错药似的,几度生死关头,不抓紧逃命不说,偏要拉着他亲自去杀人。

原创文章,作者:浅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20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