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成为男主的头等大事》小说章节目录陆景,长公主全文免费阅读

“四月初六?岂不是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了?父皇还真是着急。”温璇听到两道旨意倒是没有十分意外,只是对婚期的时间有些小诧异。

“可不得急吗,再到四月中旬你可就是十九岁的老姑娘了,父皇可得早点把你嫁出去。”太子听到温璇的喃喃自语,忍不住接话道。

果不其然收到了来自温璇和自己母后的眼刀子。

温璇和陆景出列,下跪俯首谢礼,“臣/儿臣接旨,谢主隆恩。”

皇上笑眯眯地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平身平身。”“谢陛下。”

“开宴–”于公公扯着嗓子,不一会宫女们从偏殿鱼贯而入,觥筹交错。舞女们踱步前来,开始了夜宴的表演。

不一会,有位小姐出席,希望为夜宴献舞一曲。正是兵部尚书家的嫡女石棠。

当长公主殿下放出自己坏名声的时候,这位京都的贵女是京城第一才女,当然身姿样貌自然都不差。

依然十七岁的石棠却是没有成婚,也无婚约,其中深意不免让人有所猜疑。

“皇后,这事便由你做主吧。”皇上在是皇子的时候就不喜欢这些个宫宴上的表演,现在更是如此。

“是,那石小姐便来展示一番吧。”深谙自己丈夫的秉性,皇后娘娘顺势接下了这个担子。

“娘,你说这石棠是不是想要在镇国公面前露个脸,真是的,这个先机都让她给抢去了。”武安侯家的二小姐也是个不安分的主,总想着嫁一个好夫婿,却对京都的青年才俊都不满意。

就昨儿个还因为温璇和陆景的婚事,在家大闹了一场。

“莫急,且让石棠先试试,看看镇国公和长公主的意思。”这武安侯夫人却还是有些心眼。

她按下了自家不成熟的小女儿。毕竟皇上和长公主这几位的态度可是很清楚的已经摆着了。

石棠随之谢恩,心想“长公主的名声如此之差,现在看这也不过是有一张还算过得去的皮囊罢了。镇国公这般的男子怎能就这样被长公主给定了。”

“那臣女便跳一曲《霓裳》,在皇后娘娘面前献丑了。”石棠嘴上说着客气的话,但是脸上却满是自信。

乐声起,只见石棠应声起舞,姿态唯美,赏心悦目,但内行人看着却总有些“美人在皮不在骨”。

一曲终了,四座都响起了掌声,有世家子弟本就爱慕石棠,连连称赞,“石小姐这一舞可真是惊艳全场啊,真不愧为京都第一才女。”

石棠听着在座的各位嘴里的夸奖和奉承,很是得意。

太子又凑到温璇的身边,“皇妹,你别喝了。你看这石家小姐眼睛都要粘到你家陆景身上了,你还不管管?”

“皇兄,陆景怎么就成我家的了?别挡着我喝酒了。”温璇好品佳酿,这夜宴上的美酒档次自然也不会差,不过平时被皇后娘娘拘着不让她喝。

虽然温璇从小酒量就好,但是万一要是喝醉了,和之前那个高贵的长公主殿下可就是判若两人了。

“阿景,这石棠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估计是想勾搭你呢,皇上这都都赐婚了,居然还有人不老实。”

006已经把温璇当成了自己的女主子,对外来异性有着自觉的抗拒。

“莫急,这石小姐怕是还有后招,且先看着。”陆景倒是不急,和长公主相视一笑,两人隔着中间的石棠举杯共饮。

明眼人都看出了这位石小姐的野心,不过却是小瞧了我们的长公主殿下。

“石小姐果然才华横溢,赏一对翡翠镯子。”皇后娘娘笑呵呵地吩咐下去。“皇后娘娘,臣女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石棠看到陆景全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心里像是被一团棉花给塞得严实,“传闻当年皇后娘娘一曲《霓裳》惊动京都,而长公主殿下亦是才华绰约,不知可否一睹长公主殿下的风采。”

“这石棠可是够大胆的,竟然还要挑战长公主殿下。”“长公主的名声可不好听,这石棠的心思可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呀。”“看看长公主殿下会不会应下吧,我总觉得这位长公主不是普通人…”

\”哦?石小姐,这是希望本殿下也来舞一曲《霓裳》?\”温璇料到这把火会烧到自己身上,只是没想到来的倒是有些快了。

“这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当女儿的总不能把母后风头给抢了。不如请哪位临时演奏一段曲子,本殿下来舞上一段,可好?”

“好,本太子认为这个想法极好。同跳一支舞倒显得两人有些争斗之意了,不知皇妹想要何人相助呢?”

温晖又坐不住,眼珠子咕噜地一转,“今日夜宴本就是为陆将军和皇妹办的,要不就让陆将军来吹一段曲子,如何?”

陆景看见未来大舅子朝着自己挤眉弄眼,岂敢坐视不管。

“若长公主殿下 不嫌弃,微臣自然全力相助。”006在陆景脑海里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阿景,可是要我帮你呀?你可是个音乐杀手呀!嘿嘿。”

“006,你自己考虑,帮不帮自己掂量。”陆景对自家这个系统很是无奈,总是瞎得瑟。“哦?陆将军相帮,自然是再好不过。陆将军,请。”

说来也是难得,原身陆景一个从小被带到沙场上的孩子,却是对萧、笛和古筝都很精通。接过皇后娘娘拿出的焦尾古琴,陆景的脑海里会想起原身儿时和母亲学琴的过往。

走到温璇身边,陆景放下焦尾古琴,仰着头看向温璇说:“长公主殿下,来一段陆某常弹的,可好?”

“陆将军所爱,必非凡品,请。”没有过多的讨论,温璇和陆景似乎明白了对方彼此的心意。

“铮–”一声,陆景在006的辅助之下,抚琴奏乐,却不是往常宫宴上所奏的丝竹雅乐,而更像是战场上的鼓声,肃穆庄严。

温璇端正了神色,接过太子扔过来的太泉剑,起势抬手,周身气势浑然一变。

先前温璇就把发髻梳成男子的发饰,一身英气,雌雄莫辩。剑舞一出,琴声一起,一睁眼、一抬手,她便是那个杀伐天下的将军,却悲叹着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壮烈。

陆景抚琴的琴声越来越急,争斗、血战,再到最后的琴声减弱,一代名将却也是无力杀伐的惨烈……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小鹿胖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